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向 Openrice挑機失敗 哈佛碩士轉戰訂餐平台 [壹週刊 - 1428 - 財經] __,M1,

經歷食評網的失敗,但未有撲滅Kelvin(左)與Dominic(右)的創業鬥心,他們想帶領餐飲業走得更前,成立香港首個餐飲網上支付平台。Startup ...


經歷食評網的失敗,但未有撲滅 Kelvin(左)與 Dominic(右)的創業鬥心,他們想帶領餐飲業走得更前,成立香港首個餐飲網上支付平台。

Start up擂台

向 Openrice挑機失敗 哈佛碩士轉戰訂餐平台

肥美達人( FeedMe Guru)創辦人之一的羅正義( Dominic),曾在美國留學、投行出身、哈佛讀碩士,人人以為他前途無可限量,成為人生大贏家。他上年揚言要揮低 Openrice,花盡金錢和時間去研發肥美達人。結果,哈佛的天使創業基金耗盡,連五十萬存款都見底。「之前我與拍檔 Kelvin都是做投資,當時儲了一筆錢,幫我們捱過最艱苦的日子。由創業到現在,都沒有支人工,所以沒有收入。」不論是他的老婆還是家人,也曾勸他返回以前的投資工作,不要再冒險繼續創業,但他拒絕說:「創業失敗回去讀書,好樣衰。」

快將三十歲的 Dominic憶述,一直跟隨自己的人生里程碑進發,中學畢業便去美國讀書,之後投身金融界,向來都高薪厚職。平步青雲的日子上年開始消失,「創業後,的確有很多高消費活動都要停止,例如不能常去旅行。雖然做飲食,除了工作上,也很難自己去飲飲食食,很多高消費盡量減少。」甚至買一份禮物哄哄老婆和家人,都可免則免。

肥美達人 1.0版本是一個食評網,定位為中高端餐廳,以數據分析,為用戶提供準確的食評,免得食客「中伏」。但一路以來,食評網不能帶來盈餘,很難促使用戶在網站消費,用戶經網站訂位,每天只賺幾十元佣金,令 Dominic的生活壓力愈來愈大。「我創業中途結婚,但一直跟家人住。這幾年來都沒有能力,去承擔給家用的責任,在家白食白住。」

收入一直未見起色,惟有認輸。他與拍檔林翹鋒( Kelvin)收拾心情,重新在 startup路上出發。將肥美達人由食評網,演變成現在的中高端餐廳訂餐平台,成為香港首個餐飲網上支付平台。

我點 sell

普遍的餐飲平台都是提供折扣優惠為主, Dominic指出:「我們是第一個餐飲平台做信用卡支付,在香港據我所知應該是沒有人做過。」經肥美達人網頁或手機 app,預約訂座和訂餐。客人用餐後即可離座,無須等候結賬,平台會直接以預先綁定的信用卡付款。

但是網上支付的方式香港並不普及,平台透過第三方支付平台 Stripe進行網上交易, Dominic保證,「 FeedMe Guru伺服器從來不會儲存客人信用卡資料,相對於你去實體店用信用卡,售貨員取卡後,信用卡資料可能遭記錄,更容易被盜用。」他又指出,網上支付是大時代的改革,大勢所趨,「香港這一刻走得比較慢,但一兩年後,這個時代巨輪是不會停下來,香港一般消費者會慢慢接受這個現實。」

團隊希望能夠解決每位客人在餐飲上的需求, Dominic親自與 Zafran餐廳的大廚商量菜式。

務求打造符合中高端餐廳品味的平台,他們對菜式相片的質素一絲不苟,所以團隊聘請專業攝影師拍照。

肥美達人可讓客人訂座和訂餐外,還會自動儲積分,於下一餐即時享用。

平台上清楚列明獨特餐單的價錢和菜式用料,全部由廚師與團隊合力設計。

與別不同 市場獨有

為了獨一無二的餐飲體驗,肥美達人設有團隊親臨每一間餐廳試菜,與大廚共同設計合乎時令和招牌菜式的餐單,又會以平台得出的數據去分析,歸納客人的喜好,為餐廳提供營銷策略。「我們與餐廳一起設計的餐單,一定要經我們平台預訂,其他平台不能預訂, walk-in也吃不到。最大的特點是我們一手一腳,精心設計這份餐單,所以用戶要用 FeedMe Guru預訂,才能吃到特色的餐單。」

