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一個浮誇的 14K喪禮 [壹週刊 - 1359] 14K,M1

扶靈名單全是猛人,包括前「慈雲山十三太保」首領陳慎芝(左一),和14K北角揸弗人炳環(持枴杖者),及九江街肥細等人。人在江湖一個浮誇的14K喪禮鬍鬚勇死後,黑道喪禮搞得好浮誇,現場有DVD派發講述他的一生,靈堂內擺放大電視,播放他生前片段,三隻罕見的孝獅(白色獅子)臥伏靈堂前一整日,幾千江湖中人川流不息。鬍鬚勇上月因癌症病逝,享年六十八歲,香港和內地媒體爭相報導,內地騰訊網播出相關報導,一條片點擊 ...


扶靈名單全是猛人,包括前「慈雲山十三太保」首領陳慎芝(左一),和 14K北角揸弗人炳環(持枴杖者),及九江街肥細等人。

人在江湖

一個浮誇的 14K喪禮

鬍鬚勇死後,黑道喪禮搞得好浮誇,現場有 DVD派發講述他的一生,靈堂內擺放大電視,播放他生前片段,三隻罕見的孝獅(白色獅子)臥伏靈堂前一整日,幾千江湖中人川流不息。

鬍鬚勇上月因癌症病逝,享年六十八歲,香港和內地媒體爭相報導,內地騰訊網播出相關報導,一條片點擊率就近二百萬,可見鬍鬚勇在中港兩地極具人氣。

從某個層面而言,他已不是黑社會人物,而更像演繹黑社會的人物,把黑道種種光怪陸離,以專欄形式介紹,結果瘋魔國內讀者。

當然,國內新聞什麼都封口,唯獨剩下香港黑道秘聞不影響中共政權,還可供讀者過些「爆料」癮,所以一個香港黑道大佬的新聞,也能在大陸爆紅起來。

不過話說回頭,鬍鬚勇的確是一個香港最特別的黑幫人物;前半生是窮兇極惡的黑社會大哥,一班兄弟人人一把老牛(牛肉刀),油尖旺佢話晒事,最近在訪問仲自爆,九十年代掌摑劉嘉玲,但人生最後四年,他竟轉型變成揸筆的專欄作家,閒時作詩抒發情感。

而他最特別之處是,一生人心直口快,靠拳頭打遍江湖幾十年,卻沒有留下太多仇口,因為他說過:「有唔妥就要即刻拆掂,唔好俾對方就咁走。」這一句以記者感受的隱喻就是,傾唔掂就要即刻搞掂佢。

鬍鬚勇代表的也是本土舊江湖,還有個義字,情義可以高於金錢,但隨着他的往生,香港的舊江湖和舊道義,也已煙消雲散。

鬍鬚勇在江湖是惡人,回到家裡抱起貓兒卻變得溫柔,一整天都可逗着貓兒玩。

香煙裊裊,鬍鬚勇的遺照拍攝得非常兇狠,靈前穿黑西裝的人士來來去去,記者站在靈堂外,透過人縫中,感到鬍鬚勇眼神的殺氣仍然直逼而來。

鬍鬚勇一走,家人豪花二百萬,為他舉行黑道最高級別的喪禮,單是紙紮祭品便過二十萬,由於他生前喜愛熱鬧,除了做足傳統儀式外,家人更請了一隊攝製隊,全天候拍攝設靈與出殯情況,猶如拍攝紀錄片,靈堂內不斷播放鬍鬚勇生前片段。

廣州南方報業獲獨家安排在靈堂內拍攝,反而本港傳媒卻要「食西北風」,冒着嚴寒,被大隻惡漢擋在殯儀館外守候。原來黑幫喪禮也有獨家轉播權,離開的江湖中人都聳肩搖頭表示:「勇哥生前交代過只俾大陸官媒採訪。」記者忽然想起大陸一套電影《大腕》,不就是講喪禮可以變成一場騷,還有獨家冠名權,幸好鬍鬚勇喪禮沒有賣出冠名權。

