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9日 星期四

睇住大陸生意 郭鶴年牽頭 大孖沙押注林鄭 [壹週刊 - 1405] __,大陸,中國,M1,

林鄭造勢分享大會,由一班青年打頭陣出場,她跟各人擊掌;但她的競選辦主席團、資深顧問、主任及副主任,卻是「老人班底」。壹號頭條睇住大陸生意 郭鶴年牽頭 大孖沙押注林鄭特首選舉兩大熱門參選人──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終於短兵相接!這邊廂,曾俊華在週一宣布政綱;那邊廂林鄭卻搶先來個分享會,搶閘發表施政重點之餘,亦趁機來個「奶粉」大晒冷!林鄭公布的競選辦主席團與資深顧問名單,幾乎清一色 ...


林鄭造勢分享大會,由一班青年打頭陣出場,她跟各人擊掌;但她的競選辦主席團、資深顧問、主任及副主任,卻是「老人班底」。

壹號頭條

睇住大陸生意 郭鶴年牽頭 大孖沙押注林鄭

特首選舉兩大熱門參選人──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終於短兵相接!這邊廂,曾俊華在週一宣布政綱;那邊廂林鄭卻搶先來個分享會,搶閘發表施政重點之餘,亦趁機來個「奶粉」大晒冷!

林鄭公布的競選辦主席團與資深顧問名單,幾乎清一色是財閥或他們的代理人,當中包括恒基主席李兆基、九倉前主席吳光正及信和集團主席黃志祥,而年屆九十三歲、掌控嘉里集團的「亞洲糖王」郭鶴年,亦親自押注在林鄭身上。

有「紅頂商人」之稱的郭鶴年,是大馬首富;正當李嘉誠不斷被傳出「撤資、撤資」之時,嘉里集團在內地的投資卻年年彈升。翻查嘉里年報,該集團去年上半年的營業額,更有八成七是來自內地,利益板塊在這兩年間已全面傾向神州。

奶媽受中聯辦祝福,是富豪界公開的秘密,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近日更被指已經南下深圳,全方位撐林鄭;不過,消息人士向本刊透露,其實早在上月,中聯辦已跟本地富豪和地產商「飯聚」,席間要求大家「有錢出錢,有場地出場地」。

要睇住大陸盤生意,富豪們豈敢不從?反而在大陸沒有投資的自由黨田北俊,接受本刊專訪時,明言會票投曾俊華。

上週五,會展雲集不少政商界有頭有面人士,均是獲邀出席林鄭月娥的參選造勢分享會,不少人還把印有林鄭競選口號「同行 We Connect」字眼的藍色短袖 T恤,穿在自己的恤衫外。

場內現身的,幾乎都是親北京政商界人物及「梁粉」,包括會德豐地產副主席梁志堅、信和集團黃志祥及其子黃永光,以及九倉吳光正與其子吳宗權。此外,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胞弟、東方海外( 316)主席董建成,以及新世界( 17)執董紀文鳳亦有出席大會。

場內星光熠熠,而林鄭在當天公布的資深顧問名單,更是精彩。廿七名的資深顧問團,如「集郵」般盡攬多個城中財閥,包括亞洲金融集團主席陳有慶、恒地主席李兆基、瑞安集團主席羅康瑞、世茂主席許榮茂、麗新主席林建岳、信和主席黃志祥、九倉吳光正等,而最令人意想不到的,竟然是名單中出現了嘉里集團郭鶴年的名字。

年屆九十三歲的郭鶴年,今次竟然親自押注在林鄭身上。他的嘉里集團,近年在大陸市場的業務,已經超越了香港,成為集團最大的利益來源。

九倉系吳光正本身是全國政協常委,他指認識林鄭月娥三十年,支持對方參選,形容她是香港的成功故事,能保衞香港的價值觀。

上屆力撐唐英年的任志剛,今屆變成為「奶粉」並出任競選辦資深顧問。翻查資料,任志剛○九年「被離任」金管局總裁,有傳當年負責落手者,正是時任財政司司長曾俊華。

港協暨奧委會會長霍震霆,指林鄭為香港體育界做了很多事,「代表業界支持佢。」

糖王押注

陳有慶與陳智思父子,上屆特首選舉各捐款十萬支持唐英年,今屆陳智思本來是支持曾俊華,但一月初決定「轉會」,更成為林鄭競選辦主任;陳有慶日前更是撐着枴杖撐林鄭。

翻查資料,在上屆特首選舉,郭鶴年保持低調,未有明顯表態支持唐英年或梁振英。當年,郭鶴年以嘉里建設集團主席身份,捐款十萬元予唐英年參選;但其長子郭孔丞又以嘉里集團主席身份,同樣捐十萬元予梁振英;由此可見,他只是「買兩邊」,沒有押注在任何人身上。

