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你是集體,我不是回憶 吳日言 [壹週刊 - 1361] __,吳日言,M1,

豪語錄你是集體,我不是回憶 吳日言人愈大,愈是喜歡緬懷過去。如果同一個過去有好多人一齊緬懷,近十年興起一個詞語,叫「集體回憶」。訪問吳日言,第一件事要準備好同佢講,就係《扯線風箏》。呢首當年同麥浚龍隻《耿耿於懷》,以平行時空包裝,兩隻MV互相呼應,係唱K其中一隻點播率好高嘅歌。無特別原因,因為易唱,亦唔會有人同我爭咪。到上年《羅生門》一出,唱K個個都要點,個個都話有屬於自己嘅《耿耿於懷》、《羅生門 ...


豪語錄

你是集體,我不是回憶 吳日言

人愈大,愈是喜歡緬懷過去。如果同一個過去有好多人一齊緬懷,近十年興起一個詞語,叫「集體回憶」。訪問吳日言,第一件事要準備好同佢講,就係《扯線風箏》。

呢首當年同麥浚龍隻《耿耿於懷》,以平行時空包裝,兩隻 MV互相呼應,係唱 K其中一隻點播率好高嘅歌。無特別原因,因為易唱,亦唔會有人同我爭咪。

到上年《羅生門》一出,唱 K個個都要點,個個都話有屬於自己嘅《耿耿於懷》、《羅生門》甚至《扯線風箏》。我唔係感性嘅人,無故事可以感懷身世,只係覺得突然多咗人同我爭咪。「集體回憶」就是這麼一回事。「坦白講真係少唱,不過同朋友去唱 K佢哋一定會點,然後叫我唱,咁我都會唱嘅。」要原唱者唱 K唱番自己歌,始終會尷尬。

「吓,首歌好舊喇喎,估唔到啲人係咁念舊囉。坊間嘅反應好大,但係同我講,其實我無咩感覺。」吳日言今年已經 32歲,唔再係當年嗰個冬菇頭嘅女孩子。當大家集體在回憶巨輪入面不停打轉時,向前行先係最實際。

菇頭

「出新歌?我覺得有少少心淡。做藝人其實都係打份工,係咪真係吓吓都要去到『要為樂壇出一分力』?整個行業嘅氣候都好重要。」

數數手指,吳日言入行十二年,當年膽粗粗寄 demo去唱片公司自薦,結果加入了麥浚龍旗下嘅唱片公司 Silly Thing。一出道跑贏同年新人嘅,唔係唱功,而係佢個冬菇頭。「其實冬菇頭只係梳咗年半,不過而家啲人都仲會諗起,始終先入為主。(仲會叫你冬菇頭?)都幾好呀,我記得最近我喺電影節見到林嘉欣,十年前我哋合作過電影《後備甜心》,佢話到而家都記得我個造型,行內行外人都係咁,總有好處。」 Trademark為佢帶來好處,不過對一個廿歲女仔嚟講,點會鍾意林亞珍頭?

「當時出道時所有造型,包括髮型、服裝,全部都係大寶(麥浚龍哥哥)決定。(抗拒?)我會覺得自己都算係一個靚女,點解梳個咁中性嘅髮型?咁男仔頭,著衫又要 T恤牛仔褲,我都有啲身材可以騷吓嘛!哈哈!當時好細個,唔知喺呢行其實形象好緊要,要令人留下印象,而家諗番就覺得自己好細路女。當時我一頂帽要點樣戴都好講究,連個帽舌嘅方向、有無遮住個髮型都要計住。最誇張係當時我吹好個冬菇頭,上保母車想挨後坐都唔得,因為會壓扁個冬菇頭,一定要坐直,最後搞到暈車浪。當時真係覺得幾辛苦,有好多規限。

「當然當時仲細,你有啲嘢唔俾我做,我係好唔開心,好反叛,覺得不滿,但係而家回想,係開心嘅居多。因為有好多人圍住我。我係獨女,喺屋企好悶,但我又好喜歡講嘢,無奈無兄弟姊妹。所以當一出道,我係公司第一個新人,身邊有好多人陪我一齊工作、揀衫等等,就會覺得好開心。」

抽水

開個頭開得咁好,合作關係最後維持咗年半就告終。無再梳冬菇頭,不過嗰段日子過咗十幾年,又再次搵上門。當年嘅老闆 Juno上年嘅一首《羅生門》,令人回想起於《耿耿於懷》 MV裡出現嘅吳日言,仲有姊妹歌《扯線風箏》。成名歌再次被炒起, Yan身為當事人,冷靜得很。「其實做呢行,好多人都會走過嚟同你講:『我聽過你嘅歌。』可能係出於禮貌而講,已經習以為常。所以對呢兩首歌嘅回響,坊間嘅反應好大,但係同我講,其實我無咩感覺。

「睇番 MV都會諗番當時的自己,拍嘅情況,或者嗰套衫,當日發生過什麼事,我記性不錯,所有細節位都記得。」

總算係美好回憶, Yan本來都有機會一圓網民夢,參與 Juno同周國賢合作嘅外傳《雷克雅未克》,不過有指因為有工作人員態度唔好, Yan為保尊嚴辭演。事件真係演變成「羅生門」,真相已經一笑置之, Yan坦言機會一瞬即逝。「其實當時唔係好識處理,亦都無一個做呢行嘅人去幫我策劃,教我點樣去把握機會。我而家諗番覺得其實有好多嘢可以去做去嘗試,我當時反而係推(工作),有啲半信半疑。因為我都唔知原來網上個 market去到咁厲害,(有人話)我哋幫你拍番個 MV吖,有好多人嚟問我,我全部都 say no。

