2015年7月18日 星期六

90後港女碌爆卡 假結婚搵錢被走數7萬





其他影片:>>






現年二十歲的晴晴(化名),今年一月尾因碌爆卡數及「傾電話傾到爆分鐘」,為那區區數千元的「債務」,竟挺而走險,在網上應徵假結婚,又被「中介人」安排獨自返上內地簽紙,事成後僅獲得原定酬勞的八分之一。面對「被走數」,假婚對象及中介人愛理不理;現懷有五個月身孕與男友有結婚打算的她,未知自己是否真能如期在三年後離婚回復單身,坦言很徬徨,甚至後悔。晴晴表示,若於明年年初仍未能收足全數,她不介意報警「一鑊熟」!

今年一月中,晴晴在facebook招聘討論區中,發現一個帖子寫道「可搵快錢,數天八萬」。當時她碌爆卡數及「傾電話傾到爆分鐘」,欠下數千元債務,為還債及希望搬出來租屋住,於是把心一橫, 去搏一搏賺快錢,於是與fb帖子留言人「李輝」電話聯絡。「自稱李輝男子,話同內地人假結婚,三年離得婚,咁就輕鬆袋八萬。」

之後晴晴跟隨李輝到尖沙咀的婚姻註冊處拿取宣誓紙,同日再帶好去旺角一律師樓簽署一份相信是「寡佬證」的文件。數天後, 即一月廿七日,她隻身被假婚集團的人帶返福建福清一條鄉村,與內地男子鄭健平假結婚。「對埗第一晚太夜,第二朝先去登記結婚,我要講對方個名、生日同住邊。內地結婚官好hea,完全無問我地感情狀況等問題,即刻就批。第三日朝早,再去內地一個類似入境處既機關幫佢申請雙程證,即日下午我地一齊返到香港。」

鄭健平年僅廿五歲,曾經結婚,與「前妻」育有一名兒子;鄭疑取得雙程證後來港打黑工,一度被捕。

回港後,晴晴僅獲得一萬元報酬。「李輝話上面未俾足錢,但另方面, 鄭健平又話自己俾晒錢,叫我搵一個內地接頭人阿姨。個阿姨又話已經俾晒錢李輝。」由她開始不停追討欠款,李輝開始玩潛水, 不但block了她的facebook,又常常不聽電話,只要求晴晴刪掉他們之間的所有facebook及whatsapp通話記錄。「我梗係唔刪啦,睬佢都傻。」

拖欠的七萬餘款, 李輝說以分期俾、每年要求她再北上「做戲」扮恩愛騙過內地檢查部門時發放,直至三年後離婚。「但佢事前無講過要分期, 至今都無詳細講每次分期會俾幾多錢。」記者問她,如果屆時只取得一千幾百的話怎麼辦?她竟指會報警,記者再提醒她可能也會被捕時,晴晴表示:「無所謂,大家攬住一鑊熟。」

語出驚人,好像不介意坐牢的晴晴,其實正懷有五個月身孕。她表示懷孕是在假結婚後,經手人絕不是假婚對象、而是前任港人男友,而她現又已交上新男友。「同現任男友有結婚打算,如果幾年後離唔到婚都唔知點算。成世都唔使再結婚。」

晴晴本從事飲食業,現懷孕後沒有工作,生活捉襟見肘。她表示當初收取的一萬元現已全部花光:「還晒卡數電話費後只淨返二、三千蚊,咪買下衫褲鞋襪手袋,好快用晒」,當初原定搬出來的租屋計劃更要暫時擱置。她現仍與母親同住元朗村屋,房租全由從事飲食業的母親支付。

據曾破獲假婚集團的前海關人員鄧sir透露, 假婚集團為求吸引人上當, 每每誇大酬勞, 另為了賺到盡, 又會刻意扣減有關報酬, 因參與假婚的港男女, 一旦入局, 由於自己都是”身有屎”, 兼個人資料被假婚集團掌握了, 所以絕少會明目張膽去追收欠款, 很多時變成不了了之, 只拿了首期一,兩萬元, 之後承諾的分期報酬, 則全數入了假婚集團的口袋。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