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吻下來 豁出去 鄧達智 [壹週刊 - 1428] __,鄧達智,M1,

男伴願意同住,反而鄧達智要想想。「我不能說他想我不想,他比我先ready。這件事在我以前的生活是沒有consideration,完全沒商量,現在我有c ...


男伴願意同住,反而鄧達智要想想。「我不能說他想我不想,他比我先 ready。這件事在我以前的生活是沒有 consideration,完全沒商量,現在我有 consideration已經是很大的進步。」

壹週人物

吻下來 豁出去 鄧達智

問同志,櫃是何物,直教出出入入,鄧達智( William)一向謝絕觸碰,他道:「我從沒將自己反鎖櫃內,我不需要一個行動去出櫃。」

上月底與心肝寶貝陳醫生 engage──他很抗拒訂婚一詞──有關照片誤入歧途跑進你我的電腦,大家才知好事近。

自此男友變伴侶,合法否關我叉事(鄧達智 exact七字),王老五的鑽石鑲足大半輩子終於宣布「無獨有偶」,總要滾攪香檳。

一年前才真正認識,陳醫生背肌線條令本文主角怦然心動,可是鄧達智並非以貌娶人,去年十月連續兩天在《蘋果》專欄表揚對方去蘇丹、伊拉克及斯里蘭卡做無國界醫生,明眼人看得出有料到。

今年四月同看電影《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陳醫生在面書貼文:「謝謝你在世界角落找到我。」讀者好友卻不用找,此貼 restricted to William。

鄧達智一心考驗這段關係,獨個兒在西班牙聖雅各之路苦行,其後陳醫生前赴 Mallorca會合愛郎,就在該小島的最後一夜決定長相廝守,就讓夢幻今晚永遠存在。

威廉王子終於找到他的凱蒂,本月初在專欄寫道:「謝謝你在世界角落找到我!」

戴上戒指,承諾一生。陳醫生年方四十四,鄧達智五十九,鄧介意十五年差距,陳卻不以為異。

陳醫生指威廉的愛情經歷很幼稚,從沒有真正愛過。故事從兒時說起,鄧達智是元朗屏山村鄧氏第二十六代長子,家中有田有地,祖屋歸他,後來又成為著名時裝設計師,有充分條件過一生的幸福愉快,可他用孤單、憂鬱來形容自己:「我是 lonely, being let alone的感覺很重,到現在仍擺脫不到。」

兒時家中說方言,上幼稚園突然面對廣東話,同學說什麼他倒明白,他說什麼卻無人能懂,漸而害怕面對人群,寧可獨處,他憶述:「我害怕看見同學,他們一班人玩的時候我經常避開。」

在村裡樹林見過會變色的蜥蜴,俗稱雞公蛇,姊姊說中午雞公蛇變成紅色,一旦咬人不斷氣不放口。一天上課同學們玩耍,衝着鄧達智而來,他躲入一棵大紅花裡面,正好跟一條雞公蛇打個照面,不知是中午還是大紅花之故,只見牠變成血紅色,好小子嚇得倒在地上。

「自此我一直發噩夢,甚至到英國讀 second degree我也發這噩夢,(雞公蛇)出來咬着我條頸,血肉橫飛,我大叫醒來。直至我在倫敦另一次發夢,我將牠拔出來,反過來咬牠,才解決了。」

家庭問題造成更大陰影,對上三姊,對下兩弟,另外細媽又生下十個,鄧爸爸真箇天生異稟。「這是我知道的, legal的,還有多少我搞不清楚。」兩個家庭同住一條村,他就在爭執中長大。「別說兩個媽媽之間,單是媽媽和爸爸之間都很多衝突,兩個媽媽的 family更加多衝突。」

夢中牽纏二十多年的雞公蛇,就是爸爸的投射。「這是我爸爸,在我生命中我對爸爸有負面情意結。人家賺到錢用來養妻活兒,他是二世祖,家中有田有地有得吃,不用養妻活兒,他便用來花天酒地,主要責任在我爸爸身上。」

