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0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0] $180爆房 茶餐廳調情 新地爛滾王郭炳燊上位




7/2 7:00pm

郭炳燊與短裙女伴在灣仔比華利酒店爆房一個鐘後,手拖手離開酒店。

封面故事

$180爆房 茶餐廳調情 新地爛滾王郭炳燊上位

踏入馬年,市值二千六百多億元的新鴻基地產( 16),烏氣未消。過年前,郭氏兄弟正式分身家,老大郭炳湘公開「多謝阿媽」,全退新地職務。以為皆大歡喜,怎知上週四,律政司再向新地聯席主席兼董事總經理郭炳江及郭炳聯,追加涉及貪汙案的兩條控罪。郭氏第二代官司纏身,第三代則仍青澀幼嫩,帥印隨時懸空。

然而,本刊發現,郭氏中仍有一位作風低調的郭氏成員異常活躍,資歷豐富,因郭氏家變而在新地的角色日漸吃重。此人正是六十出頭的郭炳燊,他是郭氏三兄弟的堂兄弟,專做舊樓收購,屬新一代落釘天王。新地近年發展的港島區重建項目,收樓過程都見他的足跡,甚至在已落成的項目中分一杯羮。現時已在全港落了逾五十口釘的郭炳燊,拍住新地太傅雷霆,裡應外合,儼如新地「攝政王」。

本刊連續數日貼身跟蹤郭炳燊,發現已婚的他風流成性,先與一名中女到平價時鐘酒店「爆房」,又與另一女伴在茶記捽手仔。看來,爛滾王郭炳燊要坐正,還有排「洗底」。

年約六十歲的郭炳燊,每朝十點多便返回中環歐陸貿易中心,他的私人公司辦公。年初八,身穿黑色西裝及黑白色格仔冷衫的郭炳燊,如常上班,傍晚六點未到,便獨自落樓。奇怪的是,這天,他沒有由司機接走,反而直接走進旁邊的港鐵站。正值繁忙的放工時間,郭炳燊與大批市民逼港鐵,但他卻神情輕鬆,嘴角含春。兩個站後,在灣仔落車的他,熟悉地沿駱克道出口走出地面過馬路。這時,突然有一名身穿黑絲短裙的長髮中女迎上前,親密地挽著郭的手臂。二人沿著駱克道,步向銅鑼灣方向,邊行邊閒聊,甚為熟絡,郭炳燊則全程冧笑。

本週二,記者找上郭炳燊,問新地、郭氏兄弟及爆房事件,他雙手遮面,迴避記者。

郭氏三兄弟農曆新年前才剛分完身家,老大郭炳湘(中)正式退出新地,但兩星期後郭炳江(左)及郭炳聯(右)又被廉署追加控罪,間接造就上位機會予郭炳燊。(《蘋果日報》圖片)

帶中女爆房一小時

數分鐘後,兩人突然停在灣仔京城大廈前,望著面前的酒樓廣告談了一輪,隨即搭電梯上樓。記者尾隨他們,乘坐同一部電梯,以為他們到三樓的酒樓吃飯,怎知二人直上四樓的比華利酒店!比華利酒店屬時鐘酒店,心急「開餐」的郭,與中女直接走向櫃台開房,完全沒留意跟隨在後的記者。

一小時後,即晚上七時,二人雙雙落樓,完全不避嫌。短裙女士獨自離開後,郭炳燊走前一個街口等司機,其間他從公事包中拿出早上曾穿著的黑白色格仔冷衫穿上。變身回復「原狀」後,才登上由司機駕駛的 Land Rover四驅車。七時半,已返到薄扶林的豪峰複式豪宅「交人」,剛好可陪老婆開飯。

記者事後返回比華利酒店,發現該時鐘酒店設備簡單殘舊,每一小時收費僅一百八十元,經濟實惠,兼且地點方便,而且一至三樓都是餐廳酒樓,容易掩人耳目。知慳識儉的郭炳燊,似乎是識途老馬。

7/2 7:01pm

爆完房後,郭炳燊(右)等司機接走,短裙女伴獨自離去。

7/2 7:05pm

郭炳燊在爆房前刻意除了冷衫,似是怕留下「爆房味」,爆房後,即在街邊穿回冷衫才回家交人。

灣仔比華利酒店格局與一般平價時鐘酒店無異,一小時收費僅一百八十元,房內尚算乾淨,但裝修簡單古舊。

15/2 11:20pm

郭炳燊由老婆陳月湄陪同到養和醫院睇泌尿科醫生,其間更被老婆埋怨他拖得太耐。

15/2 4:45pm

郭炳燊朝早被老婆鬧爆,下晝與長髮女子溫馨茶聚,捽嚇手仔,即刻冧番曬,臨別前,更不避嫌在司機面前吻別情人。

泌尿科求診

星期後,情人節翌日,已婚多年的郭炳燊,和老婆坐車離開寓所,直駛至養和醫院。二人走上二樓,原來郭炳燊要看泌尿科,醫生是黃偉生。等待期間,戴上口罩冷帽、面容憔悴的陳月湄甚為不耐煩,並以責怪口啓道:「叫咗你早啲嚟睇㗎啦!之前嗰個醫生都唔知係咪揼波鐘!」在醫生房內逗留了個多小時,兩公婆才離開醫院,由司機載到中環環球大廈對出,接載兒子及其女友,再一齊到上環榮記潮州粉麵開餐,吃二十三蚊一碗的魚蛋粉。之後,再齊齊返回薄扶林住所。

