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20年一遇 基金狙擊丹楓 [壹週刊 - 1307 - 財經] M1,



紅山半島依山面海、私隱度高,過去吸引不少名人入住,包括影星鍾鎮濤、謝賢等,物業是一堆堆如金磚般的磚頭。(張國慶攝)

大錢題

20年一遇 基金狙擊丹楓

在這個股市鱷魚潭,有錢搵的地方,就有一班飢餓的大鱷游埋身。今次他們的目標,是本地老牌地產商丹楓控股( 271)。

本刊知悉,有本地基金正準備狙擊丹楓:輕則要求提高派息及公司回購,重則派人入董事局,將資產拆骨兼賣殼,實行舔到盡。睇中丹楓,全因這隻沉睡廿年的股票,終於甦醒。其一,數十年來只租不賣的紅山半島貨尾終於開售,將有大批資金回籠;其二,第二大股東華懋「坐艇」已逾廿年,只想賣股鬆綁走人。加上大股東兼公司主席戴小明持股不多,正是狙擊好時機。

丹楓雖為地產股,但過去廿年陷入「沉睡狀態」,在香港完全無搞作,現時市值不足二十億。旗下最值錢的資產,是南區紅山半島貨尾共一百一十七伙分層單位及四十八座洋房。過去只租不賣,隨着物業市道熾熱,資產價值水漲船高。不過,小股東卻「有得睇、無得食」。

原因是,這批如金磚的磚頭,是由丹楓、華懋及信和( 83)各持三成三權益,並主要由華懋話事。無論由起樓、物業管理到賣樓等所有決定,皆由華懋拍板,而信和亦企在華懋一邊,丹楓完全無話事權。眾所周知,華懋已故主席龔如心,賣樓向來「惜售」,紅山半島自九十年代落成,過去如唧牙膏般賣貨,至今二十多年竟然仍有大量貨尾!由於無貨賣,丹楓股價過去多徘徊在五、六毫子左近,持貨股東相當無癮。

沉睡廿年的丹楓,年報仍然沿用主席戴小明九十年代的照片(右圖),與今日發福又蒼老的他相距甚遠(上圖),若憑年報的相認人,肯定認不出來。

一一年,華懋慈善基金會在龔如心千億元遺產案中,打贏陳振聰,當時主席龔仁心(左三)忍不住振臂高呼「天地有正氣」。近年華懋開始一反小甜甜傳統,積極售貨套現。(張國慶攝)

基金趁機攝位

股權分布

不過,契機終於出現。自○七年小甜甜龔如心過身後,華懋所有資產都由臨時遺產管理人管理。初期是四大會計師行德勤出任管理人,但與華懋集團及華懋慈善基金會主席龔仁心,不時有拗撬,故龔仁心要求撤換德勤,自一二年起,羅兵咸接手遺產管理人一職,與龔仁心開始「有偈傾」,更打破小甜甜作風,近月將華懋旗下的紅山半島貨尾陸續出售。

丹楓估計所有單位售罄後,各方可分別套現十一億元,足足是其市值的一半,丹楓股價亦因此已颷升一倍至現時的一元四毫。那公司套現咁多錢點使?在河邊覬覦已久的大鱷,開始游出來爭食這嚿肥豬肉。本刊得知,有一個本地基金,自去年十二月底已開始部署,密密增持股權至百分之四點九九。而本週一,港交所的股權披露顯示,有基金透過花旗集團掃貨並持股超過百分之五,成為丹楓第三大股東。

據知,本地基金看中丹楓的原因,除了「有錢派」外,更重要是對方管理層的「身家」,尚算清白。記者翻查記錄,公司過去十年未有配股及供股。而且,持股三成六、身為大股東兼公司主席的戴小明,與持股兩成三的華懋慈善基金會,似乎並不是站在同一陣線。

驗身後進攻

去年底,華懋重推紅山半島逾百個貨尾單位,更為每戶豪擲二百萬翻新,吸引不少富豪掃貨,紀惠集團行政總裁湯文亮之女兒湯振玲就一口氣連掃四伙。(廖健昌攝)

翻查過去兩年、丹楓股東大會的投票記錄,有人曾多次投反對票。例如一三年的股東大會,在特別事項上,丹楓管理層動議回購股份及發行新股等三項議案,全都收到約二億九千萬至三億三千萬股反對,佔總股數近四成。而華懋的持股,數目正好近三億股。同樣情況在一二年的股東大會上亦出現,稍為有爭議的議案,都只有六成票數贊成。

經過一輪「驗身」後,已入股的基金下一步盤算,將是向戴小明逼宮!本刊求證該基金,其基金經理指:「而家作為股東,我梗係要求派息,最好入埋董事局,將所有物業逐件拆骨。」當然,揸住百分之五就想入董事局,簡直是異想天開,所以基金最重要一步,是拉攏其他股東支持,而第二大股東華懋,就是最好的對象。基金坦言要買下華懋手上兩成三股權,亦在所不惜:「睇吓佢哋幾多錢賣啦。就算華懋唔肯賣,日後我開股東會要求派息,希望佢哋會支持!」

