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日 星期日

【Hermès大騙案】美孚女賣限量版手袋 呃多人涉款百萬 __,

3名女苦主在網上購買Hermès名袋被騙款,集體向警方報案,(小圖為涉案女騙徒)。女苦主曾收到騙徒開出支票還款,但卻是空頭支票彈票。Hermès一袋難求,名媛明星更以限量版作為身份象徵,導致Hermès炒價長期高企,一名中年女子疑在網上招搖撞騙,聲稱認識名店Hermès的高層,可以低至7折價錢替人訂購Hermès手袋,結果最少5名女苦主中招,共支付近80萬元落訂買袋,惟一直未收到貨品,多次追討亦無 ...




其他影片:>>






女苦主曾收到騙徒開出支票還款,但卻是空頭支票彈票。

Hermès一袋難求,名媛明星更以限量版作為身份象徵,導致Hermès炒價長期高企,一名中年女子疑在網上招搖撞騙,聲稱認識名店Hermès的高層,可以低至7折價錢替人訂購Hermès手袋,結果最少5名女苦主中招,共支付近80萬元落訂買袋,惟一直未收到貨品,多次追討亦無果。她們日前集體向警方報案,估計稍後有更多受害人報案,涉款逾百萬元,警方列詐騙案跟進。  案中女騙徒以網名在多個買賣名牌手袋的網站賣袋,聲稱可替人以七折低價購買Hermès及Chanel等名牌手袋、女裝鞋、手錶及圍巾等。任文職的苦主陳太,一直是Hermès忠實粉絲,多年來曾擁有近20個手袋,多次於網上平台購入或轉售手袋,她於前年7月在facebook專頁,發現有人兜售Hermès,於是聯絡對方了解,對方聲稱於夏威夷出生,故認識當地專門店職員及高層,可以員工價訂貨,並以市價七折轉售。陳太不虞有詐,共支付33萬元訂了13個Hermès手袋,包括市價5萬多元的Lindy、4萬元的Victoria及極受名人歡迎的Garden Party,但之後對方以沒有空閒、生病,甚至有親屬過世等種種理由拖延,沒有交貨。直至去年3月,陳太多次聯絡對方追討無果,她忍無可忍報警,惟警方以事件屬私人金錢糾紛而不受理。她再向海關投訴亦不得要領,遂循民事途徑索償,對方分4次共歸還5萬元給她,但其餘損失至今無法追回。其後,騙徒再於網上尋找目標,去年5月透過WeChat聯絡從事網上生意的女苦主李小姐,佯裝客人多次到受害人店中幫襯,9月時聲稱可往歐洲代購Hermès及Chanel等名牌,當中更包括本港長期缺貨的Chanel牛皮款,僅以市價8折出售,李女共訂了15個袋、一隻錶及一銀包,總值40萬元,並落訂26萬元,騙徒承諾年底交貨,惟收款後已去如黃鶴。今年3月,李女收到對方開出支票退回10多萬元,但結果是空頭支票彈票,之後曾報警但不受理。今年5月,她收到對方來電恐嚇,對方聲稱自己父親為江湖大佬「阿喪」,更警告:「你報警,我就搵人搞你!」另一名女苦主許太於2011年生育聘請陪月員,認識案中女騙徒母親。許太憶述短短兩個月的陪月期間,騙徒母親多次聲稱女兒從事名貴手袋買賣,可代購手袋。至去年8月,許太於街上重遇陪月員,對方又指剛與女兒歐遊歸來,買了大批Hermès名牌,游說她說:「平啲畀你!」最終許太訂了6個Hermès手袋,當中包括名媛甘比最愛的Kelly bag,市價約8萬,「價錢差唔多,我係貪方便,唔駛等!」另外再買3對鞋、一隻錶及數條圍巾,共30多萬元,並落訂24萬元;但除收了圍巾外,其他貨品一律收不到。她要求退款,該陪月曾分兩次歸還5萬元,其後該名陪月再給予女事主一張10多萬元支票,但彈票無法兌現。直至今年9月,受害人在網上成立專頁聲討騙徒,成功集合其他苦主擬集體報警,並確定女騙徒是同一人。據知女騙徒家住美孚新邨,《蘋果》記者昨登門了解,但無人應門,又多次致電對方手機,手機一直關上。3名女苦主呼籲更多受害者挺身舉報。警方回覆指,共接獲5名23至35歲女子報案,涉受77萬5千元。想睇最新消息? 即時follow【現場-蘋果突發】fb!http://fb.com/applecitycrime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