以為是普通家庭日,但剛睇完泌尿科的郭炳燊返家後又再出動,先到上環一間叫「高等髮院」的髮廊剪頭髮,該店門口標示的價格,洗剪吹只是一百一十八元,延續慳家本色。兩個鐘後,離開髮廊的他並非回家,而是叫司機送他到灣仔會情人。只見他走入譚臣道一間茶餐廳,會合一名樣貌清秀的長髮女人,但並非早前「爆房」的短裙女子。此長髮女人已幫郭叫定下午茶,歎茶期間,郭笑瞇瞇地捉著長髮女隻手「捽手仔」,狀甚親密,情到濃時更忍不住親吻女方面珠。二人短聚近一小時後埋單,在門口仍依依不捨,郭更在坐駕前攬抱女方,來個「 goodbye kiss」,完全當自己的私人司機無到。之後,郭即回家「交人」,沒有再外出。

15/2 1:20pm

慳儉成性的郭炳燊,對女伴及家人都一視同仁。上週六,看完醫生後,帶埋老婆及兒子等,到上環食廿三蚊一碗的魚蛋粉。

7/2 5:45pm

平時有司機接送的郭炳燊,為掩人耳目,下班由中環搭地鐵到灣仔,會合女伴開房。

郭炳燊與太太陳月湄在生意上拍住上,二人曾結伴出席公開場合,郭自稱寶輝控股董事總經理。

風流慳家成性

出身望族,父親為新地創辦人郭得勝弟弟郭得標,主理 YKK拉鏈業務,郭炳燊身家以億元計。但他不但風流,而且非常慳儉。有地產界行家爆料,郭炳燊除了公然在香港「覓食」,亦鍾意返大陸「娛樂」,而且連北上都要慳,「佢話去東莞玩一次只係四百蚊,唔使喺深圳玩,要六百蚊咁貴。」該行家透露,郭為搵藉口返大陸玩,曾借舊下屬過橋,「以前有個職員喺大陸開酒樓,佢藉口話跟同事上去睇鋪,但其實係去玩。」

行家中還有公開的秘密,指郭炳燊有一名二奶叫 Betty,二人育有一子一女,年約十多歲,「 Betty圓圓哋有啲肉地,早年喺大埔開髮型屋,跟咗郭生後,就轉行幫手收樓,而家係郭生嘅左右手。由於佢住筲箕灣,所以嗰頭嘅項目都係由佢跟嘅。」

郭炳燊作風低調,地產界只有少數人聽過其名字,大多亦只知他是小型發展商「寶輝控股集團」的老闆,曾與永光地產發展跑馬地永光苑、西灣河悅軒及曾傳出中聯辦洽購的跑馬地壹鑾。至於是郭氏兄弟的堂兄弟這個身份,卻少人知曉。科達地產主席湯君明憶述:「八十年代就識佢,當年大家一齊入大嶼山睇嚇有咩發展機會。佢嗰時身份係一間公司嘅話事人,唔係打新地牌頭,但圈內嘅人都知,要同新地做買賣就一定要經佢,呢個『郭生』就係代表新地。不過當時啲村代表唔係好喜歡佢,所以都無次傾得成事。」

重建發展的 i. UniQ譽都,市傳有百分之八權益分了給郭炳燊。(林志謙攝)

新鴻基地產( 016)權力分布圖

化身落釘天王

郭氏家族以地產起家,但資料顯示,八、九十年代時,郭炳燊於物業市場並不算活躍,他踏上落釘天王的轉捩點,是○六年底至○七年間,正好是新地郭氏三兄弟暗中鬧不和的時期。當時仍是新地主席的郭炳湘,不滿公司管治,懷疑有人於新界地皮收購時賺取差價,於是透過其紅顏知己唐錦馨( Ida Tong),找人入新地查數,觸動其弟炳江及炳聯的神經。當時,不在新地系內打工的郭炳燊,在半年間開了六間公司,包括嘉輝發展、恒信發展等,並以該等公司名義買入十三項物業,且全部物業的按揭都由新地旗下的忠誠財務承造。

此外,該六間公司的股東之一羅尚燕,早在九十年代開始替新地於屯門、大圍、元朗等區份收地,而她亦代新地持有新界東北粉嶺北太平山村約一百四十萬呎土地。由此可見,郭炳燊已於新地收地業務上,佔了重要席位,與另一幫新地收地、專攻新界西北的鄉紳陳國鉅的角色相類似。前年負責新地收地事宜的執董陳鉅源,與郭炳江及炳聯,以及前高官許仕仁等人,同被落案起訴。郭炳燊及其相關人士,及後最少五十七次入市買下港九市區舊樓,並多集中於筲箕灣、西灣河和北角一帶,亦即落釘。