肥美達人主打中高端餐廳體驗,與一般餐飲平台發放廣泛資訊不同,餐廳貴精不貴多。「香港餐飲市場的高端餐廳可能只有一千間,而中高端的多一、兩千間。當中已有一百間是我們合作的夥伴,市面上已經有 10%的餐廳與我們合作。」

看到現時網站上只有三十間餐廳,提供獨特餐單,他們解釋是對餐廳有挑選,寧缺勿濫,「相比起其他平台有幾千、幾萬間餐廳選擇,我們正在做的是完全不同,很多中高端餐廳就是看中這點。」半島酒店向來很少與第三方平台做聯營活動,今年五至六月份,旗下的 Felix和 Gaddi's都與肥美達人為法國月,設計獨特餐單,「他們看到肥美達人有很多時尚、很好的餐廳夥伴,所以投下信心一票加入我們的合作夥伴計劃。」

專家盤問

現時團隊有九人, Dominic指每個月已經管理五十間餐廳,數年後,若要管理香港五百間中高端餐廳,人手也不需要大增。

這次邀請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 Francis)擔任評審,為我們分析一下由 Dominic和 Kelvin創辦的肥美達人 3.0版本。 Francis指出,現在平台最有價值的是他們很用心為每間餐廳去做,看到兩名創辦人都充滿熱誠,願意花很多心機跟餐廳商談,為客人設計餐單。

F: Francis  D: FeedMe Guru的創辦人 Dominic  K: FeedMe Guru的創辦人 Kelvin

F:每次你們都要花很多時間和心機與餐廳合作?

D:作為一個平台營運模式,現在我們是初創階段,可能需要多一點時間去確定每個餐單都吸引、每張相都是美觀、每間餐廳都是好。

F:要影相上載,又要互相商談,一間餐廳平均需要多久,才能放在你們平台上運作?

K:由他第一次遞交餐單給我們,去到影相,放資料在網頁,平均一星期便可以。因為我們的系統都很完善,已格式化。可能是一開始跟餐廳接觸時,需要多點時間,但我們發覺香港很多餐廳都以一個集團的形式運作,所以很多時候,我與這間餐廳接觸,我做得好,老闆立即會說,你幫我其餘十間餐廳都這樣做,過程變得更快。

F:為何餐廳自己不花錢去賣廣告,而值得花錢用你們平台賣廣告?

K:最大分別是,我們的廣告全都是很針對性,可能一間餐廳的客人數據最多一兩千人,但我們平台龐大很多,我們有這群人的用餐檔案,知道每個人喜歡什麼,便迎合他們的喜好。我們擁有龐大的數據庫,知道這些人的喜好,幫餐廳賣廣告,永遠比他自己賣廣告有效得多,對餐廳來說更有成效。我們的商業模式只會收餐廳佣金,我們會先幫餐廳賣不同的廣告,之後成功帶客人給他,才收費。

F:如何展望,你們繼續發展下去?

D:我們發展方向主要在三千間中高端餐廳裡,比較好的五百間,可能是最好的一、兩百間,即現時大部分已經是正在合作的夥伴。不過我們現在專注於吸引更多用戶享用獨特餐單。

終極談判 轉型方向成功 幫自己宣傳欠奉

專家方保僑指出,肥美達人在市場上曝光率不足,提醒他們為餐廳落力宣傳時,勿忘記宣傳自己的平台。

食評網最令人頭痛是用戶無法知道評語真假,有人故意上去讚好餐廳,亦有人會貶低。放棄做食評網,反而主攻與中高端餐廳合作,這樣商業模式是比較聰明,因為食評網現時收入都是靠廣告為主,但如果你可直接參與整個交易過程,如果他賺到錢,你也賺到錢,可以達到雙贏。

同時,我覺得平台需要努力去幫自己宣傳,因為他們暫時曝光率不足夠,很少人認識肥美達人。當你去幫人推廣時,也要推廣自己,這樣才更多人去用你的平台,更多人用你們的平台找餐廳,餐廳客人才會增加。

方保僑對肥美達人的擴展能力存有隱憂,他指很多 startup都會在計劃書寫,會開幾十個直銷地點,去第二個國家發展。正如 Uber、 Airbnb,那些業務很容易增長。你在這裡租車,去到哪裡都是這樣租,只要遵守當地法例即可以。但肥美達人實在是很新穎的做法,似乎不是純粹跟規則去做,而是需要用心去做。外國文化與香港有差異,我們是無法估計。所以對於平台的流程,我會給八分,而整體至長遠發展來說,我給六點五至七分。

撰文:曾蔚婷

攝影:關永浩

ed_bn@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