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2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298] 錄音揭發 粗口辱罵再淋水兇江希文:我劈×死你! 江希文,M1,




訪問當日,江希文一見媽咪及兒時奶媽帶着囡囡來見她,得家人支持,窩心的江希文即擁着愛女痛哭。

探熱針

錄音揭發 粗口辱罵再淋水兇江希文:我劈×死你!

43歲的江希文,一三年為 63歲資深大律師胡漢清未婚生女,去年底,關係破裂分手。被指霸佔胡家大宅及貪錢,忍無可忍的江希文,上週公開反擊,剖白兩年來表面風光背後,實質長期受盡粗口辱罵的精神折磨;至去年九月,她被推落雲石枱致腹部有半呎瘀傷,身心受創的她終有勇氣斬纜。

面對不斷的指控及男方亦展示傷勢,事件變成羅生門,受壓多時幾近崩潰的江希文,在一段粗口辱罵的錄音中,承認被人粗暴對待。當中有人對江希文聲言:「打×死你」及「劈×死你」,還在寒冷的半夜遭人淋凍水,受盡欺凌。

當日有份飛去英國照顧江希文坐月的奶媽(左),也稱目睹她常被罵感心痛。

去年九月她被推倒至留下半呎瘀傷,翌日在兩名朋友陪同下到養和求醫。

江希文與胡漢清的關係,只維持兩年便於去年底分手。

牽涉江欣燕

隨着江希文左腹半呎瘀傷照曝光,男方還拖展示據指是去年九月,遭江希文用刀柄「鋤」瘀的傷勢;但她即時反駁指控,聲稱若用刀柄可令對方傷到如此地步,自嘲必是武林高手,否則要緊握刀刃的她,手豈不同告受傷?

雙方各執一詞,江希文更剖白兩年來承受的精神折磨。在一段有兩分鐘的辱罵錄音中,一把男聲不斷掃射式粗口,江希文追問對方為何不讓家姐(江欣燕)同(班)機來探望,男方發爛說:「佢唔可以即刻話嚟就嚟!」「因為我同個女一班機嚟!」瘋狂辱罵聲中,其間摻雜拍打聲,「劈×死你……再玩嘢聽日 cut晒你啲嘢!」之後出現淋水聲和江希文的痛哭聲。

江希文承認錄音中的女方正是她本人,至於當日因何跟對方吵架而被辱罵,她說:「嗰個係我。呢件事係上年四月返港前,二月我家姐想嚟(英國)探我,遇到胡生阻止,佢話唔想我家姐同佢一班機嚟,因為佢同佢個女嚟。咁我好奇怪,為咗呢件事同佢嘈得好緊要,半夜三更佢一路用粗口鬧我,去到最後佢用水淋我。」

上週四( 15/1)有媽咪陪伴,湊女返 playgroup的江希文,終展露一點歡顏。

被指貪錢霸大屋後,有感被逼到埋牆的江希文於上週一( 12/1)到西區警署,為去年被打一事備案。事後她說:「當日求醫時,男方嘅朋友不停叫我唔好報警。」

對於胡漢清日前亦展示指江希文去年用刀柄「鋤」傷他的傷勢,江希文指住張相,攞埋把餐刀對照,逐一反擊。

拍拖初期,胡漢清到內地開會,江希文也會陪伴在側。

兩分鐘粗口辱罵錄音

她與家姐江欣燕感情要好,故去年她不屑家姐遭人睇唔起,而跟人吵架。

江:我知係一個誤會,但係都可以寫句 sorry。

男:我仲 sorry,我×你老母,你唔同我 say sorry……你老味!我劈×死你,你黐×線……白×痴到莫名其妙。我同你老豆(江父) say sorry, say條×(其間出現拍打聲),我×咗你先,跟住同你家姐(江欣燕) say sorry。

江:咁你唔係咁嘅意思,係咩意思啫?

男:我咩意思,我講×咗。

江:你睇唔起我家姐,你喺我面前講:「唔想同你家姐一班機,唔想同佢一齊上機。」

男:我係話你唔可以即刻話嚟就嚟。(江:點解唔可以?)我同你講×咗唔可以。(江: Why? Why not?)我唔想同佢一班機嚟,因為我同個女一齊嚟!咩事呀!

江:點解同個女一齊嚟,就唔可以同我家姐一班機?

男:唔可以就唔可以,我唔×鍾意你家姐。你係咪同我玩嘢?我聽日乜都 cut×晒佢。(江:預咗你……我一早知你係咁嘅人。)我唔係咁嘅人,你係咁嘅人。(江:你係唔講道理嘅人。)……之前同你家姐講過一齊嚟,唔×制……我怕同你家姐飛,你死×咗佢,唔好屈×我。我打×死你又點呀……(連續拍打聲),屈你家姐(繼而出現淋水聲),點×樣呀!(聽到江希文喊聲)×你老味。

恫嚇 cut使費

至於錄音中出現的拍打聲,江希文稱有人情緒激動所致。

「當時胡生情緒好激動,佢揸住啲嘢係咁拍,又『哄』到我好埋咁鬧,當時我係好驚。」捱鬧仲要被淋到一身濕透,孤立無援的江希文即跑到屋外求助。

「當時英國好凍,半夜三點幾,我成身濕晒,我驚得滯,一路喊一路衝出門口拍隔籬屋門,因為我同個鄰居好熟,但人哋瞓晒覺冇人應門,冇辦法之下唯有返番入屋。」江希文說當晚她躲在 BB房,將門反鎖避難。