點解?「因為我當初真係應承咗 Eddy(周國賢)嗰邊,佢哋想搵我拍啲嘢,咁我覺得我應承得你,就唔會去幫網上一啲雜誌拍惡搞、二次創作之類,當然可以自己決定。收到其他 offer都有問嗰邊拍唔拍好,佢哋都話最好唔好啦,我就推咗。最後 Eddy嗰邊唔成事,就後知後覺覺得應該做多啲嘢。

嗰一刻唔想俾人覺得你抽水?「唔會!如果唔係我都唔會自己整張圖!其實抽水一詞係近來一兩年先有,我都唔明何謂抽水,大佬我係當事人喎,我係牽涉其中,唔係一個唔識嘅人突然去做。我唔介意講咩抽唔抽水,我只係睇件事好唔好玩,同埋最緊要尊重人。我尊重得你,我就推另一邊,錯失咗當時嘅機會。」

唔想叼光?「其實我覺得只係一個話題,每日嘅娛樂 C1都可以係一個話題,只係睇吓你可以 keep到幾耐。當然我都想有一個集體回憶,都想參與其中,係開心事。我無諗過係咁複雜,只係覺得好玩,有人想睇,咪參與囉。」

唱片公司名叫 Silly Thing,玩味十足,梗係唔會捧玉女。冬菇仲要係紅色,勇氣可嘉。

自薦做 MV女主角,再 key埋相放上網,其實已經做到盡。最後女主角揀咗莫文蔚,輸在級數。

轉型

無出新歌,唔做歌手,或者係想做一個了結,但唔代表消極,反而積極轉型,新挑戰係舞台劇《誰伴我闖蕩》。喺呢齣記念黃家駒嘅音樂劇, Yan燃起演戲團火。「演出經驗我有,但算不上好叻,亦無什麼獎項去肯定自己,我覺得是一種磨練。舞台劇同電影、電視劇唔同,電視劇可能同導演夾一次演完就算,但舞台劇要兩個月不停重複去做,要諗唔同形態俾呢個角色,呢個係特別之處。但係舞台劇可遇不可求,香港市場又細,撞啱有得玩真係好開心。

「但係我唔明,次次搵親我嘅角色離唔開社工、護士、老師,感覺上係乖乖女,其實我想試吓壞女人角色㗎!其實之前有電影導演好大膽搵過我做性工作者,仲要係冬菇頭嘅妓女,幾有挑戰性!不過當時公司推咗,覺得影響形象,真係嘥晒!可能如果當時我拍到呢個角色,我嘅定位及演技會有突破。不過公司保護下,無咗,我而家就好恨,好想拍呢類型角色。始終入行十幾年,你話唱歌有咩代表作,無乜;演戲就可以做好唔同嘅自己,如果有機會我可以大膽演出,當然唔係三點盡露,不過性感絕對無問題,當留低倩影都好。」

今次舞台劇又係做護士,「我個樣真係咁乖咩?」相由心生,又真係無錯。

同男朋友出雙入對,經常喺 Instagram放閃,結婚有共識,「一、兩年內啦。」

童話

「好奇怪,原來個人唔好咁負能量,有好多嘢自然就會返嚟。當然迷惘時真係好辛苦,充滿負能量,不過當你想法正面,好事就會接踵而來。」

三十歲出頭,喺娛樂圈浮浮沉沉,低潮時更加曾經患上情緒病,好彩身邊有一個十六歲開始拍拖嘅初戀男朋友,已經相伴行過人生的一半時間,呢啲先係童話。「我喺單親家庭成長,我唔係好相信婚姻,我覺得開心的話可以一起終老,唔需要一紙婚書去定奪呢段關係。所以我唔急㗎,但係男朋友好傳統,一定要結婚先生小朋友。

「我覺得一段關係要出現問題,唔一定同時間長短有關。我見報導話拍拖十年嘅情侶,就算一齊做嘢都無偈傾。我自己諗番,我仲有好多嘢想同我男朋友分享,話題源源不絕,無論係工作定係無聊嘢,都想同佢分享。不過有時都會好想搵番戀愛嘅感覺,對得太耐太公式化,我反而羨慕人哋想見又無得見嗰種心跳感覺。」

幸運是我

喺訪問中,提到最多嘅詞語係平常心。

「呢一行,好靠運氣。當然努力都好重要,但係我諗,運氣起碼佔七成。喺二○○四年我係最好運嘅新人,令大家認識我。我有時不禁會諗,係咪我當初太順利,太好運,令到自己條路有啲難行。反而當時平平無奇的話,我可能好容易抽身,可以當自己嘗試過就算,卡住喺中間仲辛苦仲難行。」

而家睇開咗,豁然開朗,隨遇而安,把握每個工作機會,紅唔紅?浮雲嚟嘅啫!

「有時唔好唔信,女性嘅事業如果太強,可能感情就會薄啲。我珍惜我而家擁有的,我有呢個人喺身邊扶持我。呢樣嘢我有,人哋無。咁已經足夠,唔一定要有好多名和利。」

其實,知足先係最重要。

撰文:關錦雯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化妝: Sammy Lam

髮型: Hermes@La mod

Nail: nailhaus hk

服裝提供: MAJE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