不過,今次選舉,年屆九十三歲的郭鶴年,竟親自押注在林鄭身上;有指是因為林鄭近年「相當識做」。去年政府宣布尖沙咀海濱星光大道擴建,計劃由新世界在沒有公開投標下一手包辦,引來各界炮轟;由於新世界擴建計劃部分直踩尖東海濱郭鶴年旗下香格里拉酒店及信置物業的海景資源,雙方一度聯手入稟提出司法覆核,但最終在康文署改變決定後撤回司法覆核的申請。

據悉,過程中正是郭鶴年動用極高層次人脈關係,包括由林鄭幫手拆彈,才令計劃被拉倒。

另外,嘉里旗下嘉里物流過去兩年多次嘗試申請把柴灣貨倉改建為骨灰龕大樓,並硬闖城規會,均失敗收場,惟嘉里一直死心不惜,更提出優化方案捲土重來;有指曾任城規會主席及發展局局長的林鄭,在過程中亦曾獻謀出力。

內地利益板塊

嘉里物流過去兩年多次嘗試申請把柴灣貨倉改建為骨灰龕大樓,但硬闖城規會均失敗收場。

不過,其實翻查嘉里集團的年報,集團在本港的營業額,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嘉里建設( 683)一六年度中期報告顯示,集團上半年在內地市場的營業額逾四十八億元,而香港市場卻只有七億一千多萬元,換言之,大陸市場的營業額佔集團總營業額達八成七。

然而,嘉里的生意其實並非一直由大陸市場主導。根據嘉里一○年年報,當時集團仍未分拆物流業務上市,當年大陸市場的營業額約八十一億元,而香港則接近九十億元,兩者算是平分秋色。其後,集團在一二年後分拆重組,分拆後大陸市場的營業額減至二億八千萬元,香港市場營業額則高達十二億四千多萬元,香港市場佔總營業額比例逾八成一。

不過,其後嘉里集團在內地市場營業額逐年增加,一三年為五億八千多萬元;一四年增至六億六千多萬元;一五年更達七億七千多萬元,而該年香港市場的營業額就跌至只有二億六千多萬元。

嘉里集團近年在內地的投資一直增加,成為集團主要利益板塊。而掌控集團的郭鶴年,雖然是馬來西亞華僑,但卻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有「糖王」之稱的他,五十年代憑經營糖廠及糖業貿易起家;在五十年代韓戰期間,中國遭美國帶頭全球禁運,正是郭鶴年搭線,把食糖迂迴運返大陸。他亦跟四代國家領導人「周鄧江習」有聯繫,令他得到「紅頂商人」之名。一五年,中共統戰部長孫春蘭訪港,其間與香港商界共進早餐,出席名單中,郭鶴年更是位居首位。

近日盛傳,孫春蘭已經與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再度南下深圳,就是要全力為林鄭拉票,有人更傳達「中央政治局已經選定林鄭月娥」,要求選委們全力支持。

無大陸生意 田少撐曾

受內地生意的利益板塊牽動,不少富豪聽命中聯辦押注,結果令曾俊華處於民望高、提名票低的選舉低氣壓中,不過,代表商界的自由黨田北俊卻唱反調,率先表明他手上的一票將是曾俊華的第一票。

上月廿七日參選人葉劉淑儀與自由黨會面,爭取選委支持,當時田少缺席,同日他接受本刊專訪,大爆中聯辦各級官員亦向其自由黨四名立法會議員和選委發出「支持林鄭」的指示,唯獨沒有與田少聯絡,「冇人問過我,我估計可能佢哋知我會出去同人講。(叫你哋支持林鄭有咩理據?)冇理據,總之叫你支持。」

