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日 星期三

[FACE 371 專訪] 變幻原是永恆 傅穎 傅穎,MF,




面對面

變幻原是永恆 傅穎

時代變了,三五年間而已,網絡科技已經徹底扭轉要靚就要動刀見血那一套,原來變靚「唔使用劍嘅」,可以靠特別的 selfie技巧和美圖秀秀……絕無誇張,對現代男女而言,變靚啲攝影神器有時緊要過條命,傅穎就是人辦。

北上發展兩年,在港的曝光只剩報紙轉載的微博自拍。睇相進化得快過變型金剛的傅穎素顏來到影樓,其實除了那對出門口前已經戴好的大眼 con,眼耳口鼻還是當年的原裝正版餅女 Theresa。

我問她,明明眉清目秀有個性、素顏是正過好多整容女神,為何過度依賴美顏軟件?她開始一輪嘴自插:「我塊面太圓,大細面高低眼,雙眼皮內雙冇厘精神,仲要肥呢……唔用好趕客㗎!」她一邊說我們一邊走近圍觀,說好的大細面高低眼在哪裡?還有肥, 167cm唔夠 100磅仲要食緊素做緊 gym,肥在哪裡?

這種過份依賴外表,欠缺自信的表現,放在新人、模身上尚可以理解。可是 02年出道、今年 9月就滿 30歲的傅穎?聽她說下去, 12年來新聞除了不和走音就是被前男友打,演出機會只限經理人公司自家出品,難怪自信並沒有隨著資歷逐年遞增。

直至今年 3月與星皓滿約,靠自己打敗二百個試鏡對手做得成內地劇《午夜蝴蝶》女一號,傅穎說,這才是 29年來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能耐。

遲來的自信總好過冇,我話嘅, selfie不停進化的傅穎,其實 12年來還停留在原點,到有一天她真的能慢慢脫離美圖秀秀了,才是真的變了樣。



其他影片:>>教你神級自拍






點解唔幫我美圖?

月初剛拍完內地劇,傅穎回港一星期出席活動、安排訪問,與本地娛記久別重逢,傅穎耿耿於懷:「上個星期做完個活動,第二日出街啲相影到我塊面好肥,所以你話點可以唔執相呢?」說罷,她一邊從電話裡翻出截圖向大家證明,一邊講笑怨報紙娛樂版:「唉吔!點解唔幫我美圖秀秀咗先喎!」

長期被屈整容,用真面目上報反擊一次其實是好事,她卻說俾人屈慣早睇化:「我做咗十幾年,十幾年嘅新聞都幾乎係負面,講又唔夠人講,唔講又當你默認,唔係真、講講下都變咗真,如果我咁都唔化,又點捱得過呢十幾年?所以我鍾意返內地拍嘢多啲,因為佢哋唔俾錢記者上唔到報紙,啱曬我!」

09年因為金牌地震被投閒置散,傅穎與金牌解約轉簽星皓,可惜進了新公司更運滯:上半場自爆與同公司藝人羅仲謙情變被打,反被雪藏流放北京,下半場經理人部門瓦解,一姐劉心悠都離埋巢,今年 3月,傅穎正式開始靠自己。

北上兩年多,拍了四部電視劇和兩部電影,工作量高過留港時多多聲。圖為靠自己做女主角的《午夜蝴蝶》。網上圖片

09年離開金牌轉投星皓,曾經亦是老闆王海峰的愛將:「發展唔好都唔可以怪曬公司,我自己都有問題。」《蘋果日報》圖片

11年 8月突然公開屁股開花照片鬧爆羅仲謙,事後傅穎被星皓雪藏,羅仲謙開完道歉記招已經甩難。

「有幾間(經理人公司)搵過我,我想睇定啲先。簽公司同搵老公一樣,我本來想再諗得清楚啲先,做做下,原來自己接 job又唔係話想像中咁難。我讀完中學就入咗行,慣咗乜都靠人,以前每日乜都唔使理,淨係需要知道幾多點帶個人出嚟。𠵱家唔係喎,每日由朝到晚自己接 job、自己排時間,原本以為好繁複嘅嘢,做落又唔係喎,最開心係年頭自己開會揀劇本,兩套劇搵我、兩邊劇本都吸引,我真係好想接曬兩邊,但事實擺在面前,個期唔得,要兩個揀一個……呢次係我咁大個第一次自己做決定。你知唔知,我唔係嗰啲唔上進、冇目標嘅人,係以前睇唔到將來,好似愈做愈係離個目標遠!係三月開始,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終於大個女,狀態前所未有咁舒服,我終於可以俾個目標自己,俾五年時間我,我想買樓俾媽咪,要係複式!」

