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由寬頻街霸至港版 Uber 瀕死創業人 [壹週刊 - 1361]M1,

「創業傳奇」馮錦強,今次推出港版Uber手機程式Cetah,他形容自己處於瀕死狀態,批評政府聲稱鼓勵創新,實質一直扼殺創意,「創新,就係要打破傳統。政府一方面話鼓勵,一方面保障緊既得利益者。」壹週人物由寬頻街霸至港版Uber 瀕死創業人政府打擊白牌車,Uber法律問題未解決。一間港產公司卻靜靜起革命,推出同類手機召車程式Cetah。創辦人馮錦強,八十後,IT創業界傳奇人物,擅長寫手機app。大學畢 ...



「創業傳奇」馮錦強,今次推出港版 Uber手機程式 Cetah,他形容自己處於瀕死狀態,批評政府聲稱鼓勵創新,實質一直扼殺創意,「創新,就係要打破傳統。政府一方面話鼓勵,一方面保障緊既得利益者。」

壹週人物

由寬頻街霸至港版 Uber 瀕死創業人

政府打擊白牌車, Uber法律問題未解決。一間港產公司卻靜靜起革命,推出同類手機召車程式 Cetah。

創辦人馮錦強,八十後, IT創業界傳奇人物,擅長寫手機 app。大學畢業後,他推銷寬頻,月入近十萬,蟬聯 top sales三年。他企街時抽空設計的 iSafe,全球逾千萬人下載,賺夠第一桶金,三十歲前結婚、買樓兼創業。

財爺曾俊華去年讚揚他的創業故事,媲美蘋果教主 Steve Jobs。「我係一個成功創業,但瀕死嘅人。」財爺萬萬想不到,馮錦強會這樣形容自己。

他憶述,早年設計首個能通知司機影快相位置的交通 app,運輸署指他侵權,要求下架;他設計另一個手機遊戲 app,亦被日本 AV銷售網指侵權,但對方為拓展海外市場,轉為跟他合作,借 app宣傳。

「政府嘅人埋首故紙堆中,淨係聽 order做嘢。點解已經有一個社會資源喺度,唔考慮佢嘅貢獻,而要 ban(禁止)?」

因為 689帶領的特區政府,思維比不上日本 AV網站。

「絕對係扼殺創意!創新,就係要打破傳統,要跟貼科技發展,就要睇吓法例點迎合。」馮錦強望政府放寬法例,利用 Cetah及 Uber兩個現有社會資源,給市民更多交通選擇。


身為「寬頻街霸」,馮錦強以前每個月都是 top sales,蟬聯第一名達三年之久,獎狀「拎到手軟」。
「政府話支持創新科技,一方面話鼓勵,但你有創意,佢又要保障既得利益者。依家個個都鬧的士行業有黑的,甚至覺得啲的士舊,可能接受咗 Uber、 Cetah,的士業界為競爭,司機會積極啲清潔車廂、有禮貌啲,對成個的士行情都好。」今年三十二歲的馮錦強深信,召車 app有利於民,政府可考慮發牌監管。

Cetah三月初投入服務,旗下約有二千名司機。馮早前提出義載概念,乘客用代幣「雞髀」交易(一隻等於約一美元),不涉載客取酬,被律師批評荒謬,指仍屬違法。其實,經營 Cetah或會被檢控,馮猶如踩鋼線。訪問前,他表明不談 Cetah運作模式,最初批評政府時,用字小心翼翼,似乎擔心言論過激,成為繼 Uber後下一個被打擊對象。

有需求有商機


馮錦強(箭嘴示)設計的 iSafe,奪得 2014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的最佳流動應用程式(流動企業應用方案)銀獎,當時梁振英與蘇錦樑都有出席頒獎禮。
現時投資召車 app,還要面對法律問題,似乎不合時勢,但馮以往利用時勢,造就多次成功。第一次,是寬頻初普及年代,他當上銷售員,深明有需求便有錢賺,創出「寬頻街霸」傳奇。他受訪時憶述:「當時個個由 56K轉寬頻,一定有需求。」故由預科至大學五年暑假,均兼職推銷寬頻,月入已有近兩萬元。

「大學畢業後,我唔甘心做月入萬幾蚊嘅 programmer。」便加入香港寬頻,任職三年一直是 top sales,成功須苦幹,「試過喺條街通宵霸位;日做十三、四個鐘;一年放兩、三日假,年初一都開工;有新場開,早一個月去收客。」馮月入近十萬,高峰期十四萬,曾有一個暑假賺到三十萬,同事「夾單」想贏他都失敗。

