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4年4月3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6] 媽媽去哪兒 張慧儀 張慧儀,M1,




豪語錄

媽媽去哪兒 張慧儀

攝影師預備了歐陸古堡式布景,服裝指導帶來一襲緊身晚裝,張慧儀深深吸一口氣,穿上,彷彿回到十年前還在扮演性感尤物的光景。

只是,影樓位於堆填區,不在英國湖區,或法國南部。布景固然是淘寶回來的貨色,數百人民幣,脫下戲服,張慧儀也會回到深水埗的新鋪兜售廉價雜貨。馬來西亞怡保果園長大,一個人飛來香港打拼,疲倦時不過想找個歸宿,結果給未婚夫虐打。自尊心太強,她介懷得一個人逃亡到陌生的北京。兜了一個圈,今日,什麼身段也放得下。「說到底,咪又係人一個?」

收養了患有心臟病的兒子,這些年來,張慧儀依舊穿州過省。兩個人。

由怡保到香港

做人,有時選擇錯誤,有時選擇正確,最重要有勇氣去嘗試。

張慧儀在馬來西亞山城怡保長大,五兄弟姊妹,排行第二。家族從事果園生意,她卻不愛流連於榴槤間,一心想過香港做明星。

「馬來西亞沒有娛樂事業,要去,當然去最燦爛的地方。十三歲,便瞞著家人參加什麼妙齡公主選美。不求贏,只為累積經驗。」張慧儀說,一切目標為本。

父母見女兒決心驚人,反對無用,不如全力支持。香港的無綫電視舉辦華裔小姐,自小煲香港小姐、亞洲小姐的果園千金,立即行動。「想入香港娛樂圈,除了選美,還有什麼途徑?我用兩年時間裝備自己,明知不可能出現第二次機會,我要一矢中的。」

選美場敗給鍾麗緹,張慧儀贏在一口流利粵語。簽約電視台,拍攝《真情》,曾經創下收視紀錄。她跑去拍《強姦 3》。「人望高處,個個巨星也是從電視台走入大銀幕,第一次有機會做女主角,演出再大膽,我也一定做。

「既然氣質與線路也適合行性感,何樂而不為?難道人人也只可以當個乖乖女?後生時有條件,應該要勇於嘗試。」

性感女神是不應該談婚論嫁的,她卻勇於嘗試。

由香港到北京

「我一個人,由怡保來到香港,算做到有點成績。我對自己說,以後,要我一個人再去另一個地方,也不會害怕。哈哈,一語成讖。」

有段時間,張慧儀瘋狂迷上拉丁舞,因此結識舞蹈導師霍紹裘。打得火熱之際,竟然傳出婚訊。「一時浪漫會蒙蔽一個人的眼光。我也搞不清究竟是否因為對拉丁舞熱情才衝入去。其實,跟他大打出手前,已經發現對方有問題,私底下攤了牌,講清楚不會下嫁。

「煩惱在不懂得如何向公眾交代。」交代?觀眾只會當成趣事一則,有什麼需要交代?「對,當時人人也向我說沒有什麼大不了,一宗娛樂新聞,不消一星期便沒有人再談論。

「是我在工作上有少少成績便過分自我膨脹。行出街,只要見到有人交頭接耳,就以為全部人也在嘲笑自己。最大打擊是覺得整件事很醜怪,自己的選擇竟然錯到這樣子。」

人人勸她擇偶要審慎,她當耳邊風。任性的人繼續任性,今次的衝動是決定隻身飛往北京避世。「我坐在飛機時,很感觸:『十年時間,打回原形。』不過,我一定要走;留在香港,我怕自己會崩潰。」

最右的是張慧儀,一九九三年華姐,波點一件頭泳裝。

《真情》,一個角色死了,可以再扮演另一角色接力。

「是王晶發掘出我性感的一面。」

由北京到廣西

到達北京,本以為是休養生息,說不定更可借勢開拓當時正在冒起的大陸市場。連一個朋友也沒有,也未免太困難了。

「慢慢,我發覺自己連心力也失去。做這一行,需要拼搏精神;初到香港時,我好有火,不知不覺間,消失了。」

她大可選擇返回怡保老家,但心魔未消,如何面對家人朋友?回香港安安分分做個電視台小職員?「或者是自尊心太重,始終覺得要有點成績才有顏面見鄉親父老。」

總要生活。在北京的壞處是沒有知名度,好處也是。張慧儀從老家引入熱帶生果果醬,打算在北京售賣。北京人根本不知道果醬是什麼東西。「市場上沒有出現過,即是有一半機會成功。未試過,我不會心息。」

