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1日 星期四

江湖活字典 造王者國華 [壹週刊 - 1315] M1,



「勝和造王者」國華,氣定神閒拿着象牙煙嘴,右邊面一條又深又長的刀疤痕,湧現老江湖氣派。

人在江湖

江湖活字典 造王者國華

和勝和,本港黑社會第一大幫派,號稱逾廿萬幫眾,全球更超過五十萬成員。

龐大的秘密組織,曾經隱藏着神秘的架構,其中「坐館」猶如幫中皇帝,團結一眾「兄弟」,發號施令。

如《黑社會》電影中描述,要坐穩龍椅,總需要幫內的元老推舉與扶持,隨着時間流逝生老病死,目前在勝和內,剩下其中一名年逾八十的超級元老坐鎮,歷年來他點石成金,將門生推向坐館的寶座。

被喻為「勝和造王者」的國華手下過千,正值當打的上海仔、「拳王」陳安、坐館肥堅等活躍分子,均是他的得意門生。

鮮為人知的幫派高層,去年卻華麗轉身,忽然高調接受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的學生訪問,大談江湖,頓成為網民「洗版」的話題,有網民笑稱他像「小丸子爺爺」。

其實年屆八十的國華,一生也充滿傳奇,年輕時加入警隊工作,後來成為黑幫首領,帶領幫眾佔領整條旺角女人街(通菜街一帶小販攤檔),其後在新界、港九各地經營麻雀館和酒樓。

他轉數快,搵銀力強,國華在勝和既是「橋王」也是「國師」,負責替幫會出謀獻策。

國華不顧門生強烈反對,罕有答應接受本刊專訪,叼着煙嘴,往事如煙。

他說的故事,江湖事和自己一生際遇,猶如一本江湖老字典,側面反映了老香港的轉變。

先此聲明,江湖多事,國華表示不爆江湖中各人私事,例如邊個打得邊個夠霸,免得無端又起風浪。

國華一身唐裝,騎騎笑不斷把香煙放在象牙煙嘴上咬嚼,煙不離手,呈現出一副六十年代江湖大佬的氣派,記者一開頭看到國華和臉上六吋刀疤,再加身旁門生滿眼兇光,頓覺兇神惡煞。

他說:「我一日食三包!」不過仔細留意他抽煙,才發現國華像抽雪茄一樣,不會將煙吸入肺。國華說︰「其實食煙都係過吓心癮同手癮。」就像他雖然人在江湖,卻已不沾手那些腥風血雨之事。

本刊經中間人多番聯繫,才順利找到國華訪問,手下門生一致反對,斷估唔到他表現得十分平易近人,一切無所謂。「唔緊要㗎,你有咩都可以問,我答到就盡量答。」不過他一再提醒記者:「你點寫我都得,但不要寫其他人。」江湖人情複雜,他不想牽連其他人物,說是要顧慮江湖義氣。

壽宴一席難求

國華推崇傳統文化,在八十歲的壽宴,門生準備八隻醒獅替他賀壽。

採訪在國華八十壽宴前進行,其間國華的電話響個不停,不斷有江湖某幫派首領要求包下一圍,記者搞爛 gag說:「可能要擺到出街。」豈料國華認真想完後說:「咁樣唔好睇喎。」

國華三十年來沒有擺壽宴,門生替他廣發英雄帖,五月初在九龍灣百樂門設宴,除了「白道」大律師、醫生、退休警員到賀,「賭船之父」葉壽也專程從澳門過來,影星陳惠敏、祥嫂、「慈雲山十三太保」陳慎芝更「 high爆」,在台上與國華高歌《愛拼才會贏》。

江湖上各路大哥,如 14K鬍鬚勇、搞事雄,同一單位勝和高層更加傾巢而出祝賀,國華首席門生「拳王」陳安、現任坐館肥堅,在場內馬不停蹄招呼賓客。當晚不少做「𡃁」跟隨大佬出席,自然大開眼界,一來感染一下老派江湖氣氛,二來有機會認識不同字頭的揸 fit人,搭定棚將來上位。

曾經是黑社會首領的陳慎芝,這晚也有憶述對國華的印象︰「我認識國華哥數十年,佢係我哋嘅長輩,當然年輕的時候,大家都有『往事』,建立今時今日嘅『地位』,好多人以為靠打鬥,其實打並不是最叻,最緊要是什麼?一個信字,同埋做事要有交帶。」