成為最強街霸還不夠,馮錦強還有另一項武器。他○八年自學寫手機 app,企街覓客之餘,每日攜電腦抽空兩、三小時寫 app。當時 app不多,「五子棋、條魚游來游去嘅 app都賣七、八蚊。」他再度把握時勢,○九年留意到蘋果手機只提供手寫輸入法,便將倉頡等多種輸入法編寫成 app,賺到廿幾萬。

在粉嶺企街時,車輛熙來攘往,附近有個「白鴿籠」(固定快相機),馮錦強萌生念頭,設計一個 app通知司機影快相及捉衝燈位置,於是寫成快相雷達。他記得,由於 app連結了運輸署即時交通情況,不久署方發電郵指他侵權,因擔心被檢控,就移除侵權內容。馮說,數年後發現一間科學園公司,設計了類似的 app,奪得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

iSafe賺過百萬


馮錦強在深水埗受訪,見到香港寬頻易拉架攤位便坐上椅子擺甫士,記者左影右攝。推銷員無趕他走,更乖乖站在一旁稱「慢慢」。原來他認得馮,更打招呼說:「你係大師兄吖嘛。」
「我覺得好搞笑……科技就係當你行得太快,啲人覺得你點解咁做、你侵權、你犯法。但當有上面嘅人覺得有需要去做、去放寬,另一個人做,佢覺得你好,就頒獎俾你。」馮指快相雷達是首個類似的手機交通 app,當中連結署方的即時交通情況,其實可便利駕駛者以手機瀏覽即時交通,署方當時卻沒考慮其好處。

他花了三日設計快相雷達,便換來十多萬收入,於是愈寫愈多 app。現時長期名列下載榜十大的 iSafe,亦出自他手筆。 iSafe概念是保護私密檔案,用戶可設定兩組密碼,「一組密碼入面,可能係你前女友嘅相,或者你去 disco玩嘅片,唔見得光。女朋友叫你開嚟睇,咪用假密碼,睇到嘅就係啲風景相呀、貓貓狗狗咁。」

創業易守業難


王維基是馮錦強賺取第一桶金的大老闆,王被一男子打壓得難以生存,馮成立公司後也面對困境。他現時學足王維基迎「欄」而上,勇跨 689政府設下的欄。
提起 iSafe,馮掩不住喜悅。「個 app喺零蚊做宣傳下,係日本八大 app之一,喺德國一個禮拜有十萬人下載,奧地利排 top one。」現被一百一十個國家、逾一千三百萬人下載。最風光時,為他帶來月入七十萬,現每月仍穩定地獲得六位數收入。馮錦強有腦,是全球第一人想到雙重密碼概念,現在不少 app都供用家設定兩個密碼。他坦言,後悔當初沒申請專利。

寫 app收入豐厚,三年前,他成立公司 Awesapp Limited開發遊戲。傳奇故事傳頌到此,背後辛酸卻沒人知。街霸時期,馮當正自己是老闆,在街頭打拼,多勞多得,但當真正做老闆,發現很難。「當時我買咗樓、結埋婚,有筆資金,預留百五萬投資 marketing game,即係玩完可能送五十蚊 coupon俾你買餸。」他最終花了兩年,約三百萬,完成該隻遊戲,卻發現坊間太多遊戲 app,最終沒有面世。

歸納失敗原因,馮認為是欠缺管理經驗,「做寬頻多勞多得,開公司講 team work。」公司最高峰有九名員工,不少是負責繪圖的九十後,「佢哋士氣好時,可以做到十點,但當兩年都冇成品出街,士氣會差,可以喺公司瞓覺,唔係做公司嘢。」他發現同事跟自己不同,沒有創業心。

由於資金有限,負責寫程式同事更被挖角,流失率高,曾有兩個月只得他一人寫程式。「我開價唔高,同同事講唔好當自己打工……邊間 start up唔係幾個人起家?你幫手壯大公司,之後唔使憂。」同事聽不入腦。他無奈謂:「創業可以好易,但要令公司有增長,要守業,其實好難。除非你係富二代,或者有大水喉。」

