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1日 星期四

馬尼拉直擊 市長演人質事件道歉騷 中菲焗港和解 M1,




埃斯特拉達表示願意道歉賠償,但對賠款來源三緘其口,只表示會向友好華商募捐。

壹號頭條

馬尼拉直擊 市長演人質事件道歉騷 中菲焗港和解

糾纏三年,釀成港人八死三重傷的馬尼拉人質事件,隨着上週馬尼拉市長提出道歉及賠償,終露出一絲曙光。

不過,本刊在馬尼拉及香港分別訪問市長埃斯特拉達及特使洪英鐘,發現和解方案非常兒戲,賠償金額說不準,當地華商對被市長「揼心口」捐款亦非常不滿。雖然方案內容空泛,但埃斯特拉達與中國駐菲大使馬克卿本月十八日曾進行秘密飯局,並促成香港之行,港府在中央牽線下才作出官式接待。原本對馬尼拉市政府以募捐方式賠償極為反感的死難者家屬,一直堅拒會面,但週六洪英鐘秘密到訪內地後,終轉軚由塗謹申代表見面。

首次會面後,塗謹申表示雙方分歧很大,但不排除進行更多談判以求收窄差距。

夾在中菲的壓力之下,塗謹申一直面容緊繃,亦拒絕評論談判氣氛和達成協議的機會。

其他影片

週二下午四時半,以馬尼拉市長代表身份來港的市議員洪英鐘,與人質家屬代表律師塗謹申在政府總部會面個多小時,雖然雙方未有實質成果,但這次會面卻是事件發生三年以來,雙方首次進行談判。

會面後,塗謹申單獨會見記者時表示,「雙方坦誠交換了意見」,他向洪英鐘解釋了家屬四點訴求,即道歉、賠償、懲處及防止同類事件發生,洪則說明了馬尼拉市政府的立場和答允家屬要求的困難。塗表示,雙方對總統道歉和賠償金額的分歧較大,「賠償金額當然相差相當遠……道歉係市長嘅層次,我哋試吓有冇其他方法處理到呢個問題。我當然覺得我哋嘅要求合情合理。」雙方將於兩日內研究如何收窄分歧,達成共識,「有啲我哋好介意嘅事,佢原本唔覺,但而家多咗了解,佢要返去同市長再傾。」洪英鐘則沒有跟記者會面。

塗謹申與洪英鐘會面後,表情顯得有點無奈。(曾春南攝)

在埃斯特拉達推動下,馬尼拉市議會通過向人質家屬道歉和賠償的決議案,賠償金額卻欠奉。

接受專訪禮待港記

自上週傳出馬尼拉市議會通過向人質事件死難者家屬道歉的決議案,並派出洪英鐘出使香港,過去一星期中、菲、港三方在此事多番角力。上週四,本刊到馬尼拉相約市長埃斯特拉達進行專訪,他特意安排當地多間電視台及報章一起採訪,又要求當地傳媒將前排位置讓座予香港記者,其間大談很喜歡香港,父母當年在香港度蜜月後便懷有他。記者彷彿成為政治騷一部分,讓當地傳媒看到他如何友善接待港人。

訪問甫開始,記者追問馬尼拉市政府預算的賠償金額,埃斯特拉達透露約為港幣二千萬元,更指會就賠償進行「籌款」,但詳情欠奉。「我不介意乞求( I don't mind begging),只要籌到錢給受害者家屬就可以。現在籌到多少?秘密!我有可能籌到的,我有些朋友很關心這件事。」

其間他不忘暗踩政敵、前市長兼人質事件總指揮林雯洛,「如果我是當時的市長,對不起,我絕不會讓慘劇發生。林雯洛今屆落選市長,正因他處理事件不當,馬尼拉市民(以選票)懲罰他。」

自發生特首梁振英與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會面被矮化,菲港矛盾升溫,埃斯特拉達此時突然道歉賠款,記者問他有否跟中方官員見面尋求和解,市長沒有正面回應,只不斷強調他與中方關係良好。「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是我的好友,還有傅瑩,她是我當總統時的中國駐菲律賓大使,曾任中國副外交部長,她也是我的好友,所以我將會訪京,我們跟中國的關係相當友好。」他刻意強調曾擔任總統,人脈夠廣,暗踩現任總統阿奎諾三世。

