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FACE 344 專訪] 男人不壞 吳浩康 吳浩康,MF,




面對面

男人不壞 吳浩康

從青梅竹馬共度過患難的胡定欣、到紆尊降貴相戀五年的拿督千金莊思敏,然後是剛公開戀情、形象一直乖巧的鍾舒漫,為甚麼好女孩們總是前仆後繼的走到吳浩康身邊?是真的「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還是了解以後,壞男人其實不如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壞?

今年剛滿 30歲,吳浩康 02年參加新秀簽約英皇,十一年演藝路,代表作無疑不是甚麼幕前演出,而是 04年身懷 0.42克可卡因被判藏毒罪成。從此以後,行行嚇街被中學生圍剿:「呢個咪食白粉嗰個道友?」;與富家女拍拖等於「冇鬼用使女人錢」;等車扯支煙就是「不顧形象自暴自棄」;然後發福長肉就被罵「爛泥扶唔上壁」……走錯了一步,到哪都被看待成罪人,這就是吳浩康口中的懲罰:「當年淨係被判罰款同留案底,好多人話便宜咗我……唔係㗎,做錯事唔係拍拍籮柚就可以走咗去,原來懲罰係會跟你一世。」

說實話,在訪問開始之前,我也把吳浩康看成一個帶罪在身的受訪者,預先制訂了訪問等於給他一個機會懺悔,其實不然:「我冇嘢要證明、冇嘢要懺悔,我錯過、唔檢點過,但係我冇垂頭喪氣、冇頹過,我信我嘅能力,可以做錯,亦一樣可以做好。」一番話、一張臉,堅定、正氣、不服輸,又有說服力。

我也開始動搖,是康莊大道容易走、還是從彎曲泥濘的小道上重回正途更需要勇氣?於是,我也開始有那麼一點點理解到,壞男人的魔力在哪裏。

負負得正

訪問當天,是電影《救火英雄》的香港首映現場。吳浩康在戲裏演謝霆鋒和餘文樂的同僚、胡軍與陳偉霆的上司,鏡頭不多,不過穿起制服、開聲訓話威風凜凜、氣概非凡。 30歲的吳浩康自然與十年前那個整天惹事生非上頭版的吳浩康不一樣,個人感覺,那套消防制服事實上亦幫他不少。吳浩康說,幫他的,不是制服,是人。

「我當然知道,角色正氣會幫到我。但係咁多年,一遇著啲警察、消防嘅戲,我同經理人就會避。唔係我哋唔想做,係唔想麻煩人哋製片同導演。喺香港拍戲扮制服團體要入紙申請,我唔知有案底嘅人係唔係會被 rejected,唔想博……不起眼嘅 side cast啫,點解要為咗我去拖累成套戲嘅進度呢?直到去年拍《魔警》想搵我扮警察,導演林超賢話,點都要入紙幫我一次……到警察公共關係科真係批咗, Mani(經理人霍汶希)人喺北京都打長途嚟通知我,我哋開心到想開香檳……」說到這,吳浩康很感慨:「好多人話,由歪路行去正途好難,又有好多人話,呢個社會好冷漠。其實條路就喺面前,最緊要肯去行,其實社會都有溫暖一面,當我願意行呢條路,好多人都肯伸隻手出嚟扶我一把。」

我開始想像 Mani在電話中報喜的畫面,金牌經理人平時現身的總是慶功宴和發布會,原來錦上添花背後,最難的工作是為一個形象低如地底泥的藝人爭取到一個小配角;我常聽到藝人們形容自己在觀眾心目中都有一張成績表,每個演出每次言行都直接影響分數和形象,諸如劉華如陳豪,張 cert.一早爆燈正評到不能,如果是吳浩康這種,藏過毒( 04年)又傷過人( 05年)的,要從負分走回正道,該有多難?

「以前我唔係咁諗,我唱歌、做戲之嘛,歌唱得好、戲做得好,私生活做乜,理得我啫?直到拍戲遇到張家輝、任達華,開始見識到咩叫專業。拍《救火英雄》,等埋位時人人喺度飲飲食食,開包薯片遞埋去,係華哥唔食,話要 keep。拍《綫人》我自己煮嘢食唔小心淥親隻手,家輝同我講:『做人唔可以呢度唔小心、嗰度又唔小心,行錯一步,會影響你一生。』係囉……點解華哥五十幾歲都咁 fit,點解家輝會有今日嘅成就?一個藝人紅唔紅係有原因㗎!我嘅重點唔係要幫自己爭取由負分變正分、唔係要證明啲乜嘢,而係我到底點樣經營我呢一個人。我係要相信自己,既然有能力壞,就一樣有能力變好。」

近年主打拍戲,新《救火英雄》和其他作品一樣是小角色:「就算係 side cast,喺片場見識嘅嘢、喺前輩身上學到嘅,想像唔到咁多。」

去年開始夾 band,以 Closer樂隊主音身份重回樂壇,吳浩康曾經為了樂隊形象更鮮明,推掉不少個人工作。

人生如戲

十年前入行,是因為聲線和外形都像陳奕迅,被稱之為「靚仔版陳奕迅」。十年後,唱片不賣、形象破產,吳浩康的主要工作成了演戲。吳浩康說,人生最難的戲,不是在片場裏導演叫「 action」,而是活生生的現實。

「你有冇試過跑跑嚇步,成班𡃁仔圍住你笑:『呢個咪食白粉嗰個死道友囉?』冇㗎,咪扮聽唔到繼續跑囉;你有冇試過考保險牌時,啲同學問我:『點解你毅然放下歌手身份嘅?』點解釋呢?唔通話畀佢哋聽,係呀、我啲碟賣唔去、冇路行咩;你有冇試過同女朋友分手情緒崩潰,喺 office返返嚇工擰歪面偷偷喊?你又有冇試過喺尖沙咀返工,過海去灣仔見客,全程坐船抱頭痛哭,但係一落到船見到客,就要扮乜事都冇講番份保單?拍戲有劇本、有導演教戲,原來有時做人最難嘅時候,冇預備、冇人教,真係到嗰一刻殺到埋身,就自然要識。」

我在網上搜尋器見到有人開 post問:「點解吳浩康咁多女、又得英皇力捧,要淪落到去賣保險?」點解要賣保險呢?你話呢?點解陳奕迅唔去賣保險?

