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4日 星期四

品味女王是這樣煉成 [壹週刊 - 1317] M1,



品味和知識,使 Gigi成為非一般港女,由內到外散發出的氣質,也特別不同。

城市脈搏

品味女王是這樣煉成

好多人會講,點解拍賣行內出入都係靚女,仔細一看,靚的並不一定是外表,而是氣質。無論她們拿起珠寶鑑賞估價,還是穿着旗袍在富豪堆中舉槌叫價,美艷外形奪人魂魄,富豪不由自主舉牌托價。

靚,有好多種定義,但最叫人目眩的,就係呢種由內到外的品味。

呢種美,很多港女不知如何演繹,於是靠名牌手袋和時裝,不知何時開始,香港女孩子變得形象負面。根據香港網絡大典解釋,「港女」一詞貶義多多,她們總被網民覺得是野蠻無理、拜金貪錢、喜歡叫男友送名牌、自大崇洋……

不想做庸脂俗粉,這班港女轉而追求高品味,從事拍賣行工作,研究珠寶、古董、名酒、字畫,年紀輕輕,就已經有豐厚知識底蘊。

本刊訪問了五名品味女王,看她們造詣深厚但又謙卑,論盡琴棋書畫又不失天真,拍賣槌敲下那一刻,散發出攝人氣勢。

由五月底到本月中,一連串各種春季拍賣會開鑼,推出了多種中國書畫、翡翠珠寶及古董名錶到紅酒烈酒等貴價品。扑槌聲此起彼落,不少富豪寧願付高昂佣金參加拍賣會,就是要感受這種氣氛。

拍賣會過百年來,都一向以男性為主導,但這幾年風水輪流轉,負責拍賣珍品講解工作,幾乎都是全女班上陣擔大旗,當中不少還是靚女。

靚女都識鑑賞古董字畫,唔係呀嘛?記者抱懷疑態度到場參觀時,場中看到一個皮膚白皙的後生靚女,雙手捧着清乾隆青花花果紋蒜頭瓶、估價超過二百二十萬港元,她沒有怯場,一身貼身套裝,淡定地踩着高踭鞋,從掛畫間搖曳走出來。

她名叫虞詠芝( Gigi),今年才二十七歲,已經在拍賣行工作了五年。她是中國古董藝術部專家。精通中國歷史的她,在英國其實主修數學及統計學,大學畢業後才半途出家,走去英國修讀古董研究碩士課程。

問她點解咁揀?她說喜歡有品味的東西,覺得優雅。

氣質從小培養

這隻 Balloon Watch是 Cartier經典款式,是 Gigi的家人早年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寓意她珍惜時間。

不過講品味,還是要看條起跑線靚不靚,是不是從小「浸出來」。出身小康之家的 Gigi,從小受父親感染和栽培,而愛上中國歷史。「爸爸收藏好多歷史書和當代陶瓷,所以我由細睇到大,又會一齊去博物館。」

果然,久經浸淫的她,思想範圍也比同齡女孩闊得多。當她看到個清朝花瓶,便會聯想到歷史中的紫禁城生活,「我會好容易聯想起當時啲工匠在瓷胎上釉燒製過程嘅畫面,物件擺放在宮中嘅情景,腦海中將所有畫面連埋成故事。」

外人眼中,數學與古董根本扯不上關係,肯定有錢女未找到心儀工作,隨便挑個碩士課程進修,但藝術這回事,真的好講天分,不是讀就可以畢業的。她沒有因半途出家研究古董而感到吃力,反而因為有歷史根底,對拍賣行工作游刃有餘。「我覺得同古董係一種緣分,我真係鍾意同件古物隔代溝通,心靈上係有種特別感覺。」

