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69] 文豪語錄 周柏豪 柏豪,周柏豪,M1,




豪語錄

文豪語錄 周柏豪

「今天不小心把心愛的水杯打碎了

事後我用了十五分鐘去細心欣賞

發現打碎了的玻璃碎

竟然比起平日那個形態更美

然後我再用了十分鐘去打掃地方

再為其拍照

這短短的三十分鐘

算是今天我思緒最安穩的時間

打碎了的水杯

是我今天看過最美好的東西

而那水杯著地的那一聲

是聽過最美好的聲音

原來人生覺得最爛的事情

也未必是最糟

因為最糟的

可能一直就在眼前而未曾發現

又或者根本就是自己

我想我找到了答案」

周柏豪  01/2012

如果,以上文字是中學作文堂的功課,老師大概可以叫個學生出來辱罵;如果,以上文字是「豪語錄」的文章,撰文的記者應該要被解僱。

不過,這段文字是一個唱歌的作曲的演戲的賣衫的打籃球的 sell靚仔的,在自己的社交網站戶口發放的,你有什麼好投訴?

周柏豪又沒有張開血盆大口運用利齒咬穿他人的肩膊。

靠寫字維生的人可能最想不用寫字,自言文筆差的人偏偏喜歡舞文弄墨。

自此被譏為「大文豪」的周柏豪,這天笑一笑。

「你 like又好, dislike又好,好過無人理我。」

周柏豪當不成作家,卻大有潛力從事市場推廣。

呃 like

蘇亞雷斯在球賽進行中用口咬人,需要用心理學來分析。我更有興趣分析一下周柏豪三番四次發表「潮文」換來被惡搞被嘲笑依然不離不棄的背後動機。

壹:覺得自己的中文造詣很高?

周:我不是自以為文筆好,也沒有看過很多書,我只是用我喜歡的方法表達自己。

未入行,我已經愛在網誌放相,相片旁通常加多一段文字解說。點解鍾意?無得解。總之我無刻意討好任何人,也不是刻意反叛,你不喜歡我寫,我偏要寫。

我寫,只不過是單純地為了自己開心和舒服。

壹:你寫得好扮嘢。

周:我的確不喜歡將自己的想法寫得好白,我喜歡將一些普通的事情包裝到好似好神秘。

重點在,我寫出來,根本不是給別人閱讀;發放出去,不是希望大家看得明白。我為自己的生活和回憶留點記錄,有什麼錯?

我知,放一張相,寫幾隻字,有萬幾個 like。你當然認為係呃 like,呃 like就係扮嘢,扮嘢就乞你憎。這一點,我很明白。

壹:介意被嘲笑嗎?

周:一開始的時候,我有在意,逐段留言看得仔細。有檢討過是否自己在幕前做錯了什麼,令有班人不太喜歡。

我是人,我有情緒,當然有憤怒過。我知道在網上留言完全不用負責任,你都要過到自己一關吧。原來真係過到。

我甚至想過逐條留言去回覆,再發動歌迷去對罵,搞大件事。我天蠍座,天蠍座的人記仇。換了在以前,如果我俾人鬧,我一定會平反,甚至反擊。現在,會忍耐。忍耐已經變成習慣,然後,慢慢開始覺得被批評也無所謂。只要自己不介意,你便無論如何也無法攻擊到我。

要無所謂,因為,我選擇了加入這一行。

周柏豪女友,圈外人,關係接近六年,算很長很長。

年初頒獎禮,即興地向女友說我愛你。擁抱鄭裕玲不怕被誤會。

Make Noise

周柏豪說,身為一個藝人,就要有份勇氣,或智慧,去接受來自四方八面的攻擊。就似一個運動員,無得埋怨身體疲倦。

因為,這是必然的,避無可避。

「點避?就算我收埋自己,新聞和消息都會自動出現,根本無必要作出任何改變。」

既然表達得隱隱晦晦故弄玄虛容易惹來批評,以後咪畫公仔畫出腸囉。「寫得白,即係寫得長,一樣會有人話我文筆差啦。」

還是,根本被批評的本身已經是一項目標。周柏豪最近看過新進組合拾音社的第一個 MV,人人看完也鬧爆騎呢的那一個。然後,他瀏覽過他們的一段訪問,拾音社幾位成員在琴行自彈自唱,技驚四座。「嘩,原來他們好犀利,立即入曬腦。

