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

【95年黃子華專訪】我有案底 我可以紅|壹經典 __,子華,黃子華,

【95年黃子華專訪】我有案底我可以紅|壹經典基本上,可笑與好笑的定義是這樣的這世界很可笑,所以第四屆世界婦女大會在北京舉行,大陸官方准許傳媒採訪,但不 ...


  • 【95年黃子華專訪】我有案底 我可以紅|壹經典


  • 基本上,可笑與好笑的定義是這樣的

    這世界很可笑,所以第四屆世界婦女大會在北京舉行,大陸官方准許傳媒採訪,但不准拍這些,只准拍那些。

    屯門可以大塞車,一塞半日,結果一對情侶一星期沒見面,再過一星期後分手。

    可笑的世界,唯有用好笑的人生態度面對。

    五歲時,黃子華的外婆對他說:“俾心機讀書,腳踏實地,將來搵多啲錢!”

    十歲時,黃子華的母親對他說:“俾心機讀書,腳踏實地,將來娶個好老婆,仲有——搵多啲錢!”

    十五歲時,黃子華的牧師對他說:“俾心機讀書,腳踏實地,將來奉獻社會,愛耶穌,仲有 ”

    結果是這個叫黃子華的男人,長大了,真的俾心機讀了很多哲學書,同時也偷過嘢留過案底,離棄教會,戀愛過很多次,幹過很多份工,非常地不腳踏實地。

    三十五歲的黃子華,沒有結婚,租住西貢一村屋。駕駛連按也壞了的日本舊房車,每年也把所有身家性命財產拿來搞次棟篤笑,每次都很成功,但每次都不能令他發達。

    我有案底

    潮流興揭發藝人有沒有案底,是嗎?

    十幾歲的時候,與一班朋友偷了人家的快艇,由相思灣駛去西貢警署碼頭,一上岸,便被員警捉到,結果被判監守行為兩年,兩年內,行為良好無事!

    別人有案底,可能很有新聞價值,我有案底,只拿來給別人笑:“嚇!黃子華都有案底,唔係啩!”

    好多人會以為黃子華很書生,讀完大學,做什麼娛樂圈,但性格問題,可我安安分分找份工,現在發了達也不定。我三年班開始講粗口,人家說的壞事,我全部做過,咁又有人說現在有案底,入娛樂圈是不是著數啲。幾年前,我看過周星馳一篇訪問,記者問他是不是覺得沒有讀過什麼書,又有一些壞背景,在這個娛樂圈會較容易成功。

    但很多年前,李小龍、許冠傑都是大學生,又有人問,是不是讀完大學做明星會特別多人崇拜。

    其實沒有肯定的答案,是你覺得自己是否適合做些什麼。

    這個世界哪裡會書生,抑或你是否大學生你都難逃自己的魔障,因為人性根本很可怕,何必承認、何必面對?

    其實我認為人性很醜陋。這個人生,無論怎樣監守自盜,肯定有些事不的見光,違反道德。耶穌說:“誰認為沒有錯便可以站出來用石頭砸死那婦人”(新約故事),很多事根本不能判斷是非,正如沒有人可以評論劉千石辭掉立法局席位是對或錯,只有他自己知,你可以批評,但不能定錯對。正如你不能說宮雪花的做法錯或對,有問題的是大眾,因為大眾歡喜看。若果你說她講大話,這個圈講大話的女星多得很。有問題的不是一兩個人,而是這個圈子,因為這個圈子如此,才容納了這些人的出現。

    話事權

    我不是一個需要很多錢的人,亦不是一個很需要安全感的人,但在這個圈,你只有紅才有話事權,才可以幹一些自己喜歡幹的事,香港很多紅的演員,都不可以拍他想拍的戲,何況一些不紅的人。只有紅,你先至有選擇權,去做一些你認為有質素的事。我唔介意我不及誰人紅,一個人的成功,不是取決於別人的attention(注意),或者物質的回報,而是你做出來的質素。

    我很介意有沒有質素,拍電影,我控制不到質素,因為我唔紅,但做棟篤笑,我可以,因為全盤由我控制。

    曾幾何時,有一種忍辱負重的感覺。拍的電影質素唔好,算照演,希望多些人識,便多些人來看我的棟篤笑,到時大家會發現黃子華並非在電影般那麼差。

    拍電影、寫劇本,我承認是失敗,《人生得意衰盡歡》(93年上映了兩日被傳媒揶揄是全年票房最差的一部片),我編輯,我演,結果僕咗,或者唔係由我一個負全責,但我是失敗,就算是《神算》(與黎明、許冠文合演兼編劇)亦是失敗,但我衰得起,我有信心,有一日,我會寫到好劇本。

    我很討厭權力,因為我不認同可以用權力去淩駕另一個人,迫其他人接受他們不願意的事,人是born free(天生自由)。所以我脫離了教會,因為宗教太多規律,違反了人類的意願,過分禁制人類的欲望。

