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6] 唔熟唔食 西洋菜街「狼人」 M1, Tony, 雷若天




張開雙手唱歌的 Tony,歌藝不俗,加上以慈善歌手形象示人,遂有歌迷忠心追隨。

城市打遊擊

唔熟唔食 西洋菜街「狼人」

美國有華爾街狼人,香港也有西洋菜街狼人,都是以投資之名賺不義之財。

香港狼人雷若天( Tony),平日以街頭賣唱的歌手形象示人,他除了歌藝了得外,更被人指騙財,他有本事向一班歌迷集資超過二千萬,雖然已多次因錢債糾紛進出警署,但至今沒被警方起訴過,還大搖大擺招搖過市。

一班聲稱被騙的歌迷,近日結伴前往旺角行人專用區向正在演唱的雷追數,他除擺出一貫愛理不理的態度外,更難得是一批新歌迷為他保駕護航,兩派歌迷爆發罵戰,正是有人清醒仍有人執迷。

雷若天這個西洋菜街狼人,其能耐不比電影《華爾街狼人》的李安納度弱,起碼他的絕招,即代人投資的所謂賺錢大計,屢試不爽,至今仍有新人「落疊」。

騙案不死的根本原因,是人的貪念,再加上精美的包裝和吹噓技巧,狼人可以繼續逍遙。

「難分真與假人面多險詐……」這夜,街頭歌手雷若天如常在旺角行人專用區擺檔,陶醉地自彈自唱,他對面站了一批歌迷,有新有舊,歌詞中意境,可能是他與一班歌迷錢債糾紛的寫照。

退休公務員陳生與其他幾十個被聲稱騙財的歌迷,今夜如常地去「捧」 Tony場,待 Tony一唱完歌,即群起叫囂夾雜粗口,喊著要 Tony還錢。而見慣類似場面的 Tony,則不慌不忙地告訴追債人士打他電話再詳談,不要在此騷擾他獻唱。

「你老×,你改咗電話,點搵你呀?」在場追債的另一歌迷阿 King爆粗說,「咁你打 9XXX XXXX,咪搵到我囉……。」雖然 Tony很快給了新聯絡電話,但由於群情洶湧,有人指給了電話也沒用,總之又是一味拖,再加上 Tony的樂隊成員加入罵戰來撐他,場面幾近失控及雙方險些大打出手,幸警方及時趕到, Tony最終被帶返旺角警署調查。

上月廿三日晚,一班舊歌迷到旺角踩場追債,與在場捧 Tony的新歌迷爆發罵戰。

歌迷指劉玉翠也有經 Tony而投資越南賭場,但劉只承認已收回大部分款項,而其他則不願多談。

二千萬總投資

陳生及一班歌迷這樣的追債手法已用了十幾次,但次次都不成功。由於沒有白紙黑字證明,警方之前都以私人糾紛為由,不以騙案來開 file處理,遂使 Tony一直逍遙法外。據陳表示,已聯絡數十名受騙歌迷,當中牽涉的金額超過二千萬,當中還未計已放棄追討 Tony的現任無綫高層外事部副總監曾醒明,及女藝人劉玉翠。

陳聯同阿 King及另一受騙歌迷 Haddy在旺角附近的食肆坐下,向記者道出如何被西洋菜南街狼人瞞騙的經過。

陳生是退休公務員,空閒時間較多,他愛與太太逛街來打發日子,○四年,他們逛經文化中心廣場,遇見正在街頭獻唱的 Tony,由於 Tony歌藝了得,加上 Tony懂唱六、七十年代中西流行曲,令陳及太太印象深刻。之後,陳更定時到尖東的星光大道捧 Tony場,久而久之更成了他的歌迷,「 Tony前度女友好識交際,會替他搞歌迷會、生日會及遊船河等活動,積聚好多人氣。」陳承認○五年時,他與太太加入了歌迷會外,還像 fans般會買花及送花給街頭賣唱的 Tony打氣。

狼人並非一開始就露狼相,而是先扮慈善家。○五年五月, Tony在紅磡都會廣場搞了一個慈善點唱會,十蚊點一首歌,聲稱所有收益捐給香港盲人輔導會。陳當時目睹有義工親來點算及收集捐款,所以對 Tony一向表現出的慈善歌手形象深信不疑。

陳表示, Tony苦心建立一派正經慈善形象,難怪搏到很多歌迷信任。

Tony在旺角算是受歡迎的街頭歌手之一,他與人稱「旺角 John Lennon」的「威哥」合組 SMS( Sing My Song)樂隊後,人氣未因歌迷追債事件而下降。

