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

旺角暴亂:A1:暴亂過後 縱火潮湧 危機處處 __,

(設計圖片)next1/1pre康文署轄下花墟公園辦公樓後面空地有大批垃圾桶被縱火燒毀。(麥少峰攝)next1/1pre警方昨晚加派警員在旺角街頭巡邏。(夏國威攝)next1/1pre花墟公園公廁遭焚毀,批盪跌落地面。(讀者提供)next1/1pre狂徒前晚在油麻地街頭燒垃圾桶爆氣罐。(資料圖片)next1/1pre油麻地街頭日前被縱火的垃圾桶內有四個氣罐。(資料圖片)next1/1pre旺角暴動 ...


(設計圖片)

next 1/1 pre

康文署轄下花墟公園辦公樓後面空地有大批垃圾桶被縱火燒毀。(麥少峰攝)

next 1/1 pre

警方昨晚加派警員在旺角街頭巡邏。(夏國威攝)

next 1/1 pre

花墟公園公廁遭焚毀,批盪跌落地面。(讀者提供)

next 1/1 pre

狂徒前晚在油麻地街頭燒垃圾桶爆氣罐。(資料圖片)

next 1/1 pre

油麻地街頭日前被縱火的垃圾桶內有四個氣罐。(資料圖片)

next 1/1 pre

旺角暴動的「亂世效應」仍在發酵,街頭暗潮仍洶湧,零星之火隨時又變燎原之勢。繼前晚縱火狂徒在油麻地街頭燒垃圾桶爆氣罐後,「鳩嗚團」又重現旺角街頭集結「遊街」,至昨晨狂徒又在花墟公園放火燒康文署垃圾桶及辦公室,有激進人士更在網上狂言捐錢給狂徒以報復警察。另外炸彈嚇詐接踵而來,繼警察總部後,昨又向入境事務大樓發炸彈嚇詐。逾二百名警員帶重裝備在旺角區嚴陣以待防激進派捲土重來。有學者和立法會議員指出,暴亂只是暴力的開端,在暴亂的漣漪效應下,小規模破壞行動隨時演變成新一輪亂局,警方對此應有足夠的警惕和做出相應部署。

旺角暴動在年初二凌晨四時達到亂局最高峰,差不多同一時間,康文署位於葵涌道近美孚新邨巴士總站的天橋底的貨倉,被人潛入放火,火場面積約廿米乘廿米,裏面的木椅及垃圾桶等雜物付諸一炬,消防發現多處火頭,交由警方列縱火案調查。至昨晨七時許,康文署轄下花墟公園內兩層高辦公樓後面空地,一批垃圾桶着火焚燒,有職員在更換制服期間,赫見外面火光熊熊,隨即慌忙報警求助,並自行疏散。

八輛消防車到場撲救,十七分鐘後將火救熄,逾四十個垃圾桶被焚毀,辦公室及公廁外牆嚴重熏黑,公廁天花板及抽氣扇被焚毀,部分批盪跌落地面。消防發現兩處火頭以及懷疑天拿水的易燃液體,轉交予警方列縱火案處理,不排除有人借題發揮挑釁警方。康文署指,被焚毀的四十個垃圾桶,是早前借給花墟公園年宵市場使用尚未回倉,總值約四萬元。另外,建築物的部分窗戶、外牆及地下洗手間抽氣扇亦有損毀,公園運作無受影響。

由於在暴亂期間和之後,連環發生多宗縱火事件,且地點近油麻地和旺角,包括前晚八時許,油麻地上海街和西貢街交界,路邊垃圾桶爆炸起火,警方爆炸品處理課人員到場調查,在垃圾桶內搜出四個氣體罐相信有人惡意放火造「聲勢」。另一邊廂,旺角「鳩嗚團」又集結,前日深夜有廿多人在西洋菜南街百老匯戲院對開聚集,有人手持黃傘及高舉橫額,期間與途人理論,據稱雙方爆發衝突,警方平息場面,昨晚「鳩嗚團」又現身,大批警員在場戒備。此外,有人在網上鼓吹對付警察,並且會捐錢「獎勵」滋事者,警方關注言論並追查來源。昨午四時,有人報案指在灣仔入境事務大樓放置炸彈,警方到場搜查無發現,前日灣仔警察總部亦被人發出炸彈嚇詐。昨晚十時許,逾卅架警車集結豉油街、洗衣街,逾二百軍裝便裝警員戒備。

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學術統籌宋立功指,擔心初一旺角暴亂只是暴力事件的開端,未來會陸續出現「野貓式」小規模破壞行動,警方未來要加以防範,以免再次因失預算,令暴徒有機可乘。宋指,佔領行動後,有部分人以激進的方式抗爭,包括參與鳩嗚行動等,估計焚燒垃圾桶等的小型抗爭行為將不斷出現,而且禁之不絕。他分析,早前出現的暴動,是基於警方對勇武派的資訊未有足夠掌握,低估了他們所帶來的破壞,建議警方在情報收集上多下工夫,亦要加強前線警員裝備。立法會議員王國興認為,初一發生的暴亂是前年七十九日佔領行動的後遺症。他認為,政府在佔領行動後拖延執法與檢控,令犯法者誤以為不需要為違法行為負責,並促警方的打擊力度要更嚴厲,而社會將對行使暴力破壞社會的人要口誅筆伐。

更多新聞,請瀏覽東方日報網頁:

http://orientaldaily.on.cc/


來源 source: http://hk.on.cc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