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6] 疊碼仔百億身家傳奇 「澳博係我老豆」 M1,




在賭枱搵食,或多或少迷信。周輝年輕時,因交通意外,導致唇上有疤,聽相士說最好留鬚,一留幾十年,由黑變白。這幾十年間,他亦由疊碼仔,變成上市公司主席。

封面故事

疊碼仔百億身家傳奇 「澳博係我老豆」

在賭場求存,人人都要有個朵。「周輝」,是他的外號,真名周錦輝。身形細小,唇上一撮白鬍子,是他的標記。

廿多歲他已跟「賭聖」葉漢踩入疊碼仔行列,由澳門殺去拉斯維加斯,苦練四十年,自有「神功」一套。周輝說:「我望一望你隻眼,就可以三十秒內,決定借唔借錢!你落注第一鋪,我已知你賭齡,之前又有無賭過!」

去年,周輝與賭王何鴻燊合作、把手持澳門漁人碼頭及澳門置地廣場等項目的澳門勵駿( 1680)上市。手執泥碼的周輝,立即變身為四百多億市值的上市公司主席「周錦輝先生」。不過說回疊碼仔往事,身家已過百億的他,馬上變回「周輝」:「我當年喺美國永利 marketing係第二把交椅嚟㗎! marketing有咩唔好?」 marketing?他口中的 marketing原來就是疊碼仔。他碌大雙眼說:「哎吔,係啲人改到個名咁核突啫﹗」這次他接受本刊專訪,自揭他的疊碼仔「神功」。

周輝甚少接受專訪,知道訪問時間只有一個鐘,記者度定數款開場白,希望令對方盡快熱身。怎知一見面,周輝已反客為主,熱情趨前握手:「我見過你喎!你成日嚟澳門玩㗎?」記者說:「無、無。」他腦筋急轉,立即發揮 marketing本色:「咁多啲嚟」

周輝是澳門疊碼仔的鼻祖,任務之一是替賭場借錢予外地賭客,待賭客回國後匯錢歸還。多少江湖事,都因疊碼仔的利益而起。風險高、回報亦高;客人輸或贏,他也有傭金落袋。點做一個出色的疊碼仔?周輝有他的「神功」。

「做人無接觸、無破綻」

漁人碼頭由周輝(左一)及何鴻燊(右二)共同合作發展,○六年開幕,排場十足,請來當時的澳門特首何厚鏵(中)主持儀式,十分有面。(《蘋果日報》圖片)

周輝攤開雙手,解釋竅門:「做人無接觸、無破綻嘅!」他的潛台詞,就是一接觸你,你有破綻,就知你底細。「做咗咁多年,我觀察賭仔落注嘅第一鋪、佢甩牌的手勢,就已經知佢賭齡,仲會知佢之前有無喺第二度賭。」情況似乎如老婆揭發老公「偷食」,屬第六感,又鋪鋪中。「個客搵得你多,你傾向會借多啲俾佢。佢搵三百萬一個月,我就借一百萬。點知佢原來呢間借一百萬、嗰間借一百萬,咁咪 over credit囉。所以疊碼仔每分鐘都要知,你個客人去咗邊度……賭。」

做成功疊碼仔的關鍵,在於比銀行及行家快手、搵出暫時莫財的好客,但又要避過「扮有錢」的走數瘟神;審批機制,就是周輝的那雙「眼」。「人哋埋嚟問我攞錢,我望一望佢隻眼,就可以喺三至三十秒之間,答 Yes or No!快過銀行審批,仲要 full payment噃。」美國賭場有信用聯網( credit union),疊馬仔查一查,便知賭客龍與鳳。閱人無數的周輝寧願憑感覺:「查得 credit union,已經太遲。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呀!嗱,我俾過咁多 credit出去, debt set( debt settlement,意思是扣減的債項)少過 1%,值得我牙擦啩。」

「你要食飯,都要忍耐」

周輝去哪裡,都帶同太太陳美儀。上週五,周輝以二億多元投得的橫琴地皮,進行動土儀式,周太繼續做跟得夫人。(廖健昌攝)

