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你估我唔到 恭碩良 [壹週刊 - 1307] 恭碩良,M1,



豪語錄

你估我唔到 恭碩良

在左手手臂上,恭碩良剛紋了「 100% drummer」的圖案。身為香港當代最頂尖鼓手,意料之內。

估佢唔到是這位 band友竟然無食過煙。「在我身邊的朋友,十個有十二個食煙。」最近,恭碩良更戒肉戒酒。江湖傳聞恭碩良會在年底迎娶林憶蓮,似層層。「我來自破碎家庭,見過婚姻的脆弱。現時的關係,幾好吖。」現時的關係指一對情侶齊齊出騷齊齊做唱片,似生意夥伴。

十五年前,廿歲出頭,恭碩良似一個偶像般出道當歌手,無疾而終,兜兜轉轉,在市道惡劣百倍的今日,竟然重操故業。浪費了黃金十年。「你說我 start from zero?唔係壞事喎,至少,還 start得到。」

鼓手

「好少鼓手會練打鼓,因為,打鼓似行路,是生活一部分。你會不會練習出完左腳再出右腳?」

恭碩良不姓恭。母親是有中國血統的葡萄牙人,父親是菲律賓人。「阿爸本來玩音樂,有了我之後,被迫轉行做會計。

「所以,我不想有小朋友。沒有小朋友,生活才可以不穩定。」

澳門長大,會計師父親每逢週末跟兄弟們在噴水池前的空地客串表演,得五、六歲的恭碩良見到套鼓便興奮。「鼓,夠靚,夠大,夠響,單單擺在舞台上,觀眾已經會留意。

「我的表演慾,絕對強。」

父親卻極力反對,一來怕兒子搵唔到食,二來是清楚娛樂事業古靈精怪,怕兒子學壞。愈壓抑愈刺激,恭碩良每晚話自己去練波,其實練完波之後再去練歌。七歲,已經跟一班叔叔伯伯出騷;十四歲,已經上北京錄音室為鍾鎮濤當鼓手。

「父親愈反對,我便愈想做出成績,證明自己。」直到幾年前,恭父才接受兒子的青出於藍。

拖板

「偶像派無問題,只是我無料做偶像派。」

在紐約讀大學,主修音樂,目標很明確,希望兩年內出到唱片。「十九歲,跟唱片公司傾合約,講明要自己做埋監製。以為很合理,你簽一個歌手,當然想個歌手作埋歌兼自彈自唱。結果,全部人覺得我另類。」

香港接受不到另類,只要倒模。恭碩良失敗得很合理。「當時,有 70%時間不是做音樂,大部分的工作放在宣傳。宣傳便要說話,我的中文本來就差,又唔俾我話自己係澳門人,又唔俾我承認有拖拍,講乜都錯,結果,人際關係搞到好差。」

單純地做個鼓手更寫意。重返澳門生活,千幾蚊月租租到二千呎豪宅,一個月接一兩份工作夠用有餘。「得唔到地面認同,咪轉做地下囉。

「人人的身後都只得兩個插頭,但其他人會加拖板再加拖板再加拖板。不斷加,遲早燒。我情願剝晒拖板, reset過。」

當鼓手,成功到一個地步,歌手未出場,觀眾已經狂嗌恭碩良的名字。「我開始尷尬,開始擔心主角會否不高興。然後,開始思考是否要找第二個方向發展。」

結論是做番主角,做幕前。「做幕後,做幕前,最緊要有 choice。做人,唔可以無 choice。」

免治牛

香港人其實還有需求,香港人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麼。

香港需要恭碩良嗎?

這是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世界,曲高,只會和寡。「我最討厭話要教育香港聽眾。

「香港人其實還有需求,香港人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麼。齋餵食同一種味道,到一定程度,都會夠皮,要食其他東西。喜歡吃免治牛飯,都唔可以餐餐食,偶爾要整碟咖喱雞。

「我冇 hit歌? Hit歌係咪重要呢?我情願多產。

「我在左手紋上『 100% drummer』字樣,十幾年來,我最驕傲就是做到香港鼓手的代表。信心比以前大得多。紋身是用來永遠地提醒自己:我在哪裡起步。」

市道最差,其實最公平。「以前保守好多,現在反而自由了,反正,大家都唔賣得,什麼也可以放手一試。」

Friendly

在最無利可圖的時候,跑去出唱片,恭碩良的行徑,永遠出人意表。

又例如,無酒不歡的,近兩個星期滴酒不沾;甚至連豬牛雞肉也戒食,只吃魚。「去年,身邊有幾個關係密切的朋友過身,我希望自己可以捱耐少少。」

跟林憶蓮不經不覺同度四年也一地眼鏡碎。一路以來,恭碩良應該聽過無數閒言閒語。「辛苦?世界總有好人。如果,一開始便覺得麻煩,才不可能行落去。

「我話完全不理會周遭的人怎樣談論自己,係呃你。不過,如果只為取悅別人而生活,會迷失,會好痛苦。」

恭碩良說,他不覺得林憶蓮比以前的女伴優勝,因為,一對情侶,不應在乎對方有過什麼事業,應該更在意當大家於一起時,會產生什麼樣的化學作用。「她不似其他巨星,關係怎樣密切,總有點高高在上。她其實是一個很 friendly的人。

「做我這一行,很易將工作與私人生活混淆。以前,我幾抗拒跟工作夥伴有關係,但不能否認,她絕對是我的推動力,使我無論在工作上,還是人情世故上,也想做得更好。」

恭碩良的中文能力,比十多年前剛出道時,好得多。這是恭碩良自己形容的。這天,恭碩良說自己不會結婚兼且很抗拒生仔,話口未完,也同意生兒育女不是一個男人可以說完便算的事。到訪問完畢,更不忘補充一句:「我未認識過一個人,做的事,跟說的話,一致的。」

跟林憶蓮有身份地位、年齡,甚至婚姻狀況的差距,但歷時最長。

如果只為取悅別人而生活,會迷失,會好痛苦。

繼續 work

關於估佢唔到,還有幾件事。

恭碩良將鼓手紋在臂上,但每一次出埠,要填入境表,職業一欄,卻從不會填上鼓手二字,連音樂人也不自稱,只會話自己從事 production。

甚至每次上機,也刻意打扮一番,打埋領呔,永遠唔會著住睡衣踩上拖鞋拎住枕頭便過關。「我唔想俾人搜身。」理智審慎得不似一般 band友。

一般 band友最緊要型,最怕老,恭碩良卻承認近兩年用盡所有方法調養身體。「怕老?最緊要下面嗰度繼續 work。」

係囉,做多啲無所謂,食少啲無所謂,做人其實可以好簡單,最緊要都係下面嗰度繼續 work,及有得 work。在氣氛沉重時,在朝不保夕時,祝願大家一切安好。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