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小學生撞爆眼:A1:學童撞爆眼 校方不報警



左圖:偉仔受傷後其右眼成血紅色、右眼周邊滿布鮮紅血痕,鼻孔和嘴唇滲血。(受訪者提供) 右圖:涉事學校為香港中國婦女會丘佐榮學校,在該區甚受歡迎。

next 1/1 pre

偉仔的右眼連眼鏡一同撞向該個約八十厘米高的多層櫃櫃角,右眼不斷流血。(受訪者提供)

next 1/1 pre

副校長葉惠雯

next 1/1 pre

再有小學生在校內遇到嚴重意外後,校方無即時通知家長、無召白車及無報警,離譜「三無」事件再次重演!一名小六男生於今年七月中旬,在其當時就讀的香港中國婦女會丘佐榮學校內發生「撞爆右眼」嚴重意外,纖維鏡片插穿眼球,連帶鼻孔和嘴唇狂流血,惟校方疑等待家長自行抵校及提出要求下,始召喚救護車將其送院,最後男生右眼球及眼皮合共要縫上卅多針。涉事男生母親炮轟,校方竟以其子右眼已止血及清醒為由而不召白車,是不負責任,她已向教育局投訴,正研究透過法律途徑向學校追討責任。

涉事受傷男生偉仔為該校小六畢業生,事發於今年七月十一日,即畢業前最後一天。當日下午約四時,他到校內一樓有蓋操場與卅多名同學玩「馬騮搶球」,期間疑被絆倒,戴眼鏡的他撞向約八十厘米高的多層櫃櫃角,右眼不斷流血,連鼻孔嘴唇亦滲血,血流披面,右膝擦傷。「當時好痛,有兩個同學扶我,再有個書記扶我坐埋一邊」,偉仔憶述時猶有餘悸。

雖然事發至今三個多月,但偉仔右眼周圍仍滿布疤痕,眼白充滿血絲。偉仔母親黃太指,意外發生時,校方並沒有主動致電通知她,她是接獲偉仔同學的母親來電才於十分鐘內趕到學校,當時只見偉仔坐在校務處內,右眼呈血紅色,周邊滿布多處鮮紅血痕,鼻及嘴仍滲血,運動上衣血漬斑斑。

黃太指,當時校方有三人在場,包括書記、主任及一名自稱擁有澳洲護士註冊資格的校友。她引述該校友當時稱,「你個仔無乜嘢,擦損下,唔使去醫院,因為急症室等好耐,去睇私家醫生就得。」黃太原打算按指示帶偉仔前往私家診所,但途中發現偉仔一直未能睜開眼、眼睛仍有一攤血,認為傷勢嚴重,即折返學校着書記立即召喚白車。

偉仔被送到急症室,眼科專科醫生隨即從他右眼球眼白,拔出一塊五毫米乘三毫米、約半塊尾指指甲大小的眼鏡碎片,並立即安排施手術。手術歷時逾四個小時,醫生指偉仔右眼眼球及眼底骨均爆裂、視網膜受損、眼球肌肉受傷、眼皮外面有七至八處傷口,需為眼球縫上十多針及進行冷凍程序以固定視網膜防止脫落,並為眼皮外各傷口縫上三至四針。偉仔完成手術留院四天,其後兩個多月持續出現影像重疊及黑影。

黃太引述校方曾在會議上辯稱,指由於事發後偉仔仍清醒,右眼傷口已止血,加上她已到場,故沒有再通知她或召喚白車,她批評校方疏忽及不負責任。經過三次會面後,校方仍拒絕承擔責任,故她已去信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投訴,惟至今未獲回覆。「無諗過發生咁嘅意外,學校都唔立即通知家長、報警或call白車,令人擔心類似事件將再發生」。

不過,香港中國婦女會丘佐榮學校副校長葉惠雯(圓圖)書面回覆卻有另一說法,指事發後學校職員已立即趕到現場了解情況,並把受傷同學送到校務處照顧,同時盡快通知其家長。家長到達學校經商討及考慮後,決定召喚救護車送該同學到醫院治理。她又指,校方對於事件造成其家人擔憂及困擾致歉,並已向教育局匯報事件,同時徹底檢討活動安排,並將實施多方面的改善措施。

教育局回應稱,涉事學校已向當局提交報告,局方亦已提醒學校在籌備及舉辦活動時需注意的事項,包括意外發生後的處理;當局亦已為所有資助學校購保險。當局正尋求法律意見,稍後會書面回覆家長。

更多新聞,請瀏覽東方日報網頁:

http://orientaldaily.on.cc/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