    基督教有所謂天堂地獄,但上了天堂的那班人,看到自己的朋友在地獄裡有什麼感覺,天堂不過是界定權力的地方。

    小時候,父母離婚,我是家中最沒有權力的一個,有一段時間跟母親住,一段時間跟外婆住,永遠麼樣一個固定的權力象徵,永遠有不同的說話你要遵守,所以對權力的界定也十分含糊。

    曾經有人說我是一個不會紅的人,因為我不懂得運用權力,每個人都有一個價。你今日行過隧道,見個阿婆拉二胡唱歌,你叫她乞兒。若果叫他們四大天王在那裡唱歌,你是否叫他們四大乞兒。其實因為價,唱歌的價高便是偶像,便有權,價值低便是乞兒,便無權反抗。說到底,大家都是普通人。

    降低質素

    其實一直覺得香港的pop culture(普及文化)很差,由加拿大回港第一日到現在,一樣覺得差。我覺得不是製作人的質素問題,很多創作人很有料,但他們覺得普羅大眾不需要有料的東西,便相對降低自己的質素,自以為可以迎合大眾,結果是一直迴圈地差下去。我曾經聽過一位電影監製講:“你使乜拍咁好戲,啲人鐘意食屎,你咪俾屎佢食。”無得講,唔明點解大家要可以將質素踩低。

    我識黎明,他十分聰明,處事世故成熟,像他這樣的一個人,怎會不知道《我愛ichiban》是質素差的歌,以為大眾的質素是這樣,要他唱來迎合大家!這個圈子便是這樣,你要fit in ,便要放低自己的原則。

    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去改變這現象,我唯一可以保證是自己的質素。

    若果告訴別人,我是Part of pop culture(流行文化一部分),我覺得是恥辱。我十分明白電視臺不敢用我,因為那些編導們知道我是一定很多意見,而這些意見可能同電視一貫的運作模式不同,正如我覺得外星人這個題目十分重要,這世上有沒有外星人便等於證明這世上有沒有鬼一樣,是由愛因斯坦,最少是史匹堡等級數的人來主持,而不是《睇真D》,像茶餘飯後的話題。

    同狗談戀愛

    我不會講我生命中的女人,因為這等於出賣別人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世上最卑鄙的事莫過於此。

    我是一個天生不能給予安全感給女人的男人,性格使然,以為我不腳踏實地,我不會給女人一個溫暖的家庭,不會找一份安定的工作,所以不會結婚。

    我相信愛情,很相信,正如我相信閃電一樣,愛情如閃電,閃中你,便有,可能一世都閃不中。但閃電是一閃即逝,愛情一樣,兩個人相處得耐,便只有感情,不是愛情,要維持感情,便要有安全感,若果要安全感,不如找狗做伴侶,因為狗忠心,永遠不會出賣你。

    我不敢對女人作出承諾,不敢有一個家,因為我親眼看到我兩個父親,如何對家庭沒有盡過責任。

    既然不能承擔對家庭的責任,便不要奢望兩個人可以永遠生活在一起。現在的愛情很困難,因為大家在質疑,當一夫一妻也被人質疑。愛情哪會不困難。

    九七去邊度?

    我害怕九七,不是因為我害怕共產黨,而是我怕落後,害怕他們思想意識形態上的落後,由一些落後的人去管治進步的人,無論怎樣也不會好。歷史上有跡可循,漢朝亡國,跟著五胡亂華,由野蠻的韃子(北方韃靼人)統治中原人,結果怎樣,大家知道。當然就算是韃子也不會走來殺了你,但他們會說飲羊奶是好的,於是大家便從此飲羊奶。道理便是那麼簡單

    我不能忍受落後,但無得選擇,其實個個都想走,問題是有沒有能力走。

    我從來不擔心創作自由被封殺,大陸不准我諷刺政治,我一樣可以講人生,講人性,其實這些比政治宏大得多。政治只是我一個很小的課題,只不過在這個時勢講政治是最令人感到刺激的話題。

    若果思想文化上進步,什麼政權也沒有什麼問題。

    發人深省

    陽光燦爛的日子,大夥兒到西貢沙灘取景拍照。

    遠方,水清沙幼,非常夏日健康。

    眼前,躺著一具只剩下骨頭的貓屍,與四散的垃圾為伴。

    結果是黃子華自選拍照動作,揀在垃圾旁扮死人。

    結果是攝影師選了這張照片。

    照片的題目:在那個三十三度的太陽下,一個死在環保口號的青年。

    “係唔係好發人深省?”黃子華說。

    “絕對係!”

    三十三度的高溫,人開始語無倫次。

    《黃子華 - 我有案底,我可以紅》

    1995年9月15日

    #黃子華棟篤笑

    【金盆𠺘口後】子華神,跟住去邊度?

    http://bit.ly/2O0H2a7

    【90年初出道・黃子華專訪】壹人戲言

    http://bit.ly/2ArKmJe

    【97年回歸・黃子華專訪】天天最後今天

    http://bit.ly/2M5JOtV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