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籌旗 2億走數 追擊咖啡兄弟 [壹週刊 - 1359] M1,

趙公允(左)和趙公亮兩兄弟,因為智能咖啡機概念而成為科技界紅人,並成為億萬富翁,但因為遲遲未能交貨,引來大批網民圍插,捲起一場咖啡機風波。壹號專題籌旗2億走數 追擊咖啡兄弟當下流行的網上籌旗(Kickstarter),即提供一個概念,網民認為可行就夾錢給你,然後由你去實現計劃,再把產品落實交給付款的網民。無論你的概念如何新穎、如何古怪、如何天方夜譚,只要網民相信,就算大家互不相識,也會夾錢幫助研發 ...


趙公允(左)和趙公亮兩兄弟,因為智能咖啡機概念而成為科技界紅人,並成為億萬富翁,但因為遲遲未能交貨,引來大批網民圍插,捲起一場咖啡機風波。

壹號專題

籌旗 2億走數 追擊咖啡兄弟

當下流行的網上籌旗( Kickstarter),即提供一個概念,網民認為可行就夾錢給你,然後由你去實現計劃,再把產品落實交給付款的網民。

無論你的概念如何新穎、如何古怪、如何天方夜譚,只要網民相信,就算大家互不相識,也會夾錢幫助研發。例如一把聲稱可預測天氣的雨傘,也可籌旗幾十萬,有人相信並付上真金白銀。

趙公允和趙公亮兩兄弟,早前便想出個概念,利用手機 app控制咖啡機,可以憑喜好或不同咖啡大師手勢,沖調出千變萬化的咖啡,包括不同咖啡豆和用戶個人喜好,調校水溫、水壓,以及咖啡的甜度和奶量等,杯杯可以不同。

概念大受歡迎,不單從 Kickstarter成功集資六百五十多萬港元,還被財爺曾俊華力讚其創新,去年還贏得政府舉辦的科技比賽大獎,由陳茂波頒獎,有名自然有利,咖啡機首輪訂單全球賣出三萬部,進賬一千五百萬美元,又有著名投資公司泵水一千萬美元入股。短短年多時間,尚未生產,就已能夠「空手套白刃」籌旗接近兩億港元。

產品本來預算去年十月交貨,結果?兩兄弟走數。

本月初他們終於舉行記者會,但到場記者不能試飲,部機又和設計原圖不同,甚至有人質疑有人躲在機內沖咖啡。趙氏兄弟宣布要四個月後才有貨交,出貨日期一拖再拖,惹來大批網民開火炮轟,狂鬧他們走數,是騙子。

本刊直踩上公司訪問了趙氏兄弟,他們亦不甘被指責,逐個問題作出反駁,與批評他們的網民開火互片。

概念咖啡機能夠爆紅,吸引如此多人夾錢投資,首先要多謝政府頒個獎。

去年由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創科局前身)舉辦,「 2015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大賽,共頒發十個類別大獎。其中趙公允( Nelson)和趙公亮( Benson)兩兄弟所研發的智能咖啡機項目,不但獲得「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大獎」,更被選為全場最高榮譽的「全年大獎」。

三十七歲的 Nelson和三十歲的 Benson,三年前帶着一百五十萬港元,從加拿大回流香港研發咖啡機。一四年尾時,他們在外國 Kickstarter(眾籌網),成功集資八十四萬多美元(約六百五十多萬港元),創下港人紀錄,因而為人熟悉。

豬籠入水二億

其後兩人向政府申請 Micro Finance Scheme的三十萬元貸款,被抽中跟財爺曾俊華飯聚。而財爺在去年的財政預算案大會上,亦公開力讚這對兄弟。加上又贏得科技界大獎,更加豬籠入水,全球接了三萬部咖啡機訂單(每部五百美元),進賬一千五百萬美元,而內地著名投資公司 IDG資本,亦向他們的公司 Arist Home Ltd.注資一千萬美元,購入約 15%股份。

短短年多時間,他們集資約二億港元,連南韓大型連鎖咖啡店 TOM N TOMS(全球約有八百間分店),未來首間香港分店,也打算引入兩部他們的商業版咖啡機。趙氏兄弟一下子成為初創界紅人,他們在科學園的檔口,亦由最初的 open office得兩張寫字枱,「暴發」升級到五千多呎的辦公室,女職員更招積到以「電動車」在公司內穿梭,夠寸!

