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5年1月8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296] 直擊元朗水貨城 M1,




壹號頭條

直擊元朗水貨城

水貨客引發連串中港罵戰,這個重磅炸彈,近月已由上水重災區,蔓延至米埔附近的元朗新田,更發展出一個極具組織及規模的「水貨城」。昔日的停車場、農地、村屋,大半年前起紛紛變成水貨倉,還有藥房、便利店、找換店、甚至月租服務式住宅等配套設施,供每日數以千計的水貨客出入使用。這個水貨城背後的地主,是一眾姓文的原居民,當中有人參加正舉行的村代表選舉。

在元朗極具勢力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向本刊證實,一眾文氏鄉紳想在新田吸納水貨客源,部署搞所謂的「邊境購物中心」。這個被視為率先發展新界東北的大計,已令新田一帶的屋租倍升,村民更加強烈不滿受到滋擾及日常交通被侵佔,勢將燃起新一輪中港矛盾熊熊烈火。

A.奧迪斯便利藥店。水貨客除了帶貨外,亦會散買日用品,藥房應運而生,股東為註冊藥劑師邱福來等十八名非文姓人士。

B.十八號停車場。村內另一大水貨倉,掛有「香港石油及運輸業權益協會」門牌,地主是文裕基、文啟宗。

C.福喜龍興停車場。內有兩層鐵皮屋,下層是茶餐廳,上層是水貨派貨點,土地屬「阿公」文佛常祖(祖堂地)。

D. Club88服務式住宅。以月租方式營運,避過領牌,土地屬「阿公」文器成祖(祖堂地)。

E.找換店。提供港幣人民幣兌換服務,並售賣小吃。

F.皇朝停車場。內有多個水貨倉,停車場屬文氏國際集團旗下,老闆是文美桂與李文輝,土地則分別由文美桂、文八庭與文石堂持有。

G.新田公路。長期有過百名水貨客聚集截的士往關口,常有人衝出馬路,加上單線雙程行車,險象環生,附近停車場則掛起「水貨客不准進入」橫額。

新田水貨城的心臟,是一個個鐵皮屋倉庫,內有形形色色貨物,例如 Nespresso咖啡機。水貨客取貨後,忙於塞入行李喼再過關到深圳。

距離元朗市中心二十多分鐘車程的新田,毗鄰米埔和政府正虎視眈眈的古洞發展區,佔地約三十一平方公里,人口二萬。新田發展受附近濕地及保育限制,以往土地多用作停車場及貨倉。屬原居民的文氏,在政府公布新界東北發展具體方案前,已急不及待,瞄準水貨城這門龐大生意。

半年前,新田鄉事委員會主席文志雙公開說:「政府四處找不到地,我告訴政府新田有大量的荒地。」梁志祥向本刊證實,一班文氏兄弟有計劃搞「邊境購物中心」,「那邊全部都係姓文嘅地,邊一幅我就唔清楚啦。」梁稱,不知道文氏大計幾時上馬,但認為除非是政府撥地,否則私人土地應根據城規會規定發展。

梁志祥被問到會否參與文氏大計,他表明立場:「我覺得搞購物中心係好事,如果佢哋唔識申請,我可以協助吓,會同佢哋傾,不過涉及到政府我都有困難,因為涉及佢哋嘅商業利益。」對於水貨城嚴重滋擾居民,梁指:「街坊只係投訴太多水貨客影響出入同交通,好似專線小巴霸晒啲位。」

五千罐奶粉到貨

水貨倉其中一名地主文美桂(左一),是永平村村代表選舉的候選人。去年十月六日,他曾拉隊和大媽兵團到壹傳媒門口抗議。(《蘋果日報》圖片)

去年下半年起,新田由鄉土氣息濃厚的圍頭,變成一個水貨貿易重鎮,而且更發展得極具組織規模,有齊配套供數以千計的水貨客,每日來回穿梭搵食,恍如外國的 Factory Outlet。水貨鎮的心臟是最近新田公路的永平村,記者點算,發現該處有六個停車場及空地已變成水貨倉,每個內有十多個二百至三百呎的貨櫃或鐵皮小屋,擺放形形色色的貨物,例如:奶粉、紅酒、 iPhone、白之戀人及金莎朱古力、澳洲品牌 Healthy Care護膚品,還有名牌 Nespresso咖啡機等。

除了水貨倉,永平村內更有藥房、便利店、找換店、貿易行、地產鋪、茶餐廳,儼如一個新市鎮,光顧的大多是水貨客。最觸目是一間名叫 Club 88的服務式住宅,由三幢丁屋改建而成,間了二十間房。記者向女職員查問,她強調:「我哋呢度只係做月租。」上月聖誕假要九千五百元,其中一間約一百二十呎的房間無窗,只有一張雙人床及洗手間,無餐廳泳池,唯一設施是可在花園燒烤。櫃枱上擺放一疊名片,介紹村內的奧迪斯便利藥店,可供水貨客散買日用品隨時補貨,該女職員說:「呢間(指藥店)都係我老闆開。」

