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問蒼生 問鬼神 李丞責 [壹週刊 - 1325] 李丞責,M1,



豪語錄

問蒼生 問鬼神 李丞責

李丞責致電找我,打的是辦公室枱頭電話,有點奇怪,平常應該撥手提。他說:「若換成另一人聽和告知余先生已離職,我再打你手提,便有心理準備;現在你自己接,咁我至少知你未走。」

這才是「未卜先知」,玄機,有時不外人情世故。相士不介意自揭西洋鏡,因為「如果我淨係靠捉心理,就話驚啫。」

於是,我除了感謝他友誼關注,還真想試試他功力。

係,我同李丞責唔只老友,更兼中學同學。明明是值得訪問的名人(娶埋港姐冠軍),但多年來《豪語錄》都避嫌;事到如今,有些東西再不寫,我不知在哪裡寫。

多年來,我甚至沒近水樓台請他算命,他說過:「搵得相士算的人,通常幾無助。」那麼,我今次也不避嫌了,因為符合資格。「不問蒼生問鬼神」固然可憐,但亂世愈變愈奇詭,問蒼生,不妨同時問問鬼神。

人呢,別奢望中六合彩未卜先知,但求未仆先知——在仆倒前,知誰是朋友。

九運

壹:你要知我工作狀況,大可以屈指一算,點解靠打直線電話這方法?

李:因為你是我朋友,朋友唔應該吓吓「算」住。等如一個律師熟悉婚姻法,但他不會每天對伴侶講婚姻法,這樣沒有幸福。

還是先按常情處理吧。

壹:怎叫常情以外?

李:客人問要不要冒險動大手術,我反問:「你聽清楚醫生講解未?又有沒有求教不同醫生的意見先呢?」患病求診是常情,聽盡專科意見,仍然揸唔定主意,才好來問卜。盡了人事,然後聽天命。

壹:但近日股市波動到咁,亂世,相士多咗生意嗎?

李:這正是基本分析、技術分析都測不準的年頭了。

壹:點睇紙媒倒閉潮?

李:即將降臨的是第九運,九運屬火,所謂電光火石,各行各業走向電子化,傳媒搞上網,啱數。

但天意也是人情,我對印刷品有感情,捧着睇便不自覺聞聞書香。教徒隨手翻開經書某一頁會認為是神靈的啟示,我也相信人與實物有種緣分,電子版有沒有?我未知。

壹:你準唔準㗎?

李:如果我準,係中國玄學好嘢,我依方法做啫;如果我錯,是我學藝未精。等如你們傳媒,個別報刊和從業員做不下去,可能個別用錯了方法,不應該質疑整體行業的價值。

十項

一命二運三風水

四積陰德五讀書

六名七相八敬神

九交貴人十養生

都說我與李丞責是同學,做得同學難免比較,一比較難免不服氣——填鴨式教育我明明叻過佢(他攞博士是名成利就之後的事),於是我諗起「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讀書冇鬼用!這句話,原來尚有下文……

李: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養生——它頗客觀,沒一味擺晒玄學在前面,讀書便比姓名學和掌相面相重要。

像奧運,十項全能固然完美,單項出色也夠攞獎牌。

壹:養生排太後了。

李:入圍前十,不後了。這是論成功條件而言,身體健康本身極重要,但你見到幾多孤苦無依老人很長壽,坦白講,他們不會認為自己的人生成功。

壹:怎謂之有價值?

李:像哲學說的,愈表面的東西價值愈低——養生是完全可以控制的;結交貴人就要靠點技巧了。走在街上,人人見到你面相,卻未必知你姓名(正如李丞責甚少用真名李紹唐);去到命,便最神秘莫測。其實我也強在靠讀書,只不過讀的並非教科書。

壹:無論如何,相士成功得來太輕易了。

李:網上播番我廿年前上電視片段,有網民留言:「李師傅好老土,件西裝大一個碼。」那是先父遺物,爸爸傳授我,我相信故衣存着感情,我相信衣鉢相傳—— OK就是我當年窮,唯有著舊衫。

怎麼可能沒捱過?這一行的風險度也特別高,錯一次便難以翻身。

壹:直接說吧,我覺得這行屬於偏門。

李:甲骨文和《易經》,中國最重要的文獻,講占卜的。點可以一時話佢經典、一時話佢係偏門?

