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

追查 108小時 迷你倉大火真相 [壹週刊 - 1373] __,M1,

消防員夜以繼日撲滅迷你倉大火,辛苦了!壹號頭條追查108小時 迷你倉大火真相一場迷你倉四級大火,焚燒超過四天,導致兩名消防員因熱衰竭殉職,市民心中有很多問號:點解會燒咁耐?點解現場無市民被困,卻有兩名消防員在火海喪生?今次災難發生在九龍灣,超過四十五年樓齡的工廈,由於消防條例可豁免安裝自動灑水系統,加上七層高的大廈,多層設有迷你倉,內裡縱橫交錯,間隔複雜,恍如進入迷宮。現場設有二百個迷你倉,每個倉 ...


消防員夜以繼日撲滅迷你倉大火,辛苦了!

壹號頭條

追查 108小時 迷你倉大火真相

一場迷你倉四級大火,焚燒超過四天,導致兩名消防員因熱衰竭殉職,市民心中有很多問號:點解會燒咁耐?點解現場無市民被困,卻有兩名消防員在火海喪生?

今次災難發生在九龍灣,超過四十五年樓齡的工廈,由於消防條例可豁免安裝自動灑水系統,加上七層高的大廈,多層設有迷你倉,內裡縱橫交錯,間隔複雜,恍如進入迷宮。

現場設有二百個迷你倉,每個倉由鐵板密封,於是變成二百個高溫的封閉火爐一齊燃燒,鐵皮間封阻止水喉射水,但又使溫度互傳,並以幾何效應式升高,現場溫度過千度,並隨時突然閃燃,恐怖情況是消防員從無經歷。

有消防員英勇犧牲,於是一段段群組對話和相片在網上流傳,佩戴「黃帽子」的前線消防人員爆發了!黃帽子指摘戴「白帽子」的高層指揮官完全「離地」,錯用外國的「進攻式」理論滅火,結果連累兩名同袍。

第一項爭議是,今次大火沒有採用傳統「防禦式」救火策略,防禦式是二人一隊,後邊噴水幫前面降溫,缺點是不能主動找到火種源頭,任由大火燃燒,但安全。

但有指政府高層在部門聯合會議上施壓,為了不令東九龍交通無了期癱瘓,以及工廈有倒塌危機,消防高層堅決使用「進攻式」,派消防員逐個倉門爆開,直接撲滅每個火種源頭,結果遇上閃燃出事。

另一項爭議是錯用鼓風機,原本消防想利用鼓風機將濃煙排出,好讓消防人員視野更清晰,準確找到火源,最後卻被指將氧氣打進現場,導致火勢一發不可收拾。

當中是否涉及人為失當,留待死因庭展開向兩名殉職消防人員聆訊,而警隊派員到現場調查起火原因,經過今次事件最令市民不安的是,不斷在舊式工廈增添的迷你倉,猶如隱藏在市區的計時炸彈。

本週一及二,位於牛頭角道淘大工業村的火場外,過百名消防人員、家屬排列整齊,為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消防隊目許志傑進行路祭,家屬曾短暫逗留火場,為殉職消防員默哀。

易燃品塞滿倉

火場傳來多名同袍死傷消息,消防員心情沉重。

兩名消防員分別遺下一名四個月大和一名七歲大的兒子。各界紛紛為張耀升和許志傑家人募捐,而大火源頭「時昌迷你倉」創辦人時景恒透過 facebook表示會向各人家庭捐款五十萬元。

據報導指消防員在工廈檢獲風煤樽、壓縮氣體樽、雪種罐和汽車漆油,事實上,起火工廈內有多間小型工場,包括印刷廠、裝修工場、水電工程公司和毛巾織造廠。據知,多間裝修工程及冷氣工程公司,都有在迷你倉內擺放易燃物品,這也是迷你倉內大火「燒極都有」的原因。