田少在大陸無投資,更沒有靠中聯辦取得區會和立會選票,用不着看中聯辦面色做人,拆解建制派人人爭做「奶粉」的現象,他自然可以「有嗰句講嗰句」。他解釋,商界過去多年與曾俊華和其財金、地產、旅遊系統均有緊密聯繫,至於林鄭月娥,商界認為她着重福利主義,即使只是小恩小惠,「呢方面點都好過曾俊華。」

在商言商,商界本應支持曾俊華,但連原本答應支持曾俊華的陳智思、李律仁之流,亦極速看風轉舵加入林鄭的競選辦,證明政治現實大於一切,「如果你唔支持林鄭,即係唔支持中央,好多商界變咗冇符。啲大財團個個都唔敢唔支持,香港已經唔係財團主要嘅生意範圍;咁嘅情形之下,只有曝光提名俾林鄭。但到時真正(不記名)投票,我相信好多係分開嚟投……結果泛民嗰三百幾票變咗決定性,到時就好難估計邊個會贏。」

田北俊對中聯辦毫不俾面,公開稱會將手上的一票投給曾俊華,正如一二年他亦沒跟風,到最後仍是支持唐英年。

梁振英五年前在西環幫助下成功登上特首寶座,令「西環治港常規化」,本地財閥在利益為前提下,自然需要跟隊,就算是愛國商人如陳有慶(右)等亦不能幸免。

到投票會另有指示

在開名提名的機制下,曾俊華要取得足夠建制票入閘,似乎有難度,「選舉得一千一百九十四票,減咗泛民三百幾,建制剩番八百六十九票。如果林鄭真係喺中聯辦支持下,建制唔敢唔曝光,有七百提名,咁剩番一百六十九票喺出面,有葉劉又有胡國興,你話曾俊華攞唔攞到百五票?所以一定係泛民,特別係溫和泛民、睇落去唔係咁極端嘅泛民,高等教育、會計、資訊科技界,甚至好近中間、好近建制嘅泛民選委,就可能要令曾俊華有一百五十個提名入閘。」

由提名到投票,民主派忽然變了少數關鍵,無票在手的民主派支持者,正討論究竟是否應該以大局為重,採取「 less evil」策略性投票「含淚」造王,踢走林鄭;還是堅守爭取真普選、不要八三一、拒絕廿三條立法等等的原則。

至於魔鬼在細節的廿三條,當年辭任行會以反對立法的田少,今認為立法是無可厚非,「立乜嘢法先,過程係點先,諮詢過程係點?廿三條係有牙老虎,定係少少牙,呢個都好大分別。如果立咗廿三條,銅鑼灣書店賣一賣書,係顛覆國家定唔係先?本地立法可以鬆可以緊,當企喺香港人嗰邊嗰個,愈鬆愈好;企喺中聯辦嗰個,愈緊愈好,絕對有分別。」

為送曾俊華登上特首寶座,田少再舉多個例子,力證民主派「包底」保送曾俊華入閘的重要性。「中聯辦上一次叫我哋支持唐英年,忽然叫我哋支持梁振英,又係臨時轉軚……人大同政協開會係三月,你唔使理個提名㗎,七百個提名俾林鄭,三月一日(提名期結束)之前咪撐林鄭囉,但到投票係另外嘅指示。」

曾俊華雖然未受中聯辦祝福,但在民間的呼聲甚高,若然輸了選舉,也有望在「場外投票」中成為民間特首。

林鄭月娥(紅圈示)和曾俊華(藍圈示)出席鄉議局新春團拜,主席劉業強興致勃勃歡迎林鄭,冷落曾俊華。

民主派選委陷兩難

梁振英上任時提出「香港營」,但過去五年令社會撕裂,不單將民主派拒諸門外,且用人唯親只用梁粉,田少則認為心目中理想的特首,必可包容民主派加入行會或擔任局長,「你可以用依家唔喺立法會嘅劉慧卿、梁家傑。泛民立法會議員,見到我阿頭喺行會,但又會同番個黨溝通,我想見到係咁。(俾完票你就論功行賞?)我覺得社會唔會咁睇,你梁振英淨係分俾梁粉,曾俊華係分俾全部持份者,咁你諗吓邊個會俾人鬧?我政綱係包容,包容就俾埋你哋一齊玩,到時我係落實政綱,點解你會唔忿氣?我唔覺得會。」

