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77 財經] 修樹隊出動 殺機變商機 M1,




阿宏和阿囿的興趣和事業,由母校鳳溪第一中學開始,因此有空閒時都會義務回到這裡修樹。八米高的木棉樹,阿囿花十分鐘弄好繩索系統後,不消三十秒便爬到樹頂。

壹盤生意

修樹隊出動 殺機變商機

本月中,半山羅便臣道一棵印度橡樹塌落行人路,壓死一名孕婦,被取出的嬰兒仍然危殆。這是○八年以來,第四宗塌樹壓死人。這類意外,一宗都嫌多。

自小會攀樹的李啟宏動起腦筋,與同樣二十五歲的拍檔何世囿,於一○年開設「攀爬兄弟」,專做修理樹木的生意,把殺機變商機。二人自幼無心向學,只愛通山跑。中四時,母校上水鳳溪第一中學組織樹隊,正式學習爬樹。一○年,沙田塌樹,一名男子死亡,激發二人創業念頭,「香港好多地方需要修樹,就利用自己興趣創業。」阿宏說。自此每日都在樹上度過。二人接單接到無停手,客人由私人屋苑、學校到名人大宅都有,近日更多了不少查詢,「我忙到屙尿都唔得閒!」正在樹上修剪樹枝的阿宏道。

阿宏一整天都留在樹上修剪樹枝,又不時接電話,只有放飯和收工才回到地面,忙個不停。

「據我日常觀察,香港起碼七成樹有問題!」阿宏說。問題起源,是香港人的「即時文化」,他說:「有次去幫客人修樹,個客竟然要求我哋剪晒啲樹葉,想一了百了。但剪晒啲樹葉,棵樹就會死,塌落嚟好危險。」收工駕車由青衣回上水貨倉,阿宏說起早前發生的塌樹意外:「羅便臣道塌樹真係可以預防。橡樹樹幹可以生長到三十米乘三十米,斜坡根本無位俾佢生根。我見棵樹好多切口,切口即係傷口,令樹嘅抵抗力變弱,真菌侵蝕棵樹,棵樹頂唔順就會倒塌。唉,喺城市,修樹只係為咗唔好俾佢阻路,但無考慮後果。」

說着,他指着公路旁一幅小斜坡上的一排楓樹說:「嗱,呢啲楓樹可以生到好大棵,唔應該種咁密。政府做綠化,太着重即時效果,無諗過十年後啲樹會生成點。」阿囿加把嘴道:「依家好多空中花園都會種大樹,其實好危險。一來當風,二來空中花園花槽唔夠深,樹根生得唔深棵樹會唔健康,抵抗力唔夠就好易俾啲菌食到根都爛埋!」車子經過上水火車站附近一株枯樹,阿宏即道:「呢度又有棵樹枯緊,真係多多都有得做!」

讀書不成 只愛爬樹

說起樹,二人便一副專家模樣,回想他們會考加起來才得三分。中五畢業後,二人曾做過其他工作,但輾轉都回到樹上。阿囿說:「畢業後,我做咗三行半年,覺得好辛苦。當時諗,反正都係辛苦,不如做自己鍾意嘅嘢,最後去咗粉嶺香港哥爾夫球會樹隊。哥爾夫球會好着重佢塊草地,大型機器都唔入得,經常都要爬樹。我哋爬樹跟過唔同師傅,除咗學不同樹嘅特點及基本技術,我哋嘅賣點係爬樹到啲機去唔到嘅位,港島半山區就有好多呢啲地方。」阿宏讀過一年 IVE後,亦轉到嘉道理農場樹隊任職,其後去過澳洲工作假期,做的都是關於樹的工作:「○八年塌樹意外有人過身時,我哋已經覺得有得做。但當時未有經驗,又無咩人脈。」

一○年創業,近日一宗意外,又令他們生意忙碌起來。上週就為青衣一間小學趕工,修剪校內樹木的樹枝以及清除花槽內的灌木,「風季就到,學校怕啲樹生得太密,打風時會有意外,所以趁暑假修剪吓。」雖然二人已學習爬樹多年,但記者見二人上樹時,仍十分謹慎。該小學內的樹有四、五層樓高,他們花二千元租來一架升降台幫忙,但仍要爬樹到升降台去不到的位置。「上樹前,要睇清楚有無蜂巢,大嘅枯枝同電纜。」阿囿說。阿宏熟手地利用小鉛包把繩引到樹幹上,再用繩結把繩索緊緊的綁在樹上。確定安全後,他便帶上扣有電鋸、鋸、各式繩索以及爬山釦的腰帶,一躍到樹上。接着,他敏捷的在樹上爬上爬落,為樹「理髮」,一做便是半天。阿宏一邊鋸,男工一邊在樹下收集跌下來的樹枝。