鬍鬚勇離世前,據知欽點親弟弟綽號「阿十」接棒油尖揸弗人之位,他一直在鬍鬚勇身邊低調行事,不是很多江湖人知道他是其胞弟。據知整個喪禮由阿十全程打點,也乘機顯示個人實力。

破例舞孝獅

鬍鬚勇生前指定胞弟「阿十」(左一)為他的接班人,阿十為人沉默寡言,但卻有勇有謀,性格也像其兄。

在江湖打滾超過五十年,他的死訊一出,猶如黑道地震,警方早已預料出殯當天,黑道勢必傾巢而出到靈堂致祭,本月十四日和十五日在世界殯儀館設靈和出殯,過百名反黑組和「 O記」探員在場監視,更在附近設立櫃枱登記古惑仔身份,交通警察設下路障,截查可疑車輛。

設靈晚上人流不絕,將殯儀館附近一帶擠得水洩不通,當中不乏名人,包括了岑建勳、陳惠敏、陳欣健等。而古惑仔要分批進場躹躬,曾有金毛古惑仔等得不耐煩,在場叫囂:「有冇搞錯呀阿 sir,等×咗成個鐘!」最後被警員帶走。

由於鬍鬚勇在江湖影響力舉足輕重,警方對喪禮細節也大為緊張,但其門生認為他應獲得黑道上最高尊重,所以在靈堂安排舞白獅子,警方亦破例通融,但強調三隻孝獅不准在街上進行儀式,以打壓黑幫氣焰。

會場內大電視不斷播放他生前片段,無獨有偶,正當三隻孝獅在靈柩前匍匐前進撲向銀幕,銀幕竟剛播出他在家裡一手抓來貓兒,然後溫柔撫摸,現實和電視畫面巧妙銜接,三隻孝獅頓變成鬍鬚勇一手抱入懷的貓,陰差陽錯,畫面巧合使場內眾人均顯得十分錯愕。

江湖接班人

三隻孝獅向鬍鬚勇的遺照匍匐而行,這個儀式在其他黑道喪禮中並未見過,因警方一直不批准,唯獨鬍鬚勇例外。

最為警方和黑道關注的,還是鬍鬚勇業務交由何人處理,其實他患癌後,早已妥善分配個人財產,賭廳業務由兩個兒子負責,位於尖東的夜場由女婿打理,至於江湖事務,就全交給胞弟「阿十」潘志泉。

鬍鬚勇將他澳門賭廳交由兩個兒子打理,而人稱「大家姐」的澳門賭廳猛人司徒玉蓮承諾會盡心照顧他們。

二人相識超過五十年,感情非常深厚,鬍鬚勇遺照旁邊,放有一副大型的輓聯,便是由司徒玉蓮親筆送贈,輓聯上有「生無一堆土,常有四海心」,並附上「天家見」,足證二人情如姊弟,也料不到黑道大哥大姐平日喜歡詩來詩往。

「你識條鐵咩!」一個金毛不識相,問詩句何解竟寫上天家見,剛開始發問,旋即被其大佬喝止推回人群。

司徒玉蓮是澳門賭廳猛人,也一直是鬍鬚勇的財力支持者。他們小時同在深水埗街頭長大,青梅竹馬,當時鬍鬚勇在九江街打滾,在幫內爭上位打出名堂,後來司徒玉蓮到澳門發展,成為當時賭廳猛人「街市偉」的紅顏知己,據聞澳門回歸前,「街市偉」勢力足以號令大小賭廳,若有人想開新賭廳,必須得到司徒玉蓮首肯。

