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陳果要求打真軍】 開工前一日先見劇本 女主角曾美慧孜:我發現自己冇對白 __,曾美慧,陳果,

《三夫》:導演陳果「妓女三部曲」的最後章節。內容不乏性愛場面,導演跟男、女主角提到有可能要打。真。軍。陳湛文:「他有提過會有性愛場面,亦曾說過可能會打 ...




《三夫》:導演陳果「妓女三部曲」的最後章節。內容不乏性愛場面,導演跟男、女主角提到有可能要 打。真。軍。

陳湛文:「他有提過會有性愛場面,亦曾說過可能會打真軍,我的反應是:『利害,即管試一下!』

二人均無底線?!能接受 打。真。軍。

曾美慧孜:「沒有!我還真的是像那種戲蟲子,如果這件事我覺得好,我不會考慮太多問題。」

陳湛文:「因為他只是說有可能,即是可能不會。當時也糾結了一段時間,因為我未去到那個層次,就算去到這麼逼真的時候,我究竟可否分辨得到是角色還是我陳湛文Peter的身份去與另一名異性進行交合,這方面我是有點迷思的!」

有關一個完整劇本開工的說法,男、女主角說法大不同。

曾美慧孜:「讓我看到劇本是到香港之後,開拍的第一天,所以之前都不知道拍的是甚麼,我在找自己的對白,發現其實一句都沒有,一句完整的句子都沒有。可能最初兩天會找不到方向,不知道怎樣才是對的狀態。」

陳湛文:「我不是這樣,其實三月初已經收到整個劇本,基本上也知道整套戲的大概內容,不過看完劇本後,陳果在現場也有很多地方會即興修改,所以有很多原本劇本沒有的都要繼續去演。」

電影中「性」戰鱔魚的一幕:有人演得投入、有人崩潰收場。

陳湛文:「那場戲大家也差不多沒有台詞,我也只是不停說『小妹小妹』,還有的就是那條鱔魚本身已經死掉,即是死蛇爛鱔。我要徒手捉着牠不停搖擺又要搖得活像很有生氣,而且拍攝那場戲的時候已經是凌晨深夜,大家的體力已經消耗了不少,可能正正因為在這種歇斯底里的狀態,她又歇斯底里,我也歇斯底里,便最貼近各自角色的神緒,我自己便覺得應該是這樣。」

曾美慧孜:「四個多小時,晚上還在拍那場鱔魚戲,那場是我唯一拍《三夫》崩潰的戲,因為體力支撐不了。」

失落「第十三屆亞洲電影大獎」:曾美慧孜提名:最佳女演員、陳湛文提名: 最佳新演員,兩人對下月舉行的:「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曾美慧孜提名「最佳女主角」、陳湛文提名:最佳新演員,又有信心嗎?

陳湛文:「很輕微、一點點。」

曾美慧孜:「說不想拿獎是假的,每個人也希望自己的工作可以得到肯定,但是對於我的成長,現在來說,我覺得每一種結果都是一種獎勵。」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