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6] 孤墳守望人 清明話淒涼 M1,




堪稱現代亂葬崗的沙嶺墳場,專門收納無人認領或身份不明的遺體,向來人跡罕至。淩亂的石碑群中,夾雜著幾座「有名有姓」的墓碑,那是後人在沙嶺墳場,尋回親友,為死者修建的。

壹些事壹些情

孤墳守望人 清明話淒涼

香港有一個墳場,墓碑一排排東歪西倒,碑上無名只有號碼,

此處每年收納來自四面八方無人認領的屍體,堪稱現代亂葬崗。

這是位於禁區、臨近羅湖的沙嶺墳場,平日人跡罕至,四處野草叢生,正是荒野孤墳無人思量。

臨近清明,墳前仍是冷冷清清。本刊記者在清晨霧氣中到訪,兩腳黃泥,

汗毛直豎之時,更一腳踩到了棺材,頓時驚得幾乎魂飛魄散。

驚慌之中,忽見兩個女人走進沙嶺墳場,她們走向一座座孤墳,拜祭四處淒涼的亡魂。

她們是什麼人,竟守望這些淒清孤墳?

梁麗珍前往沙嶺墳場,跪在只有先人編號的石碑前,拜祭去年離世的鄰居。

沙嶺墳場位於禁區,每年只有清明及重陽前後兩週開放,基於是禁區,必須乘坐持有許可證的車輛,或坐公共交通工具才可進入。

沙嶺墳場內,周圍都是依山而建的墳墓,可是,這裡的墓碑與平時見到的大有不同,墳前只有一塊長方形小石碑,上面只刻著一組編號。

踏在山坡的黃土上,地面的裂縫向四周伸展,因經歷風吹雨打,稍為大力一點,亦會不慎踩破泥土,露出薄薄的棺木,對死者不敬之餘,生人見到亦倍覺悽慘,哀其死後不得安寧。

沿路走著,看到數個幾十米高的山坡,上面全是只有編號的小石碑。

突然,一個山坡上,出現了兩個女人,她們正在把紙錢冥鏹,放進大鐵圓筒內燒,青煙朝天升,灰燼四散。

孤獨

一堆碎裂的石碑擱在路邊,其中一塊刻有 T2004,意指死者在二○○四年下葬。

上前探問,原來她們在拜祭死去的朋友和其他孤魂,記者和攝影師都不約而同地說︰「估唔到響度會見到人。」四十來歲的梁麗珍及麥麗芬是好朋友,她們結伴來拜祭。

走路一拐一拐的梁,辛苦地在山坡上來回走動,在墳前插上香燭,打開三盒炒粉麵飯,奉上一小瓶酒,整齊地擺放在一塊只刻有編號的石碑前。

與其他只刻有編號的墓碑不同,這塊石碑前面放多了一幀小小的男人黑白照。「難道忠伯死後只是一個編號,好唔忍心,要帶遺照來,一起拜祭。」打點好一切後,梁跪在墳前,看著照片,不禁硬咽地說︰「忠伯,我哋嚟探你呀,知唔知呀?」

傷心的梁吃力地站起來,指忠伯全名譚啟忠,去年過身時八十四歲,生前是她的鄰居。

梁憶述,六年前,單身的她因與家人常有嗌交,遂獨自租住西灣河唐樓一個房間,同一單位內,還住了忠伯,二人共用客廳及廚廁。

與忠伯同住六年,梁說︰「我同佢住咁多年,一個人都無探過佢。」

梁指忠伯三十多歲時從內地來港,年輕時曾任海味店掌櫃、髹漆工人。髹漆一行,並非天天有工開,收入不穩,但他仍寄大部分薪金回鄉,給頸上生腫瘤的母親治病。

忠伯一生漂泊,收入不多,晚年靠綜援過活,哪裡房租便宜,便去哪裡住,隨身物品只有一個行李箱,別人都笑他一喼走天涯,內裡只有幾套衫褲,一對鞋、兩條毛巾及一塊番梘,這已是孤獨老人的全部家當。

