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蔣雅文遠走台灣做基層 捱到永久失眠|斷捨離香港 __,蔣雅文,

暫別了香港,暫別了安全網,2008年6月,蔣雅文(Mandy)一個人在台北當勞動人口。她離開前將大部分的錢留給父母,拿著五位數儲蓄在租屋交學費,還要扮 ...




暫別了香港,暫別了安全網,2008年6月,蔣雅文(Mandy)一個人在台北當勞動人口。

她離開前將大部分的錢留給父母,拿著五位數儲蓄在租屋交學費,還要扮有收入每月寄家用回香港給父母,轉眼間她已經入不敷支。「我是已經窮到爆、窮到癲,每一天都吃麵包店的特價麵包,買一大包回來然後將它雪入冰格,每天就叮熱它,吃麵包吃了好一段時間,但不敢讓爸媽知道,因為覺得這樣很醜怪,不想失敗給別人看。」

為了生存,蔣雅文甚麼工作都做過,「一開始有派過傳單,其實我覺得派傳單又不是甚麼辛苦工作,我只不過站在馬路中心派給人。後來在外賣店兼職,一開始就蹲在店後洗菜,到後來開始學懂盛飯,別人是一秒一盒,我在另一邊像手殘般,覺得自己智商很低。」

開懂了盛飯,蔣雅文在同一家店移到前枱斬排骨、斬雞腿,再變成送外賣、收銀員,在往後的日子,她也做過車衣女工和設計學徒,也很多人奇怪她不找好一點的工作,但現實是唱歌跳舞做模特兒在平凡人世界裡,並不能當工作經驗,「大家問我做過甚麼,我就說我沒做過甚麼,因為我待在娛樂圈六年,我就變了白紙,所有事從零開始, 一定要從比較基層的方法賺錢。」

做基層,更令蔣雅文變得能屈能伸,「我覺得那時候給自己最大的得著,就是我今天不再是花瓶。就算我身無分文也好,我也可以由零開始。基層工作令我成為解決問題的能手,所以我現時在裝修新店時,也可以在地盤監工、跟裝修師父溝通,那是我那段時間學回來的,真的用得著。」

這種「多勞多得」的勞工個性,至今影響著她的事業取向,十年個人奮鬥,她已擁有兩家生活甜品店「心地日常」,一家在花蓮、一家在台北;她是個擁有超過十七萬追隨者Instagram紅人,接廣告、做產品代言;她也是作家、自由攝影師、平面設計師;朋友接不下的文案和字稿,她能接下都會接,只要能賺錢。

蔣雅文這處女座很誠實的告訴我,賺錢能給她安全感,是怎樣的安全感?她說來說去就是不用靠男人、能供養父母。然後字裡行間會滲出憂慮,父母老了要入院了怎麼辦?生意突然一天變差怎辦?沒有人再找我寫字拍照怎辦?她是實際到不會花時間煲劇的女人,有時間就想要工作賺錢。「其實我不是說很貪錢或怎樣,我覺得這是善用時間的一種方法,橫豎我都是在店裡或電腦前面,我在那裡上Facebook或不停刷網站,不如用那些時間來做有用的事,我慣了填滿自己的時間。」

事實是蔣雅文真的有很多清醒著要打發的時間,移居台灣沒多久,蔣雅文開始患上失眠,她以為自己是抑鬱症,精神科醫生卻回應她只是過勞和壓力,用電腦來比喻,是記憶體不夠用,「我要處理的事太多,所以它常常會壞機,畫面常常定格,我經常難以入睡的原因,就是因為電腦停頓了。有時候影響到睡眠質素,就會吃安眠藥。」

蔣雅文認同,這是自己要填補從前而要付出的代價,「我用了十年時間,捱了別人用二十年完成的事情回來,我沒有所謂的收工時間,我會不停做,做到我睡覺為止,所以我可以在一樣的時間裡,做別人雙倍的量。我想它的副作用就是燒壞了身體,令到我休息的交感神經出現了錯亂,所以現在要幫自己找到關機的方法。」

怎樣能找到睡好的方法?蔣雅文三年前把父母接到花蓮生活,每次去花蓮見他們,她說她整個人就好像「閂總掣」一樣,終於可以抖一抖。

採訪及撰文:牧戶池

拍攝:張芷澄、王瑋彤(香港)、吳蹦(台灣)

剪接:張芷澄

相關文章:

蔣雅文為自主權遠走台灣十年|斷捨離香港

http://bit.ly/2O2wb2J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