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4年4月17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8] 趙國雄女兒 操刀殺德怡 M1,




三歲孩子也上街,爭取在自己的校園繼續上課,他們在現實中學習到什麼叫寸金尺土。

新聞追擊

趙國雄女兒 操刀殺德怡

麥兜就讀的春田花花幼稚園因市區重建結業,現實中的天水圍德怡幼稚園則被業主加租逼遷。

「李嘉誠爺爺,我哋要讀書,幫嚇我哋啦,唔好趕絕我哋啦。」上週六烈日當空,近千名天水圍德怡師生及家長在中環長江中心總部外集會喊口號,兩歲多的小人兒也要上街抗議地產霸權。

本刊發現,德怡九三年以每月十八萬元租用校舍,跟業主一直相安無事。直至去年,長實將嘉湖銀座商場、幼稚園等地方賣給置富產業信託。

新業主新作風,德怡租金由廿六萬五千加至四十六萬五千,出價仍未能高於另一幼稚園英藝,不獲續約。幕後操刀的是人稱「 Mall後」、長實樓神趙國雄的女兒趙宇。

上週六的長實總部外恍如鬧市,老師、父母帶著一群穿著整齊運動服的幼稚園生,浩浩蕩蕩從天水圍而來。別以為孩子忍受不了猛烈陽光,他們在地蓆中自得其樂唱兒歌、畫公仔,好像將課室搬到戶外而已。別以為孩子只懂跟大人喊口號,他們比大家更清楚守護的是什麼。

「自從德怡話經營唔到,我個女每日未夠鐘就起身講:『我要返德怡』。」蕭先生說,女兒只有兩歲半,讀學前班,父母、公公婆婆為了小女孩的學位,一同到中環集會。郭先生的三歲女兒則上 K1班:「『雖然我細個,我都會保護學校。』我估唔到佢識得咁講。」他稱:「以前唔覺得呢樣嘢喺香港發生,教育係為咗年幼一代,係唔會去爭去搶,今天突然發生到咁……今次先例一開,其他學校幼稚園都會發生,咁整個社會唔係淨係錢掛帥㗎嘛。」

面臨加租被逼遷的德怡,租約至今年八月三十一日屆滿,受影響涉及五百多名學生,半數是現屆學生,另一半是下學年新生。參加示威的家長稱未找到新學校,也不會考慮搶走德怡校舍的英藝,「如果佢(英藝)處理間學校係咁處理,俾人覺得佢掠奪咗間學校,甚至乎啲學生,我唔會揀一間咁嘅理念嘅學校。」郭先生說。

去年十月置富產業信託收購嘉湖銀座物業後,隨即向渣打按揭貸款 23.4億元。文件由趙宇 Chiu Yu Justina簽名。

置富入主狂加租金

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位於嘉湖山莊賞湖居的德怡幼稚園,九三年跟天水圍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租約,租期四年,首兩年租金十六萬元,隨後加至十八萬元。九七年以後的租約未有上載,不過,從德怡去年繳交的二十六萬五千租金推斷,二十年來加租只是八萬五千,加幅有限。

不過,德怡今年一月洽談新租約時,新業主置富產業信託要求大幅加租,德怡提出加租至三十三萬五千,但大業主嫌低,遂接洽其他幼稚園。直至三月初,德怡再提出四十六萬五千,但置富指仍跟對手出價相差兩成,最終置富拍板把校舍轉租英藝幼稚園。

本刊發現,大業主如此瘋狂加租,與新上台的置富產業信託有關。德怡幼稚園及附近的嘉湖銀座商場,原本由長實興建及管理,直至去年十月,長實宣布將商場及五間幼稚園等出租地方,以五十八億四千九百萬賣給置富。置富正式購入上述物業後,隨即將物業向渣打銀行按揭二十三億四千萬。按揭文件由置富的董事兼副行政總裁趙宇、投資及投資者關係部董事孔元真簽署。趙宇正是長實樓神趙國雄的長女。

趙宇(左)步父親趙國雄後塵從事地產,成為置富產業信託副行政總裁。兩人的英文名字也相似,父親叫 Justin,女兒叫 Justina。

德怡幼稚園不獲續租

趙宇打骰 狂谷收入

天水圍德怡幼稚園師生連日來爭取延長租約,校門也貼有標語。

三十三歲的趙宇有「 Mall後」稱號。年紀輕輕成為置富副行政總裁,全賴父親這個大靠山。○二年她已加入置富,重新打造買入的商場,並邀請演藝界人士演出,提高人氣。

置富背後全靠長實。跟其他地產公司比較,長實一直未有特別專注搞旺商場。在發展商做租務工作的業界人士稱:「誠哥嫌搞商場嘅資金流轉慢,從地產角度,當然想快啲回水。」超人愛將趙國雄主攻置富產業,長實將旗下商場賣給置富,由置富打理。長實左手賣資產套現,右手則持有置富的基金單位,連同和黃所持的單位,李氏合共持有 28.16%,影響力依然存在。現時置富管理的十七個商場,全是長實出售的商場物業。

長實去年出售資產後,置富立即將嘉湖銀座改名為置富嘉湖,並升格為旗艦商場之一。雖然置富與長實關係密切,兩者風格卻截然不同。熟悉長實租務的業界人士稱:「長實啲人傾加租時,唔會劏你一頸血,但求交到貨,而長實啲場亦唔會租俾波樓之類,唔想惹麻煩。

德怡幼稚園校長陳玉珊是三孩之母,年齡由十歲至十四歲,早已脫離幼稚園階段,但陳校長十分愛護幼稚園學生,希望找到合適校園繼續經營。

「德怡幼稚園咁多年來都係加咗八萬幾,一來幼稚園嘅租金唔可以用市價計算,你租出去做零售梗係價好啲,但長實起嘉湖時,地契規定某啲用地要限作幼稚園,所以長實想加租或改租俾其他客,都只能搵番幼稚園。」該業界人士稱,隨著雙非兒童增加,幼稚園學位緊張,收入水漲船高,新業主正是看準這點,大幅加租。加上斥巨資收購嘉湖,截至今年一月,負債率由原本 20.9%,升至 32.7%,置富更急於增加收入。

德怡的家長郭先生認為,業主加租無可厚非,但大業主理應關顧老租客,「如果你要繼續經營,你係咪優先,咁租一定加。如果辦學團體覺得唔得,咁可以同家長商量係咪要加學費,以便繼續營運。今次完全唔係咁做,令人失望。今次先例一開,其他學校幼稚園都會發生。」

德怡校監投資地產

面臨逼遷的德怡幼稚園,由德寶教育機構創辦,該機構一九七八年創辦,現時旗下有二十五間幼稚園及國際幼兒學校,分別設於將軍澳、大埔、黃埔花園,深圳也有學校,德怡的半日制學費由二千四百元起。校監勞慕雯名下有四間教育機構,與陳漢彬一同開設。陳漢彬九十年代活躍物業投資,投資物業的公司,勞慕雯也擔任董事。不過,德怡事件持續升溫,家長師生到長實總部示威,勞校監未見蹤影,老師表示校監正積極尋找其他地方,繼續營運幼稚園。

全港現時有九百多間幼稚園,業界指三分一在私營屋苑經營,他們擔心加租潮下,德怡倒下了,還可能有更多間德怡出現。

同區的英藝幼稚園以高價租到對手德怡的校舍,不過部分家長不滿英藝搶奪校舍,未打算安排子女轉到英藝。

置富產業架構圖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