由於群情洶湧,警方到場後要帶走 Tony回警署調查,避免新舊歌迷發生衝突。

先給小甜頭

Tony懂放長線釣大魚的道理,不會一開始就露出狼相,見時機成熟時才慢慢收網,「而家諗番,其實係我自己蠢及有貪念,所以有機會俾到 Tony……」陳解釋他當時接觸到其他歌迷,大家都是在相若時間加入 Tony的歌迷會,並沒機會與舊一批歌迷見面,難以知悉 Tony以前的臭史及有機會讓 Tony慢慢布局。

至○七年九月, Tony主動問陳有無興趣投資股票,並說自己有內幕料,可在短期內迅速獲利幾十巴仙,「當時真係信曬佢,好似中邪咁,佢性格沉默寡言,唔輕佻,仲有少少怕醜,唱歌時好集中精神,點睇都似一個信得過嘅人,……當然,自己係有貪念嘅……」陳小試牛刀,交了兩萬元給 Tony代自己投資股票,每星期便有二至四千元獲利分紅,之後加碼至四萬買另一隻基金,一樣照賺錢,至第三單投資增資至十多萬,三單共十七萬的投資在短短幾個月內,連本帶利回報竟收回廿萬元,即使當時 Tony替陳買什麼股票及基金,陳完全不知情,但面對豐厚回報,陳已當了 Tony是股神,全不覺自己已墮入騙局。

幾個月內,十數萬投資,已為陳及其他人帶來數萬元回報,這一小小甜頭,加強了一班歌迷信心,而此時 Tony開始布一個更大的局,打算一次過引誘歌迷作更大投資。

轉投資越南賭場

到了○八年, Tony有了新藉口,說金融風暴後股票市場投資已行不通,他轉而遊說陳及一班歌迷,投資越南賭場的貴賓廳賭枱,而且保證每月有十釐回報,陳受不住引誘,前後投資了幾百萬進去。

為了維持吸引力,其間 Tony有向各人發放部分回報金額,而陳也累計收到一百萬元賭枱投資回報,有錢回籠,遂使大家愈踩愈深,「 Tony好醒,又或者佢搵到其他新加入嘅羊牯,可以維持到派息俾我,所以佢個局初時都未爆,因佢一直未有全數本金還曬俾我,不斷遊說我唔好攞錢走,累積落去滾存賺複息回報,至○九年尾,我前後收咗一百七十萬嘅回報,但我總共俾咗三百七十幾萬去投資……」

至○九年尾,陳的噩夢開始,所謂的回報沒再出現,每當追數時, Tony及現任女友兼樂隊成員 Connie總會搬出百般理由來推卸,甚至夠膽再叫陳投入新資金。

陳氏夫婦(右)與 Haddy(左二)及阿 King(左)展示一批銀行入數紙及 Tony以前搞的慈善演唱會場刊。

陳生出示先後入過一百萬及八十五萬給雷若天的單據,作為投資越南賭場的資金。

借錢再敲一筆

「一時話有錢返,轉頭又話唔好響電話傾,因驚俾 ICAC偷聽,總之無一次追到錢……」流動資金已乾涸的陳,至一○年追債不果後唯有賣樓來維持生計,不幸是當 Tony知悉他賣樓後,便再次向他賣樓套得的九十萬打主意,而陳也像鬼迷心竅般「任劏」。

「 Tony打電話俾我,話 Connie公司客人攞咗貨後走數,供應商話中午前唔填番條三十幾萬數,就報警拉 Connie行騙,又話 Connie當時俾五個人圍住,情況好危急,佢誓神劈願話下週一會還錢,就咁我又被佢呃到,入咗三十三萬俾佢,之後佢當然一直沒還過呢筆錢」

陳表示 Tony騙完他還不夠喉,之後又輪到其太太遭 Connie遊說,「 Connie致電我太太,話越南賭場有數百萬投資回報已匯到香港某律師樓,而律師樓要收十七萬手續費。」由於心急追回本金,陳太又糊裡糊塗奉上了十七萬給 Connie,當然最後對方又是去如黃鶴,就這樣前前後後種種藉口,他又再借了七十多萬給 Tony。