市長大使秘密飯局

本刊得悉,促成這場大龍鳳,原來與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馬克卿有關。消息透露,本月十八日晚上,馬克卿、埃斯特拉達、洪英鐘及當地華商代表曾在大使官邸舉行秘密飯局,席間市長透露會以市政府代替國家層面,向香港死難者家屬提出道歉及賠償方案,並由洪英鐘先行來港摸底,期望中央政府協調安排相關行程。消息人士說:「如果今次家屬反應不好,市長很怕下月來港時丟臉。」

本刊上週五到訪中國駐菲律賓大使官邸,但職員表示馬克卿已返回北京述職。記者翌日晚上,在當地一個菲中友好協會晚宴,向署理大使一職的政務參贊孫向揚求證有關消息,他承認中方在斡旋事件上出心出力:「馬大使有見過他,也有談過這件事情,市長當時跟我們說,(市議會)會通過決議案,那不就是已通過了嗎?大使館跟(菲律賓外交部)多次談過這個問題。」

不過,孫向揚聲稱今次埃斯特拉達將到香港道歉,全屬其個人意願,「他願意代表馬尼拉市政府和馬尼拉人民,向香港受害者家屬道歉,我們就事件有 follow up(跟進),有交換意見,但不要說我們施壓,或建議他什麼。」

洪英鐘接受本刊專訪,暗示賠償上限有商量餘地,期望死難者家屬接受市政府的道歉方案。(蘇智鑫攝)

署理中國駐菲律賓大使一職的政務參贊孫向揚承認,大使館有為人質事件向菲律賓當局「交換意見」及進行「跟進」。

華商不滿被迫捐錢

被指是今次賠償的「金主」,菲律賓兩大華人商會,菲律賓中國商會董事局主席吳啟發,及菲華商聯總會理事長施文界,以及旗下多個商會代表,均否認埃斯特拉達曾向商會募捐,但若市長開口,亦願意以商會名義捐款,吳啟發說︰「我認為市長很有誠意道歉,希望家屬接受。」他補充說賠償金額不是重點,誠意才最重要。

然而,不少華商私下向記者埋怨,他們絕不願意捐款做政治騷,「你以為埃斯特拉達真的願意道歉嗎?他跟香港傳媒說要籌港幣二千萬,但跟華商說是籌一千萬而已。那個金額根本不能作實,幾個月後可能他又會說菲律賓經濟情況差,籌錢有困難,這是菲律賓政客慣用的伎倆。」知情人士不屑地說,即使有商人肯捐錢,都只當作政府獻金,「菲政府做錯事,為何要華商捐錢了事?」事實上,馬尼拉副市長莫雷諾上週曾向當地傳媒表明,市政府資金有限,不會動用任何公帑作賠償。

另有華商狠批今次人質事件慘劇,以致道歉賠償的談判,已淪為市長和總統之間的政治角力,誰也不是真心解決事件,「別忘了,市長的兒子是參議員,女兒是眾議員,就算他不再選總統,他亦要為子女鋪路。」

中、菲角力事件簿

促成今次道歉騷,源於埃斯特拉達與中國駐菲律賓大使曾在官邸內進行秘密飯局,記者需要通過多個檢查站才能到達官邸,但大使馬克卿剛巧返京述職。

家屬拒與特使會面

埃斯特拉達繞過香港政府,滿以為與中國駐菲律賓大使溝通過後,以市政府代替國家道歉,便能圓滿解決事件,遂於上週三派出華裔市議員洪英鐘出使香港,如意算盤是洪英鐘斡旋成功後,埃斯特拉達便可於下月到港「攞彩」。

本刊上週四電話訪問洪英鐘,當時他透露預計兩日內便可與人質家屬會面,又聲稱最快週日便會召開記者會交代會面內容,似乎胸有成竹。但代表人質家屬的立法會議員塗謹申坦言,從未落實與洪英鐘會面,又表示要先了解賠償及道歉內容。在慘劇中受嚴重創傷的易小玲則表示,一定要菲方實質回應四點要求才會見面。「我哋仲諗緊,需唔需要同佢見面,大家要坐低詳細咁傾吓先。」

家屬消息稱,洪英鐘來港前從未接觸家屬,認為對方毫無誠意。「唔係話賠幾多錢先肯見面,但菲方所講的金額人人有不同說法,而且來港前亦從無人聯絡過我哋,根本係無誠意,咁兒戲嘅做法,簡直係喺家屬傷口灑鹽。」

