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2日 星期四

[壹週刊 - 1301] 瘋狂虐傭 魔鬼女僱主真面目 M1,




四十五歲的羅允彤,因為瘋狂虐傭而成為新聞主角,她一度想離港避風頭。被捕後她一直「由頭笠到落腳」,不欲讓傳媒影半張相。但案件審訊期間,她在律師陪同下一反常態,以美魔女形象示人,表現磊落大方,斯文有禮。

新聞追擊

瘋狂虐傭 魔鬼女僱主真面目

印傭 Erwiana初次來港打工,不幸遇上魔鬼女僱主,慘遭吸塵機管塞口、被掌摑至嘴裂,僱主甚至限她每天如廁兩次,睡覺三小時。過了八個月非人生活, Erwiana傷痕纍纍、不似人形。

事件轟動國際,美國《時代》週刊選 Erwiana為最具影響力的百大人物之一,更形容「印傭是香港的現代奴隸」。

令香港「揚威」國際的魔鬼僱主,是四十五歲的羅允彤。她在公眾面前試圖營造好媽媽形象。但事實上,她早已眾叛親離。

一手把她養大成人的父親,向本刊力挺女兒本性純良,但不諱言女兒多年沒有探望,兩人形同陌路。而她與結婚廿年的丈夫,亦已瀕臨離婚邊緣。

她把整副心機投放在一對子女身上,結果壓力爆煲,接連瘋狂虐待印傭。同一時間,亦把自己送進牢獄。

去年一月爆出印傭 Erwiana遭香港僱主瘋狂虐待,除了成為香港多份報章的頭版,就連外國媒體《時代周刊》、《華爾街日報》及《紐約時報》也有報導。一時間全城緝兇,但僱主一直「潛水」。就在事件爆出後七日,僱主手持前往曼谷的機票,與女友人現身香港機場,準備離港避風頭,但過關時被入境處職員發現她為通緝人士,立即通知警方將其拘捕。

魔鬼僱主終於曝光,她是四十五歲的家庭主婦羅允彤。令人震驚的是,原來受害人不只印傭 Erwiana,羅之前僱用的另兩名印傭同樣報稱被虐打。結果羅共被控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刑事恐嚇等二十一條罪行。

自從被捕後,羅允彤到警署報到均「包到實」,戴齊法庭「三寶」黑超、帽、口罩。傳媒在她將軍澳富康花園住所外守候,她亦足不出戶,更一度搬離住所。

Erwiana滿身傷痕從香港返印尼,要在當地醫院留醫,父親非常心痛,他曾向傳媒表示堅決拒絕和解:「傷害我女兒的人一定要嚴懲,一定要透過法律途徑,為女兒爭取應有的公義。」

Erwiana指羅允彤十分暴躁,每日都會毆打她。衣架、掃把、間尺都是常用武器,但最匪夷所思的,莫過於羅將吸塵機管塞入 Erwiana口中瘋狂攪動。

自從與老公分居,羅允彤獨力照顧一對子女,更要打理家中大小事務,屋企漏水要向五金師傅求救。

法醫指, Erwiana眼皮腫脹、鼻骨受傷、嘴唇及門牙爆裂,這些傷勢是由硬物大力襲擊所致,非自殘所致。而手腳的皮膚潰爛則是長期接觸清潔劑、不當使用藥膏所造成。

生活乏味

羅允彤很少外出,隔幾日才落街買餸,分量也相當少。她全程擺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未有與其他人打交道。

不過,案件兩個月前開審時,她一反常態大方任影。她留有一頭亮澤中長髮,化了淡妝,愛穿紅色、黃色等鮮色上衣,以四十五歲之齡來說,絕對保養得宜,稱得上是美魔女。每當記者上前提問,她都會以溫柔聲線婉拒︰「唔好意思啊,我唔方便講!」

記者觀察發現,除了上庭,羅允彤甚少外出,生活苦悶。她隔幾天才出街,要不是買餸,就是陪兒子睇醫生。她十八歲長子 Edmund對塵埃敏感,記者曾見羅陪兒子到樓下診所覆診,沿途有說有笑,返家時亦為兒子推門,呵護備至。