周輝亦有疊碼仔另一「神功」——「六星級」服務。「個客未出聲就知佢想點。佢未入酒店房,就要預備雪卡。知佢係回教徒,擺定張地氈俾佢拜神。個客怕鬼嘅,俾間細房囉。要威威,就搵間三千呎大房」當年美國賭場安排,賭客賭夠五萬美金,有免費頭等機票一張,「但有 quota,嚇嚇要同個客去撲!我嘅『第六粒星』,咪就係識得人與人嘅接觸!當然,仲包括好多不必要嘅辱罵。你要食飯,都要忍耐!」人在江湖,周輝已學懂自嘲,拍照期間,記者叫他不要坐著,他笑笑口問:「怕影得我矮呀?」

今年六十四歲的周輝,縱橫賭場四十年;他本是有錢仔出身,周輝母親、人稱「娥姐」的林鳳娥,早年從澳門來港,跟隨夫家做地產,在香港生周輝。一家八口住麥當奴道五十二號,「周梁淑怡住五十號,我哋當年一齊玩。我仲讀慈幼學校,全港第一架 Benz係我屋企嘅,銅鑼灣鳳鳴大廈又係我屋企起(拍檔還有霍英東等)!」但遇上六七暴動,父母生意失敗,娥姐走回澳門、跟剛取得賭牌三年的何鴻燊「搵食」:「我最佩服媽咪責任心。媽咪要養我哋六兄弟姊妹,仲要加多三個表親。」

當時只有二十歲的周輝,不想留在澳門,到了美國讀書,跟母親另一好友「賭聖」葉漢,在拉斯維加斯賭場打滾。八、九十年代,美國賭場開始接待海外賭團,不少東南亞國家旅客到當地賭錢,周輝幫手帶團, Caesars Palace、 Golden Nugget、 MGM等都做過,亦搵到他的第一桶金,「美國人賭錢一鋪一千蚊,東南亞一鋪賭兩萬,係廿個開。我當時人工,好過奧巴馬呀!」

「佢係老豆我係仔」

周輝與太太陳美儀(右二)在工作的地方相識,亦即賭場。結婚廿多年,兩人生下一子一女(左二及一),經常一家人出席公開活動。(嚴寶權攝)

周輝身在美國,正是澳門腥風血雨的日子。江湖傳聞,八十年代台灣幫在澳門興建賽馬會,但欠下工程費,何鴻燊快手買入負責的建築公司股份,再入稟法院查封兼收購賽馬會,因而激怒台灣幫。馬會及葡京的地方,接連發生爆炸及劫殺案,最終由熟識台灣幫的娥姐擺平,娥姐因而成為何鴻燊身邊的大紅人。娥姐認識不少江湖及娛樂圈人物,待人處事的手腕,有大家姐風範。其後何鴻燊把他創辦的愛都酒店及酒樓,都交由娥姐打骰。對於娥姐跟何鴻燊的關係,他說:「你有機會自己問番佢。佢同何生大太太(黎婉華)同年,兩人好好朋友。」周輝笑說:「媽咪係丐幫幫主!佢個心好強,交朋友亦很長遠。」

漁人碼頭臨近港澳碼頭,○六年開幕時,不少人前往參觀。但自金沙等賭場陸續開幕,即被搶盡風頭。周輝最新公布斥資五十億重建漁人碼頭,火山口地標現已拆去。(嚴寶權攝)

周輝其後亦回澳門幫手。「返到嚟,點解呢度同美國差咁遠?得幾個香港客、泰國客囉!」他跟何鴻燊說:「不如學美國,我帶啲東南亞團過嚟啦。」由印尼開始,殺到菲律賓、馬來西亞,「我哋喺各地搵 partner,貪當地人了解自己地頭情況。」周輝曾自道,何鴻燊旗下的賭廳生意,由一年二億生意做到他離開時的四十億元。

周輝又發展澳門首個會所式經營的賭廳勵駿會,成立中介人協會。近十多年,他先後發展澳門置地廣場及漁人碼頭,何鴻燊也入股投資。去年七月周輝將項目來港上市。周輝自揭與何鴻燊的「父子」關係,「澳博係老豆,我係仔。我哋啲賭廳,跟住澳博個牌。」現時澳門有六個賭牌,分別由澳博、金沙、銀娛等持有,周輝現只是為澳博旗下賭廳提供服務。明年澳門檢討賭牌續權,假如開放賭牌,周輝老實表示會爭取,「我爭取,無問題㗎。如果永遠都唔開放,我永遠跟住澳博個賭牌囉,我哋 on the upside。」