西灣河太康樓為郭炳燊及其相關人士落釘的目標之一,至今已購入五夥,佔大廈近一成七業權。(林志謙攝)

郭炳燊已落釘的部分舊樓

太康樓現時的放盤價,較郭炳燊及其相關人士落釘價,高近一倍。(林志謙攝)

新地去年底推出的西環 Imperial Kennedy開售不足一個月已套現約十三億元,市傳郭炳燊佔項目的百分之八權益,有望分到逾一億元。圖左為新地副董事總經理雷霆。(《蘋果日報》圖片)

項目獲「分紅」

經紀界盛傳郭炳燊作風霸道,以新地做靠山,控制收地大局,包括田生有份插旗的西邊街項目。

郭炳燊與過往的落釘天王不同,發展商出身的他,深明起樓賣樓的利錢比收購更豐厚,再加上獲新地「特別優待」,有指經郭炳燊參與的重建地盤業權,他都「有份」。如郭炳燊曾在新地的譽都落釘,還要由忠誠財務造按揭。根據新地年報,這個筲箕灣道的項目,新地只佔九成二權益,餘下的百分之八權益,市傳就是由郭炳燊旗下公司持有。而按譽都套現約十億五千萬元計,持有百分之八權益的郭炳燊,可望分得八千四百萬元。

根據新地年報,除譽都外,筲箕灣譽.東、西環 Imperial Kennedy及西環卑路乍街及西邊街項目,新地都只持有九成二權益。翻查資料發現,以上地盤都涉及郭炳燊手下收購或落釘,據一名收樓經紀透露,郭炳燊一系的人士,落釘有兩手準備,「現時強拍門檻為持有業權嘅八成,所以佢哋買夠兩成就收手。新地要,就可以傾『分紅』,就算新地唔要,佢哋一樣可以搵其他發展商要,甚至乜都唔做,等發展商搵上門收購,做個真正嘅釘王。」

恃靠山 作風霸道

另一名收樓經紀則直指郭氏的作風霸道:「郭炳燊會代表新地向經紀要求收邊幾幢先,邊幾幢就唔好收住,甚至要求減收購價,總之就操控收購過程,益佢自己嘅人。㩒住嚟搶咁,好多行家都敢怒不敢言!」市傳一一年新地鎖定目標要西環西邊街三十八至五十二號,當中涉及樓齡約三十年的翰林閣和英賢閣,以及一排近五十年樓齡的唐樓。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英賢閣舊業主憶述:「起初係田生收嘅,仲請我哋成班業主食飯。都有業主肯制,點知後來又話唔收啦,只係收隔籬嘅唐樓。」據知情人士所講,田生是被郭炳燊叫停收這兩幢洋樓,再由郭炳燊自己去收。根據公司註冊處地址,英賢閣部分單位的收購公司董事登記地址,亦是郭炳燊相關公司的常用地址。

此外,有經紀還踢爆,郭氏的手下經常以「後補價」來補足收購交易價錢,以西環保發大樓某單位為例,土地註冊處的成交價為三百八十萬元,但印花稅卻為十四萬四千元。如此推算,實際成交價應為四百八十萬元,即「後補價」達一百萬元。該經紀解釋「佢哋想啲街坊睇公開成交資料時,以為收購價錢較低,咁郭炳燊再收購其他單位時,就唔使咁貴。但地監局三年前已針對收購舊樓發出執業通告,後補價呢招唔用得喇。」對於郭炳燊在新地的角色,新地本週二回覆本刊指,該公司認為不適宜披露合作夥伴或相關股東資料。

恒基前執董郭炳濠(左)為郭炳燊弟弟,早年曾在新地工作,至八八年輾轉到恒基跟世叔伯李兆基搵食,至一二年中才榮休。(《蘋果日報》圖片)

郭炳燊自住的薄扶林豪峰複式單位,發展商為泛海發展,現時樓價已較他○四年購入時翻了兩番。(林志謙攝)

傳為過繼子

郭炳燊物業表

據知,郭炳燊不時到新地總部,與郭炳江及郭炳聯開會。事有湊巧,郭炳燊沾手新地王國生意時,正正是郭氏第二代不穩之時。天時地利,郭炳燊在郭氏家族地位愈來愈吃重。有熟悉郭家的富豪更爆料,指富豪間對郭炳燊的身世,早有傳言,他透露:「好早已經有傳,郭炳燊乃郭得勝所出,因當時佢細佬郭得標未有仔,先過繼俾佢。」本週二早上,記者到歐陸貿易中心找郭炳燊,起初跟他打招呼,他還笑容滿面,但一聽到記者提及新地和郭氏兄弟時,他便木口木面說:「對唔住,我哋唔講呢啲。」記者提起他到灣仔爆房時,他更以手遮面,只不斷說:「唔好意思。」無論如何,兩位新地主席的官司將於五月開審,各路人馬虎視眈眈,屆時郭氏王朝隨時變天。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