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老飛正傳 鄭敬基 [壹週刊 - 1359] __,鄭敬基,M1,

豪語錄老飛正傳 鄭敬基鄭敬基當然高攀唔上,但總覺得,JamesDean不早逝的話,大概便像他樣子。「被人讚一句永遠長不大,然後唔知講咩好,其實似麥基。」三十年前已唱過,「正式歌名叫《偶像占士甸》,我沒說我是,係想啫。」仿效不抽象,學其不羈,不羈好玩在冇手尾;長期婚外情卻手尾長,偶像原該免疫於家庭問題。JamesDean廿五歲撞車身亡;鄭敬基也炒過,幾乎毀容,車上還載着幼女,這樣的男人,不「被離婚」 ...


豪語錄

老飛正傳 鄭敬基

鄭敬基當然高攀唔上,但總覺得, James Dean不早逝的話,大概便像他樣子。「被人讚一句永遠長不大,然後唔知講咩好,其實似麥基。」

三十年前已唱過,「正式歌名叫《偶像占士甸》,我沒說我是,係想啫。」

仿效不抽象,學其不羈,不羈好玩在冇手尾;長期婚外情卻手尾長,偶像原該免疫於家庭問題。

James Dean廿五歲撞車身亡;鄭敬基也炒過,幾乎毀容,車上還載着幼女,這樣的男人,不「被離婚」才怪。

死唔去,就變老爺飛。

半生浪漫,與鄧萃雯拍過拖,個殼 keep得靚,五十三歲臨老再婚也很自然。求婚絕橋是扮雜誌封面,自嘲人又老錢又冇,即將迎娶細廿年的女友……

「窮風流。」一語中的。

超速

鄭敬基締造過不少「超速」紀錄,出道於風雲樂隊,以紅得起的組合來說算異數,嚴格而言只出一張唱片即拆夥,他坦承與拍檔意氣之爭,八七年獨立發展首隻主打《偶像占士甸》。

「本來崇拜貓王,咁貓王變肥嘛。我相信廣告,便行洗腦式。」

說商業,其實頗玩嘢,只記得他不斷重複一句:「 James Dean, James Dean Oh Oh Oh; James Dean, James Dean Oh Oh Oh……」直至音樂漸細,可能是歷來簡無可簡歌詞之一。

諗落合理,對於一閃即逝的超級遇像,千言萬語反而多餘、不瀟灑,凡夫俗子得個睇字,惟有「哦哦哦」。

「我讀書時循規蹈矩,入了行結了婚才一下爆發出來不可收拾,我覺得明星做咩都得,冇人會怪伊莉莎伯泰萊離幾次婚,於是我愈玩愈大。」

開快車嗎?

「我不開快車,但唔襟激(即是係囉),有幾次在西貢俾人挑戰,我便搏命,而且醉駕。」

傳奇

現實很諷刺,飛車冇出事;鄭敬基早婚,一直把妻兒安置在加拿大,九六年載着歲幾的幼女見老婆,反而出事。

「跌了手機,彎低身執,抬起頭眼前是棵大樹,一切像 slow motion,還記得有時間望望後座的女兒無恙,自己卻已心口被軚盤壓得劇痛、塊面撞向車頭玻璃……

「有一刻羨慕過 James Dean。」那時婚姻已亮紅燈,趁距離年輕輝煌的日子未遠,死了乾淨,倒成就一段傳奇。

「因為你這天叫我扮 James Dean,我才想起。即使真心 fans,又有幾多個時時刻刻掛住?英年早逝,彷彿是最高禮讚,其實乜都冇。我作為普通人,朋友會惋惜一下,但轉過頭,同一位朋友可能向其他人笑我戇居。

「前妻從不惡言相向,每次只叫我別再偷食,最後心平氣和說:『不如離婚啦。』我覺得自己好渣,換來老婆咁冷靜,原來,我真不是傳奇。

「多年後她再婚,一個平時斯斯文文的女性 common friend在我耳邊三個字:『抵×死!』如此而已。」

毀容也夠傳奇吧?

「左耳幾乎甩,玻璃入晒塊面,很長一段時間洗頭仍會偶然𢱑出碎片——咁又點,現在看來冇乜嘢,經歲月打磨,連慘烈也談不上。」

當年潮流興夾 band,與陳少偉本來唔識,唯一共通點是畢業於同一間大學,「扮 friend的。」

炒車炒到咁。

鄭敬基剪輯陪伴子女成長的相片寫網頁。

跳格

活下來手尾長,當初因回港拍《烈火雄心》搞上小三,離婚定局後,鄭敬基卻留在加拿大,抱着贖罪心情。

「前妻沒抹黑我,只說爸爸受罰所以冇得返屋企瞓;當年女兒還小,問:『咁你仲 love唔 love daddy?』前妻答:『你學校老師愛唔愛你?但也不會來我們家睡覺啊!』她竟然這樣輕輕帶過。如果她向我討價還價贍養費,或者限我攞期才探到仔女,我有得憤怒、有得投訴,反為宣洩些;但她完全冇為難我,離婚前、離婚後,我支付同樣生活費,我覺得無處着力。」

James Dean也有家室,早逝,於是剩下與稚子遊玩的硬照,瞬間永恒挺溫馨的;鄭敬基當然經歷過,跳到現在則自言與一對廿字頭「好」字 best friend。兩種畫面都令人艷羨,問題是,夾在中間的陪伴成長期呢?