梁指忠伯在鄉間仍有弟妹,但自母親去世後,家人只懂向他要錢,不久便與家人斷絕來往,數十年來都沒再聯絡。

守望

去年農曆新年期間,忠伯跌倒入院,院方指他中風、血壓高,做了手術,出院後被安排入住北角一間老人院,不夠兩天,忠伯便過身。

梁得知死訊後,六神無主,唯有找好友麥麗芬幫忙。

突然失去朝夕相見的好友,梁完全接受不到忠伯的死。每次看到忠伯的遺物,梁都淚流滿面,於是麥麗芬便主動幫忙,與她一同處理忠伯的身後事。

認領遺體時,政府人員只給了她們三分鐘,便要她們決定忠伯的後事由政府處理,還是自行處理。因過程倉卒,她們又不清楚處理手續,忠伯的後事便交了給政府。

麥麗芬說︰「當時根本唔知沙嶺係咩地方,不過我哋諗住政府執,地方應 OK啩。」

等了近三個月,仍得不到政府通知可到哪裡拜祭忠伯,梁心急如焚,他們只好繼續查探。

向多個政府部門查詢,最後從食環署得到一個號碼「 T2013-xx」。

她們不明號碼的由來,便上網搜尋,才知像忠伯這類無人認領的先人,死後會被編成一組號碼︰「墓碑上,無名無姓無相片,好似監犯,只得編號。」

去年重陽節,她們趁著沙嶺禁區開放,便前往拜祭忠伯。首次抵達,只見一片荒涼,四野無人,沒有地圖指示,只能如走迷宮般亂找。一個多小時後,麥攙扶著一拐一拐的梁,終於找到忠伯下葬之地。兩人拜完忠伯後,眼見其他墳冷冷清清,於是亦好心一併拜祭。

麥麗芬指三次拜祭忠伯,只遇過一名同是來拜祭的男人。他表示與死者是朋友,死者有兄姊,卻不肯執葬,作為朋友的他,只能前來探望,聊表心意。麥引述該男子說︰「第一,屋企人唔理、唔想執,交俾政府處置,第二,無親無故,仲有政府執咗條屍,唔知邊個,咪又揼喺呢度。」

在只刻有編號的石碑上,梁麗珍為先人貼上其年輕時的黑白舊照。

梁麗珍(橙衣)及麥麗芬(灰衣)拜祭故友時,亦會在附近的墳前奉上清香,為無人拜祭者,獻上一點心意。

今次拜祭過後,梁麗珍(橙衣)及麥麗芬(灰衣)要等半年後的重陽節,沙嶺墳場再次開放,才能探望故人。

後事

在沙嶺墳場內土葬的遺骸,如六年後無人認領,便會被起出火化,與同期處理的其他骨灰,合葬在同一公墓。圖中的一九九八年公墓下,放了所有在該年離世的死者骨灰。

拜完忠伯,梁才漸露歡顏。兩人打算每月夾份儲幾百元,將來為忠伯申請骨灰龕位或搬到紀念花園,環境較好,亦方便拜祭。

行善無分大小,毋須宣揚,兩位平凡的人,認為助人是理所當然之事,見別人有需要,便去幫忙,不要多計較。「就好似肚餓食飯,眼瞓瞓覺,係好自然嘅事。」

兩個守望著孤墳的人,看著一片冷清破落的墓地,心裡都害怕死後會葬於此。「我都諗過第時會否葬在沙嶺?我都同梁麗珍講,可能我哋將來都會咁,所以我有問㗎,問慈善機構接唔接受我哋報定名辦身後事。有位咪買定個位,無所謂㗎,人嘅嘢,好難講,唔一定老人家先會走,其實諗定呢啲嘢好正常,好多人都應該諗,因為你唔知自己有幾長命。」麥麗芬說。

沙嶺墳場資料

長期無人掃墓,石碑無人修繕,部分已塌下。

沙嶺墳場佔地 89公頃,有 4.6個維多利亞公園般大。

沙嶺墳場於 1950年啟用,共有超過 15萬具無人認領屍體下葬在此,包括孤寡去世的各種人,或街頭流浪者,每年平均都有數百具屍體運來。

就查詢墓穴位置,市民及掃墓人士可到食環署沙嶺墳場辦事處(電話: 2671 9982),提供先人名字及死亡日期等資料,該署職員會提供位置圖及相關資料。

就無人認領的遺體,該署會按醫院或公眾殮房的指示,將已獲確認為無人認領的遺體土葬或火化,然後安葬於沙嶺墳場,不會提供殮葬儀式。該署會使用環保棺木土葬遺體,在碑石刻上地段、下葬年份及先人編號作識別,並在六年後起出骸骨火化,與同年處理的骨灰,合葬在同一座大公墓碑。如死者在 2013年離世,大公墓碑上會刻有「二零一三年公墓」。

如後人不想先人「大合葬」,欲取回先人的遺骸另行安葬,可向該署提出申請,但須繳付相關費用,包括火化或土葬費用等。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