嗯,記者都明嘅,任何工作去到最高層次,都要講對這行業有冇特殊感覺,記者需要的是新聞觸覺。

人當草佢當寶

圖中她與朋友到意大利旅行,尋找特色的古董建築,增加歷史知識。

在拍賣行做專家比一般專家更難,因為你講錯半句話或是估錯半口價,都足以令公司損失慘重,優柔寡斷是女性通病,偏偏這行是不容存在。

如何克服? Gigi說這也是天生性格,她入行雖然只有五年,但由於行事果斷,上司已經讓她自行估價,「其實好多人攞自己珍品來,心目中都會 set個最高價,但我一睇就知有冇拍賣市場,幾多錢賣得出,由於估價和存倉都係唔收費,只係按成交價抽佣,所以唔適合 consignment就要 say no,勉強收返嚟只會流拍。」她經常自嘲自己是男兒心女兒身,果斷卻帶柔情。

要成為一個獨具慧眼的古董專家,必須懂得珍貴與罕貴之差別。在平凡人眼中,公認的美就是貴,但在於 Gigi而言,美不代表值錢,除了珍還要罕。例如清代嘉慶及道光時期的瓷器與只有十三年的雍正王朝,所燒製的官窯瓷器對比,已經數算到收藏價值差好遠。

百萬玉器當狗兜

別以為研究古董的就是悶人, Gigi都會與朋友到酒吧摸杯底傾吓偈,「有時放工真係攰到要飲杯酒放鬆吓。」

唔係好明佢講乜?不如講 shopping,因為不論咩女仔都愛逛名店。但 Gigi說她唔追求名牌,喜歡到鄉村田園地方探索。

她被派往英國工作收集古董,曾到一個小村落為藏家做估價,那收藏家滔滔不絕地介紹家中瓷器,但沒有一件適合拍賣。臨走時,她看到狗屋旁疑似用作狗水兜的白玉杯,細心檢驗下才知是乾隆朝代玉器,最後拍賣了百多萬港元。這一役,可說是代表作。記者奇怪,如此值錢何不自掏腰包賣下大賺一筆,反而幫公司尋寶,她說這是誠信問題,錢不是一切。

她在英國芸芸小村莊中,還找到一個雍正朝代的花瓶,價值過千萬賣出,她笑言:「當時個花瓶竟然插咗幾把遮,個客仲講笑話好彩冇打爛。」很多時客人認為值錢的,其實好普通,反而被人忽略的,往往才是寶物。禾稈冚珍珠,這才叫淘寶。

珠寶不用多

Julia每日對着美鑽寶石,三、五卡已經很普通,要像這顆超過十卡的無加熱緬甸藍鑽才能讓她動容。

而同是二十七歲的劉大璡( Julia),是拍賣行的珠寶鑑證初級專家。 Julia在大學主修法文,後來到法國交流一年,再到英國修讀奢華品牌管理研究碩士課程及紐約攻讀珠寶鑑定資質證書。

Julia雖然是珠寶鑑證專家,卻不愛戴珠寶,因為她覺得珠寶要配合年紀和場合:「正如一個少女戴十幾卡鑽石,一眼望落去好明顯係人哋送俾你,一啲都唔馨香,換轉係五、六十歲嘅女人戴,反而戴出氣質,人哋會諗對方有能力自己做生意賺錢,矜貴得多。」她又說不要一整套鑽飾寶石戴上身,「咁樣會 too much,如果本身有氣質,簡單戴一樣已經足夠。」

女人總愛晒命, Julia不時遇到炫富港女挑戰她的專業,但見慣大場面的她,當然自有一套應對,她笑言:「試過有啲唔熟嘅人 show off十卡鑽石俾我睇,我最多會望一望,然後答『吖,好大喎,都幾靚嘅』就算。」對方想你露出葡萄歪眼的表情,你更要保持不在意。

妄想釣金龜

有人陰謀論,認為拍賣行女專家每日只需打扮靚靚,同客人聊天吃飯放吓電就可以,工作十分輕鬆,她聽完火都來。「有客人話在拍賣行工作的女仔好有氣質,因為每次行出來,都係要光鮮亮麗同啲客傾偈,又介紹展品,睇落非常專業。但呢樣唔係扮出來,拍賣前我哋要預備好多資料,好辛苦做功課,有時做到隻狗咁冇人知,唔係得表面嗰浸。」

