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

【有理就講】TVB新聞用簡體字 內地生回信這樣說…… __,TVB,

香港浸會大學本地生與內地生罵戰的「繁簡之爭」,《蘋果》刊載該校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張崑陽的一封公開信(http://bit.ly/21bhRpV),來港一年多、自稱Ivy的内地生作出回信:首先我覺得,用寫信來對話不失為一種好方法,比起網上互相謾罵要來得理性——你可以不同意,但是至少先聽聽對方是怎麼想的。然而,我對於內地人與香港人對話的效果卻不看好。事實上,中港現時的矛盾由很多方面原因造成,我們只要和香 ...


香港浸會大學本地生與內地生罵戰的「繁簡之爭」,《蘋果》刊載該校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張崑陽的一封公開信(http://bit.ly/21bhRpV),來港一年多、自稱Ivy的内地生作出回信:首先我覺得,用寫信來對話不失為一種好方法,比起網上互相謾罵要來得理性——你可以不同意,但是至少先聽聽對方是怎麼想的。然而,我對於內地人與香港人對話的效果卻不看好。事實上,中港現時的矛盾由很多方面原因造成,我們只要和香港人談經濟,香港人就會和我們談政治,兩地人大部份時間都不是站在同一平台上對話的。我想先說說繁簡之爭。我看了浸大的新聞,我的理解是這樣的:在浸大的內地生用簡體字發大字報要求學生會退會費,不是在要求香港人也使用簡體字,也不是不肯入鄉隨俗,甚至不一定是對香港保衛本土文化和民族意識的不滿,而是對於網上一些謾罵「簡體字是殘體字,用簡體字的都死文盲」的抗議。如果不談政治意義,繁簡之爭本來是文化差異問題,而這些差異內地人多多少少也習慣了——在內地,走出本市到其他地方,就會聽見其他全新的語言,很多時甚至完全聽不懂——但是我們也不會認為,不說粵語而說上海話、潮汕話、客家話的就低人一等。繁簡之爭中的謾罵聲音讓內地人有點感到受侮辱吧,所以學生才會寫海報。中國推行簡體字是為了普及和便於書寫;而據我看到的新聞所知,認讀簡體字在香港也不是最近才提出的,但是網友好像只要一看到這些敏感詞就會誇大傳播開去,最後變成非理性的爭執。不過,現時教育局提出在香港推行簡體字教育,我則覺得不必了,因為這個決策與現在社會的主流輿論聲音背道而馳,強行推動是違背民意,這不是一個代表民意的政府應該做的事。況且,教育局其實並無非推此政策不可的理由:有閱讀簡體字和使用需要的人自然會去了解學習,而且從我個人經歷來看,不通過系統學習也是可以好好掌握繁體和簡體的。而我剛又聽到無綫電視播普通話新聞時,字幕用上了簡體字。對此我也覺得不合適,還是那個理由——和整個香港文化和民意不符。而且像TVB這樣的傳統主流香港大眾媒體,應該優先服務香港人,香港人不用簡體字的話,傳統香港媒體也不應該用。其實我能夠理解香港人對於中央有不滿,畢竟引起矛盾的核心問題中央一直都沒有解決;而李波被失蹤等事件,也確實反映了中央的一些荒謬做法;但是正如香港人愛香港一樣,本身作為一個內地人,對於大陸總是有感情的,也容易陷入一種對中國「無關理性」的包容,所以大部分時間對於中港矛盾我都是只看只了解,寧願做個政治冷感的人。雖然政治冷感,我還是說說中港矛盾中的一些具體爭議吧……例如自由行。我覺得自由行本身只惠及了一部分生意人,但同時也影響了其他很多人的生活,所以香港人會不喜歡。近幾年內地來港旅行人數下降不少,而之前我寫論文時翻過數據,旅遊業佔香港GDP並沒有我想像那麼多。誠然行業的衰落會影響了很多人的生計,讓很多人怨聲載道;但是龐大的陸客確實很影響香港人的生活,也影響了旅客的旅遊體驗,現在降溫了正好讓香港想想怎樣「可持續地」發展旅遊業,也不一定要把陸客當成救世主。至於中央對香港的其他經濟優惠,我覺得可能會讓香港人覺得中央是在用錢砸他們,這樣的「惠及」會接受得心不甘情不願吧。不過我確實覺得水貨客會慢慢減少,因為大陸人獲得安全奶粉的途徑多了——廣東搞的自貿區就是一個。另外,取消一簽多行後大陸人走水貨沒以往那麼方便了,再加上配額的限制,確實對控制水貨客起到了作用。我很多內地同學(包括來香港留學過的)現在對香港的好感下降了很多,但我本身對香港仍是有好感的。香港這個城市的效率、誠信、文明程度仍讓我覺得很舒服,而我認識的香港同學都是很好的人,相處起來也很愉快。全世界每個城市都有缺點,且都有或多或少的排外,也會有不好相處的人。我覺得中國的超龐大人口,注定了中國很多現狀是沒有那麼容易改變的,譬如生產監管。在貧富差距、文化差距還那麼大的今天,社會進步是非常緩慢的,能控制住不要倒退就很不容易了,所以中央才會那麼強調「維穩」。也因為維穩,我覺得像普選等等的核心矛盾,也不太可能通過協商解決了,中央是不可能讓步的;但是看到香港的社會氣氛越來越焦躁,自己還是挺難過的……空氣中好像都是火藥味,一點點擦槍走火就能炸起來了……其實平時在香港上街都感覺還好,自己基本上就是從家裏到學校,大學還是比較包容的。但自從那天看完足本的旺角新聞後,那些戴口罩襲擊的人給我印象太深刻,以致於現在看到戴口罩的人都會有點小怕……我覺得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我之前有聽到陰謀論說,香港亂起來其實政府很開心,亂到了一個境界駐港部隊就能出動了……當然這樣的陰謀論是純粹揣測;但是民間團體的暴力抗爭容易失民心,確實是得不償失。至於解決辦法,可能要等一些時機吧,比如經濟形勢的變化,領導人的變更,甚至戰爭等一些突發情況……我也不好說。P.S.:這兩天在看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著名反烏托邦小說《1984》,腦袋裏又重新湧起了以往對政治的思考……我發現,自己也會不自覺地把《1984》裏的社會主義集權和現在的中國作對比(笑)。有趣的是,曾經有香港同學說《1984》在內地被禁,事實上《1984》在內地很容易就買到了,我自己對此也感到有點驚訝。【繼續看】

《人民日報》評論文章 (http://bit.ly/1KFXny5)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