手鋸是阿囿和阿宏上樹必備的工具,用來修樹枝外,當在樹上見到蛇時,還可用來自衞。

阿宏和阿囿每天準時五點收工,之後便駕車回上水貨倉整理工具,「戶外工作好辛苦,盡量都唔開 OT,寧願準時收工俾自己同員工休息。」阿宏說。

生意多 競爭細

因為經常租用升降台,阿宏操作升降台的技術十分熟練,即使在半空亦表現得甚為自在。

近日多了很多查詢,正在升降台鋸樹的阿宏,不時一邊修樹,一邊接電話。他們坦言,連一個正式的辦公室都沒有,貨倉都是租用親戚村屋的一角,但客人不介意,大部分生意都是「送上門」:「好多係熟客介紹,呢行主要都係靠口碑。」收費亦非靠平價,「我哋嘅價係成本加兩、三成利潤,係比人貴啲,但寧願做多啲高質客,儲口碑。」他們主要做學校、私人屋苑等工程,如近日便為康樂園進行翻泥工程。黎明於上水御林皇府的大屋、「船王」董浩雲上水故居修樹工作,亦由他們負責。政府大部分樹藝工程是以招標方式招聘,價低者得,阿囿坦言從未中標,「大嘅樹藝公司會做埋園藝、裝修等工作,佢哋團隊有二、三十人,一年營業額過千萬。我哋得六個人,一年得百幾萬生意,我哋無得爭。」阿囿說。不過,部分大型工程公司中標後,亦會將當中修樹的項目,外判予他們。現時一個月約接到十五宗修樹生意,平均每宗收一萬元。

阿宏指香港很多人都會爬樹,但如他們一樣有牌的攀樹師只有四十多個,實際競爭不大。「當中有一半係政府樹隊,有啲上咗年紀,有啲做文職,所以出嚟做嘅唔多,同時識攀樹又識鋸木就更少!」阿囿說:「你唔好以為喺樹上面鋸木好簡單,喺樹上無地方借力,好易失平衡。有數據話,喺樹上做任何事都比喺地面難三倍。」反而負責簽署報告的樹藝師就有不少,「正式報告我哋都要搵『內科醫生』樹藝師出。佢哋出報告話俾我哋知棵樹有幾病,需要移除咩部分,或者整棵移除,我哋就好似外科醫生,跟報告做嘢。」阿宏說。書到用時方恨少,他們不能兼任「內科醫生」,全因語文能力,阿宏笑說:「其實我哋都識幫樹睇病,有諗過考埋樹藝師,但個試用英文考,我哋啲英文係有限公司,有啲難度。」一向與他們合作的樹藝師張先生則說:「佢哋敢接高難度工程,又快手,有工程都係搵佢哋幫手。」

人手有限做爆廠

二人為增加工作效率及控制成本,把過去賺到的錢,分期買入一架值百多萬的夾車。阿宏說:「因為我哋主力做修樹,經常都要夾啲樹枝去堆填區,對夾車好大需求。我哋每個月租機器都已經去咗營業額兩、三成,所以決定自置一架。」他們的如意算盤,是自己用之餘,於生意淡靜時,亦可幫人「夾垃圾」幫補。即使週日,阿囿仍要駕着夾車夾垃圾,「有啲樹要封路先鋸到,咁一定要週末先可封路,所以我今日都要去幫人夾走啲樹枝。」

雖然市場上,生意可謂多到接不完。但由於二人公司規模細,已做到「爆晒廠」,不時出現工程延誤。上週一連兩天下大雨,又令他們停工,心急趕工的阿囿不耐煩道:「同你傾多半個鐘,我可以做多好多嘢喇!」直到翌日出陽光,他的心情才好起來。現時公司只有他們兩個懂得攀樹,其他員工只是負責在樹下執垃圾。阿宏和阿囿日間要爬樹,夜晚又要簽單報價、只憑兩人之力,踩足一個月才接到十多單生意。要把公司發大來做,長遠來說還是要請人。但兩人又擔心,生意好只是一時,「要訓練到好似我同阿囿咁,要起碼浸三年,但我哋好擔心唔會長期有咁多工程,冬天、雨季又可能會淡啲。如果請長工,就算無工開都要出糧。」二人是上水鳳溪第一中學校友,即使再忙,仍會回中學義務幫手修樹,阿宏道:「我哋啲技能都係喺呢度學,所以有機會一定會回饋母校!」

他們請了四個工人幫忙,為令員工賣命,他們

十分識做,每天請食飯、收工送回家,做到足。

他們二人在外打工三年建立人脈,成立公司初期便已開始接到工程,亦不時靠判頭(左)外判工作予他們,「好彩未試過無工開,最慘都係試過一個月開得十日八日。」阿囿說。

開業成本

( 8/10)

倉租:$7000

商業登記加工具:$15,000

總投資:$ 22,000

營業資料

( 7/14)

營業額:$150,000

倉租:$7,000

人工:$60,000*

租機:$30,000

夾車供款:$20,000

盈利:$33,000

*兩位老闆,四位員工各一萬的工資

修樹職業資格

除了鋸外,阿囿和阿宏還會帶同各式繩索、滑輪及爬樹釦上樹,組織成攀爬系統。

攀樹師

要考取攀樹師資格,須先有從事攀樹工作十八個月或以上的經驗,並持有急救及空中拯救證書。考試分兩部分,先考中文筆試,及後要於三十分鐘內完成攀樹,如要正確拋豆袋引繩,做錯一步都會扣分。現時,香港僅約四十餘人考獲此認證,合格率約一成半。

樹藝師

負責評估樹木病情,不一定要懂得攀樹。三年從事樹木有關工作經驗,並在考試時,二百條的英文選擇題中合格便可,合格率約四成。香港註冊樹藝師的數目超過一千一百個,而同時考獲樹藝師及攀樹師資格的不足十人。現時香港的攀樹師及樹藝師職業資格,均由美國國際樹木學會所認證,筆試可在網上進行,但攀樹部分則要親自前往美國進行考試。攀樹師及樹藝師打工,起薪點約萬多元。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