OK, OK,唔講個樣講夢想,好多港女夢想嫁個有錢人。不少人覺得拍賣行靚女經常接觸有錢人,當然容易釣得到金龜婿啦。她嘆口氣說,對她而言這想法大錯特錯,因為所見有錢婆多過有錢佬。「做珠寶其實識唔到男仔,因為多數客人都係買俾太太,除非係做珠寶生意嘅人,但比較少喺拍賣行出現。」

記者再細看她的衣著,最終沒找到半個名牌標誌,貼身西褲和小菊花紋上衣,都是普通貨色,贏在氣質,看來的確成立。「成身名牌睇唔出氣質,要傾過偈先知有冇生活品味,要跟番個 trend先得,唔好人人買 LV,你又走去買,廿幾歲打扮應該青春活潑嘛。」她說。

在拍賣行工作的女性,經常被冠以高貴嚴肅的形象,其實 Gigi(左)和 Julia(右)除工作以外,也是活潑調皮。

去年三月, Julia(左一)出席泰國朋友在曼谷的婚禮,一身粉紅晚裝,沒戴珠寶的她,更顯青春高貴。

千萬不要拋書包

Carmen(右)正在為客人講解秦風的作品,投入程度如畫中筆畫般起勁有力。

中國書畫,亦是多個拍賣活動的焦點。三十多歲的 Amy、 Carmen和 Sara是這方面的鑑證專家。三人分別主修西方藝術、西方歷史與人類學及法律,後來才鑽研中國書畫。

書畫價值除了看畫家的背景和構圖,原本書畫本身的故事更為重要, Carmen說:「書畫價值好大部分係既定,因為歷史書中都有記載,例如讀過齊白石書畫嘅人,都會認識作品質素,去到咁高質素嘅作品,大家唔需要有太多爭議,但在於欣賞角度,就要培養。每個人對畫嘅睇法和感受都唔同,受影響嘅程度都唔同。」

她們又說做這行,絕不能隨便拋書包,因為展覽場中臥虎藏龍,「通常客人已有基本資料先來睇實物,甚至比我哋認知更多。近代畫買家多數係五十歲以上的男士,佢會覺得你憑咩解釋咁多,但做耐咗,培養出與客人之間的感情,只要你肯聽,客人反而會教番你好多嘢。」

那五十歲男人中有冇金龜?她們說:「這些人眼中似乎只有字畫,唔係來睇女。」

唔好打擊個客

郭心怡已是佳士德拍賣場總監,她喜愛穿著旗袍,留意富豪每口價格,充滿自信,艷壓全場。她另一特色是將木槌柄拆出來,只用槌頭落價,行內很多女拍賣官也是這樣。

拍賣估價,最難處理並非技術而是人際關係,特別是一些客人滿心歡喜捧着假貨上來估價時,怎樣不打擊對方就是另一門知識。「試過有啲人攞嘢上嚟話係朋友送俾佢嘅珍品,但原來係假嘅,都要好有禮貌同佢講:『或者你留喺屋企做紀念』仲要保持笑容帶過咗就算。」

Carmen以搭錯線來形容一些客人:「有時唔係幅畫好唔好,而係唔合佢心水,我哋嘅職責就好似慢慢連番呢啲線咁,等佢哋明白拍賣標準。」她初期在客戶服務部工作時,每日都有不同人呈上他們的傳家之寶來拍賣,騎呢古怪乜都有。「有石頭、花膠、郵票等,同我哋公司完全無關,只好禮貌咁請佢離開。」

Sara仲話:「我哋部門見得最多係《清明上河圖》,試過一星期有十幾張唔同人攞上嚟,有啲仲寫埋係印刷品,佢都攞上嚟,去到咁濫,咁我就會直接話俾佢知係假嘅,但有啲就好堅持,話屋企傳咗八代、九代,咁我只可以講佢知:『先生,呢幅畫博物館一早收藏咗㗎喇。』」

九代家傳珍藏變垃圾,那應該給對方何種表情?她說依然要保持謙卑,和最真誠笑容。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