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每日壹爆|為30億爛賬】華探長之子硬憾「未來澳門特首」家族 __,特首,

六十年代,曾任香港警察隊刑事偵緝處總探長的藍剛,與呂樂、韓森、顏雄並列為「四大探長」,他憑著超高的語言天份,懂流利日文、法文及西班牙文,加上其準的槍法 ...




六十年代,曾任香港警察隊刑事偵緝處總探長的藍剛,與呂樂、韓森、顏雄並列為「四大探長」,他憑著超高的語言天份,懂流利日文、法文及西班牙文,加上其準的槍法,外號「神槍手」,晉升神速。後來,與其他探長命運相似,為逃避廉署的追緝令,走到海外,最後客死異鄉,終年六十二歲。一代梟雄的傳奇故事,後來被拍成電影《藍江傳》。關於他的傳聞有好多,有傳外表俊肖的他,風流成性,一妻四妾,兒女成群,但從無稽巧。

藍剛的資產物業遍佈海外,但隨著四大探長相繼離世,亦沒再有關他的消息。上週,壹週刊找到他的長子藍章穎,年約六十歲的他,亦從事物業中介工作,多年來在香港、溫哥華兩地發展地產。十多年前,走到澳門,與德祥地產主席張漢傑及「澳門大亨」馬萬祺家族,合作發展澳門金峰南岸。最後,金峰南岸賺過百億,他卻被過橋抽板,他斷言:「我一定追究到底」,並揭開一塊工業爛地如何變百億金蛋的複雜內情。

父親外表俊肖,藍章穎的五官與從網上找到的藍剛相片甚相似,更有點像混血兒,藍章穎透露祖母是中法混血兒,因此他和父親也是「鬼鬼地」。藍章穎一直生活低調,多年來香港、溫哥華兩邊走,從事兩邊的地產工作。曾追隨過多個昔日地產界猛人、包括馮景禧、南豐陳廷驊的德祥地產主席張漢傑是他多年的拍檔,對方一直都知道他的身份,他記得張漢傑曾任華懋秘書,後來才轉到信和任職,張亦曾帶他到合和中心頂樓餐廳與他的前老闆小甜甜龔如心吃飯,「我好記得個日小甜甜食完就走,張單仲係張漢傑埋。」而藍章穎亦介紹陳國強給他認識,兩人惺惺相識,更經常一起打牌,「我當佢師父,佢睇市叻,睇契叻,睇到點樣將一塊地轉用途,變金蛋。」

不過,兩個相識三十多年的好朋友,最終卻因財失義。二千年代初,澳門賭權開放,張漢傑感覺澳門地產有市有價,並看中一塊位於澳門路環聯生工業村的地皮,知道股東之一是澳門馬萬祺家族,得知藍章穎認識馬家後人馬志遠,於是著他負責聯絡及磋商發展事宜。到最後此地已發展為十二幢住宅,數千個單位,然而他聲稱他應得、牽涉數十億元的紅股,由此至今也未有到手。對於不滿被過橋抽版,他在鏡頭前一一道出。雖然是四大探長之後,但藍章穎說話語氣強硬得來斯文:「老實說,我在明,他在暗,他要做甚麼,我無辦法預見,你問我怕不怕,我亦不怕。」

馬家財力不足

上週四,藍章穎帶記者走到這樓盤,他指手劃腳,對樓盤的前世今生,十分清楚。這幅地本來是工業用地,由馬萬祺家族、何厚鏵家族及中山市窗口公司持有,而中山公司持股七成,屬大股東。「中山市窗口公司想賣,而何厚鏵家族無意向發展這塊地,馬家有意想買,是必然的人選,所以一拍即合。」他指,要買起這幅地程序亦不簡單,因為需要得到中山市政府同意,藍章穎指自己花上一年的時候磋商。「淨係飲茶食飯,都用左過百萬呀﹗」

不過,要馬家買起這幅地,估計所需的資金是最少二十億元。馬萬祺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八、九、十、十一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與澳門回歸後首任行政長官何厚鏵父親何賢,以及現任特首崔世安叔父崔德祺,「何、馬、崔」三家被稱為「澳門三大家族」,有傳三大家族「輪住」擔任澳門特首。馬萬祺一四年以九十五歲之齡離世,雖然他在澳門政經界地位崇高,與霍英東齊名,然而做出入白米、雜貨等日用品起家的他,財富未有想像中豐厚。藍章穎說當時馬家未能獨力投資:「我相信他當時的能力只能拿出三、四億。」

藍章穎向馬家後人馬志遠開出談判條件,「我說我幫你去跟香港(張漢傑)溝通,希望能夠達成一個協議,變相馬家能夠持股百分之五十,香港(張漢傑)亦持股百分之五十。如果我能夠辦得到這件事,我是要求有紅股,即是在馬家的股份內佔一個應有的比例,那時說是百份之二十。」藍章穎隨即跟張漢傑商討,張漢傑要求在該百份之二十的紅股亦佔分成,來來回回,最終三方都同意這方案,更成立了一間顧問公司來持有這百份之二十的紅股。「那個時代在澳門,很多方面都要跟政府有溝通、疏通,才可以做得到。」

