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重建洗衣街用地 潮聯小巴被搬竇 [壹週刊 - 1360] __,M1,

重建洗衣街政府用地嘅初步研究報告,建議將地皮改建為商業用途,仲會有兩層公共運輸交匯處,一層俾過境巴士,另一層俾小巴做站頭。(莫智謙攝)眾人諸事重建洗衣街用地 潮聯小巴被搬竇潮聯小巴喺旺角通菜街一直違法霸佔幾條行車線,但政府一直無力執法。示威者佔領旺角期間,潮聯更加惡人先告狀,入稟要求清場。兩年過去,通菜街交通擠塞仍然好嚴重,但近日情況可能露出曙光。潮聯小巴一直霸住通菜街幾條行車線,政府執法不力,索 ...


重建洗衣街政府用地嘅初步研究報告,建議將地皮改建為商業用途,仲會有兩層公共運輸交匯處,一層俾過境巴士,另一層俾小巴做站頭。(莫智謙攝)

眾人諸事

重建洗衣街用地 潮聯小巴被搬竇

潮聯小巴喺旺角通菜街一直違法霸佔幾條行車線,但政府一直無力執法。示威者佔領旺角期間,潮聯更加惡人先告狀,入稟要求清場。兩年過去,通菜街交通擠塞仍然好嚴重,但近日情況可能露出曙光。

潮聯小巴一直霸住通菜街幾條行車線,政府執法不力,索性想將小巴站搬入公共運輸交匯處。《蘋果日報》圖片

事緣規劃署去年初委託顧問,研究旺角洗衣街政府用地(食環署辦事處暨車房、水務署辦事處、聯運街停車場)重建,研究報告建議呢塊地皮可作商業發展,仲會有兩層公共運輸交匯處,其中一層做小巴站,提供六十幾個車位,將旺角道與亞皆老街之間一段通菜街及花園街,以及花園街同洗衣街之間一段快富街嘅小巴站搬入去。

睇番地圖,位於通菜街嘅潮聯小巴站都納入搬遷範圍,政府唔使再為無力執法而頭痕。民主黨油尖旺社區主任李偉峰話,潮聯死都霸住通菜街,就係因為嗰度生意好,依家要調佢走,乘客要行多兩個街口先有小巴搭,潮聯怕影響生意又未必肯。唔知政府仲有乜嘢招數氹潮聯搬竇呢?

拆 Alleyway塗鴉牆 建自由行購物城

洗衣街地皮改建商業用途後,呢類窄巷唔會再有,咁有社區特色嘅塗鴉都會消失。(莫智謙攝)

旺角洗衣街政府用地重建,新建嘅幾幢樓分分鐘變成自由行購物城。皆因研究報告亦指出,除咗小巴站之外,另一層公共運輸交匯處將會俾過境巴士使用,提供約二十個上落客位,預計可以遷移現時太子同旺角過境巴士站。

其實,○九年政府提議重建,最初想將地皮變成政府及社區設施、公共運輸交匯處、公共休憩空間,但研究後認為地皮較適合改為商業發展,依家除咗興建長者中心、青少年中心、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外,其餘都係做一色一樣嘅寫字樓、酒店、餐飲零售服務。

重建計劃自然影響街坊,除咗令旺角進一步被自由行旅客攻佔之外,富有本土特色嘅塗鴉窄巷亦會被剷平,包括一條喺地圖冇名冇姓嘅小巷,呢條小巷原來喺外地藝術圈薄有名氣,叫作 Mong Kok Alleyway,除咗本地塗鴉愛好者,唔少外國藝術家都會嚟香港即席創作。

中聯辦芝麻官 借閱康文署洗腦書?

康文署肆無忌憚做政治審查,本刊上期「封面故事」揭發六十八間公共圖書館,○六年起購入六十萬本簡體字書籍,當中唔少仲係「洗腦」書,本刊喺搜集資料過程有意外收穫,發現疑有中聯辦芝麻官係呢啲「洗腦」書嘅讀者,或者張卡片俾人當書籤。

話說本刊記者從中央圖書館借入一本由國務院港澳辦香港社會文化司編著、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出版嘅《香港問題讀本》,書中第八十至八十一頁之間發現一張屬「王大為」嘅卡片,卡片資料顯示,王職銜為「中聯辦信息諮詢室處長」。

王大為卡片停留嘅頁面,係關於香港前途談判同《中英聯合聲明》嘅簽署,講到鄧小平同戴卓爾夫人北京見面嘅情況。網上資料顯示,中聯辦現時嘅資訊諮詢室處長係常春雨,王大為就喺○八年前後做呢個位,所以佢應該係「前度」。

再睇番本書,原來係回歸前九七年六月出版,當年定價十四蚊人仔,但三聯書局以港幣五十五蚊出售,食水都幾深。

本刊記者曾經按卡片上的電話號碼,致電王處長問佢點解借書,可惜手提電話一直「無法接通」,辦公室電話亦冇人聽。

《香港問題讀本》由中共中央黨校出版,但本書寫於回歸前,入面提及嘅香港問題肯肯定已經過時。

王大為(中)○八年曾現身中聯辦新春酒會,同中國人民大學香港校友會成員敍舊。(網上圖片)

長毛閉關 修訂抗爭傳記

一眾社民連成員及長毛好友上週五提早為長毛慶祝六十大壽,長毛把口話唔想慶祝生日,但一直笑到見牙唔見眼,就知佢甜到入心。(莫智謙攝)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本週日六十大壽,一班社民連成員同長毛嘅朋友,一年幾前秘密籌備《我反抗故我在》一書,記錄過去廿幾年有關長毛嘅重大案件,包括司法覆核案,又訪問多名法律界、政治界及學術界名人,撰寫佢哋對長毛嘅印象同感受。依家抗爭手法唔再和理非,但唔等於可以抹殺長毛過去咁多年為公義嘅抗爭,呢本書正正係一個寫實嘅記錄,五月會正式出版。

長毛嘅生日禮物《我反抗故我在》,記錄長毛廿幾年嘅抗爭史,五月正式出版。

長毛話依家校對緊《我反抗故我在》,因為發現本書有少少錯字,而且想就一啲案件加番啲補充,「因為有啲嘢係我先知」,例如自辯講過乜,同埋想加番啲刑事案,「比較多係民事案,即係我挑戰政府,刑事案係我冇得揀,俾人拉,但都係司法抗爭嘅一部分。」不過佢話要再同負責呢本書嘅人傾吓先。

撰文:巫不言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