每日晨早六時半,居於深圳的大陸人水貨大軍,就由福田過關陸續殺到,先在永平村口的茶餐廳食早餐,八時水貨集團的職員就會開工派貨。記者連日觀察,發現平日每小時平均有逾一百名拖喼男女排隊取貨,人多時更塞滿停車場內的貨櫃及村屋群之間的小巷。

上週六,臨近歲晚,水貨客人龍處處可見。中午高峰時,一小時便有四、五百人,於六個地段同時排隊取貨,其間有人報警,但軍裝警員到場查證件後就離去。記者觀察,當日每小時有近十輛五點五噸密斗貨車入村,更發現有十二塊卡板、約有五千二百罐荷蘭版牛欄牌奶粉,同一時間卸貨,規模極之龐大。

水貨客月賺過萬

負責運水貨的壯漢,將卡板上近廿多箱的美國雅培奶粉,逐一搬進鐵皮貨倉。

在其中一個水貨倉,水貨集團職員手持數簿,逐一登記水貨客的證件及分發貨物,之後每人便取得一個紙皮箱,內有兩罐荷蘭版牛欄牌奶粉、數支化妝護膚品、盒裝金莎朱古力,一整箱的罐裝咖啡、以至一筒筒的樂天薯片、日本進口零食及紅酒。全程不見現金過手,估算一箱貨值一千多元。

水貨客「套餐式」取貨後,極速登上早在該處等候搵食之的士,前往落馬洲支線關口。的士司機亦全部「釣泥鯭」按人頭計費,每人十五至二十元,但其實跳錶的話,全程也只是三十元以內。記者要求打錶即被拒載,只能被迫做「泥鯭」,包車的話司機大口索價一百五十元。

到達落馬洲關口,水貨客過關期間,內地關員並無檢查水客行李。記者尾隨他們步行,離開福田口岸十分鐘到達一條水圍村,他們將貨交給接頭人,然後每人領取二百多元港幣報酬散去。

有水貨客透露,他們每日來回帶貨兩、三轉:「一個月都可掙到過萬元。」假設水貨基地每日運作十二小時、每小時有一百人次取貨,水貨集團單日出糧開支便達廿四萬元。而每日一千二百人來回港深兩地,攜帶的貨值便高達一百廿萬元。一個月全天候運作,估算交易貨額高達三千六百萬元。

據一名水貨倉主透露,北區上水、粉嶺約有一萬名活躍水貨客,現已有三千人轉到新田搵食,因羅湖關口查得緊、港鐵對攜帶貨物重量亦有限制。而在新田坐小巴的士,亦較上水坐港鐵到羅湖便宜。

涉多名文姓地主

警察偶爾抽查水貨客的證件後便放行,不見檢查他們的行李。

新田水貨城的水貨倉,大多位處一個叫「皇朝停車場」的範圍,屬文氏國際集團旗下,公司股東包括文美桂及李文輝。文美桂更是本月十八日即將舉行的永平村村代表選舉候選人,他亦是香港深圳社團總會副會長。該會名譽會長就是民建聯梁志祥,以及譚耀宗等人,早前曾出力反佔中,文美桂其中一項「政績」,就是拉隊到壹傳媒門口抗議,並有相片貼在社團總會網頁。

記者週一欲向文美桂查問他的停車場,為何變成水貨基地,以及他有否參與水貨運作,其職員指他不作回應。記者在門外等候時,有文氏國際職員警告記者五分鐘內要離開永平村,之後有人來電大罵:「我唔知你哋係咪收咗錢,我哋會去廉政公署話你騷擾同誣告候選人。」記者問他是否文美桂,他答:「你唔好理我邊個。」之後文美桂傳真到本刊,聲稱「元朗議員及候任村長」投訴記者,但未有回應有關水貨的提問。

翻查水貨城的土地業權,發現涉及至少四十多名姓文的地主。其中,土地註冊處記錄顯示, Club 88地皮屬「阿公地」,由祖堂文器成祖持有。 Club 88大條道理運作,地政總署指,它是舊批屋地,地契無限制用途。民政事務局則說,旅館牌照只監管廿八日以下日租單位,月租不屬監管範圍。至於 Club 88職員口中屬同一老闆的奧迪斯便利藥店,則由非文姓的人士持有,董事及股東之一的邱福來,是一名註冊藥劑師,另外還有十七名非文姓股東。

水炮趕水貨客

新田發展成水貨樞紐,最大贏家為一班地主。一名老村民透露,自從去年八月水貨客車輪轉活躍之後,新田多條村的租金亦水漲船高,他說:「我間屋三百幾呎,四年前租住至今,月租二千九。早幾個月前加到八千九,點頂呀,好彩申請到公屋,三月就搬。我唔租,業主可能會將間屋出租做水貨倉啦,閒閒哋一個月收幾萬蚊。」