當面追數

不過事件卻殺出程咬金。原來這幅地過去空置數十年,一直拖欠澳門政府地租,故不能動用旗下上市公司保華集團的資金去完成地皮交易,因此馬、張兩人引了南豐地產、菲律賓的Ayala集團,AIA旗下基金,實德(澳門)等財團,另一方面又向金利豐朱李月華借入六億元,才有足夠的資金成交地皮。然而,地皮成交後,藍章穎卻被棄諸門外,「成交時用了另外一間公司去成交,而並非原先我們同意的一間公司去成交。我覺得這是一個欺騙行為,可以說是過橋抽板。」他說他只想取回應得的兩成紅股,「買入的平均地價只是每呎三百多元、補地價也只是數百元,再加上建築費,我估計成本不用二千元。第一期都賣三千多元一呎,最後那一期是賣超過一萬元。整個項目,他們賺數百億元。我嗰份起碼三十億﹗」

藍章穎與張漢傑八三年開始合作了不下數十個項目,由香港到加拿大都有。「我們多數都是興建住宅,包括apartment、獨立屋,買現成的,有個大大項目叫master green,144個單位,是我經手買。很短的時間賣出去,賺了很多利潤。」過去張漢傑都沒有欠他,「可能過去因為銀碼細。」他們不是每次做生意都白紙黑字,「有很多東西很難簽,你也知道中間有很多利益。」藍章穎欲追討他應有的紅股:「每次打電話給馬志遠,他說叫我跟張漢傑說。打電話給張漢傑,他說叫我跟馬志遠說。」最後一次,藍章穎與馬志遠在金鐘和記大廈內的Caffe Habitu講數,太太Louisa亦跟隨。本刊獲得一條當日「講數」片段,藍章穎一直罵,馬志遠眼只望手機,表現尷尬,一直沒有直視藍章穎,最後藍章穎向馬志遠說:「法律解決吧。」這個馬家後人說,「你搵傑哥,搵日再夾。」聽罷拂袖離去。藍章穎亦已發予律師信給他們。

張漢傑向本刊否認此事, 「我完全唔知。為甚麼會有紅股呢?如果有紅股就有一張紅股承諾書,他有給你看嗎?他都傻的,他只是經紀,負責介紹咋,(有給過他佣金嗎?)當然有啦,多少不記得了,係咁啦。」而馬志遠聽到記者致電,便立即掛斷電話,並再不接聽。

父親晚年 隱居南美

藍章穎是藍剛長子,小學先後就讀培正小學、及高主教書院小學,後來在加拿大讀書,在UBC修讀經濟,父親希望他當科學家,但他一畢業已從事地產。對於父親離開香港前的事,那時已經十多歲的他,也略之一二,「有邊個可以係中環電車路U-turn,警察唔敢抄你牌,話大Sir黎架,無事走得。」他記得那時父親在九龍城有一個「竇」,「在獅子石道,便衣外出工作之後,有地方給他吃飯、休息,我有時都會去那兒,會見到不同的人。」他說當年都有跟呂樂一家吃飯,但後來已很少見。藍剛當年已有海外生意,在泰國有製衣廠,投資物業遍布北美洲,後來收到消息,自己被廉署調查,精明的他於是未到退休之齡就先行辭職,走到南美洲一帶居住,因此沒有像其他探長一樣,被凍結資產。

外界對藍剛的認識已經隨著時間已淡忘,記者笑言,第一印象都來自維基百科和電影,他說:「錯架,全部都錯,至少我媽媽不是歌星,係普通家庭主婦。」有指藍剛在泰國過身,他亦反駁說:「他晚年都在南美洲多,最後在多明尼加,爆血管,一入院就走左。」

本刊零四年曾訪問呂樂,說到當時在泰國隱居的顏雄,有時會去台灣找他敍舊,他曾透露顏雄及韓森都是跟他「搵食」,只有藍剛與他平起平坐。有個有份量的父親,對藍章穎來說,有甚麼感覺?「佢威就佢威,細路仔,理得你老豆係邊個。時代唔同,如果同一個人物在今天,算甚麼?當故仔講。」關於父親的身家多少,藍章穎卻表示不知道,他笑言:「我又唔係扮清高,你俾我就要,但不會積極爭取,係你就係你,佢幾十個仔女呀,去爭不如自己去搵。」但對於自己應得的東西,他卻爭取到底,更帶著太太一直為此事港澳兩邊走。馬萬祺家族一直在外「吹風」,將是下屆澳門特首之人選,記者問藍章穎會否避忌一點?他說:「我怕甚麼?我深信道理係我呢一面。」

撰文:梁佩均

攝影:梁正平 廖健昌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