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9日 星期一

【六四30●學聯基金】解密「黃雀」前身 300幾萬救逾40人 __,學聯,

易仰民攝
【系列報道之一】30年前北京天安門屠城後,一批被中共通緝或迫害的民運人士展開大逃亡,當年未受北京干預的香港成為「中轉站」,經香港「秘密通道」(即後來所 ...


【系列報道之一】

30年前北京天安門屠城後,一批被中共通緝或迫害的民運人士展開大逃亡,當年未受北京干預的香港成為「中轉站」,經香港「秘密通道」(即後來所指的「黃雀行動」)出走外國的人極多,錢從哪裡來一直成謎。《蘋果》獲得封存30年的學聯機密文件揭示,學聯當年也成立「中國民主基金」暗中支援,89年7月起至96年共撥款逾350萬元,協助營救包括項小吉、程真等逾40人,同時撥款超過100萬元在中國省市宣傳民運信息,有香港大專院校當年甚至成立名為「三皮黨」的地下組織在全國進行大串連。《蘋果》一連5日揭開學聯當年在運動中的角色,往事並不如煙,人民不會忘記。

相關新聞:【六四30●學聯基金】「黃雀行動」也有失手時 學聯證實曾於公海認人助營救



記者 許偉賢



「這個組織的初期,即1989年6月底的一段期間,只是扮演着一個中間人及運輸工具的角色,純粹是支援的作用。隨着我們與聯絡上的組織間日漸認識及溝通,我們發覺,如果要繼續這工作的話,則斷沒可能停留在單單是一個支援者的層面上,無論是自覺或不自覺,我們都必然成為一個當局者。」一份學聯89年的《申請撥款的身份介定》說明文件,道出「中國民主基金」的發展方向。

相關新聞:【登記即睇】解密「黃雀」前身 屠城後資助$300多萬救逾40人



那年春夏之交,北京學運火熱,學聯4月起開始募捐支援愛國運動,5月1日議決成立「中國民主基金(下稱「基金」)」,透過募捐表達港人對中國民主的支持。64屠城後,學聯決定將基金的管理規範化,根據7月23日通過的《中國民主基金管理委員會章程》,基金除資助中國學生以合理、和平的手段推動中國民主及社會發展,亦會在個別情況下資助香港學生推動及支援中國內地的民主化的活動。委員會有5名成員,其中3人是學生,另外兩人是社會人士。當年首屆委員會主席是現任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而另外兩名學生包括時為港大學生會會長、現為勞福局政務助理的周永恒。



64事件後,大班學運領袖及民運人士被中共通緝,香港一班有心人透過「秘密通道」施援,逃亡所需的「水腳」,其中渠道是透過基金撥款。根據學聯從未曝光的財政紀錄,截至當年7月31日,基金透過募捐共有約1,190萬元,蔡耀昌接受《蘋果》訪問時憶述,當年「中間人」代向基金申請撥款後,委員會便對被營救者進行背景核實及風險評估,以決定是否通過撥款,但部份個案因應緊急性,會先撥款、後審議,「雖然係違法(部份人非法來港)」,但他相信捐助者對營救有危難的民運人士,義不容辭,營救工作撥款完全符合捐助人意願。



當年有份支援北京學運的岑建勳曾在1991年接受BBC訪問時提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令早期的秘密營救工作後被稱為「黃雀行動」,據知1989年6月底至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前,共協助逾300人逃離中國。學聯密件揭示89年7月起至96年,基金撥出357萬元營救逾40人,大部份是「黃雀行動」的營救對象,首個於7月12日會議批出18萬元的營救者身份不詳,8月21日議決批出了80萬元營救6人,包括北京高校學生對話團團長項小吉、當年著名電視政論片《河殤》撰稿人之一遠志明及工自聯呂京花等,同時通過以55萬元營救同被北京通緝的北京師範大學學生、曾與時任總理李鵬對話的程真(最終只用了50萬元),當年的議程秘密地以「Project A」及「Project B」描述上述兩項撥款申請;據知基金最初更有1名會計師以「社會人士」身份任委員,但批出上述兩筆撥款後即辭任。



文件顯示大部份撥款申請都有簡單計劃書,例如營救程真的計劃書披露她當時身在廣州,負責「營救」她的人是往還廣東、澳門及香港的走私份子,見面後付款,毋須付訂金,並有一欄註明「由於營救者一直從事走私活動,經驗豐富,且現時進行此等活動若被揭發,所受到的罰則比運毒更嚴厲,故他們是有一定把握才接手處理的。」