不過,間公司雖然 Cyber,但主體業務咖啡機仍然放在空中樓閣,引來外界對兩人產生很大質疑。根據原本計劃,他們本應在去年十月,先向二千五百名 backer(眾籌網支持者)寄出咖啡機,結果甩底。

本月八日,他們在科學園舉行記者會。外界以為出貨有期,怎料又要四個月後。出貨日期一拖再拖,惹來大批網民猛烈批評,狂鬧他們走數,甚至是騙子。加上在記者會上所展示的咖啡機,功能又少了許多,體積又好像大了,價錢又貴了,甚至有人懷疑是咖啡師躲在枱下沖咖啡呃人,總之被轟貨不對辦,紅爆網絡。

這場咖啡機風暴,愈炒愈烈。歸納了外間種種質疑,本刊直踩上趙氏兄弟辦公室,他們亦逐個問題作出反駁,與批評他們的網民開火互片,並拍下影片「立此為據」,聲稱一定有貨交。

記者會後,有網民在網上出圖,標明趙氏兄弟的咖啡機沒有了哪些原有的功能,但趙公允解釋只是網民誤解,所有功能仍然存在。

由於咖啡機遲遲未能完成生產,有網媒直斥趙氏兄弟是「港人 Startup之恥」,亦有網民罵他們是老千。

被大批記者連番質疑有關咖啡機的問題,台上的 Benson(左)和 Nelson表現得一臉無奈。

壹:記者 趙:趙氏兄弟

壹:點先,記者會亮相部咖啡機,為何與眾籌網上的原圖截然不同?

趙:「在 Kickstarter那幅圖是屬於家用版,而記者會推出那一部是專業版,所以兩者外形不一樣。」 Nelson又說,總共會推出家用、專業和商用三個版本,每部外形和體積也不同。

壹:早前要求退款的 backer說,追討多時亦都收唔到錢,你又點解釋先?

趙:「其實早前已將要求退款的 backer名單在網上公開,亦已看過是否有遺漏,我看不到有 backer退不到款。」 Nelson承認,二千五百名 backer中,有五十八人要求退款,但記者會後減至三十二人,涉款約五千美元,即有二十六人選擇繼續相信他們。

壹:點解冇奶樽,專業版(咖啡師使用)和家用版,是否都要自己加奶咁 low tech?

趙:「專業版是要人手加奶,因為咖啡師會要求多點控制,令精準度高一點。而家用版會有人手加奶和自動加奶兩種選擇,因為家用版是給一家人用,不是給一個人用,而各人會飲不同種類的奶。」

壹:曾經說上年十月一定出到機,等足半年先出這個閹割版 demo。如果四個月後又出不了貨,又點樣說服 backer先?

趙:「這部絕對不是閹割版,功能全部放在 app內,因現在用家的手機 app中,有些功能仍不能調校,就以為我們將某些功能取消了。事實上那些功能仍然保留,不過只是在專業版的手機 app內,所以不是沒有了。」 Benson表示,如四個月後不幸出現問題不能出貨,他們會給 backer選擇退款還是繼續等,「但我認為到時 backer如看到,我們那部機已準備好,我相信他們都會支持我們的。」

兩人因向政府申請 Micro Finance Scheme貸款,被抽中跟財爺曾俊華會面兼合照。

壹:為何記者會上拒絕打開咖啡機蓋給人看?

趙:「因為正申請專利,完成前不可以將設計資料公開。專利一日未成功批出來,公開有如自殺式行為。」

壹:最後出來(家用版)每部賣 899美元,和之前聲稱的 299美元差這麼遠,是否估計錯誤?

趙:「其實 899是成功推出後的零售價, 299是成本價和網上當初籌旗價。在 Kickstarter定的是成本價,將這部機實現推出市場。將來付款就可以買到這部機時,就是 899這個零售價。」 Benson否認食水深,因為成本佔零售價三成是一個標準,相當合理。

壹:有人說你們公司不務正業,用投資者的錢又船 P又搬 office,根本沒有心機工作哦,認同嗎?

趙:「首先開船 P的錢是我自己私人拿出來的,大約四千多元。第二我們很講求團隊精神,可以維繫公司員工士氣,是一種 team building。至於搬辦公室,因為我們愈來愈多人,搬去一個較大的辦公室,很合理的,我覺得這個問題很無聊。」

壹:老老實實,為何遲遲無法出貨?