壹:不是有洩漏天機會折福之說嗎?所以特別多盲人相士,據說,有一得必有一失……

李:一位良醫令病人死裡逃生,算不算違抗了閻羅王的意旨?我依循正規方法去推算,正如醫生依法行醫,便不怕遭受惡果。

而且可積陰德來補救,「三風水」緊接着「四積陰德」有深意,專寫給風水師看的。

壹:人生真沒有缺失嗎?

失算

到肉了,孤寡算否一種果報? Well,李丞責不愁寂寞,離婚轉眼又娶港姐冠軍;但我不禁代廣大讀者問:「李師傅,你算唔算到自己咁快離婚?」

李:三世姻緣亦是三世恩怨,避不來的,便去完成它。

不講天意,講人事,也有承諾去完成。故人(指前妻)和我從沒互相公開講過壞話,其餘都是傳媒添加的。

壹:我說偏門,因為相士總有失算時——那位被客人放火的別提了,你呢?

李:被走數我都試過。有次中年女士來問破產,相金(先惠)本已放進桌上的利是封內,我愈批愈投入,就走漏眼她偷偷拿回,然後借尿遁一去不返。我想講的是,若她認為我咁笨,何必來問我建議;若她相信我有能力,她擺低了自己時辰八字呀……但算了,當做慈善。

壹:或者那時辰八字是假的呢?

李:咁佢搵我想算啲乜先?許多人質疑玄學,玄學很傳統,有點似宗教,來求的人如果本身欠誠意,便難言靈不靈驗。

壹:香港的困局在於,人人自覺倒霉。過往通常是,有人輸便有人贏,總叫公平;現在無論不同政見都埋怨,怎會這樣?

李:以和為貴,雙贏也可以,但急不來。今年屬羊,生肖十二年一次,○三年沙士、九一移民潮、七九越南船民湧港、六七暴動……執着於眼前羊年,香港地運一定差,但拉勻大數,永遠公平。

十二年小循環,六十年大循環更準確,所謂一個甲子,遇見相同干支的年份至少要六十歲,所以人老自然精,但花甲重逢,洞悉晒世情的同時,人生已尾聲。

人人娶港姐

眼見謂之真,劉倩婷是怎樣的人呢?在攜眷的舊同學飯局裡,李丞責太太也出席過,一句到尾,她比其他同學的嫂夫人打扮更樸素,毫無架子。

壹:風水佬娶港姐冠軍,你是第一人。

李:茫茫人海碰得上,每對組合都難能可貴,只不過風水師和港姐少,大家覺得特別。人人的太太都是西施,若不認為她最好,便不要娶她,累己累人。北上娶妻的朋友,他們娶的是中國小姐添。

壹:倩婷沒在娛樂圈發展?

李:她似我,為還父親心願。她爸爸病重時,半講笑半激勵女兒說:「去選港姐給 Daddy睇吧。」她當選了,父親也走了。她現時輔助我工作,已夠忙。

壹:對工作還有什麼期望?

李:我在中文大學講座遇見蔡伯勵老師(《通勝》編訂者),我攙扶他,他向我豎手指公,在這行是很難得的。為什麼風水被視為偏門?因為有些行家只識互相謾罵;醫生們之間是不會的,你怪「醫醫相護」也可以,但一個行頭稱得上專業,至少自己人尊重自己人。

與太太劉倩婷灌錄佛歌。

李丞責坦言運程書銷路亦受自由行減退所影響。亂世誰可獨善其身?

齊東野語到東野圭吾

我結果沒向李丞責問自身,我雖然愛講玄談的《齊東野語》,但更愛日本推理作家東野圭吾——偵探小說若果早早知道晒案情,還提得起勁讀下去嗎?

李丞責說:「你唔問,我就唔會代你問。人有權掌控命運——至少,有權掌控要不要預測命運。」

錢鍾書說,人生像一部大書。別急於偷睇結局,本篇,只是寫在人生邊上的筆記。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