另一日,羅允彤罕有地不施脂粉,落街買餸。她先到街市五金鋪,跟師傅抱怨屋企水喉漏水,相約對方翌日上門修理,自稱「徐太」。之後羅允彤開始買餸,但她絕少與檔主打招呼,又或者與街坊閒話家常,買了小量青菜和豬肉,再買小食檔的煎釀三寶,就離開街市。最後她到便利店買了四包煙,準備返家。

記者此時上前,羅瞥見記者即露出不悅神情,立即加快腳步。記者追問她沒有工人會否很辛苦時,羅稍一停步,目露兇光,急步返家。

本性純良

羅父讚女兒品性純良,小時候「好靜,唔多出聲」,不相信羅允彤虐傭。但兩父女早已失去聯絡兩年多,他甚至不記得一對孫兒的樣子。

本刊走訪羅允彤至親,逐步揭開她的真面目。「佢啲嘢我都唔想理,依家有咩啫?又唔係偷又唔係搶?」記者找到羅父,他顯然對女兒被控一事只是略知一二,但也不欲了解詳情。

年約七十歲的羅父,現時獨居九龍灣公屋。他退休前做裁縫,育有三子女,羅允彤排行第二,在坪石邨長大。「佢細個性格好純和㗎!」羅父形容女兒小時候文靜乖巧,「好靜,唔多出聲」。但廿年前出嫁後,甚少與家人聯絡。記者追問箇中原因,他欲言又止,只說與子女關係差。

父女近兩年更斷絕聯絡,羅父也沒見過一對孫仔孫女。羅伯稱女兒過往絕少提及私事,反問記者羅是否還住在大角咀。其實那裡是羅三年前租住的單位,記者告知他才知道女兒下落。

但他並不怪責羅允彤,直言︰「仔大女大係咁㗎喇!」羅母早年過身,羅父成為獨居老人,閒時飲啤酒、打麻雀,「我都無搵佢好耐喇,我依家日日都去老人中心,不知幾開心。」

婚姻觸礁

與父親形同陌路的羅允彤,現在與十八歲兒子,及十六歲的女兒居住在將軍澳富康花園,單位由羅與丈夫徐潤斌於九八年以一百二十五萬買入。徐潤斌雖然是男戶主,卻甚少入住單位。

羅允彤原名羅少儀,中學畢業後一直從事美容工作,直至九五年與年長九年的徐潤斌結婚,婚後專心做家庭主婦,相夫教子。

但是丈夫從事金融業,生意大起大落,多年來一直中港兩邊走。他曾多次被入稟法庭追債,一○年更被申請破產。據知,大約五年前開始,徐潤斌已甚少返家,近來索性在尖沙咀租屋住。正如 Erwiana所說,一三年中開始打工,她從未見過男主人。

兩人婚姻瀕臨破裂,但羅允彤被捕,這段婚姻得以苟延殘喘。法官要求羅允彤五十萬元現金及五十萬元人事擔保,舉目無親的她,只有丈夫為她作人事擔保。但案件開審當日,徐即透過律師詢問法官可否不必每日到庭,獲法官批准後,徐只到過庭旁聽兩次,每次逗留不足一小時便匆匆離去。

與親人關係日差,亦令羅允彤精神愈來愈繃緊。羅允彤有嚴重失眠,經常「眼光光等天光」,每日最多只可以在早上六時至十時,小睡四小時。

她又食慾不振,上庭期間友人買飯盒給羅允彤,她躲在會議室獨自用膳,每次只是「扒兩啖」,咖啡、零食、煙,反而吃得狠。

羅允彤亦有嚴重潔癖,要求傭工「打掃到一粒塵都無」。她迫令印傭瘋狂清潔廁所,每逢有人用完廁所,她必須要立即清潔,維持「無用過」的狀態。

羅允彤將整副心機寄託在子女身上,但同一時間,壓力爆煲,印傭慘成為她的發洩對象。

羅允彤十分疼錫一對子女,兒子對塵埃敏感,她陪兒子定時到診所覆診。亦因此她對衞生要求相當高,而給子女的飯菜,從來都是她親自準備,不准印傭處理。

裁決當日, Erwiana在多個外籍傭工工會陪同下,到庭聽審。她聞判後直言︰「 I'm very happy!」她希望香港人不要待傭工如奴隸。

接連虐傭

印傭 Tutik是首名不幸的受害人。羅允彤一○年在大角咀帝柏海灣居住, Tutik如果打掃得不符合羅的標準,會被「藤條炆豬肉」、扯頭髮、逼跳樓,羅更恐嚇說要殺死她家人。

