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日 星期三

[FACE 345 專訪] 最好的時光 張惠雅 Regen 張惠雅,Regen,MF,




面對面

最好的時光 張惠雅 Regen

25歲的張惠雅( Regen),在《貓屎媽媽》裏扮 17歲的中六學生妹。

逆生長八年,普通女性夢寐以求,官腔藝人會撐接受現實,但是 Regen直接了當地說,對自己的一張娃娃臉極度不滿、對總是演「人哋個妹」感到非常冇癮。

Regen不僅僅發表不滿,還自己 jam歌、拍微電影放上 YouTube、甚至在新碟 MV裏自編自演加入戲劇元素為自己謀求更多可能性:「又可以鍛煉自己、又可以畀其他人睇嚇:我唔細㗎啦、唔係淨係可以做人哋個妹、我都可以拍拖㗎!」

這就是 Regen與其他女歌手、與其他二十多歲小女孩的不同之處:有追求、有夢想,並且不是得把口, 23歲那年,她說到做到,離開 HotCha離開香港,一個人走到大阪和澳洲,學跳舞、半工讀,一邊看世界一邊尋找 better me。

當年離港的原因,主要傳聞是 Regen與唱片公司 Neway大少薛世恆搞緋聞、激怒大少奶陳法拉,被陳法拉踢出 HotCha放逐流洋……然後兩年過去,法拉與大少分手、 Regen回港獨當一面,拍劇出碟又單飛,歌聲讓人驚艷再被唱片公司力捧。

所以說,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經過和結果, 15個月被放逐的日子,成了 Regen最好的時光、也找到了更好的自己。

大預言家

11年 7月, HotCha成員 Regen突然在微博宣布要離隊去澳洲留學。事情立即被傳媒聯想到她年頭開始與 Neway大少薛世恆傳出的緋聞、斷定所謂留學其實是被大少奶陳法拉出手處置。有趣的是, Regen宣布留洋當天,當年的準二少奶、一向與法拉傳不和的諸葛紫歧亦在微博發表言論:「得到了,不一定就是好事;失去了,不一定就是壞事。」諸葛公主第一次說話有深度又意味深長,並且十足大預言家,講中曬兩年後的 Neway Star新形勢。

我 14歲已經同公司簽約,之後至識得陳法拉同 Daniel(薛世恆)。我唔知 Daniel幾多歲,應該都起碼三十幾、四十歲,大我咁多,邊有可能?最慘,真係好多人信、好多人留言喺我微博話我小三,其實根本唔關事,決定放自己一個大假嘅諗頭,一早已經出現。

我一向有寫日記習慣,睇番日記,第一次諗到要留學,係出發前一年一個黑色暴雨警告嘅日子,當時都仲未傳我同 Daniel。我太細個簽公司,由第二年開始,已經唔同開頭、唔覺得所有嘢都新鮮、都好玩。尤其係組成 HotCha正式出道,每日每一件事有人幫我哋安排,一站又一站,唱咩歌跳咩舞講咩說話,然後再去下一站,第二日又如是。

我開始覺得自己好耐都冇進步過、好耐都冇做過會令自己自豪嘅事,開始好怕從此以後就留喺呢個 comfort zone原地踏步,慣咗俾人包辦、慣咗做廢人……行出第一步,唔係你哋想像咁難。同公司要求請大假、開始上網研究 working holiday visa同搵當地 share house,所有改變都係由跨出第一步開始。

行出第一步,我明白一個道理:講完就做啦!即管係跨出一小步、行出第一步,但係呢一步已經可以令你睇多一啲嘢、學多一啲嘢、已經可以令你夢想近一步。

Regen在新劇《貓屎媽媽》扮岑麗香胞妹,其實兩人五官確係有八成相似,不過高度欠半個頭,待遇就是女一號與大閒角之分。

離開香港前曾演出處女劇《五味人生》,因為「利是妹」一角成功跑出:

「娃娃臉對演員絕對係障礙,其實我大㗎喇!拍得拖㗎喇!」

11年 9月暫別樂壇,先去大阪學跳舞,再去澳洲半工讀, Regen將 15個月流浪見聞

寫成書《 Regen大步走》,在今年書展發行。

一步一生

11年 9月, Regen暫停娛樂圈所有工作、 11月聖誕前一個月,正式離港前往大阪學習舞蹈,翌年 1月,出發澳洲開始為期一年的半工讀生涯。童年在西貢出生長大、少女時期搬到東湧就近在機場工作的父親。上有年長十歲的哥哥和年長八歲的姐姐, Regen說在家是最得寵最受呵護的一個、在外一直住在郊外和離島,連市中心都少去,一個人走出這一步,一點也不容易,足以改變一生。