最壞的時候轉行賣保險、每天限使 40蚊度日:「雞翼都買唔起,成日蝦米粉絲椰菜餸飯,老豆問做乜咁清淡,我就話減肥。」圖片

04年因為藏毒被罰款五千及留案底,吳浩康說雖然不用踎監,不過懲罰其實如影隨形一世跟身。《蘋果日報》圖片

「積蓄本來都有,但係 07年媽咪先患乳癌再因為肝癌去世,殮葬、醫病使咗一大筆,兩年前又輪到阿爸鼻咽癌,再問公司借錢醫阿爸。我係屋企細仔、對上三個家姐,對住成屋女人、我最怕就係俾人話我似女仔,性格一直大男人。加上三個家姐都嫁咗,一講錢就牽涉到三個姐夫、牽涉到幾個家庭,唔好煩……不如我一個人搞掂。本來接騷可以賺到基本生活費,但係我兩年前夾 band搞 Closer,又唔想掉低隊 band自己接 job,為收入迫於無耐去做保險。

「所以,你可以話我壞,但係頹……我打死都唔認。我有案底,要考個保險牌唔容易,要搵人擔保要寫求情信:我係歌手,要返學對住班同學,佢哋有時啲問題,難答過出嚟見記者啲回應十倍。好難,但係我都有去做,絕對冇頹過。錯過,唔代表從此以後要垂頭喪氣,最低潮嘅時候,三叔講咗個故事鼓勵我:從前有一個賊,一次偷嘢被村民捉到,喺佢額頭刻咗個標誌,代表『賊』。佢帶住呢個標誌去搵工做,唔再偷嘢,仲因為唔想人哋窮去偷嘢,盡力幫人做好事……從此以後,人哋都以為佢額頭個標誌代表好人,冇人知原來係『賊』。」

07年母親因癌去世,兩年前父親再患上鼻咽癌:「有啲嘢要殺到埋身至識面對,避無可避,但係我學識,呢一刻,冇嘢重要得過即將離開嘅人。」

《蘋果日報》圖片

《蘋果日報》圖片

舊愛新歡

藝人對觀眾就是娛樂版上的一個名字。有時候,我們都會忘記,藝人也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出道十年的吳浩康,每隔幾年,身邊就會換一任女友,兩年前與莊思敏分手,對觀眾而言又是一則無關痛癢的分手新聞,對他來說,正是讓他邊賣保險邊掉眼淚的致命傷。

「我要感激每一個喺我身邊出現過嘅女仔,佢哋每一個都好好……同 Jacquelin五年,相等於我三十歲人六分一人生,曾經以為我哋好努力去經營,以為呢個女仔會永遠陪喺我身邊,當有一日連佢都離我以去,個人真係會崩潰……以前一齊,我大意到連佢生日都幾乎唔記得……點解分開,去到邊都會有回憶?嗰日喺嗰度,坐喺邊、講咗咩、食過咩,一概記得好清楚。第一次覺得好錯、見到自己喺感情中違背過好多承諾、第一次覺得無力挽回、覺得做咩都太遲。」

兩年過去,生命中再出現鍾舒漫,我看到吳浩康的電話熒屏換上了鍾舒漫的三格拼圖、微博上發布的是愛的宣言「希望拖著呢隻手到永遠」,會不會太倉促?會不會太輕言永遠?

「唔理得人哋點講、唔理得人哋點諗,因為你哋永遠唔係我、唔係瞓喺我隔籬嗰個人。同佢一齊,我經常會有一個諗法『就係佢喇!』,佢亦都成日令我覺得:『好彩……有你喺我身邊。』呢一刻,有呢個諗法咪夠囉。第時,我相信只要坦白、只要守承諾,呢段感情就一定經營到落去。」

05年與胡定欣分手、再戀上富家女莊思敏,五年之後一樣難逃分手下場。今年 3月與同公司藝人鍾舒漫相戀,吳浩康說僅僅九個月戀情,就在思考成家立業、生兒育女。《蘋果日報》圖片

爸爸,請給我多一點時間

又一個浪子回頭的故事。你和我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身邊人相信、有人願意伸手扶他一把。

家住藍田,母親去世、三個姐姐相繼出嫁後,吳浩康繼續住在藍田,守在剛剛癌症康復的爸爸身邊:「阿爸雖然好番,但係都成日講晦氣說話,話自己唔擺得幾耐。前排喺房翻睇霆鋒攞影帝、講畀謝賢聽嘅一段說話,我出廳跪低攬住阿爸話:『老豆,無論如何,留番條命等我,睇住我好一次。』佢拍嚇我話:『好……我等你。』」

這句話,對一個壞孩子的父親有何等意義,你和我,又能懂多少?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