「我哋係 marketing」

周輝母親娥姐,今年八十多歲,經常一身珠光寶氣,看上去比真實年紀後生,周輝自嘲,「好多人話佢睇落仲後生過我,唔緊要架, age is not a problem。」(嚴寶權攝)

周輝多謝何鴻燊給他機會,「我好尊重佢。佢話要叉燒飯就叉燒飯,我最多話加隻鹹蛋!」何鴻燊分身家,把漁人碼頭股份分給三太陳婉珍,現時三太持有勵駿一成五股份,沒有入董事局,只派代表唐家榮與周輝同做聯席主席。持股三成的周輝說:「佢哋有錢搵就得,好少過問運作㗎﹗」為表合作愉快:「下次介紹唐先生你識。」

周輝已上岸,但對疊碼仔這行仍處處維護。習近平上場打貪,打擊疊馬仔生意。說到「洗黑」,他一副政客怒火上身,「個客帶現金嚟要登記。登記咗,責任就歸客人啦。佢經銀行匯錢嚟嘅,責任就歸番銀行囉。政府覺得個客有問題,你可以 check個客㗎。」無論記者如何轉話題,他都可以兜回去繼續炮轟:「我哋作為 marketing,仲需唔需要知道個客點搵錢呢?」

(嚴寶權攝)

他的「洗黑論」,有無說服力?為證明說法,周輝再舉一個實例。「澳門有單洗黑錢,係我揭發。有個台灣人冒認新加坡人,喺香港一間銀行匯錢嚟我戶口。都唔對路嘅,又買莊,又買閒,我 check佢護照,假嘅,即刻 stop the game,叫差人拉佢。佢嚟係想套現,最終坐咗五年監。」何必舉報?「佢遲早有問題,對我名譽唔好。」在周輝心目中,疊碼仔的「信用」猶如身份證,是「出嚟行」必備的架生,「我哋做 marketing有乜唔好?當年一齊做 marketing嘅 Nelson Wong,而家係 MGM亞太區高層。行行出狀元,我當年有受美國 due diligence(盡職審查)。」然而,他的一子一女,現時一個當股票分析員,一個做酒店管理,未有「繼承」衣鉢。

「賭場是一場政治」

周輝投資的橫琴項目,請得澳門特首崔世安主持動土,儀式前兩人在房間寒暄。(廖健昌攝)

周輝現時已沒有自己帶客,都是請人來做。對疊碼仔要求,「係唔賭錢。」他頓一頓,再說:「好難。」他自認當年做疊碼仔,難免賭兩手:「而家無喇。玩釣魚、鬥地主,一百蚊上落。」

這段時間,他忙於重建漁人碼頭:「我哋以前起住先,先睇嚇人哋點做嘛!」近年,澳門政府指要增加非博彩元素,他立即把舊有火山口地標拆去,改建酒店、會議展覽廳及恐龍館等:「我係澳門本土人,諗呢啲嘢好易。人哋諗來諗去,都喺個 box裡面。將來漁人碼頭搵人嚟跳土風舞,周街跳都得!唔係嚇嚇歌劇院。」他坦言:「賭場呢行,係政治。唔係新加坡點會得兩間(賭場)?雲頂點會得一間?」他意指自己了解政府政策及所需。

「 I'm the truth」

澳門賭場市佔率

周輝去年聯合澳門三十個中小企,以二億多元投得中央點名發展的橫琴一幅地皮,興建商場,上週五動土儀式,有澳門特首崔世安坐鎮。他還在置地廣場大擺三十圍慶祝,周輝當晚心情靚,更即席獻唱一曲《 The Way We Were》,送給時任澳門立法會議員的太太陳美儀。現時橫琴還是無人地帶,周輝樂於做開荒牛;符合國策,或許這就是政治。

現時香港濠賭股炒得㷫烚烚,勵駿股價水漲船高,周輝賬面身家最少一百二十多億,對澳門前景他說:「氹仔三年後會有兩萬間酒店房起好,做唔做得到呢?美國九四年之後, overbuilt,有幾多間 chapter 11?我六十張賭枱就做好呢六十張,我做好自己個 market,一步一步嚟,睇長遠嘅嘢。」最後周輝再發揮其「 marketing」技巧,雙眼直視記者說:「我做嘅唔係 story,係 the fact。 I am 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信不信,由你﹗」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