上報易洗底難

五年時間上到樓,仲要係複式,第一次聽到傅穎咁大口氣,重點是,她五年前還在投訴前公司讓她食穀種,兩三年前窮到沒錢給家用,甚至是年頭,她還在打著轉行做 OL的念頭。

「唔可以完全怪曬落公司度,發展唔如意,自己都有好大責任。可能係運氣未到,亦都因為新聞太多。講真嗰句,作品有限,淨係一味曝光上報,新聞仲幾乎清一色負面,換著我係廣告商同片商,都怕咗自己,喂,呢個女仔淨係搞新聞,都唔係做嘢嘅?喺呢度,我真係要奉勸嗰啲太心急想上位嘅模。係,搞新聞一日之間會受到注視,但係嗰啲嘢跟你一世㗎,上報容易洗底難囉!」

三年前曝出與羅仲謙情變,前度擘腿加打女人,星皓明幫羅仲謙,反而急召傅穎照肺兼雪藏,事業陷入危機,卻原來危中自有機。

「其實都唔算係流放我去北京,換個環境發展都好。一開始上到去,同事都幫我唔少。不過內地機會多,人仲多,我冇知名度又冇乜作品俾人睇,要用好多時間慢慢鋪排、識多啲人、見多啲劇組。頭嗰半年日子最難捱,我貪租平,租咗間北京五環嘅樓,月租五千人民幣。五環即係近近郊,離市區好遠。我乜都唔識,出門成日上錯黑的俾人屈錢,又一個朋友都冇,大部份時間,寧願唔出街,一日三餐都係靠樓下買嘅即食面。慢慢開始有劇拍,入咗劇組,識到朋友,日子就好過得多。」

一般新聞最常見內地女星不擇手段、工作人員跟紅頂白、監製導演最愛潛規則,又會咁好彩,當事人個個都話劇組好人多,似足大家庭。

06年染金毛戴假大眼,搖身一變成女神,惹來整容疑雲亦算是短暫的事業高峰。

與鄧麗欣的不和傳聞已成舊聞,近年反倒被當年餅碎 Angela(中)單打得多:「我實際同佢相處都係一年,真係唔熟,但肯定冇得罪過佢。」

「聽,的確聽埋唔少,但係身邊實際上冇啲咁嘅人。我拍過幾套劇,次次都同幕前幕後相處融洽,大家一日對住十幾個鐘,點會冇感情?點會仲有時間搞是非?你話辛苦,係, 05化妝,夜晚 12點至收工,上床唔使兩秒已瞓得著,但又唔係辛苦我一個,全組人都係咁過,仲有乜好怨?仲有好多上去做嘢嘅香港幕後,原來香港人去到第二度好團結,會特別照顧自己人。最難得,係我啱啱拍完呢套《午夜蝴蝶》。講真,去到邊,拍戲都係要靠名氣、靠關係、靠公司,我之前十年嘅戲大多都係因為公司有份我至會有份,唯獨係呢套劇,我同其他二百個女演員一齊試鏡,導演話睇曬二百個人,到最後決定用我,因為個氣質啱……真係第一次,真係有人覺得我得、我靠自己得到一個角色。嗰一刻,我覺得呢兩年乜都值番曬!」

千金難買好情人

曾經試過食穀種,零家用,開始自已接工作以後,傅穎說,報酬一到第一時間交到媽媽面前求安心。將近六位數字人仔加港紙,大大嚿現金放在母親大人眼前,那畫面諗諗下都幾壯觀。我問傅穎結果能買到媽媽安心嗎?她回答:「不能。」

「屋企不嬲都唔使等我啲錢開飯,媽咪成日叫我留番自己用,或者勉強收咗都係當幫我儲錢。其實佢唔望我紅、甚至想我轉行做 OL,唯一會令佢開心,係我可以識個好男人去結婚。」

傅穎自稱,與羅仲謙分手後,兩年多來感情一片空白。在內地生活得久,簡體字越用越多,她甚至形容自己:「我𠵱家係小咗條筋,小咗條拍拖嘅筋。以前我拍少一日拖都唔得,呢兩年,就算遇到有好感、幾好傾嘅男仔,我都竟然一開工就唔記得咗人,一概不了了之。我諗經過上一次,自己都成熟唔少,會識得分、識得睇、識得用過去嘅經驗去衡量眼前呢個係唔係好人。處理感情同樣係,上一次我太幼稚、太衝動。嗰個方法(公開被打相片)對大家都冇好處,太唔成熟,最後其實最大傷害係自己。」

擦掉眼妝、拆掉假睫毛,容貌其實還是 12年前的餅女:「我驚我素顏會趕走好多 fans。」

入行 12年賺不到錢也賺不到自信,傅穎話反而常常連累家人被拍。圖為 11年被打新聞曝光後,胞姐陪在身邊。

真真假假

放在眼前的,有一種是真相,另一種叫形象。上一次分手,經理人公司擺明幫前度,屏幕上的大隻英雄實情有幾正義?諗落都真係有點兒心涼。

「真同假都冇所謂啦,你唔覺得喺娛樂圈根本冇人講究係唔係事實咩,每個人都係揀自己相信嗰套啫……」

能把黑變白、醜變靚的原來還不止「美圖秀秀」,真真假假,你真係識分?有誰還介意?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