幾十年舔血人生,最後仍是兒時友誼彌足珍貴,情深之處方寫下「天家見」。

結拜兄弟扶靈

澳門大家姐司徒玉蓮(前排右一)與岑建勳(中間)、陳欣健(左),一同前往鬍鬚勇的喪禮,鞠躬後入座,各人均神情哀傷。

鬍鬚勇出殯,他的扶靈名單猛人如雲,有綽號「茅躉華」的陳慎芝、 14K北角揸弗人「炳環」、 14K九江街出身的「肥細」和麻雀館大王「阿囝」等。

四十多年前陳慎芝與鬍鬚勇分屬同一社團,當時陳慎芝雄霸慈雲山,成為令人聞風喪膽的「慈雲山十三太保」首領,而鬍鬚勇已經帶領手下盤踞油尖旺。他送給鬍鬚勇的花牌放在靈堂的當眼位置,盡見二人友誼深厚。

二人深交成為老友,卻是陳慎芝退出社團獲得十大傑青之後,或許,二人沒有江湖利益衝突和包袱,令二人的關係更深厚。

陳慎芝手提電話內,仍保留與鬍鬚勇的合照,陳慎芝說:「其實他是心地善良的人,他是不是惡人?他當然惡,不過是有理的惡人,也是有情有義,而且也是有詩意的人,作得一手好詩。」

陳慎芝指鬍鬚勇是個爽快的人,他說:「鬍鬚勇是一個很決斷的人,對與不對,即刻判斷,一係就當場了斷打到落尾,一係就算數。」

他指鬍鬚勇擺平了很多江湖風浪:「勇哥是拆彈專家,其實他在背後擺平了很多江湖事情,大家不知道而已。」

獨特政治觀

十多年來,本刊記者多次與鬍鬚勇接觸,見面地方一般在他寓所附近的酒樓和茶餐廳,他十分留意社會時事,他說自己愛看《蘋果日報》的專欄,縱然不同意某些作家的觀點,但他仍喜愛閱讀。

與鬍鬚勇交談,他總是一人到場,不會一大班手下跟隨以示身份,鬍鬚勇說話不會粗聲粗氣,忽發雅興便會即場寫詩。

前年佔領行動爆發,黑社會被指滲入旺角區搗亂,導致旺角黑夜騷亂,他的其中一名手下更被傳媒影到清拆旺角路障。由二○一二年特首競選開始, 689陣營涉及參與江湖飯局。自此,黑社會踴躍撈政治油水,期望獲取更大利益,鬍鬚勇卻一直不以為然。

記者問他看法,他坦白地表露自己的政治取向,但他不會在行動上表態,也不想記者寫出來,因他認為政治無常,加上身份特殊還有家人兄弟,不想被外界標籤他的政治取向。

鬍鬚勇也曾為一名政經人物寫詩,昔日他是政場上頭號愛將,被指有份捲入特首小桃源飯局,剛剛變為階下囚,這可能就是他認為政治莫測的原因。鬍鬚勇為他寫上:「連番好戲把龍攀,政事無常變幾番,今日台前風騷客,他朝台下淚斑斑。」

人生憾事

鬍鬚勇舉殯,致祭人士眾多,靈堂橫匾寫有「浩氣長存」。

鬍鬚勇是一個社團高層,上位一定要靠惡,喜怒也不形於色。他接受訪問時坦言:「我係一個好口硬嘅人,患癌之前係唔會主動關心人。」

但意想不到鬍鬚勇也有鐵漢柔情一面,他向記者訴說內心的一件憾事,話說她與女友吵架,他憶述:「基於大男人的心態,我沒有即時打給她,剛巧第二天上庭被判入獄,待我出獄時她已魂歸天國,我連對她說一句對不起,或一句問候也沒有機會,那是我人生一大憾事。」

失眠夜,鬍鬚勇詩興大發寫下:「對月憑窗夜難眠,孤枕燈寒已經年,千朵情花轉逝水,萬般恩怨化雲煙。」

江湖不一定是黑社會,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鬍鬚勇生前說過,能夠重來,他不想入黑道,反而羨慕做一個文人。

撰文:時事組

攝影:時事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一個浮誇的 14K喪禮 [壹週刊 - 1359]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