警方亦展開刑事調查,派出東九龍總區重案組到現場蒐集證據,循多方面調查起火原因,包括漏電或短路。

二百個火爐一齊燒

迷你倉多設置在舊式工廈內,舊式工廈消防系統落後,猶如隱藏在市區內的炸彈。

由於牛頭角道淘大工業村內的工廈是一九七三年前落成,可以豁免安裝自動灑水系統,但今次一起火,火勢迅速蔓延,消防處本週會針對這類舊工廈,檢查工廈防火系統。

肇事火場超過二百個迷你倉,倉主慣常將所有雜物塞滿在倉內,網上流傳還有人以迷你倉為家,在倉內留宿兼生火煮食。

迷你倉一起火,就像二百個封閉的小火場,加上倉與倉之間以鐵板間隔,傳熱溫度高,二百個火場各自燃燒,每個倉內為求盡用空間,儲存物都塞得針插不進,因此一燒起上來就沒完沒了,熱力溫度幾何式向上提升,情況一發不可收拾。

香港六月份正值炎夏,街外錄得超過攝氏三十多度的高溫,其實火場氣溫高達攝氏一千度,兩名消防人員因「熱衰竭」死亡,有網上群組流傳的消防員提供照片,看見防高溫頭盔也被燒熔,可見現場溫度之高,而大火燒足一百零八小時才被撲熄。

這亦是消防員面對前所未見的火災,灌救難度十分之高,進入猶如迷宮的迷你倉,想逐一爆破迷你倉絕不容易,高層想以「進攻式」派遣煙帽隊進入火場尋找火源,豈料未找到源頭,便相繼有兩名消防員死亡,救火工作一度進退失據。

防禦派狂轟理論派

從未遇過複雜的迷你倉大火,前線消防員被指不滿高層指揮失當。

頭戴「白帽」的高層,即消防區長至消防處處長,眼見四級大火仍未撲熄,所以心急要解決問題,有高層召開跨部門的小組會議,被指政府高層施壓,一定要消防盡快搞掂,因為東九龍接近癱瘓,而且任由大火焚燒,工廈有倒塌危機,危害附近居民安全。

所以便派頭戴「黃帽」的前線消防員以進攻式滅火,但消防員在群組間議論紛紛:「以前是二人一隊,後邊噴水幫前面降溫,新派說不用,直接進攻找源頭滅火,結果太急進出事。」

指揮官被指紙上談兵,有黃帽子狂轟:「愈高級愈離地」、「只有紙上談兵的理論」,他們在英國學的一套,未必能準確套用在地小狹窄的香港。

鼓風機惹爭議

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不幸殉職,同袍趕去醫院見他最後一面。

另一大爭議是起用鼓風機,理論上,若果火場只有一個通風口,鼓風機的作用便是將濃煙排出工廈外,讓消防員有更清晰的視野滅火,亦有助減低火場溫度。

一些消防員指大火在第一天傍晚已受控制,但一小時後鼓風機一開,原來現場不只一個通風口,間接將大量氧氣打進火場,令火愈燒愈旺。「外國消防理論,有用鼓風機把濃煙經窗口谷出去,但前提是要在封閉空間得一個窗口,今次迷你倉面積大,結構複雜,鼓風機唔可能谷濃煙出去,反變成吹氧氣入去,增旺二百個倉內的火。」當消防員一爆倉打開門,蓄勢已久的倉內火,便奪門「搶火」而出,當引發閃燃時,便可能連頭盔都燒熔,人怎可能受得住。

一場迷你倉大火,兩條人命葬身火海,暴露了迷你倉隨時變成都市炸彈。

還有八萬高危倉位

時景恒(左二)是時昌老闆,經常出鏡宣傳的老外 Matt(右二)也是股東之一。

迷你倉生意門檻低,根據調查統計,全港最少有八萬個倉位,而時景恒經營的時昌佔當中二萬多個,屬全港最大。

今次出事的九龍灣淘大工業村,是他於○三年沙士,以一個非常便宜的租金向恒隆集團租下,後來成為他的迷你倉總部。三樓出事位置有近二百多個倉位,記者走訪他的其他迷你倉,一樣「劏」到盡,位於油塘萬年工業大廈的時昌迷你倉,一層約萬呎的工廈,在他物盡其用之下,竟能「劏」出四百七十個倉位,非常密集。火警難救,其中一個原因,就正正是迷你倉的布局,猶如迷宮。