大學生採訪對象

左起,前 14K大佬陳惠敏、國華、勝和大飛、陳慎芝、祥嫂,醉醺醺 high爆唱《愛拼才會贏》,陳惠敏大叫:「我同國華係師兄弟!」

江湖新聞,原來連大學新聞系的學生也感興趣,國華去年五月,接受樹仁大學學生報《樹仁新傳網》邀請訪問,標題是「獨家訪問社團元老 大爆江湖內幕」。該篇報導形容他是:「社團界無人不識,無人不給面子的國華。」

大學生卻對他興趣甚濃,也爆了不少國華的「戰績」,如國華面上的疤痕:「在一次爭執中,給仇家重創面部,留下刀疤在面上,但國華其後則將佐敦區官涌街全部江湖人士趕走報復。他在八十年代,成為社團首領,因開闢了不少生意給社團,獲讚賞,連任兩屆首領。」

據本刊了解,當時國華的兄弟與其他幫派有爭執,國華年輕時學過白眉等功夫,於是他自告奮勇護送兄弟,一次他們被附近埋伏的黑幫追斬,赤手空拳的國華為了保護兄弟,搶去對方的菜刀,混亂期間,被菜刀劏開面部,血如泉湧的國華立刻被送到廣華醫院。

報導出街後,激起網民討論,有網民讚學生有料:「勁,點解會搵到嘅?」有人搞笑說國華似「小丸子爺爺」,也有意見對訪問不以為然,只是寫一個退休老人的生活。

實踐新聞工作

樹仁大學學生去年「獨家訪問社團元老」,開版相是國華出席同門友人白事的本刊圖片。

網民熱烈討論國華的專訪,網民好奇學生如何找到江湖人物訪問,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梁天偉回應指:「(當時)由老師帶住去做的,不是學生自己去搵,佢哋(學生)根本沒有這些人脈。你有人脈就有得做,冇人脈就冇得做」

梁天偉續指:「我哋新傳網,跟你們的媒體一樣,是沒有分別,不過我們做的東西,一定是沒有立場,根據守則做事。其實做人物訪問,同你哋()做沒有分別㗎,我們都是媒體,有什麼問題?」補充一句,梁天偉本人也是出身,也曾接觸過黑社會新聞。

當然,黑社會亦是社會一角,江湖人物的報導,也可反映香港的變遷。

學堂操兵

14K鬍鬚勇(紅圈)抱病堅持參加國華的壽宴,與勝和雞腳黑忘形猜枚。

國華在香港出生,深水埗長大,家境貧困,他十五歲便出來打工,起初做電工師傅,一九六二年,國華走入學堂當警察,他當時認識 14K大佬,影星陳惠敏,二人非常老友,一齊在學堂訓練。

在年紀上,國華比陳惠敏大十年,但由於陳惠敏比他早入學堂,國華謙稱對方是「大師兄」。

學堂畢業後,國華負責懲教工作,當時仍屬警隊管理,他被派往域多利監獄和赤柱監獄駐守,月入二百多元,在當時的社會,一碗雲吞麵約賣一毫子,國華的收入已算不俗。

不過,國華卻自嘲是警隊中的「傻兵」,他表示:「由於當時在外有工作,有時一早要駕車到懲教署返工,唯有一路行一路穿衣服,當時帽戴歪了,皮帶沒有穿好,上司一聲令下『 fall in』集合,就要整齊站立。」

做得紀律部隊,裝束固然緊要,國華憶述:「當時沙展見到我很不高興,因為我衣冠不整,第一次就警告我,但多次都犯同樣的錯誤,於是罰了好幾次錢,結果我做了兩年便辭職。」

麻雀館之父

國華曾在旺角、元朗、香港仔開設麻雀館,元朗和香港仔並不是勝和根據地,但他卻能與其他幫派合作,足見他在江湖上的交際能力。

六十年代警黑不分,據了解,國華當時在外有「兼職」,有份參與壽宴的江湖老叔父「明叔」在旁搭嘴,「其實六、七十年代,深水埗、油尖旺區嘅賭檔,都由國華『打骰』,個個叫佢『老總』或『華總』,但佢堅持唔掂色情架步和毒品市場。」

經營地下賭檔,倒不如攞正牌經營麻雀館,國華六十年代末,在油麻地新填地街開第一間麻雀館,從此他便一直經營麻雀館,其後他銳意發展酒樓業務,在佐敦、土瓜灣一帶開了「金星」等酒樓。○三年沙士後,才將生意放售。

