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5日 星期六

日曬雨淋為追夢 80後女飛機維修員





其他影片:>>






想睇最新消息? 即時follow【現場-蘋果突發】fb!http://fb.com/applecitycrime

電影、電視劇中的飛機師跟空姐,都是型男美女萬人迷,令外界對航空業都帶點迷戀,但華麗背後,還有賴默默付出汗水的飛機維修員,他們最受忽略,偏偏有位少艾,卻甘心躲進機械引擎和鏍絲之中,不介意沒有掌聲和歡呼「大家都係送乘客安全離開,缺少任何一個都唔得。」

記者:潘婉玲 攝影:周子惇

一頭清爽短髮的吳志姍(阿姍),戴圓框眼鏡,個子矮小,穿起工作服,走進引擎中,已成功隱身。主責檢查、維修飛機起落架,她需躺於工作台,因為長期在沒冷氣的維修工場工作,好天曬,落雨淋,一身古銅膚色是最好證明。「我會搽防曬,唔怕曬黑,只怕曬傷。」27歲的阿姍,有3個哥哥,從小被當男生看待,常跟哥哥打波、砌模型。

阿姍原在化驗室工作,但厭倦重覆刻板工作,2010年報讀IVE的飛機維修高級文憑課程,一班幾十人,只有3個女生,但巾幗不讓鬚眉,3年課程中,要死記過萬件大小零件,40幾款工具,飛機運作理論,維修工序等……阿姍成績名列前茅,畢業後獲香港飛機工程公司(Haeco)聘用。日日對住飛機,但生於基層家庭的阿姍,兩年前到日本畢業旅行才首次衝上雲宵,當日她爭住坐窗口位,職業使然,起飛一刻發現「原來引擎一開,架機震得咁犀利。」

從冷氣實驗室走進暴曬停機坪,阿姍沒怨言,「好辛苦,但每完成一個工作,就好滿足!」飛機維修工作一向男性主導,阿姍初上班獲編排與4名男同事一組,她的出現,男同事亦不習慣「盡量唔講粗口,始終有女仔喺度。」飛機維修工作不容錯失,陰聲細氣的阿姍要重頭適應「佢哋推個工作架,要我幫手睇位,太細聲佢哋聽唔到。」要學男同事大叫「到喇,停呀!」

兩年飛機女維修員生涯,阿姍體力較男性輸蝕,但細心取勝,曾試過發現男同事上漏了的鏍絲。同事兼師兄阿楠眼中,她的心思有優勢「我哋跟程序1至5,中間可能亂咗,佢(阿姍)好冷靜提醒。」平日粗聲粗氣的資深技工對男士要求高,做錯即罵,惟對女性卻多了包容「一樣有要求,但唔會咁嚴格!」

阿楠說,阿姍乃「義氣仔女」,皆因從不以女性身份偷懶「唔好話女仔,有時男人都覺得攰,想推畀人做,但佢唔會。」他曾多次叫阿姍轉行,但她一於少理「所以覺得佢好堅,我哋公司嘅女性都好堅!」

2003年,香港專業教育學院首次開辦飛機維修課程,曾在Haeco擔任工程師的鄧錫文,90年代中轉職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教書及創辦該課程,指12年來越來越多女生報讀,他憶述第一屆收生有600人報讀,最終錄取58人,只有3個女同學。但現時收生男女比例增至10比1,多年來,文靜的女生普遍名列前矛。

鄧sir形容,同學修畢飛機維修課程後,須於5年內通過13個考試,總分達75分以上才獲牌照,之後因應不同機種再考不同牌照,這條專業路十分漫長,需要恆心和毅力。

因此,當大家乘着飛機衝上天際,別忘了,地上這群無名英雄。

阿姍兩年前畢業,即當上飛機維修員。(周子惇攝) 二人經常相約跑步、行山,對阿姍抵受得到日曬雨淋工作,阿楠(右)大讚「佢好堅」。(周子惇攝) 阿姍兩年前畢業,即當上飛機維修員。(周子惇攝)
學員不止要記熟飛機上過萬件大小零件,還有40多項工具。(周子惇攝) 熱愛飛機的阿姍,工餘會到停機坪附近拍攝飛機升降。(周子惇攝) 阿姍(中)今年7月曾約同阿楠(右)到日本旅行,但他指視阿姍是親人,並無戀情。(受訪者提供)
IVE上學期間,阿姍的同學大部分是男性。(受訪者提供) 阿姍首次搭飛機是兩年前,往日本的畢業旅行,她坐在機翼即時拍照留念。(受訪者提供)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