程真是基金最巨額的單一營救個案,89年8月底程真抵港後正是由蔡耀昌與基金時任財政張賢登以書包裝著50萬元現金到旺角商業大廈一酒樓,以錢換人。蔡耀昌指當年步步為營:「我哋兩個攞住啲錢樁上去,唔知會發生乜事、唔知嗰班係乜嘢人嚟,中間被劫又點?」最終議決身懷巨款的張賢登先於附近守候,蔡單拖到酒樓睇場,「當時係下晝三點,冇乜其他茶客,有幾個男人坐埋一枱,程真就喺另一枱畀兩個男人看管住,有啲似黑社會講數咁,我同程真隔空傾咗兩句,確認咗係佢,就落去攞錢上嚟……張賢登繼續喺樓下睇水,有乜依郁就報警。」



單是89年,基金營救的人已逾廿人,除知名人士也有5名不具名的軍人;96年6月3日會議通過撥款10萬元予北大物理系研究生劉剛逃亡,成為最後的營救撥款。曾與「秘密通道」人士接觸的支聯會常委朱耀明憶述,早期經香港逃亡的民運人士可以透過「民主歌聲獻中華」籌募的善款支付,「其後啲錢唔夠,就向學聯申請;我哋(中間人)俾名單佢哋(學聯),佢哋按情況撥錢」,認為學聯在64中扮演重要角色,包括是首批早於4月中便北上支援的代表團體,「甚至影響住後支聯會(5月21日)嘅成立」。當年擔任基金財政的張賢登證實基金是當年眾多出錢營救的渠道之一。



當年成功逃亡至美國、之後進行法學研究的項小吉曾在95年7月去信基金,重提感激基金會當年的幫忙,「沒有這種幫助我不可能有今天」,同時向基金申請撥款3.6萬元以支援海外民主活動。據了解,基金當年於香港匯豐銀行設立戶口,其後考慮到97年後可能存在政治風險,學聯一度將基金存放於瑞士銀行,近年則已將大部份基金轉回香港。獨立於學聯日常財政帳目的基金,據知現時仍然運作,近年曾批款予仍然身在內地的學者進行研究,但由於涉及敏感資料,或許要待中共倒台,才有解密的一天。





---------------------------

星期一至五晚上10點半

《動腦Q》Let's Q the money!

http://bit.ly/2QW8LcI



易仰民攝 當年「交收」程真的酒樓已不在,惟蔡耀昌對當時的營救情況,仍然歷歷在目。易仰民攝 當年「交收」程真的酒樓已不在,惟蔡耀昌對當時的營救情況,仍然歷歷在目。易仰民攝
封存30年的學聯機密文件,揭示學聯當年也成立「中國民主基金」暗中支援,協助營救包括項小吉、程真等逾40人。區民傑攝

封存30年的學聯機密文件,揭示學聯當年也成立「中國民主基金」暗中支援,協助營救包括項小吉、程真等逾40人。區民傑攝
基金的財政紀錄首度曝光,可見當年籌得逾千萬費用。

基金的財政紀錄首度曝光,可見當年籌得逾千萬費用。
被通緝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王超華,曾於1990年向學聯發收據證明收到25萬港幣「旅費」。

被通緝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王超華,曾於1990年向學聯發收據證明收到25萬港幣「旅費」。
被中國通緝的《河殤》總撰稿人蘇曉康,89年也與孔捷生獲學聯基金撥款20萬支援。

被中國通緝的《河殤》總撰稿人蘇曉康,89年也與孔捷生獲學聯基金撥款20萬支援。
工自聯成員趙洪亮當年亦有去信尋求撥款協助,最終獲批款10萬元。

工自聯成員趙洪亮當年亦有去信尋求撥款協助,最終獲批款10萬元。
營救程真需50萬,是學聯基金當年涉及營救個案中的最大單一批款,營救計劃書詳列程真當時狀況,如現正身處廣州。

營救程真需50萬,是學聯基金當年涉及營救個案中的最大單一批款,營救計劃書詳列程真當時狀況,如現正身處廣州。
首批見名獲撥款的6名人士包括項小吉,向學聯發送簽名收據證實收到撥款。

首批見名獲撥款的6名人士包括項小吉,向學聯發送簽名收據證實收到撥款。
《蘋果》製圖

《蘋果》製圖
《蘋果》製圖

《蘋果》製圖
《蘋果》製圖

《蘋果》製圖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