近期人氣爆燈的曾俊華能否「眾望所歸」入閘,民主派選委陷入兩難︰究竟投白票是否浪費選票?下週二特首候選人提名期開始,民主派選委至今仍未有提名共識,但個別選委對於何謂善用手上一票,則有不同看法。

資訊科技界選委方保僑坦言,最初參選選委時,民主派以踢走梁振英為目標,怎料選委選舉未投票,梁振英已預告不角逐連任,「當時個 focus係失咗焦」。今時今日,該如何對焦?「由尾數返上去睇, result oriented,如果 689 2.0贏咗,作為關鍵少數,我哋呢兩個月會做啲乜…… end result最緊要,你想民望高嘅候選人贏,定繼續支持民主派候選人?民主派追求民主,但如果暫時呢個階段未能爭取到,都會想返番十年前咁,諮詢架構有建制派同民主派,如果返番十年前咁,絕對係功德。」

另一邊廂,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選委林芷筠,坦言若然要說 less evil,胡國興的理念和政綱應較適合,「佢嘅政改方案都嘗試走出八三一框架。」她指出,現時公眾期望對選委造成一定壓力,尤其是要求選委提名或投票予曾俊華,「想要原則,但就會俾人話唔好離地、唔好超現實,會成為罪人……但呢啲講法有好多假設。民主派政黨嘅發言,失望係會有,講到尾都係想支持曾俊華……好多人幫佢(曾俊華)諗晒下台階。」

不過,林稱她個人沒有政黨般面對那麼大壓力,皆因她不用為自己留後路,「唔通我做選委會千秋百世咩!最理想就梗係下屆唔再係小圈子選舉,唔會有選委……我覺得依家唔可以將個討論講到只係顧全大局,尤其係候選人都未應承乜嘢,如果咁快就放鬆底線,候選人就會覺得(得到支持)好容易。如果去到同 CY比,林鄭都好過 CY,咁個底線太低。」

曾俊華與資訊科技界選委會面,選委之一方保僑(左三)稱團隊未有提名共識,但他個人而言則不欲梁振英 2.0當選。

胡國興(右一)形勢落後,不過他仍努力直追,上週六在金鐘舉行「國興會」,是第一位參選人舉辦民間分享會。

公投結果成選委參考

公民聯合行動委託兩間大學進行全民提名及投票計劃,市民可於本週二至本月廿二日,提名已交意向書或公開表明會參選共十一名人士。

既然兩難,也許民間發起的公民提名和公投,是選委參考的指標之一。公民聯合行動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及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執行全民投票計劃,本月七日至廿二日,市民可透過 cast.popvote.hk網站,提名已向港大民研遞交意向書,以及已公開表示會參選的人士,包括曾俊華、林鄭月娥等人。任何人取得三萬七千七百九十個提名,即成為公投計劃的候選人,市民可於下月十日至十九日,就心水特首作出「場外投票」。

法律界選委張達明則聯同民主動力,力推公民推薦計劃,參與計劃的一百至一百五十個選委,會參考上述的提名意向,並於本月廿五日召開商討日,探討民主派該如何提名。

張瞓身推動計劃,皆因他認為手上一票不只屬於自己或是法律界,「希望可以還票於民。」他不抗拒選委提名曾俊華,以法律界為例,提名和投票意向並不會捆綁,提名曾俊華或胡國興亦是抗拒「欽點」的方法之一,「個人嘅參選權係唔應該受限制,要俾有基本實力嘅人都可以參選。」

「我唔覺得迷惘,參與小圈子選舉嘅遊戲,二百或三百(選委)都係少數,票數本身不足以左右大局,北風吹得清楚嘅話,六百零一票就會當選。參與小圈子選舉,應該要深化民主。」張達明說。

撰文:陳珏明、袁慧妍、黃偉恆

攝影、攝錄:石鎬鳴、傳俊偉

協力:羅霈潁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