住在水貨城心臟的永平村村民,幾乎家家戶戶門口,都貼有標語:「警告:水貨客自行清理垃圾」、「水貨客若滋擾居民立即報警」。對於文美桂在村代表選舉中有幾大勝算、力壓對手現任區議員文光明,村民都不敢多言。

文光明以電郵回覆本刊,指已向警方、海關及入境處投訴水貨客問題。他的友好、前新田鄉事委員會主席文富穩,則表明不滿水貨客入侵。文富穩在永平村一帶開設新記車場,他的夥計四個月前,曾在村口裝設水炮驅趕水貨客,威力能射水至三米高,途經附近十米的人都濕身。但據悉,和水貨集團關係密切的有勢力人士,隨即向警方及水務署投訴,新記已沒再行動,只在門外掛上大橫額「水貨客不准進入」。

文富穩與「新界王」劉皇發關係友好,他透露,一個二、三百呎用來存貨的貨櫃或鐵皮屋,月租高達八千至一萬元。文說:「幾年前都有人嗌我做,我唔想俾居民話我從事呢個行業,影響到居民生活。我唔係清高,但我唔希望令到居民困擾。全部都係叔伯兄弟,出聲我就唔鍾意。」記者問他有關文美桂的業務,他說:「佢唔做村長,條村都經濟好啦,但如果佢做到,相信會收斂。我相信佢做咗村長後,會睇到水貨客影響到民生,會諗辦法去解決。」

文天祥公園樹影婆娑,門外卻經常有水貨客大排長龍搭小巴到關口,令居民頭痛不已。

文富穩開設的新記停車場,曾經裝有水炮(箭嘴)驅趕水貨客,站在數米之遙的記者,鏡頭亦被射濕。

「早金莎晚 iPhone」

水貨客的出現,之所以成為中港矛盾核心,因他們造成極大生活滋擾。有新田村民說:「過往簡單寧靜的鄉郊生活,現在變得複雜又無車搭,一家大細都要提早起身出門。」、「他們朝早就奶粉、金莎,夜晚就 iPhone,嘈死人,好多閒雜人出入,都擔心治安愈來愈差。」

雖然目前沒有法例列明走水貨犯法,但大律師陸偉雄表示,若水貨客在固定地方拆貨執喼,警察勸諭無效,他們可被控阻街。此外,水貨客利用的士小巴大舉運貨,隨時連累司機觸犯《道路交通規例》中,各種車輛的總重量限制。如水貨客攜帶的貨量,超出海關條例規定(如奶粉上限為兩罐),亦屬違法。深圳海關條例亦列明,入境旅客若攜帶貨值超過二千元人民幣,必須繳百分之十至五十的稅。但中港執法部門有幾着力打擊卻是疑問,本港警方表示,去年採取了三十一次「風沙行動」,卻未有提及拘捕人數。

新田文氏兄弟中,最有名是去年逝世的「皇巴士」大王文伙泰,八十年代曾替地產商收購農地建屋,惟新田與米埔一帶濕地不利地產發展,政府更將米埔劃為保護區,文伙泰曾大罵米埔是毒瘤。九七後地產滑落,文伙泰透過強勁的深圳官場人脈,夥拍九巴合營落馬洲至皇崗的「皇巴士」而豬籠入水,更擔任了深圳政協常委。文伙泰的發跡,一直順大陸發展勢頭,今時今日一班文氏兄弟也秉承大阿哥作風,靠大陸搵食。

新田開村五個世紀

元朗新田開村已有五百八十多年歷史,為本港五大原居民氏族、文天祥後代文氏的聚居地,由三圍六村組成,其中著名的大夫第及麟峯文公祠被列為法定古蹟。

南宋名臣文天祥之堂弟文天瑞,由四川南下廣東再到寶安,其後人於一三六七年從寶安再移居當時稱為「老虎坑」的屯門,後因屯門一帶匪盜猖獗,他們遷離,至一四二九年文天瑞第七代後人文世歌,開始定居新田。

大夫第由二十一世祖文灼勳(文頌鑾)建於清同治四年( 1865年)。大夫第即為大夫的府第,大夫是朝廷封贈的銜頭。相信文頌鑾於科舉中舉或因樂善好施得到鄉民讚譽,獲朝廷授予大夫之名。大夫第是本港最華麗的香港古建築之一,梁朝偉及鄭中基主演的港產片《行運超人》曾在該處拍攝。

五、六十年代,位處濕地的新田鄉土氣息濃厚,滄海桑田,如今已面目全非。

新田是文天祥後代聚居地,村內的大夫第更是前人風光的象徵。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