鄧達智長大後到耶路撒冷旅遊遇上大蜥蜴,二話不說拾起石頭扔過去,以色列朋友問何事,他答:「蜥蜴有毒!」朋友:「傻的嗎,蜥蜴沒有毒。」「蜥蜴會咬人!」「蜥蜴沒有牙啊!」那刻的他醍醐灌頂,原來蜥蜴不會咬人。「我至此才知道蜥蜴用舌頭吃昆蟲,沒有牙,我被這個迷思騙了二十多年!」

拗直

「基的 stereotype有很多種,很多人想到 Nel Nel( Nelson張學潤),但我不是那種 stereotype,我沒有令過父母尷尬。」

或許記者也受迷思蒙蔽,總覺得家庭背景令鄧達智害怕男女關係,影響性取向,他強調天生喜歡男孩子,卻曾經與女孩子交往。「中學同學 puppy love當然是女孩子,即使去到大學初期都是。去到英國有了新的生活,遇到適合的人(男孩子)我又會拍拖。」

到了二十來歲還在凹凸之間好淡爭持,也試過拗直自己:「最初回到香港工作,我以為重新來過,某程度上難以接受自己(同性戀),我以為可以來一個新生活,我希望在新生活裡面認識人,在這些人身上開展另一個人生,最後都不是這回事,我便不再想這方面。」

既然掙扎,似乎不是天生吧?「真不知道,我起碼在香港讀中學、去外國讀書之前我的性幻想都是女性的陰部,多過男性的陽具。我不想說父母這樣,所以我這樣,這是很 typical的想法,我不想它變成一個 source,這對他們不敬。這麼多兄弟姊妹,為什麼只有你是,他們不是?我會說這是我自己的問題,如果這是問題的話,當然我不當它是一個問題,這是我的 nature,我就是這樣。」

那年頭香港沒有同性戀者出櫃,他苦無 role model,只好從白先勇小說、《紅樓夢》、《 Cabaret》找答案。「我們做一個怎樣的人,生活怎樣過,我們沒有 guideline。其他人有,跟隨父母的一套、學校教的一套,我們沒有。」

專欄作家邁克說起威廉好事近,引述張愛玲的文字:「私人的事本來用不着向大眾剖白,除了對自己家的家長之外彷彿我沒有解釋的義務。」鄧達智甚至沒向爸媽透露性取向,反正對方沒問。「免得過他們不會碰我的私生活,因為我已經是大人,我有自己的事業,我的事業救了我,在他們眼中我在這個行業是個人物。事實上我也沒有做到令到他們尷尬的事。」

豁出去後,陳醫生要面對工作上的人,而他就要面對整條村。「我回來後有個弟弟還沒有跟我說話,我猜他介意,我令他有壓力:『為何你做這樣的事?』但他沒有想過這是哥哥的 life,你可以不理,你有你的 life,我有我的 life。」反而細媽一個女兒傳來訊息:「別再為其他人生活,為自己而活!」

初戀

早年在多倫多修畢經濟學,再赴英倫深造時裝設計,才交上第一個真正男友,那英國男孩有個法國未婚妻,卻跟這個香港男孩擁抱,而那法國女子又知道二人的事,三角/三國戀各安天命。青春彷彿因我愛你開始,可惜歡情太暫,幾個月後那男人到別國會合未婚妻,彼此追憶不怕愛要終止,多年來維持深厚友誼。

愛得灑脫,只因成熟。「當時我二十三歲,但我已經覺得自己很老練,因為家庭要我提早成熟,媽媽不能經常照顧你,你一定要替她分擔生活上的事,不要令她擔心。我身體早熟,心靈亦早熟,我現在六呎高,我十四歲之後沒再長高,我很快便是一個大人。」