她帶著六瓶樣本,在不同超市抄低不同傾銷商的聯絡電話號碼。「試過無數次被超市職員趕走。」拿著辛苦得來的號碼,逐個打,大部分一聽見果醬二字便掛線。「拍了幾十次門,才成功找到一間肯合作。」

北京市民結果也沒有愛上果醬。生意不算成功的張慧儀,沒有投靠富商,反而收養了一個患有先天心臟病的兒子。「我自己也解釋不到。

「就不過是去福利院當當義工,帶了其中一個孤兒出去食雪糕。他突然叫了一句:『媽!』嘩!我的血好像由腳底衝上頭,母性火速氾濫,覺得一定要帶這個兒子回家。」

小孤兒四個月大時做過手術,昏迷九個星期,腦部曾經缺氧,導致腎、肝腫脹,缺乏說話功能,小肌肉發育也受影響。當時正預備收養他的美國家庭見狀放棄,造就張慧儀有機會當上母親。

「福利院院長本來反對我的申請,我要每日到福利院服務,做足三星期,事情才出現轉機。你們說我偉大,醫療開支的確是很沉重的負擔,帶他入讀國際學校也學費高昂。我卻從來相信是他幫了我,不是我救了他。

「沒有這份責任,我怎會有決心離開北京?」北京的生意額不足夠,輾輾轉轉,張慧儀終於在廣西建立起屬於自己的網絡。

她說,這是上帝贈送的一份禮物。

「電視台日以繼夜工作太辛苦,好容易令人想結婚。」可惜與霍紹裘還是不歡而散。

在北京收養的養子。

最新動態,以最平實的裝扮,親自於深水埗售貨。

由廣西到香港

只要有商機,自然應該努力發展。

張慧儀從來沒有改變過,總是一意孤行,想要做到的,一定要做到。

想當明星,便不怕離鄉別井;想結婚,便不怕犧牲事業;想有個兒子,便不怕背負一生重擔。「初到廣西,的確很艱難,人生路不熟,又帶住個仔。好在有些少做生意的經驗,不再專注於果醬上啦,大包圍,食品、甜品、男人用的、小孩用的,什麼都代理。」

本來定居廣西,今趟回港只為客串一下電視劇,順道替從未來港的兒子辦點手續,但眼見兒子入讀香港的國際學校後,成績突飛猛進,決定留低。「我是生意人,既然留低,只要有商機,自然應該努力發展。」她也再不怕閒言閒語,走入深水埗開鋪,行市井路線。

即使,重新站在鎂光燈下,擺甫士、微笑,駕輕就熟,一切好像沒有改變。「改變了,心態上改變了。不再衝動。

「做人,有時選擇錯誤,有時選擇正確,最重要有勇氣去嘗試。敢嘗試,總會有得著。」

張慧儀說,她一早走出陰霾,從來沒有抗拒投入下一次感情。可惜,以往重視的浪漫和激情,早已不再,她今日比較著重價值觀是否相近。「至少,可以一起行到最尾的人,一定要接受到我的小朋友。

「雖然,接受不來,也不代表對方做錯。」

有什麼好後悔

「白白浪費了黃金十年,後悔嗎?」我問。

「能夠來到香港實現兒時夢想,我很幸運。怪只怪我無法駕馭事業上的成功,是我一手毀了自己。

「又有什麼好後悔?有危才有機,沒有當日的決定,也不會帶來今日的我。」她答。

其實,真有什麼好後悔呢?如果張慧儀沒走,死守香港電視台,今日,她可能去了新東家拍下一大堆永遠不見天日的佳作,也有可能扮演一時意氣便從大廈天台跳遠到月球的香港警察。香港曾經是其他地方其他孩童的夢想。曾經是。

說後悔的,應該是一個個沒有好好在建造業訓練局學一門手藝還以為明天會變好的傻瓜。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