國華經營麻雀館近四十年,賭徒百態,他亦看在眼內。

出千報警

國華與陳惠敏(紅圈)六十年代進入警察學校受訓,國華較遲畢業,圖為陳惠敏畢業照片。

沒有閉路電視的年代,在麻雀館內出蠱惑,只能靠肉眼識辨。

國華說:「出千呃人,有跡可尋!兩個客人出千,上家拆牌,讓下家快啲上牌食胡,當我們懷疑的時候,便會在遠處監視二人打牌的方式,行內有一種俗稱『掹繩』,即是雙方夾定,打牌想要『一、四、七』定『二、五、八』、其中一方會示意打手勢。」

在麻雀館出千,豈非太歲頭上動土,會否被黑社會「打鑊甘」?國華笑騎騎說:「出千呃人,或者脾氣不好鬧客人,若果發生這些問題,解決不了,那就報警。」估唔到黑社會都會報警了事,真的嗎?反正國華是這樣說,他還笑着噴了一口煙。

近年自由行殺入香港,麻雀館即刻變陣,主力谷俗稱大陸牌的「扛扛牌」,國華亦「與時並進」,緊貼潮流學打,他說:「以前興『雞平』(廣東牌雞胡、平胡),而家識打,一定打扛扛牌。」

八十歲,人老心不老,國華依然事事親自學。

女人街我話事

當年要在油尖旺站得住陣腳,生意火旺的女人街可說是兵家必爭之地,女人街有超過二百個牌檔,而且當中龍蛇混雜,翻版貨、妓女和各種賭檔充斥,猶如旺角小城寨,七十年代,國華帶領手下,攻佔女人街的地盤,也打下自己江山。

除了識打,也要識管理手下,據江湖老叔父「明叔」說:「國華不似淨係講打講殺嘅古惑仔,佢好強調 managment,國華好有策略,民以食為天,佢當時開酒樓,由佢啲𡃁早午晚三餐當飯堂任食,食飽再去收保護費,累了大把單位可以睡,好食好住,自然好多人想跟他搵食。」

「明叔」續指,國華「好識睇人」,如前任坐館陳安年輕的時候,便替國華在女人街「收片」(保護費),而陳安一向醉心於泰拳,不惹事生非,但全勝和都知他是「最打得」的人物。而國華另一得意門生,便是靠「食腦」做生意的上海仔,近年更攀上政壇權貴,故勝和的古惑仔笑說國華旗下可謂「文武雙全」:「因為勝和文有上海仔,武有陳安!」

煙霧瀰漫整個房間,國華不徐不疾一口香煙接一口香煙,然後微笑說自己其實「以和為貴」四字常掛嘴邊,也是他多年游走江湖的護身符。

旺角女人街由國華打通,區內江湖人稱他為「華總」。

勝和是「和字頭」最大幫派,在本港超過一百年歷史,圖為一酒樓向勝和贈送錦旗。

(圖片來源: The Dragon Syndicates: The Global Phenomenon of the Triads)

國華是勝和超級元老,前任坐館陳安(右一),現任坐館「肥堅」(左一),分別是他的門生和契仔。

採訪後記:江湖八十年

國華受到各路人馬重視,以今時今日在江湖的地位,他卻顯得極為謙卑,他舉起尾指說:「做人情願做細,總好過做大。」(唔好爭住做大佬)

看過樹仁新聞系訪問的網民說他像「小丸子爺爺」,應該深受江湖中人愛戴,當初本刊邀請國華做訪問,他身旁的「兄弟」不願意讓他受訪,有人直接向記者明言:「怕咗你哋,唔知會寫成點。」江湖人性情向來坦率,不轉彎抹角,也有人客氣地表示︰「國華遠至歐洲都好多朋友,全球都起碼五十萬『兄弟』啦,你哋今期銷量一定創新高!」

幫中反對聲大,記者以為見面泡湯,但國華仍是應約見面,說:「言而有信,之前應承了你就一定做。」

眼前的國華,有點像胡楓,集機靈、風趣幽默於一身,他自嘲說:「如果平日不做運動,唔打牌,個人都冇咁精神,好快痴呆。」記者一問,國華妙語連珠回答,有時他更「寸」記者「鈍鈍哋」。他數年前曾中風抱病臥床,如今看來,他的毅力戰勝病魔,每次出來旺角,仍是大群兄弟聞風而來,前後打點,盡顯其幫中王者霸氣。

社會上絕大多數人行的是正路,也有人行的是偏路,先不計背景身份,無論哪條路,最終得人尊重,言而有信,就算不枉自己人生路。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