入選感動香港十大人物

陳氏夫婦(站最後排)以前與其他歌迷出席 Tony(前綠外套)的生日會,顯見 Tony在歌迷心中的地位很高。

至一○年九月, Tony忽然入圍了亞視《感動香港十大人物》節目,屢次討債失敗的部分歌迷便向外爆料,揭露他的真面目。當中無綫高層曾醒明便爆出, Tony在○九年答應經他慈善演唱籌得的善款會分別捐去泰北興建華文學校及賑濟台灣風災,但一百萬捐款卻一直未收到,曾須自掏荷包捐出部分金額。另外曾醒明還爆出他與劉玉翠透過 Tony投資越南賭場,而曾投資了廿萬,因 Tony答允兩、三年後,此廿萬本金會變成一百萬的回報,當然,曾醒明那廿萬本金最後是收不到,更莫說另外的一百萬回報。

另一受騙的歌迷 Haddy向記者聲稱,自己被騙過程與其他人經歷大同小異,亦是受到小小甜頭引誘,最後大筆資金「落疊」。

Haddy說信錯狼人,損失比陳生更慘,她總共向親友舉債四百六十多萬,扣除以前從 Tony手上收回的百多萬元回報,至今她仍損失約三百萬,「○八年話投資越南賭場時,我已經話無曬錢,但 Tony猛話賺硬,仲話若我唔參加,滿額後就無我份,卒之問大陸親戚借錢再投資,初時真係有分紅,大陸親戚知道後,經我介紹佢都投資埋一份……而家我晚晚瞓唔著,無面目見屋企人同親戚,自己輸仲累埋佢哋。」 Haddy邊說邊哭了起來。

本週一,記者致電曾醒明及劉玉翠求證,曾電話駁了去 call台,至截稿前未有回覆,而劉在電話中說已從 Tony處取回大部分款項,所以不欲多談,至於當中涉及金額多少,及是借款還是屬於投資股票或賭場,劉則不願說,「都搞咗幾年,有啲嘢唔記得」

神秘的契哥

Tony沒向歌迷詳細交代投資越南河內賭場的詳情,相中是河內的下龍灣賭場。

記者最後向 Tony求證,站在他旁邊的 Connie未待記者發問,就連珠炮發反擊:「大家一早已聲明無白紙黑字合約,到金融風暴時佢哋先提及呢個問題,是否太過分呢?是否輸打贏要?」

而在旁的 Tony接著插嘴,並推卸責任。「整個投資由 Connie契哥負責,我哋都係投資者之一,當初 Connie俾消息貼士我哋有錢賺,我都係希望大家一齊贏錢啫,佢哋接受咗遊戲規則,而呢啲資料我都俾咗警方啦,……我哋仲響旺角唱歌,全世界人都清楚一個老千或一個詐騙人,有冇咁大膽響旺區等仇人搵自己;第二,我哋響旺角唱係受人打賞,每日約有成千蚊收入,本來生活唔成問題,而家就慘啦,……其他投資者唔知我哋環境,其實我哋同樣捱得好辛苦。」

接著 Tony繼續將所有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股票及賭場投資都係由 Connie契哥負責,整個投資項目細節我哋都唔清楚,大家講求信任啫。」

食齋三十年

Tony及 Connie以自己也是受害人的身份受訪,推說一切投資皆由 Connie契哥負責,但現時要找居無定所的契哥是很困難。

當記者要求聯絡 Connie契哥時, Connie卻大耍太極:「我哋只提供契哥姓名及電話予警方,契哥現時無再投資越南賭場,佢返回新加坡,佢係商人,無固定地方,邊度賺錢佢就去邊,因為涉及商業秘密,我唔能夠透露太多而影響咗佢。」

為加強說服力, Tony還幾乎聲淚俱下。「其實我好心痛,我食齋三十年,由十五歲開始食,人會做錯事,我曾經做錯過,但會反省,響呢項投資,我對天對地,我無一刻或一念頭要呃人錢!」

本刊曾查冊過雷若天的資料,發現他除了擁有一架超過十年的日本車及一間已解散的公司外,再沒有其他物業資產。

重案組跟進

一眾債主歌迷最不忿是 Tony有錢不還,出入有車代步,反而他們自己個個欠落一身債。

據大律師潘展平指出,像 Tony的個案,雖然至今他未被警方落案起訴,但並不表示他沒觸犯非法籌款,及無牌代表公眾人士進行投資或提供相關意見和訛騙等罪名。

另潘認為眾苦主若向警方提供足夠資料,即使他們與 Tony沒事先立了合約,由於涉及人士多及金額龐大,警方一定受理,而警察公共關係科證實,上月廿三日晚在西洋菜南街發生的爭執,警方以涉嫌詐騙分別拘捕五十一歲男子及四十三歲女子,他們已獲准保釋候查,案件交由旺角區重案組跟進,對此消息,陳氏夫婦及 Haddy沒表現得興奮,因他們已預計拿不回欠款,只望有人受到應得的懲罰。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