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化療使乜驚】九年無放假無覺好瞓 鑽的CEO患乳癌:要重新定義光頭 __,癌,

癌症,大家聽到都為之生畏。患上了,不禁問為甚麼自己會被選中﹖又想是否上一世做錯事﹖只懂埋怨,甚至是放棄就醫,但有否想過有機會是生活習慣和精神壓力所導致 ...


癌症,大家聽到都為之生畏。患上了,不禁問為甚麼自己會被選中﹖又想是否上一世做錯事﹖只懂埋怨,甚至是放棄就醫,但有否想過有機會是生活習慣和精神壓力所導致﹖ 大家害怕患癌,不是癌症本身,而是無知與未知,又或是被電視荼毒,化療會嘔,精神委靡,對癌症蒙上負面印象。

今年47歲的「鑽的」CEO —梁淑儀(Doris)去年八月發覺乳頭凹陷,更確診患上第三期乳癌,但她從未感到害怕。早在2016年做過一次良性瘤的手術,當時的病理報告說明有機會患癌症,所以對事情早已有心理準備。而且她照顧了患腦癌的媽媽多年,對癌症更不陌生。很多人誤以為乳癌多是遺傳,但最高危的因素是跟生活習慣有關,一切都是有跡可尋的。Doris澄清乳癌不是絕症,在香港是痊癒率達八成的癌症,對她來說,乳癌不可怕,最重要是懂得如何改善舊有的生活習慣。

Doris從事記者十數年,後因母親患癌致半身不遂,出入需坐輪椅,但的士一般都不願乘載,需轉搭環境惡劣的小型貨車。看到媽媽外出都垂下頭,不敢與人直視,她深感病人唯一的尊嚴都被剝奪,得到啟發便經營專門接載坐輪椅的病人。經營「鑽的」確實不易由籌措資金、人手和的士,雖有一位員工幫忙,但大小事務亦是自己一手包辦。「回顧自己近兩年「鑽的」的生意,是真的很辛苦,我九年來都沒有放大假,24小時隨傳隨到,飽受精神壓力。以前是拿着一個很小的電話,那個電話是全天候給司機或台姐,有緊急事的人打。那個電話是陪着我睡覺的,所以我那麼多年來其實都沒有好好睡過一覺。」她說常工作至忘我的境界,三餐不定時,肚餓以甜食充飢,深夜工作完成後才開始晚餐。連爸爸也忍不住投訴,她是個工作狂「最慘是她星期日都不休息,要上半日班。命只有一條,希望你有個陰影,自己顧着自己。」

這個病讓她意會到工作對身體影響深遠,首當其衝是放下工作,更開始養成準時晚上十一點就寢,食物多選有機。天性樂觀正面的Doris,至今尚未痊癒,但亦已捱過化療、切除淋巴、全乳切的各種手術,還有最後一關電療。可幸的是接收化療期間,身體產生的負作用相對較少。化療期間少不免會脫髮,她認為是必經階段,但一次經歷卻讓感到光頭應重新定義。「基金會一位姑娘跟我上化療班時,講到如何處理假髮,她說你就先去訂一個假髮、度了頭形。他們會有間房關上門,你入去剃髮之後立即戴上假髮就走得了。 之後我聽完就心想不是吧﹗我覺得好似要打劫的地方,是否等於個賊 笠住個頭,不要讓閉路電視看到要快點走呢﹗感覺形容出來就是這件事見光死,我覺得整個想法是不對勁。」她不認為光頭是一件如此羞家的事,反而要讓別人看到來提醒自己頭髮要重生生出來,包括自己的生命和生活習慣都要重生。「光頭的樣子,好話唔好聽是很難得,難得有個光頭crossover鑽的。」於是她以光頭造型為「鑽的」拍下新一輯照片,「三十會」的朋友亦一呼百應。照片中Doris頭上寫下「放下」兩字,「因為我由確診那刻,我就知道就要放下。我要完全去另一個階段,一份新的工作在等我。」所以她放下電話,放下一齊令她的煩心的事,把專注放回自己身上。從前她是一個工作狂人,從沒厚等待過自己,連休息都有罪疚感。不過,她深知不去改善和正視就會「拜拜」,所以她會讓自己先叉電,「我完了治療之後很想去旅行,當是新一個階段的開始。」

記者:陳煥欣

攝影:伍慶泉、鄧鴻欣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自Doris患上乳癌後,改變了舊有的生活習慣,早睡早起、三餐定時又會做運動去水腫。 她在川龍租了一塊田,跟爸爸一起種種作物,算是遲來的親子時間。(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經營「鑽的」的Doris,工作量多不勝數,帶來精神的壓力亦非常人能明白。(相片由鑽的提供)

她趁難得有光頭,便為「鑽的」拍下新一輯照片。(相片由受訪者提供/ATUM攝)

她選擇在頭上寫上「放下」二字,寄意把一切讓她煩心的事暫時放下。(相片由受訪者提供/ATUM攝)

「三十會」的朋友都十分支持她,齊以光頭造型拍照。(相片由受訪者提供/ATUM攝)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