狙擊戰鬥股數

1.基金看中丹楓,在背後密密儲貨插旗。

2.基金儲夠貨便約丹楓主席出來攤牌,不外乎要求派息及加入管理層。

3.為增強實力,基金的如意算盤,是找第二、第三大股東相助。

4.不過,丹楓可發新股及供股,間接與基金晒冷。

股東各有盤算

一二年,華懋委託仲量聯行作代理,出售近一百七十個洋房及分層單位。當時信和置業營業部總經理田兆源(左一)、華懋集團售樓部經理吳崇武(左二)、丹楓控股董事暨副行政總裁干曉勁(右一)都有出席簽約議式,但後來突然封盤。

已坐艇廿年的華懋,可能早已忘記丹楓的存在。加上丹楓過去十年只派過兩仙息,比龔如心還要孤寒,繼續持股等於繼續坐艇。早於九三年,華懋已入股丹楓的前身亞洲證券,當年聯合集團李明治,剛將亞證轉手給力寶集團的李文正。小甜甜正想借殼上市,故以每股近兩元成本,買入亞證兩成半股權,並與李文正展開全面收購戰。雖然後來打敗仗,亞證亦轉手給戴小明,但小甜甜出奇地一直沒有拋售,持貨坐足廿二年。

而丹楓的第四大股東中外運,九七年以市價在街上掃入一成股權,同樣坐艇十多年,而且在過去兩年不斷減持,明顯想出貨。然而,面對狙擊的戴小明,亦非㩒住被人砌,他的優勢是坐在丹楓的董事局。熟悉財技的宏高證券投資經紀梁杰文指,丹楓可配股、供股,攤薄現有股東股權,「好似東亞咁,因為要加強核心資本,配股俾朋友(三井住友銀行),配到兩成股出去,都可以攤薄其他股東股票(包括國浩)。再唔係供股,二供一唔使股東批准,又可以嚇走對方,因為大家要鬥錢多,理論上大股東嘅錢應該比較多。」

另一招就是回購,去年中巴( 26)被大鱷狙擊,顏家的對策就是回購股份,將股價由六十元推高至九十元,令狙擊成本大增,成功擊退大鱷。不過,此招如同派息,用公司錢推高股價,亦正中基金下懷,「我都係求財啫,肯俾錢咪走囉!」如爛仔般的基金經理指。本刊向丹楓查詢,對於被狙擊,公司秘書表示現不方便透露。

基金狙擊有輸有贏

過去十年,甚少基金可以「𡁻」起間上市公司再拆骨,但能夠推高股價,或者迫使董事局派息,基金都算是成功。最經典的例子是○二年,禹銘( 666,現稱新工投資)提出以每股 1仙收購,狙擊中巴( 26)。雖然沒有小股東支持,但成功迫使孤寒的中巴,派每股 18元的特別息,加上在狙擊期間股價累升 10%,持股一成的禹銘即使敗走,亦賺得相當和味。

不過,亦有基金鎩羽而歸,去年美國老牌對沖基金 Elliott Capital,在新加坡華僑銀行全面收購永亨銀行期間,大手增持永亨股權至近 7.8%,並去信華僑銀行,要求提高收購價。不過,華僑完全沒有理會,順利接收超過 90%的永亨股份,最終 Elliott失敗而回。

小明背景神秘

被狙擊手睇中的戴小明,今年六十八歲,作風極低調神秘。翻開丹楓最新年報,仍沿用他二十多年前的相片,沒有一張近照,非常騎呢。據知他八十年代任職北京市西城區政府委派區計經委副主任。當時正值經濟改革初期,時任北京市西城區委書記、中共元老陳雲之子陳元,與戴小明靠着二十萬元借貸,成立地產開發商華遠公司,由陳元任董事長,戴小明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直至九四年才來港收購亞證,並注入北京地產項目借殼上市。

由於相隔幾十年,政局已多次洗牌;曾與紅二代一同共事的戴小明,現時已無人識。而丹楓在北京的地產項目,近年都清盤收場,剩下最值錢的資產,就是持有紅山半島的合營公司。據知戴小明長住北京,記者曾到過他報住的將軍澳豪庭單位,但無人應門,信箱放有大堆未清理郵件。基金將逼得戴小明現身應對,這場大戰一觸即發!

華懋資產由多方睇實

今次狙擊戰,華懋取態成關鍵。龔如心去世後,其八百多億的遺產撥歸華懋慈善基金會,但一三年,高院裁定華懋慈善基金只是遺產的受託人,並非遺產受益人。華懋慈善基金不服上訴,下月開審。有律師解釋,受託人及受益人都要按遺矚指示去執行,「分別在於信託人要跟足《信託條例》;而受益人管理遺產時較有彈性,只需跟隨公司章程及公司董事局。」

由於華懋慈善基金會的身份未明,遺產仍由遺產管理人管理,「管理人即是管家,叫人不要亂花錢。華懋日常營運不用管,但若有重大決定、影響遺產的就要搵管理人商討。」華懋設有管治委員會,由龔仁心三弟妹、華懋老臣子及臨時遺產管理人組成。管理人有權左右集團決定,「而家未知邊個係受益人,所以遺產管理人的話事權最大,但佢要向法庭交代,任何決定都是為遺產爭取最大利益。」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