Tutik慘遭虐待,卻沒有立即報警,後來同在港當印傭的堂姐要求中介公司交人, Tutik才得以逃出生天。接替的印傭 Nurhasanah,亦稱遭受相同對待,被羅用衣架毆打,又恐嚇她說「叫警察拉你坐監」,但羅允彤嫌棄她「手腳慢」,不到四個月便解僱她。

第三名受害人 Erwiana就在前年五月出現,經歷了八個月的地獄生活。

廿二歲的 Erwiana第一次當外傭,中介公司着她緊記「要聽太太話」,羅允彤卻「食住上」,定下魔鬼規條要 Erwiana遵守。 Erwiana每日獲發一碗飯及三塊麵包,限飲四百五十毫升開水和上廁所兩次。有時 Erwiana要偷偷在雜物房小便在膠袋裡,掉出街外,才避過虐打。她每天只准睡三小時,其餘的二十一小時均須進行清潔工作,每個地方均要在限定時間完成打掃。若超時就要再做一次,直到達標為止。

有次 Erwiana因太累打瞌睡,立即被羅允彤拖入廁所。當時正值冬天, Erwiana被「剝光豬」凍水淋身,然後用風扇狂吹兩個鐘。 Erwiana長期捱餓,曾偷吃羅從日本買給兒子的零食,羅發現後揮拳打她嘴巴,又用吸塵機管塞入 Erwiana口中攪動,令她門牙斷裂,嘴唇爆血。被虐後, Erwiana要負傷繼續工作,羅只給她藥膏塗抹傷口,結果 Erwiana傷口發炎,雙腳潰爛,面部腫脹發黑。

羅允彤事前信心十足,怎料罪成更被即時還柙。法官明言會判監禁,羅不禁淚灑法庭,對律師說:「咁即係點啊?」

羅允彤雖然對外自稱徐太,但夫婦二人早已貌合神離,亦因為羅允彤幾乎「斷六親」,丈夫徐潤斌要做擔保人。本刊曾訪問徐,他拒絕說︰「我無回應喇,多謝關心。」

Erwiana列入美國《時代》週刊百大象徵性人物,羅的代表律師指 Erwiana因此感到高興,加上支持者不斷捐款,所以樂意接受傳媒訪問。 Erwiana並不同意,更當庭灑淚。

日夜監視

但 Erwiana根本不能逃走。 Erwiana工作超過八個月,其間從沒有放假及出糧,更被沒收錢包及護照,長期禁錮在寓所內。羅允彤每次施暴,均會拖她入房,或者趁子女上學,所以完全無目擊證人。羅家中多個地方均裝有閉路電視,十足監房一樣,羅曾恐嚇她︰「我老公好有錢,會搵到你,殺死你屋企人。」 Erwiana對此深信不疑,每日生活在惶恐之中。

後來羅允彤變本加厲,將 Erwiana虐打至遍體鱗傷,不要說工作,連走路亦有困難,羅才解僱 Erwiana,將她送回印尼。

為掩飾傷勢,去年一月十日送走 Erwiana時,羅要她身穿六件厚衣,兩條長褲及兩條紙尿片,用膠袋包裹雙腳。但由於 Erwiana傷勢太嚴重,入閘後要坐輪椅,加上臉色發黑,乘坐同一班機的同鄉發現不妥,返回印尼後替她報警。

惡魔暴行,終於東窗事發。羅允彤面臨二十一項罪名,她由始至終,只承認沒有為 Erwiana購買勞工保險一項罪名。案件本週二於區域法院裁決,涉及虐待兩名印傭 Erwiana和 Tutik的十八項控罪,全部罪成,至於虐待 Nurhasanah的兩項控罪,則罪名不成立。法官下令羅允彤須賠償 Erwiana二萬八千多元的欠薪,把案件押後至本月二十七日,等候心理及精神科報告始判刑。

羅允彤聞判後不禁飲泣。魔鬼的眼淚,是出於後悔,還是不忿?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