自梁振英與阿奎諾三世會面後,港菲矛盾升溫,在中央牽線下,馬尼拉市政府主動提出道歉及賠償。

中菲矛盾近期因南海主權爭議和馬尼拉人質事件愈趨嚴重,當地不少華商希望和解方案能緩和雙方關係。

菲律賓中國商會董事局主席吳啟發(左)稱如有需要亦會捐款賠償給香港人質家屬,旁為菲律賓副總統傑約馬爾•比奈(中)。

洪英鐘突轉訪內地

消息又透露,洪英鐘來港後多次催促保安局代為聯絡家屬會面,但家屬認為對方的道歉方案毫無實質內容,連金額上限及賠款的來源都答不上,反建議港府先行向菲方摸底,結果洪英鐘上週五被迫在家屬缺席的情況下,向保安局官員講解方案。

雙方會面後,本刊記者在洪英鐘下榻的酒店房間進行專訪,洪明顯對未能與家屬會面表示失望:「我當然希望可以在返回菲律賓前完成任務。」對於家屬的四項要求,洪英鐘沒有正面回應,只不斷強調賠償金額已非常高,但他透露的金額上限只有一千萬港元,與埃斯特拉達向本刊聲稱的二千萬有出入。洪英鐘又認為,家屬堅持要求阿奎諾政府作官方道歉幾近不可能。「只可以說這個方案已經是我們能力內最好的方案,即使家屬接受我們的道歉及賠償,仍可以繼續向菲律賓政府追討,兩者不會互相影響。」

人質慘劇糾纏逾三年,菲律賓一直拒絕以國家層面作出道歉。(王偉洪攝)

人質事件發生至今三年,慘劇現場黎剎公園遊客稀少,小販檔主均說生意慘淡,期望香港解除黑色旅遊警示。

死難者家屬消息稱,對馬尼拉募捐賠償做法有保留,並堅持菲律賓須以官方形式作正式道歉。(莫志謙攝)

記者不斷追問會否提高賠償金額及透露資金來源,洪英鐘改稱賠償額其實有商量餘地,亦希望家屬不要拘泥於賠償是否來自市政府。「其實賠償一定有部分來自華商的捐款,如果家屬對金額有意見,歡迎他們提出,萬事有商量。」不過,記者翌日再向洪英鐘查詢事態進展,其電話鈴聲顯示他已離港,他並親口承認已到訪內地。「我在中國大陸,但詳情無可奉告。」

至本週一洪英鐘返回香港,事態卻出現突破性進展。家屬突然改變態度,傍晚近十點由代表律師塗謹申發放新聞稿,表示翌日下午與洪英鐘一行人會面,菲方代表才不至空手而回。

研究菲律賓政治局勢的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黃伯農教授分析,前總統埃斯特拉達與阿奎諾三世屬政敵,故主動提出和解方案以爭取政治籌碼,居中斡旋的北京亦樂見其成,期望以最低的政治成本解決事件。「但三方嘅處理手法明顯唔完善,作為事件主角嘅人質家屬反而被忽略。」

他又解釋,參考之前菲律賓政府人員射殺台灣漁民事件,菲方同樣先派出非官方代表道歉,台方多次拒絕會面後,才正式派出官員代表國家道歉。但人質事件發生三年,已錯過解決事件的黃金時間,加上香港沒有外交權,要阿奎諾作出道歉,機會微乎其微。「這無疑是一場對弈,但家屬要有心理準備,如果不妥協接受較低層次的道歉安排,事件可能永遠解決不了。」

政治世家寡頭壟斷

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黃伯農教授拆解,菲律賓政治布局源於地方政治世家的寡頭壟斷,由市長、參議員以至總統寶座,均被數個政治家族把持。「以現任總統阿奎諾三世的家族為例,他母親當年推翻馬可斯政權做過總統,阿奎諾堂兄亦是參議員。」

除阿奎諾家族外,曾當選總統的家族包括馬可斯、阿羅約夫人及埃斯特拉達等,在菲律賓都有舉足輕重的號召力,靠的就是紮根地方勢力的鐵票,並透過不斷推舉家族成員出選,以維持在政壇的影響力。埃斯特拉達當年因貪汙被迫辭任總統,但其兒子埃赫爾西多成功當選參議員,更曾公開譴責阿奎諾三世堅拒道歉的做法,令菲律賓每年損失近億元旅遊收益。以當地政治傳統,黃伯農估計現年七十六歲的埃斯特拉達,極可能在三年後的總統選舉中捲土重來。「就算佢到時唔參選,亦可以推個仔出來選,情況就等如阿奎諾三世接替阿媽做總統一樣,根本係呢幾大家族玩曬。」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