「 Marketing最重要, make noise最重要。如果,拾音社一開始以正正常常的姿態出現,我一定唔會睇。係要將出品拉到好極端,搞到人人都 dislike,才 draw到 attention,才有機會話俾全世界知自己有幾勁。

「坦白講,我都做過不少怪事去呃 like。我享受做些奇事怪事,要大家意想不到,然後搏到嘩一聲。

「藝人呀,工作性質就是表現自己。偶像派時時刻刻扮到最靚;實力派就一出場立即盡情 show off。所謂的表現, 90%就是扮嘢。只不過,扮得太久,會連本來裝扮的部分也變成屬於自己的真實。」

變態

扮得太久,會連本來裝扮的部分也變成屬於自己的真實。

周柏豪坦承喜歡出人意表。最近的一次,在年初頒獎禮,突然發表愛的宣言。

一直緋聞纏身,藉此機會為自己洗一洗底,不失為聰明的策略。「即興的,事先無得到任何人的批准,也沒有跟任何人討論過。只不過上到台要找些說話發表一下,就趁機會多謝在生命中對我非常重要的人。」

周柏豪的父母婚後多年依然相親相愛,做兒子的,視之為榜樣。「我是一個傳統的老土人,會結婚會生仔,會想將最好的東西留給身邊伴侶和下一代。」

唔係啩?周先生,咪講笑啦,緋聞女友九千幾個,諗結婚諗生仔?「緋聞、形象,是大家對我的睇法,實際上是另一回事。站在我個人立場,大家說我花心,我當然覺得是誤解。我肯定。」

原來是癡心情長劍,失敬失敬。「我跟你一樣,做男人,當然有很多顧慮。世界有很多引誘,我同意,但我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生活。有一定能力之後,我會希望可以慢下來,跟我愛的人一齊。我不想到五、六十歲還要擔心後面是否有人跟住自己。」

所以,周柏豪不介意公開有個女朋友,不怕粉絲們不高興。用了幾年時間學習,終於明白最緊要的不過是當下寫意。

「我很變態。以今時今日的情況,以我的地位,我好喜歡別人討論自己。只要不會過分影響身邊的人,適可而止,能夠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我簡直可以用歡迎來形容。」

要周柏豪寫出來,他可能又會整色整水曖曖昧昧一番,以為咁樣先有型。由我寫出來的話,很淺白,周柏豪就是相當留心市場需要又不會被身段問題困擾的香港叻仔,清楚遊戲規則,明買明賣,根本完全唔扮嘢。

做小醜不可憐,如果做完小醜後對世界對自身也有幫助。可憐是做完小醜後,彷彿跟未做之前毫無分別。

解謎時間

周柏豪寫的文字,係咪真係難以理解?

係。因為我蠢。

Facebook不同日記,放了東西上去,就有準備要跟人分享。今日,周柏豪口述,我代筆解釋一次,希望大家理解。

「婆婆身體有毛病,很嚴重,我很難受。我不小心摔破了水杯,換了在平常日子,我已經爆粗爆到上天花板。今日,我沒有,因為當我用吸塵機吸走地面上玻璃碎時,頓悟,人生中,很多你以為無比巨大的慘事,其實,相對於至親的生老病死,只不過很細很細,細到根本不值得為此而牽動任何情緒。

「我只是恐懼。我很關心婆婆,我很愛婆婆。」

我寫完了。是不是容易理解一點?是不是也沉悶一點,笨拙一點?

娛樂性具話題才是大方向。蘇亞雷斯咬人也有其道理。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