轉攻 Cetah有信心


2010年,馮錦強推出快相雷達 app,提示司機影快相及捉衝燈位置,運輸署卻指內容侵權,扼殺創新科技對社會的貢獻。
開發遊戲失敗,馮想過放棄公司,最終發展 Cetah,因他認為召車 app有市場,「新加坡 Uber合法,但當地最成功嘅 call車 app係本土開發,點解香港人做唔到?」他向記者提出 Cetah最新概念,並非義載,而是提供順風車服務,強調收取乘客服務費,司機則為興趣駕駛,已索取法律意見,正申請專利,有辦法令 Cetah不涉違法行為,但拒絕透露詳情,強調不擔心被檢控。

「我心態係只要唔放棄,將失敗嘅嘢改良,始終會成功。」馮滿腹大計,再三強調 Cetah較 Uber優勝,因順風車不犯法、 Cetah提供預約服務、收取定額費用、比較便宜,及提供跨境專車服務,「呢盤生意有需求,理論上唔會蝕錢。」

馮錦強走到汽水販賣機前,買了一罐咖啡,打開便喝。據他講,現時對 Red Bull及葡萄適等提神飲品免疫,因幾乎全日要監察 Cetah客戶召車情況。雖然戰勝睡魔,但經營 Cetah,他要贏的是政府官僚思維。

AV網邀合作

馮憶述,當年設計首隻遊戲 app,「係玩家同電腦猜包剪𢱕」,猜贏會有𡃁模及日本女優穿著泳衣等照片出現,遊戲在本港及日本均受歡迎。日本影碟銷售網站 DMM其後發電郵指他侵權,馮膽粗粗,建議對方利用他的 app為影碟宣傳,對方亦有興趣,最終授權他協助宣傳。

當時,本地𡃁模周秀娜的公司都派人聯絡他,雖指他侵權,但真正目的是找他寫 app幫忙宣傳寫真,他亦答應。但最終因蘋果禁止「有性感或者少少歪念嘅 app」,兩個合作計劃無疾而終。馮稱:「強如日本最大 AV銷售網站,即使覺得你侵權,都會諗有需要拓展海外市場,甚至有渠道做銷售;間香港公司都會諗不如做埋隻 app,令寫真集更好賣,或者谷啲𡃁模人氣。」

政府思想僵化


為了發展 Cetah,馮錦強捱更抵夜,更不時親自出車載客,收集乘客意見,以作出改善。
可是,特區政府欠缺如此思維。馮不禁反問:「點解坊間有免費資源,你唔好好利用?有 Uber同 Cetah,不如放寬或者發牌監管。對社會有幫助,唔一定要告你。根據共享經濟原則,咁可以更有效運用社會資源。」大陸交通運輸部長楊傳堂早前稱考慮給 Uber合法出路,他指出:「大陸都開綠燈,點解香港唔得?」

雖然前路難行,但馮錦強仍然樂觀:「由始至終我都唔係成功人士,唯一過人之處係勤力,識了解人哋有咩需要。我處於一個創咗業、但瀕死嘅狀態。我財力有限,受到人、事同金錢上嘅衝擊。但我嘅宗旨係,未輸到一鋪清袋,都堅持追求聽日嘅成功。」

馮無疑是一名工作狂,與妻相戀十一年,婚前每週只見她兩、三小時。訪問當日是公眾假期,馮讓妻子在樓下等他近五小時,都覺得「 OK冇問題」。明明已是別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他到底追求什麼?「其實我唔開公司,當年買多幾層樓收租,依家可以日日做中產飲咖啡,唔係捱更抵夜嘅咖啡。但我唔想淨係過安穩日子,我想有一番成就。」

馮錦強創業之路

( 09年)推銷寬頻企街時

倉頡速成輸入法

花了兩日,將倉頡等多種輸入法編寫成 app,賺逾 20萬。

( 10年)

快相雷達

用兩日寫成,賺十幾萬,被運輸署指侵權。

𡃁模女優大作戰

第一隻寫的遊戲 app,日本 DMM網站最初指侵權,其後肯商談合作。

( 12年) iSafe

花兩週寫成,最高月賺 70萬。

( 13-15年)開創自家公司後

Geomons

團隊花兩年開發的遊戲 app,最終沒有面世,花費 300萬。

( 16年) Cetah

類似 Uber的 call車 app,已有 2,000名司機登記。馮拒絕透露盈利,僅指「冇蝕錢」。

撰文:李啟發

攝影:鄒潔珊

攝錄:翁少陽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