一萬蚊創業

時景恒創辦時昌迷你倉,一直順風順水,今年還積極收購同行,但經過今次事件,他的生意已受到重挫。

時景恒有生意頭腦,創業時只有一萬蚊身家的他,問親友借來七萬元做訂金,買入一個八十萬的油塘工廈,免租期間即打造迷你倉賺錢俾大訂。無錢宣傳,他在蘭桂坊擔着長梯,將街招貼高一點,令清潔阿嬸不能輕易撕走;在火炭橋掛橫額會被食環剪,他花幾百元在夜冷鋪,買幾架爛單車,將橫額改掛在單車上。

之後他用數千元在「宣傳易」賣廣告,以電話號碼替客人洗腦。打響名堂後,在市道低迷時,密密買工廈單位拓展生意,至今他手持物業已超過四億元。時昌二萬多個倉,以平均每個倉收八百元計,每月收入近二千萬。

本週日,時景恒在個人 facebook發文表示將會向兩名殉職消防員遺孀各提供一筆港幣五十萬元的緊急援助金,而火災經歷了人生最傷痛的日子,他已受了深刻的教訓。

防火門未符標準

時昌的第一代迷你倉,由木板分隔,設計簡單。

事實上,出事的單位,早於一○年被屋宇署發信指他們的防火門未符合標準,通往樓梯的防火門亦被拆除,不過後來問題已經改善。到一三年,時昌上市計劃擱置,他在接受傳媒訪問時,提過問題之一是與走火通道、防火門未合規格有關。由於出事工廈單位屬舊契,消防條例並沒有強制要安裝自動灑水系統,結果出事。

記者走訪各區多個迷你倉,發現大部分迷你倉都同時昌一樣,密集的布局,而且在監管客人擺放什麼物品方面,較為粗疏。大部分更如無掩雞籠,客人只需持有開門咭,就可二十四小時自由出入,夜間更沒有職員當值,要做什麼都無人知。

資深測量師李海達指出,除了一般建築物條例以外,並無針對迷你倉的規管,「咁多年都無就迷你倉修例,好似你屋企裝修一樣,唔使申請、領牌。例如無規定間隔倉位所用的物料,因為木材間一呎只需一百蚊,如果用可以防火一個鐘嘅消防板、消防磚,要二、三百蚊,點會有人用貴料。」他指為安全計,應該安裝自動灑水系統,包括每個獨立倉位,都要安裝一個灑水器,每個約一千元,但最大問題是:「做灑水系統需要消防缸,好多舊式工廈都無,租客要先向大業主申請,建缸連整套系統要近百萬元,而且要整幢大廈一齊做。」無論幾貴,都不及人命矜貴。經過此事,政府必須要檢視舊式工廈的防火問題。

搶民望不成  689班子集體出醜

梁振英為救民望要表現出「民生無小事」,事後親自主持跨部門高層會議跟進火警,但負責的官員不是無影就是卸責,未能幫助受影響居民,更難以釋除公眾對當局處理上的疑慮。《蘋果日報》圖片

牛頭角淘大工業村長命火災燒足一百零八小時,最終奪去兩名英勇消防員的性命,更暴露消防處在裝備及訓練上有所不足;管理層有否指揮失誤甚至失職,相信要留待後續調查跟進,但可以肯定的是,消防處以外整個以梁振英為首的特區政府高層,再次示範處理危機時的拙劣,醜態盡現人前。

政府新聞處上週四晚發出新聞稿,透露梁振英當天早上已主持跨部門高層會議跟進火警,出席者包括署理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保安局、發展局、食物及衞生局、民政事務局、消防處、屋宇署、民政事務總署及醫院管理局等高層官員。

搶閘領軍跨部門跟進

香港過去發生嚴重火警,火勢未撲滅前,政府鮮有同步作跨部門處理,梁振英今次以高規格看待,是反映「民生無小事」?還是把握機會拯救低迷的民望,為連任做準備?惟事實是,政府表面上高規格處理火災,但實際上一眾高官集體失蹤,未能回應受火災影響市民的訴求。

