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6日 星期三

市民疑墮美容院「天仙局」損失數百萬 女東主涉捲款失蹤 __,

多名市民疑墮進美容院「天仙局」。一名女商人疑以開辦美容院為幌子,在誘哄了供應商逾200萬元美容儀器及顧客預購6位數字的服務套票後,開業僅3個月即突然結 ...


多名市民疑墮進美容院「天仙局」。一名女商人疑以開辦美容院為幌子,在誘哄了供應商逾200萬元美容儀器及顧客預購6位數字的服務套票後,開業僅3個月即突然結業。有買了近4萬元套票的顧客,3個月來只成功預約一次「做facial」;該美容院唯一一名全職僱員除被拖欠遺散費,更反遭前僱主指控失職致存貨不齊全索償30萬元。《蘋果》接獲多名受影響的事主求助,公開要求美容院女東主盡快還錢。

相關新聞:律師指事件或涉詐騙 消委會海關接獲相關投訴



捲入詐騙疑雲的美容院「黃金歲月護膚品文化研究所」位於粉嶺,出售外國進口護膚品和美容服務,據投訴人指,公司2018年10月底才開張,但今年1月中已結業。查冊顯示,該公司仍然有註冊,女董事姓李,據悉年約40歲,她另外同時持有4間有限公司,分別名為「仙兒集團」、「黃金歲月控股」、「美麗神話控股」、「美麗傳說控股」。



苦主之一的張小姐原是美容院中介。她憶述2018年初在一個飯局上結識李,對方非常熱情,雙方投契來往漸多,張曾替李工作,事後獲發工資,故信任李。李之後表示擬開美容院,游說張做中介,每介紹一名顧客可分佣25%,張不虞有詐答應,更出錢出力幫李盤點存貨、買新店招牌、開張買乳豬等,開業前已花費了逾4萬元。



不過,美容院10月底開張後,張介紹過一些客人予李,惟一直不獲分佣,李向張解釋分佣金額太小「遲啲一次過畀」;張最終介紹近20名顧客上門,但每談及佣金便遭李推搪「好忙」,張估計被拖欠約2萬元佣金,另外4萬元開張雜費李亦一直未償還。至上月中,張小姐從美容院總經理金小姐得悉美容院結業,非常愕然:「好唔開心,有啲客覺得係我同佢夾埋呃人,唔再睬我,所以我先咁難受。錢又唔係我收,佢收錢收得好快,但就要我自己面對番客人。」



張介紹的顧客劉女士亦淪為苦主,她指先後在涉事美容院買逾4萬元護膚品,其中3.8萬元是8次面部美容套票,每月做面一次。但她說只成功預約過用一次服務,之後無成功用到套票,隨後美容院就結業。她促請美容院退回未兌現的服務費。



美容產品及儀器供應商吳小姐去年4月經張小姐認識李,吳形容最初覺得李很善良,曾見她向乞丐派錢,令吳感動,二人又經常結伴遊玩,漸成好友及順勢合作。吳去年7月與李簽訂2份合約,分別代訂美容儀器及產品,總值逾200萬元。李口頭向吳承諾,已經將41萬元定金入數,吳相信並開始向海外供應商購買存貨。但數天後查賬,才發現李並無付定金,連番追問下,李一直無法出示入數紙,最終承認周轉不靈。吳小姐憶述李不斷以個人擔保去年底前會還錢,又聲稱親友富貴,「我大把錢還畀你,你唔使擔心」。



上月中,吳接到張小姐致電通知美容院結業,貨品和儀器更一早被李搬走,她晴天霹靂,惟有向李發律師信準備入稟法庭,但李竟派中間人恐嚇她:「話佢識好多黑社會嘅人,叫我出門小心啲。」又稱自己開空殼公司,絕不會還錢給吳。吳小姐感到悲憤,「李小姐大把錢,點解唔還錢畀我?」



美容院總經理金小姐則指,全公司只有她和李兩個全職員工,其餘都是兼職。去年12月起李經常讓她放假,又聲稱已找人注資公司。金小姐當時已感不妥,開始翻看閉路電視,發現1月初李帶人回公司摸黑擅取貨品,表現鬼祟,事後又沒有記賬,翌日卻着她點貨,「咁條數肯定唔啱」



她憶述李第2次帶人上門取貨,刻意兜圈似想避開閉路電視,又將電腦螢幕電線拔走。再過不久,金已無法查看閉路電視。某天李突然着她與其他員工翌日不要上班,她未有理會照回公司,才赫然發現公司上了鎖,遂向李查詢,二人為此口角,金即被解僱,十多分鐘後獲同事告知公司宣佈結業。



金說李後來向她發律師信追討約30萬元,指控她在職期間公司貨量不齊有損失,但金強調自己清白,反而是李拖欠她遣散費。她指公開事件是擔心有人挾帶私逃,再用相同手法向其他人下手。



《蘋果》根據公司註冊處的資料,致電李小姐求證事件,她回應稱「有啲人喺度搞事,佢用恐嚇嘅行為唔成功,跟住再上庭又唔成功,因為呢件事唔係事實。」她表示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着記者聯絡其律師回應,但記者一直未能聯絡上該名律師。



記者 袁楚雙

攝影 黃耀興、許頌明



3月7日《動腦Q馬拉松》

一日玩11場 全日派22萬

12:30pm-10:30pm

Let's QQQQQQQQQQQ the money!

http://bit.ly/2ICO2Mb





洋名Michelle的李姓女商人,被前僱員、供應商及顧客質疑她利用同情心及信任蓄意詐騙。黃耀興攝 洋名Michelle的李姓女商人,被前僱員、供應商及顧客質疑她利用同情心及信任蓄意詐騙。黃耀興攝
事主稱李(上圖右)在事後一直失蹤。黃耀興攝

事主稱李(上圖右)在事後一直失蹤。黃耀興攝
美容院供應商吳小姐質疑李家底豐厚,「點解唔還錢畀我?」黃耀興攝

美容院供應商吳小姐質疑李家底豐厚,「點解唔還錢畀我?」黃耀興攝
美容院顧客劉女士被欠逾萬元服務。黃耀興攝

美容院顧客劉女士被欠逾萬元服務。黃耀興攝
(左起)美容院總經理金小姐、中介人張小姐。黃耀興攝

(左起)美容院總經理金小姐、中介人張小姐。黃耀興攝
供應商指錯信李姓商人已入數,匆匆助她由歐洲訂好美容儀器送港,未料對方款項未付已經挾帶私逃。黃耀興攝

供應商指錯信李姓商人已入數,匆匆助她由歐洲訂好美容儀器送港,未料對方款項未付已經挾帶私逃。黃耀興攝
涉事的美容院於公司註冊處上顯示仍然註冊,記者到訪美容院時沒有營業。許頌明攝

涉事的美容院於公司註冊處上顯示仍然註冊,記者到訪美容院時沒有營業。許頌明攝
涉事美容院外被人貼有小額錢債審裁處的追討文件,但被人撕去。許頌明攝

涉事美容院外被人貼有小額錢債審裁處的追討文件,但被人撕去。許頌明攝
該位於粉嶺的美容院,門外裝上三個閉路電視。許頌明攝

該位於粉嶺的美容院,門外裝上三個閉路電視。許頌明攝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