錄音中,有人提到「要 cut晒啲嘢」,江希文稱動不動要脅經濟封鎖,時有發生。「其實好多時我一唔順佢意,好似我想家姐嚟,或者想聖誕返香港陪爹哋慶祝生日,佢都會話如果我做咩破壞佢計劃,佢就會 cut我啲錢(家用)。」

由一二年被送到英國待產,到去年帶 B女返香港,事事受控的江希文一直活在恐懼中,長期痛苦,令她無法忍受下去。「其實每一次我都係唔敢同佢講嘢,因為每次佢都好大聲語氣答我,令我心跳手震,好驚。初時唔敢同屋企人講太多,因為唔想佢哋擔心。」

媽咪直言心痛她坐月時被欺負,在旁的江希文亦忍唔住喊出來。

江希文在 fb表示,能夠安全過每一天,已經好開心。

平日去超市買餸,都係得兩母女。

上年十二月,江希文帶女睇醫生,都係一個人搞掂。

賣保單套現生活

對於被指控「打斧頭」和苛索家用,被塑造成貪錢的江希文相當激動,並爆出留英期間,她為生活要賣掉保單套現的拮据日子,還要隱瞞家人裝幸福。

「 BB出世要好多使費,所以喺英國臨生嗰陣,我要將香港嗰份醫療保險賣咗,攞番啲錢,我先可以過到骨。由頭到尾都唔夠錢使,到我返香港,我連份人壽保險都賣埋。如果我真係有六位數字家用,我就唔需要賣我份保險。」

有關她逼婚不遂引致分手的說法,江希文更感無稽。

「我冇逼佢結婚,但覺得作為一個女人,如果你同個男人生咗 BB,你當然好想有個名分,而且當初(一二年江希文懷孕後)佢同我訂婚,咁我一路有期望結婚好正常,但中間佢發生同媽咪嘅事,佢好煩惱,咁我哋話唔結婚住,生咗 BB先。」江希文說。

至於江希文胞姐江欣燕,一直未有回覆本刊,堅持不公開講家事。

獨力養大兒子胡漢清的莊永楚(右),一三年由加拿大回港開記者會,追討屬於她的上海物業及由胡保管的千萬現金。

一二年十二月底訂婚,但胡漢清一直未肯跟江希文正式結婚。

拍拖初期,胡漢清會跟江希文出席家庭聚會,當時江欣燕仍未離婚。

江母心痛

江母(白衫)支持女兒每一個決定,對孫女亦很疼錫。

江希文在英國入院產女到坐月,全靠七十多歲的江母飛到當地照顧,目睹女兒備受折磨,一心以家庭為重的江母,當時也未有多言。

不過知道女兒回港後繼續無好過,江母打破沉默。「係好心痛,完全想唔到係咁。(妳當時好擔心?)其實我無時無刻都好擔心,但佢(江希文)從來唔知,因為唔希望佢兩個去到呢一步(分開)。」

母親處處為自己設想,江希文十分感觸:「我想講,喺英國日子,我好掛住你哋,生咗 BB,好想帶佢見你哋,同你哋一齊。爹哋生日同埋佢嘅健康,都係令我好想返香港同家人一齊,但佢逼我留喺英國。」

至於被要求未坐完月的江希文去接機,在英國目睹整個過程提出反對的江母說:「我無法阻止,嗰邊有個例(英國法例,產婦產後六週內不可駕駛)係唔俾,係犯規。我本來想陪佢去,但又擔心胡生份人比較鍾意浪漫,去到見到有個人阻頭阻勢。之後我有同佢講,唔需要產婦去接機。佢開肚(開刀),傷口未埋,如果有咩事再裂開再入醫院,用嘅錢係咪仲多過你叫部車返屋企,我其實好唔贊成佢嚟接你。」

在旁的江希文解釋,如她不去接機,胡便不肯飛去英國。江母隨即覆述自己當時跟胡漢清說的話。「佢(江希文)成日嗌傷口痛,佢都嚟接你機,可見佢想騷佢嘅 love同埋幫你慳錢,你因為慳錢就唔叫車,如果你為人設想,當佢(江希文)親愛嘅人,你係咪為佢健康着想,唔應該叫佢嚟接機。」

江父忍無可忍

為怕年屆七十多歲的父母擔心,江希文一直未有將這年多以來的委屈向家人傾訴,但去年十二月十日,胡漢清叫助手 Stephen聯絡江父,要他老人家答應替已是成年人的江希文做決定。

當日晚上,忍無可忍的江父電郵了一封信給他,再三澄清從未同意擔當 Natalie監護人、由他負責孫女起居生活,以及願意讓 Natalie搬去跟他們一齊住。信中江父更要求胡漢清不要再以任何方式,接觸他及其家人,否則成為騷擾行為。

江父電郵給胡漢清的信,澄清從未答應他任何要求,更表示對方不要再以任何方式騷擾他的家人。

胡漢清擁有價值過億沙宣道大宅。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