趙:「因為設計當初無考慮維修問題,後來發現,將來有損壞不可能整部機寄來維修,客戶全世界都有,我們不可能在全球所有國家城市設立維修中心。為方便維修,想了個「模組化」設計,即部機可以局部拆件寄來維修,或者我們只要單向將新的零件寄給用家,他們可以自己在家裡更換。但當我們進行「模組化」設計時,需要的時間增加接近一倍,所以遲了出貨。」

有網民批評他們不務正業,並用支持者的錢搞船 P, Nelson(中)反駁是自己掏腰包搞活動,目的是要提升公司團隊士氣。

壹:有網民覺得你們大話冚大話,無限 loop,成間亞視咁,被封為 IT界司榮彬,對嗎?

趙:「我們沒有大話冚大話,簡單來說,我們有一個專業投資者投資咁多錢。這間投資公司已經有二十多年投資經驗,由她一手湊大的上市公司,超過六十間。她們足足用了四個月時間,有專業的律師團隊,會計師團隊,去翻查我們所有賬目,所有資料,又找來專業工程師去看我們那部機,日日看實,我不相信可以欺騙到這種專業的投資者。」

壹:有人說記者會當天,是有咖啡師藏在枱底沖咖啡來呃人哦!

趙:「那張枱只是單柱式的咖啡枱,無遮無掩,我不知怎可以收藏一個咖啡師。」

概念和現實

趙氏兄弟崇尚自由文化,職員在辦公室不用太拘謹,甚至可以玩俗稱「風火輪」的單輪電動代步車,只要工作時認真便可以。

記者覺得,能夠想到以手機應用程式去操控咖啡機,又可根據不同咖啡豆和用戶個人喜好,調校咖啡的甜度、奶量等,作出專業調整沖咖啡,或直接選擇咖啡師的配方,這個概念的確十分新穎,這也是吸引到眾多投資者的原因。

但概念只是起步,要由雲端落地成功投入生產才算成功。雖然 Nelson堅稱四個月後可以交出二千五百部專業版咖啡機給 backer,但他們另外還接了三萬部家用版訂單,預計本年底交貨。兩人明顯缺乏生產經驗,所以外界懷疑他們能否如期出貨,也是無可厚非。

記者也相信兩兄弟確實想做好這個計劃,因一部機就收幾千元,將來可繼續賺大錢,但有否能力最終落實,則仍相當受人質疑。

曾睡過麥當勞

兩兄弟多年前已移民美加,○三年曾回港發展過一次事業,但不成功甚至淪落到在麥當勞睡覺做「麥難民」,至一三年再回香港,此次以開咖啡店起步,並教人拉花,適逢當時無綫正熱播《貓屎媽媽》,大講沖咖啡拉花秘技,於是他們所開的拉花班大受歡迎,短短一年內已進賬過百萬,這也是他們開始進軍搞 app的資金。

由於知道香港人對咖啡狂熱,也知道不同人有不同口味,市面一般咖啡機只得幾項選擇,於是產生了利用手機控制咖啡機概念,以無窮盡的網上沖咖啡手法,在一部咖啡機實現,結果這個概念使兩兄弟身家暴脹至 2億,並由居住將軍澳,至數月前搬到二千多萬買入的科學園附近豪宅。

網絡籌旗的神話的確使人目眩,發達似乎只是一念之間的事。

不過,他們一日未交貨,這場咖啡機風波也不會平息,仍會繼續在網上發酵。現在下判斷對誰也不公平,四個月後便有分曉,便會知道這個嶄新的智能咖啡機概念,到底是一個創業神話,還是一個收了錢但生產不成的爛尾騙局。

本月初的記者會,模特兒在台上示範用咖啡機沖咖啡時,因用人手加奶,即被外界炮轟,為何這部智能咖啡機不能自動加奶。

兩人在「 2015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大賽中,贏得「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大獎」及「全年大獎」,並由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前排左一)負責頒獎。

黃岳永看完兩人訪問後慨嘆:「籌到幾多錢根本唔重要,最重要係用家用得開唔開心,我好希望年輕人唔好走精面,唔係 PR叻就得!」

(鄭樹清攝)

泡沫咖啡機 疑點一大籮

Nelson及 Benson(左)回港發展後,第一步就在銅鑼灣樓上鋪開 cafe教人拉花,當時更揚言要在港鐵開分店,但 cafe facebook自上年初已無更新,電話亦未能接通。

