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抗圍標遭淋紅油 太和的後裔:毋懼黑勢力 [壹週刊 - 1377] __,M1,

方先生參與太和邨天價工程抗爭後,寓所遭人淋紅油。他最初一度感到驚慌,事後決定面對鏡頭,表明毋懼恐嚇。壹週人物抗圍標遭淋紅油 太和的後裔:毋懼黑勢力大埔太和邨上月爆出圍標疑雲,一班八、九十後居民自發組成關注組抗爭,天價工程最近發還重審,須重新招標。正當他們獲得初步勝利,積極籌備推翻法團之際,有成員寓所遭人淋紅油恐嚇,同層二十四個單位全被波及。事主方先生估計,由於他是網上關注組創辦人,而且傳媒報導事件 ...


方先生參與太和邨天價工程抗爭後,寓所遭人淋紅油。他最初一度感到驚慌,事後決定面對鏡頭,表明毋懼恐嚇。

壹週人物

抗圍標遭淋紅油 太和的後裔:毋懼黑勢力

大埔太和邨上月爆出圍標疑雲,一班八、九十後居民自發組成關注組抗爭,天價工程最近發還重審,須重新招標。

正當他們獲得初步勝利,積極籌備推翻法團之際,有成員寓所遭人淋紅油恐嚇,同層二十四個單位全被波及。

事主方先生估計,由於他是網上關注組創辦人,而且傳媒報導事件後,他一直避免上鏡,「對方可能覺得我怕事先揀我……指名道姓話我爭人錢,我強烈感覺不安,一定要出嚟講嘢,如果唔係其他組員都可能有類似情況發生。」以淋紅油作為恐嚇手段,儼如七、八十年代電影情節。方笑言:「淋紅油喎,依家財務公司都唔會用呢種方法追數啦。」

他表明毋懼惡勢力抹黑,對方愈想他噤聲,他愈要發言,「本身我住喺太和邨,我係居民,我父母係業主,我關心太和邨嘅事,唔需要收斂。」

本月二十二日凌晨一時許,太和邨福和樓十二樓全層遭人淋紅油。有街坊稱,事前見到四名戴口罩人士在附近徘徊。翌日下午,楊太仍在清洗油漬,事發時她正在洗澡,聽到門口傳來怪聲,步出客廳驚見門縫滲入紅色漆油,開門後已不見犯案者蹤影,便報警並通知鄰居。同層的方母開門後見滿地紅油,還以為是血,驚魂甫定才敢行出走廊,發現四處都是兒子欠債一百二十萬元的單張,慌忙致電兒子。

恐慌

楊太無辜被牽連,但仍表明支持關注組行動,並希望警方盡快捉到淋紅油犯案者,「拉佢去坐監。」

「我收到屋企人電話,問我發生咩事,你爭人錢咩?我好愕然,話冇呀。佢話屋企俾人淋紅油,我梗係驚。」方先生翌日受訪時心情已經平復,提起當時情景仍有點緊張。他近年遷出涉事單位,形容當晚趕回家的一刻,「一大班差人,好誇張,成條巷都係紅油,道道閘都有紅油,𨋢口貼晒有我張相、有我身份證號碼、有我住邊戶(嘅單張),個畫面都幾震撼!」當晚他到警署落口供至清晨才回家。

三十一歲的方居於太和邨廿多年,一直關注時事,但從沒參與社運,即使支持佔中都沒上街。去年四月,他得悉管理費狂加到百分之十八,於 facebook建立太和邨管理費加價關注組專頁,圖引起關注,當時僅在網上發聲,至上月爆出天價工程,他才上街抗爭。事件起因是邨內有樓宇外牆石屎墮下傷及途人,被勒令維修,結果維修三座樓約百分之七外牆,費用高達二千七百萬元。

他認為價錢不合理:「條邨有事發生,無理由唔企出嚟。」關注組矛頭直指業主立案法團及工程公司涉圍標,方負責在網上發文,提醒居民事件近況,又積極在網上留言,疑因此惹人不滿,「裡面牽涉好多利益關係,我都唔清楚係邊一個部分(嘅人做),我淨係估係關呢一樣嘢事。」

其實他早有心理準備,「翠湖花園都好似有人淋紅油,仲有人被跟蹤。但當發生喺自己身上,就唔知點應對,見步行步,見到差人就落口供,見到屋企人都唔知點安慰。」事後他外出會留意四周,但強調不害怕,反而最無奈是影響到家人及鄰居,「屋企人好驚,我反而冇乜嘢,冇特別好驚俾人打或者乜,因為人係要生活,要出街,呢啲嘢防備唔到。」

堅持

方認為對方想抹黑他,「淋晒咁多個單位,想話俾全層人聽我有問題,想羞辱我,想我無面。但我唔覺得佢哋成功,佢哋咁做反而會激起更多邨民關注事件。」被波及的楊太慨嘆無辜:「既然要針對佢,點解要搞我哋居民?如果係追債,唔會咁樣全層都淋晒,我哋幾廿年街坊,我信佢(冇欠債),佢依家都洗濕咗個頭搞對抗,如果拉得到個法團落嚟,我都好支持佢。」

淋紅油前四日,關注組遞交約千名居民簽署,正等候舉行特別業主大會,以決定能否推翻法團,怎料發生恐嚇事件。不過,關注組其他成員均無意退出,核心成員 Cherry憶述,事發時正在睡覺,接到來電得知事件,擔心自己都遭殃,便跑到門口,「我望一望防盜眼,望咗一分鐘,見到冇人,我先敢開門。」可幸她並沒成為目標。

「其實當時係驚慌、好亂,因為我喺義工組入面算行得比較前。」她冷靜下來後,決定更加堅持,「如果有人真係因為天價工程,而去搞我哋嘅成員,即係證明我哋做緊、行緊嘅係一條正確嘅路。我覺得要堅持落去,先有更加多街坊知呢件事,咁對我哋嘅保護先係最大。」

太和邨上月舉行特別業主大會,大批居民出席,反對天價工程。(鄒潔珊攝)

關注組成員為守護太和邨,下班後都集合商討對策。本月進行採訪時,方先生(左)不願上鏡,他估計對方以為他怕事,才以他為恐嚇目標。(鄒潔珊攝)

撰文:李啟發

攝影、攝錄:鄭樹清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