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7日 星期五

【蘋聞追Click】《蘋果》化驗戳破政府謊言 放TG一個月後冷氣隔塵網仍驗出化武 __,蘋果,

政府多次指催淚彈影響短暫,但在催淚彈發放1個月後,1樓民居的冷氣機隔塵網上仍驗出CS。城市大學科學及工程學院化學系林漢華教授提醒市民,即使隔塵網上的C ...






政府多次指催淚彈影響短暫,但在催淚彈發放1個月後,1樓民居的冷氣機隔塵網上仍驗出CS。城市大學科學及工程學院化學系林漢華教授提醒市民,即使隔塵網上的CS未必會隨風釋出,但清洗隔塵網時須特別留意;又指CS是化武絕不應大量使用:「香港好密雜好多高樓,山谷效應下污染物好難走,殘留可能係以年月計。」



肥皂水清洗家居有效?

洗5次始能去除99%殘留物

11月13日警方於沙田市中心驅散示威者時,將一枚催淚彈射入好運中心低層民居,濃煙在鄭先生與鄭太的睡房中爆發。11月14日下午,《蘋果》委託化學工程師上門採樣化驗,發現枕頭袋每公斤含29毫克CS,側邊一部沒有開啟的抽濕機,隔塵網上也有15毫克的CS。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許樹昌教授早前指,空氣中每立方米含0.004毫克的CS就足夠令人刺眼,0.1毫克已足以刺激皮膚。



家居受催淚彈波及,是否真如衞生署所指,用肥皂水清洗已可?化學團隊將枕頭袋剪成細塊,用不同清潔方法手洗,四種清潔方法包括用清水,洗衣粉,0.5%梳打粉水及碧蓮清潔劑,當中洗衣粉清潔效果最好,洗一次去除率有6成(見表)。



負責的化學工程師李浩基表示:「CS不溶於水,如果單靠清水洗完全不能去除CS」,而測試顯示即使用洗衣粉,洗一次只能除去60% CS,「如果想去除布或枕頭套上99% CS,以每次洗清後也殘留40%計,推算要洗5次。」因枕頭袋含有高濃度CS,就算洗5次後剩下1%(0.29毫克)殘留物,仍然是會令皮膚致敏份量(0.1毫克)的3倍。李補充指,是次實驗是用手洗,若洗衣機洗可能所需次數較少。



該單位牆壁也殘留1至10微克CS,化學團隊分別用清水、酒精和梳打粉抹牆兩次,抹出來的CS沒有減少。李浩基指:「我哋唔知道仲有幾多殘留喺牆上,只能肯定CS好黐布質同乳膠漆牆壁,單靠濕布抹一兩次,去除唔到CS。」惟16天後團隊再上門抹牆化驗,風吹日曬下,已沒驗出CS。



戶主鄭太一直糾結應否棄屋,以及該如何清潔,得知化驗結果後說:「坊間有話用梳打粉溝水會清到,但原來用咁多嘢清潔,(CS殘留)減少都唔係好顯著,我哋應該會棄屋。」她指因丈夫氣管敏感,加上家中有寵物,擔心窿窿罅罅有殘留物。但因單位新租兩個月,現仍是「死約」,要另覓住處之餘也要繼續交租。



鄭生鄭太事後已報警,現考慮循民事方法向警方索償:「(警方)態度係你去小額錢債告我啦,佢就咩都唔使搞,又唔跟進。」《蘋果》向警方查詢戶主能否就《罪行受害者約章》尋求補償,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不評論個別個案。



料逾百公斤CS已流入自然環境

有學者指香港高樓林立,形成山谷效應,即兩邊高樓令空氣污染物停滯在路邊,難被氣流帶走,殘留時間可能以月或年計。8.25荃葵青大遊行,警方於楊屋道「TG放題」,事後《蘋果》於1樓住戶的分體式冷氣機,拿走隔塵網化驗,1個月後仍驗出0.59毫克CS,比令皮膚致敏的份量高近6倍。該戶主在聞到催淚彈後一直有開冷氣,也曾開窗半小時。



林漢華教授說不必過份擔心CS會隨冷風持續污染室內空氣,「如果(CS)已經俾隔塵網捉住咗,再走返出嚟刺激我哋機會就細啲,除非你去搞個隔塵網,或者清洗時可能會聞到啲味同唔舒服。」林教授指,以每粒催淚彈有5至10克的CS計,截至12月8日,警方發射1.6萬枚催淚彈,意味過百公斤的CS已落入自然環境中。



「有文獻講過中咗CS毒流產,CS毒性雖然唔係致命,但會唔會因為呢一代人懷孕聞到毒氣,影響到胎兒,我哋唔敢講,係好長遠嘅影響。」林指無論毒性如何,始終是化學武器,在短時間密集地放,「可以殘留幾耐,係以月計定年計呢,要再做分析先知道。」



政府曾發放宣傳片「睇真D•知多D」,強調催淚彈影響短暫及擴散範圍有限,如民居懷疑受催淚彈影響,可用清水及肥皂清洗。食物及衞生局長陳肇始曾承認政府對警方目前使用的催淚煙成分資料了解「有限」,但政府仍拒絕帶頭做研究,為警方不當使用武力護航,置公眾健康於不顧。





化學團隊將枕頭袋剪成細塊,用不同清潔方法手洗,四種清潔方法包括用清水,洗衣粉,0.5%梳打粉水及碧蓮清潔劑,當中洗衣粉清潔效果最好,洗一次去除率有6成。 化學團隊將枕頭袋剪成細塊,用不同清潔方法手洗,四種清潔方法包括用清水,洗衣粉,0.5%梳打粉水及碧蓮清潔劑,當中洗衣粉清潔效果最好,洗一次去除率有6成。
負責的化學工程師李浩基表示:「CS不溶於水,如果單靠清水洗完全不能去除CS」,而測試顯示即使用洗衣粉,洗一次只能除去60% CS,「如果想去除布或枕頭套上99% CS,以每次洗清後也殘留40%計,推算要洗5次。」

負責的化學工程師李浩基表示:「CS不溶於水,如果單靠清水洗完全不能去除CS」,而測試顯示即使用洗衣粉,洗一次只能除去60% CS,「如果想去除布或枕頭套上99% CS,以每次洗清後也殘留40%計,推算要洗5次。」
11月13日警方於沙田市中心驅散示威者時,將一枚催淚彈射入好運中心低層民居,濃煙在鄭先生與鄭太的睡房中爆發。

11月13日警方於沙田市中心驅散示威者時,將一枚催淚彈射入好運中心低層民居,濃煙在鄭先生與鄭太的睡房中爆發。
鄭生鄭太考慮向警方民事索償:「(警方)態度係你去小額錢債告我啦,佢就咩都唔使搞,又唔跟進。」

鄭生鄭太考慮向警方民事索償:「(警方)態度係你去小額錢債告我啦,佢就咩都唔使搞,又唔跟進。」
政府多次指催淚彈影響短暫,但在催淚彈發放1個月後,1樓民居的冷氣機隔塵網上仍驗出CS。

政府多次指催淚彈影響短暫,但在催淚彈發放1個月後,1樓民居的冷氣機隔塵網上仍驗出CS。
化驗結果顯示,催淚彈射入民居後,CS在布質物品和乳膠漆牆壁上黏附能力極高,推算事發單位的枕頭袋即使手洗5次,仍留有足以令皮膚致敏的CS。

化驗結果顯示,催淚彈射入民居後,CS在布質物品和乳膠漆牆壁上黏附能力極高,推算事發單位的枕頭袋即使手洗5次,仍留有足以令皮膚致敏的CS。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