類似的跨部門高層會議,過去一般由被視為公務員之首的政務司司長領導,但「媽打」林鄭月娥本月初外訪美國,至本月底前仍在休假,由勞福局局長張建宗署任其職務,惟工廈起火至今,他除了上週六簡短回應殉職公務員撫恤金安排,以及是否取消七一回歸慶祝活動外,基本上如同置身事外。

多名司局長齊齊失蹤

事發後最多現身的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右三),表現同樣不濟,被記者追問是否救火策略指揮失誤時,即扭曲公眾意見,批評有人責難前線消防員。《蘋果日報》圖片

其他問責官員也不遑多讓。今次出事的工廈有六十年以上樓齡,獲豁免毋須安裝消防灑水系統,工廈使用以至涉及迷你倉的政策及相關條例,全屬發展局範疇,但局長陳茂波在事發後第四日才出席電台節目回應,僅表示盡快檢討迷你倉運作,不排除修例規管。須知道,迷你倉位處舊式工廈帶來嚴重風險,現時究竟有多少枚都市炸彈埋藏城市之中?

其餘兩個失蹤局長,是食衞局的高永文及環境局的黃錦星。由於大火造成大量濃煙,關注空氣質素的環團健康空氣行動,事後立即在火場附近量度空氣污染情況,發現 PM2.5數值長期徘徊,對附近居民健康有即時危險的水平,並敦促政府應立即應對,包括即時疏散附近居民至較安全的地方。附近居民曾在網上投訴,吸入濃煙引致呼吸道不適需要求醫,但高、黃均未公開解說與交代。

劉江華被爆無能卸責

翻查資料顯示,黃錦星原來休假至下月初,但其實環境局還有副局長陸恭蕙,她本身熟悉環保議題,而且健康空氣行動成立時更出任主席。本刊亦發現,上週四晚關於跨部門高層會議的新聞稿,環境局其實不在部門名單之中。

外界一度憂慮大火工廈有倒塌危險,加上濃煙和污染物波及附近民居,政圈傳出消息,指負責統籌有關工作的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卻因不清楚如何處理,想推卸給保安局;劉事後被多番追問,一直沒有正面回應,最後才稱消息完全不真確。但客觀事實是,由局方到署方未有特別公布已為居民開放附近庇護站供暫住,反而民政事務總署署長謝小華稱該區空氣大有改善,換來被炮轟下場。

事後最多現身的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表現同樣被狠批,當被傳媒追問火場附近居民會否撤離時,他偷笑不作回應;對於救火策略有否指揮失誤,他扭曲公眾是在責難前線消防員,更拋下一句「消防工作本身有風險」回應為何仍派人入火場。

林鄭放假懶理蘇州屎

林鄭月娥外訪後仍然休假,一直未有參與處理今次大火。她當年出任發展局局長時,提出活化工廈政策,令迷你倉出現,可說是今次大火的元兇。《蘋果日報》圖片

仍然休假中的林鄭月娥,一直未有參與處理大火。有消息指她其實人在香港,但未有銷假;本刊向政務司司長辦公室查詢,只獲回覆她休假至六月二十九日。今次迷你倉出事,其實由林鄭一手造成,因為迷你倉的出現,正是她當年出任發展局局長時,提出活化工廈政策而促成。

二○一○年規劃署呼應活化工廈政策,向城規會申請將迷你倉列為「非污染工業用途」,由於「非污染工業用途」在「工業」和「商貿」用地都屬經常准許用途,在這些地帶開設迷你倉毋須再向城規會申請,有關改動被視為「利便」開設迷你倉的措施之一,同時變相令當局更難監管工廈迷你倉潛在的安全問題。由處理僭建到舊樓劏房,「好打得」一直留下不少「蘇州屎」,惟有人口說官到無求,同時身體力行不求承擔吧。

撰文:陳慧瑩、孫樂祈、陳珏明

攝影:時事組、財經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