手機軟件 Innopage創辦人李勁華,在咖啡機發布會後繼續炮轟,指咖啡機閹割了不少曾聲稱有的功能。例如機器可依咖啡豆種類來調校適合的水溫,因應不同用家的口味沖調,並承諾用家可自行微調,但兩兄弟新推出的 app,介面上已沒有這些選項。他怒轟:「若根據以上事實與兩兄弟理論,可以想像其公式回應,不外乎另有新版本會附微調功能等,都是似是而非、無法證實的回應!」

而香港資訊科技商會主席黃岳永( Erwin),見證不少本地 Startup公司成敗,他直言一直留意兩兄弟動向。看過兩兄弟對網友批評的回覆後,他直指:「太極神功。佢哋根本係咁拖時間,你問呢樣佢答嗰樣。講完之後又拖多一個月,全部都唔係正面回答,成件事好唔光明磊落。係唔係一啲講嘢好叻嘅人,氹完人俾錢就得,唔使切實執行?」

獎項評審大耍太極

Nelson現和妻子住在豪宅天賦海灣一個四房全海景單位,他承認是自置物業,但拒絕透露是用誰人名字作登記。

黃岳永另一指控,伸延到由政府策動的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 ICT), ICT是行內最高榮譽之一,去年咖啡機獲得 ICT的全年最佳大獎,即刻飛上枝頭變鳳凰。黃岳永質疑評審過程兒戲:「參賽資格,講到明要出咗實貨起碼三個月,咁大會到底有無 audit過?改變世界(指咖啡機)係好事,但唔係作一個改變世界嘅故事、但係永遠都 ship唔到。」

事實上,去年公布咖啡機得大獎時,即有聲音指,參賽項目必須為已投入市場或已被應用之產品,但咖啡機遲遲仍未推出市面。兩兄弟辯稱於比賽時,已將咖啡機送到部分客人手中,但基於保密原則不可透露客人身份。本刊記者為此找回當年的六位評審追問,意外地眾人都三緘其口。組別首席評審 PLAYNOTE行政總裁容志偉,更對本刊記者指:「成個比賽過程我哋都唔插手,我哋都只係做義工!」另一名不願表明身份的評審就指:「我哋主要睇 software得唔得,究竟個咖啡機 design係咪出咗貨?比賽啲大粒佬話係就係㗎喇,我哋根本無權去 check!」而主辦機構香港互聯網協會,在截稿前未有回覆。

自創眾籌網

究竟這個咖啡機神話能否延續下去,四個月後便有分曉。

本刊亦發現兩兄弟所指申請了的專利,真實性成疑。早前的發布會,兩兄弟指咖啡機在各國申請了十二項專利,其中一項在中國已申請成功。但當記者追問專利屬哪一個範疇,兄弟就稱只記得有一個與水泵的出水機掣有關。本刊翻查國家智慧財產權局,根據趙氏兄弟指出,其專利是用細佬「趙公亮」的名或 Arist Home Ltd.的名稱登記,但兩者皆搜查不到任何相關的結果。至於他們指正在美國申請專利,本刊亦特意用相同關鍵字的英文,搜尋美國專利及商標局,在申請中或已申請的個案中,皆未有任何發現。

趙氏兄弟曾在訪問中,指大哥 Nelson移民加拿大後輟學,留在當地打理家族印刷生意,而細佬 Benson則在美國從事 IT行業,三年前回港一起開咖啡店,但二人皆沒有任何製造咖啡機的背景。之後二人在港成立的 Nbition Development,初期主要從事手機遊戲開發程式,如「麻將之跑馬仔」等。到轉型搞咖啡機,當 backer擔心遲遲未能出貨之時,他們公司的 facebook專頁,卻多次展示「船 P」、「泡泡足球」及出席各大公開活動的相片,令人質疑兩兄弟是否如他們所承諾:「咖啡機正在趕工中。」而他們在 Kickstarter集資成功後,食髓知味,搞起「 KickStartHK」網站,教人如何「善用」 Kickstarter籌集更多金錢。早前於記者會更坦誠抽三成籌得資金作佣金,但之後又指因「賺太少」而轉為義務,十分矛盾。時來運到的兩兄弟,樣樣實行舐到盡。

是真是假,四個月後便會揭曉。

撰文:程志康、梁延宇

攝影:韋平、王晴、金文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