回港後另有更新蜜運,他很疼惜那個男友,無奈雞公蛇效應發作。「大家都年輕,二十來歲,遇到事不懂得轉彎,不懂得 cope,不懂得怎樣講,怎樣解釋,怎樣解決,便分手了。」

見證父母婚姻殘酷物語,自己感情生活一個不對便分手。「因為我沒有這個 training,我不知道原來可以轉彎,原來可以拿出來講。而且我有清晰的 instinct,當我認識這個人,我不相信他的人性、性格會改變,我便離開。」

也是那年代的事,有次經過三藩市,友人介紹他到邁克的住所寄居。「我便找 Michael,在 Michael家中住。咦,房間只有一張床?」如今邁克在專欄自稱基伯,當年也夠坦蕩,道:「陳百強來到都是這樣,你放一杯水在中間吧!」威廉說笑道:「這就是邁克,很討厭。」當晚幹出事來?「當然沒有,你不要當他是色中餓鬼!」

再回頭,你不許,從前多麼登對,上述兩段感情之外──邁克不算──他一直再沒正式男友,無回憶的餘生,未忘往日情人,「從沒有真正愛過」一語由此而起。《神雕俠侶》黃蓉說楊過:「過兒一生孤苦,他活到三十多歲,真正快活的日子實在沒有幾天。」鄧達智活到五十九歲,真正快活的日子也寥寥無幾。

他解釋:「我是一個 loner,由 loner變浪子。我不能說我不 stable,其實我 stable,我可以同一件事做很久,可能來來去去吃同一些東西,我喜歡的旅遊地點來來去去回到那裡。地方除非變了,否則反而容易和地方 deal;和食物 deal是容易的,因為 under control;人是大家互動的,他可能會變,改變的方向可能未必是你喜歡,想見到的。有時可能不是變了,而是時間長了,看見大家的真面目。」

在多倫多修畢經濟學,當時仍愛女孩子,之後赴英才改變。

今年五月十八日在西班牙小島 Mallorca決定廝守。陳醫生在公立醫院工作,難得豁出去。

改變

他去旅行只帶背包,卻能忍受陳醫生拖着行李箱。

鄧達智公幹或旅遊不帶行李箱,六天馬來西亞一個背包划得來。「我以前即使願意與朋友去旅行,第一個 condition你不能帶行李箱,一定要 hand carry,因為我不會等你,我也不會等自己的行李,我都是 hand carry行李。」

陳醫生卻喜歡買東西,旅行必備大號行李箱,一到酒店房間在自己床邊打開亂攤亂放。「換作第二個我罵到你飛起,他沒事,在我眼中這是他的 territory,即使狗窩模樣也好,我完全接受他。」鄧大公子的改變令自己也嚇着了:「熟悉我的朋友完全覺得 amazing,我從來沒跟其他人表現過,為他我可以容忍一些我過去頂不順的生活細節。」

威廉愛整潔,出外吃飯但感杯碟碗筷放得不對, DIY重新擺放;早上出外運動不容許垃圾走進視線,自願做清道夫;在外國住酒店,一入房將牙刷等用具放進櫃裡,朝早起床乖乖整理被鋪,生怕清潔人員看見他留下亂子。

幸而他找對了人。「以前的問題在他(陳醫生)身上不再是問題,我起床第一件事是刷牙,我容忍不到別人看見我未刷牙的樣子,但我容忍他未刷牙,我也未刷牙,這是很大的進步,以前是絕對沒有可能。」

今年五月在西班牙情約今生,六月在港送吻,他快樂了,仍有後顧,幾年前結腸癌找上門,手術後康復,陳醫生專做癌症手術,那次操刀卻不是他。「我都想,但不是,如果是,是亦舒小說題材。」遠在美國的舊同學傳來訊息:「到咁上下年紀有個 partner是醫生都不錯,有人照顧!」

撰文:陳勝藍

攝影、攝錄:黃雲慶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