喺屋企我被人保護慣、喺公司被人照顧慣,中三以前我唔可以一個人搭港鐵、唔夠膽一個人去買份麥當勞,嗰一次我一個人為自己做決定、一個人同公司談判要求放長假,係我一生人最勇敢、最獨立嘅一刻。

頭一個禮拜喺大阪,我日日跳到嘔黃膽水、日日唔開心到喊住瞓。唱歌跳舞係我由細到大最大夢想、以前做 HotCha,我又屙又嘔都照捱住開工,拍完二十個鐘 MV先去睇急症,就係因為我太想達到夢想、太怕錯失呢個機會。頭一個星期去到大阪,跳舞我跟唔上人哋、體力唔夠人哋快、又驚自己一個決定會後悔一世、返到香港會失去所有……

喺大阪時,最好嘅朋友開導我,既然行到呢一步,點解唔好好享受。去到澳洲,我聽到一句說話更加點醒我:點解雀仔明明有翼,都要停喺一個位唔飛上天。其實每個人都有翼,只要你想,都可以飛得好遠。

喺澳洲,我開始變得大膽、唔怕醜,成日去到一個地方,自己膽粗粗走入去問人請唔請人。 Waitress、工人、農場雜工、連照顧草泥馬都做過後,發覺自己其實乜都可以做得到。以前做歌手,成日覺得唔公平、成日問點解,點解做呢行有階級之分、點解有啲人心地咁差、點解明明唔係真會有咁多人信、點解我講嘅嘢同最後報紙登出嚟嘅嘢可以爭咁遠……到我真係見識過呢個世界之後,就會發覺呢個世界咁大、無奇不有,傻啦……根本呢個世界就係咁,每個人都有各自生活方式,根本就冇必要問點解。

首張個人 EP《 Awakening》上月尾面世, Regen除了首次單飛、首次參與唱片監製工作外,還首次以創作人身份入選 2013年度 Cash流行音樂大賽。

回港單飛後, Regen改變歌路,又放膽在 YouTube鋪片唱歌、拍短片,翻唱曲婉婷的

〈我的歌聲𥚃〉,讓不少人眼前一亮。

單身情歌

澳洲回港以後, Regen正式脫離 HotCha,個人身份首張 EP《 Awakening》上月正式面世。從少女組合、到獨唱;從一齊柴娃娃、到找回一把屬於自己的聲音;從被忽略、到自己寫歌自己 jam歌。從各種跡象顯示,一個人的確畀有人陪,走得更遠、飛得更高。

我覺得自己最幸運係,離開嘅決定,公司完全支持。返到香港,又遇到監製 Edward Chan,全心全力 train我去搵番自己把聲、唱番我最擅長嘅嘢,咁多年,我見過好多嘢、見識過好多勁人,好多人一世都等唔到一個機會、遇唔到一個伯樂,但係俾我遇著一個見到我優點嘅人、識得發揮我特長嘅人,真係最幸運嘅事。

離開以後再返嚟,我亦都領悟到,愛情,寧缺勿濫,最緊要係愛錫自己。由細到大我眼光都好差,四個男朋友有三個都一腳踏兩船,第四個我懷疑係,但係搵唔到證據。細個就係咁傻,媽咪、阿哥話佢唔好,我係都唔聽。明明情人節男朋友俾人踢爆劈腿,我都係喊住咁求佢唔好分手住、唔好離開我住。其實你唔錫自己,人哋梗係唔錫你啦!……所以我話,我最憎小三、次次都俾小三害,又點會自己走去做小三呢?

邊個係小三?

照 Regen的說法,她 14歲與 Neway簽約,法拉 05年才返港選美,實情係 Regen識大少先,法拉才是後來那個。

照 Regen說大少薛世恆的口吻:「嚇?佢咁大個,好似三十幾四十喇喎!點會呀?」

其實真不是那種戀父/戀哥情意結的少女,有可能真的與大少不過電。

重點是,現在是法拉離開了, Regen才是留低的一個,邊個係小三,還重要嗎?

14歲、 01年已經簽約 Neway,陳法拉則 05年才回港選美,即是 Regen比 HotCha其他成員、比陳法拉更早認識大少薛世恆。《蘋果日報》圖片

11年農曆年間開始與大少薛世恆傳緋聞:「冇女仔鍾意俾人講閒話,仲要係俾人鬧小三,我最對唔住屋企人,要佢哋承受個女咁樣俾人鬧。」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