「一樣經歷過反叛,擔心他們吸毒,慶幸前妻教養得好,於是我更內疚。兒子十四歲時,我開車送他去福音營,問他有沒有怪過爸爸,他答:『 Hey, let's have a good time.』他在努力地成全我的快樂。

「人家睇我幾自由,妻兒似乎原諒了我,我又像盡過責任。寂寞並非時時刻刻,每當 gathering完,朋友一雙一對離開,夜闌人靜,才醒起畢竟自己一個人。」

他加港兩邊拍拍散拖,比較認真的,是與鄧萃雯,但拆穿了,也不外乎寂寞。

「的確係,那時她事業低潮,互相扶持吓。到發現她有權飛更高,我當然曾埋怨——起初不是共識過平平淡淡便很好嗎?回心諗諗,換轉機會臨到的是自己,她一樣不會阻我。」

補呔

廿六歲兒子去年求婚成功,鄭敬基說,如無意外,他很快升級做圈中所謂美魔男爺爺。爺爺應該事業有成,他在加拿大搞過小型電視台——好做嗎?「葉家寶搞亞視好唔好做?冇執笠壓力前一定好。」機會始終香港多,鄭敬基喜歡做幕後,但現實是,回港反而在劇集裡獲安插角色較容易。

「以為演大佬,外形所限,依舊演細佬;感恩的,我知道,會突然蒼老得很快,可能一夜白頭。」

這時,遇上細廿年的圈外女友 Angie。

「五十歲後,我立定主意不再拍拖,但緣分來到,要做,便得更認真。可能又一次落入那循環,家庭問題,重新擔心過孩子會不會吸毒,到時我七老八十,一定更難捱;但都係嗰句,換轉你係我,一樣想試試。」

告別開快車,他索性不再自駕。「因為在香港不方便,直接說,我想慳錢,留給未畢業的女兒和將來的家庭。」

受不了他那種誇張式求婚。

「因為我老是不是?本來協議唔擺酒,未婚妻說:『我在教會派餅宣告消息就得。』於是我諗,來到這年紀,尤其藝人,再婚通常低調,其實只不過想留下一條尾巴,收收埋埋日後仲有得玩;我要做,便不讓自己可以返轉頭,五月七日擺十圍,都是 close friend,之前還會在加拿大搞 pre-wedding。」

無論如何,自揭又老又冇錢「擺上封面」,有點無賴。

「不如這樣說,我把最差一面展示晒給她和大家看,像股市趁低吸納,將來只會比現在好轉。我努力 keep fit,不單為外表,那是外呔,梳頭畢竟愈來愈多窿,得個殼;我更為保持健康,不至成為她的負累,內呔爆咗,咁就真係行唔到嘞。

「或者我會是蔣志光呢。」

蔣志光,鄭敬基離開風雲後加入的成員,不算隊友,總之同代。鄭敬基曾經少年狂飆,兜兜轉轉,到頭來羨慕一個老實小男人。

自製雜誌封面來宣告婚訊。

與鄧萃雯有過一段情。

敲住問

究竟應該浪漫抑或務實?一般講法要務實;但現實很殘酷,尤其未婚妻做地產,鄭敬基最清楚,買樓分期二十年,銀行都唔受他了。

「仲 functional的。」同時自嘲訪問的幾小時內上了三次廁所。

「還是浪漫好,常存夢想。以前我的浪漫建築在家人痛苦上,今後希望浪漫在家庭生活。」

大徹大悟嗎?最近他仍被拍到爛醉得攬住馬桶。

「那是快樂的醉,我沒再鬧人,一味睡,上一個畫面與朋友碰杯,下一個畫面已經聽到廁格外有人敲門話記者影緊相,斷了片,幾搞笑。」

對,蔣志光也憑搞笑翻生的。

正如鄭敬基名曲《酒杯敲鋼琴》固然經典,更經典是惡搞版《酒杯敲你個頭》,斷了片,浪漫也罷務實也罷,敵不過無厘頭。

撰文:余家強

攝影:葉志明

攝錄:胡春輝

協力:蘇韻詩

化妝、髮型: Meegan@Brighten Up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