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5年7月9日 星期四

西環教父傳奇 [壹週刊 - 1322] M1,



和合圖前坐館「金山」早前設靈,大批反黑探員在靈堂外戒備,令這個老牌幫會再受關注。

新聞耳目

西環教父傳奇

老牌黑幫和合圖曾經雄霸港島區,但近年港島區人口老化,和合圖風頭遠遠不及和勝和、十四 K和新義安等大幫會,但和合圖在港島區的勢力,仍然得以穩守。

和合圖之所以仍屹立不倒,主要因為兩個重要人物各領風騷,其一是在賭場賺大錢的「掙爆」,另一人則是幫內精神領袖「金山」,多年來仍統領幫內門生。

上月中金山因病去世,在香港殯儀館設靈,令這個老牌幫會再次備受關注。

當晚除了其他社團猛人到場致祭外,大批反黑探員亦在場戒備,場面緊張。原來,這名坐館來頭不小,更曾與和合圖另一猛人掙爆多年明爭暗鬥,更發生多次衝突,在江湖上惹出不少事端。

「金山」是和合圖精神領袖,當日不少老一輩成員,也專誠到來送他最後一程。

上週北角香港殯儀館氣氛變得緊張,大批穿上黑色背心、手持對講機的反黑探員,在門外包圍並駐守監視。而在殯儀館地下靈堂門外,反黑探員亦擺了「櫃位」,登記前來弔唁人士的資料,「金毛嗰兩個,過嚟登記身份證先入去。」一名反黑探員,大聲喝斥兩名準備進入靈堂、貌似古惑仔的男子。

記者望入靈堂,看見內裡兩排座位,坐了不少金毛紋身大漢,瀰漫濃厚的江湖味。喪禮主角,應不是普通人。原來,當晚是黑幫和合圖前坐館金山的喪禮。據悉,金山在上月中因骨癌去世,終年五十九歲。

港島西區最惡

和勝和前坐館崩嘴崩,當日也親自到場弔唁。

由於金山是坐館級人馬,當晚除了現任坐館細權和一眾同門兄弟外,其他各幫會亦有派人到來致祭,低調多年的香港島黑幫,重新熱鬧起來。現場反黑探員也仔細記錄和拍攝,並特別留意近年已少蒲頭的人物。

和勝和前坐館崩嘴崩,水房現任坐館肥威,亦派了大批門生到場。而早前帶領百人大鬧蘭桂坊的新義安灣仔區話事人金仔,雖然沒有到場,但亦有送上花牌。不過,和合圖另一猛人掙爆則未有露面,一來因為近日洗黑錢案官司纏身,二來他與金山一直不和,所以也費事到場惹火。至於曾做過坐館的斗零,也是因屬掙爆陣營,所以花牌有到人沒到。

「金山個名氣主要喺港島區,去到九龍未必太多人識,但佢喺自己幫會入面,就好有地位,如果唔係,佢都唔會做到坐館,而且多年來有份決定坐館人選。」和合圖老叔父昌叔走出靈堂外,點起口煙向記者憶述,和合圖多年來有兩個主要勢力範圍,分別是香港仔和西環。

香港仔那邊的代表人物,是掙爆和斗零,而西環西營盤一帶,就是金山,「佢(金山)喺西環差唔多二十年,好多正行偏門生意都關佢事,加上佢都幾疊馬,所以西區佢都算最惡。」

華富邨長大

「金山」曾向香港仔魚市場商戶勒索保護費,明剃幫會猛人掙爆(圓圖)眼眉,警方事後拘捕「金山」頭馬「大傻」(黑頭套)。(《蘋果日報》圖片)

據悉,金山在香港仔華富邨長大,因讀書不成,其後跟隨和合圖元老拿渣搵食,在西營盤碼頭收取保護費維生。跟一般古惑仔只曉得打打殺殺不同,金山為人眼光較遠,他深明黑社會最緊要夠疊馬,手下人多自然就有話事權。所以他不斷吸納新血踢人入會,增強自己實力,八十年代,港島西區低下層幾乎都知道他的名字。「由於佢門生多,加上性格好勇鬥狠,次次打交都衝到最前,所以好快就紮職做四二六紅棍。」

昌叔又說,八、九十年代低下層都無法擺脫黑社會文化影響,你不恰人便會被人恰,就算簡單做份廚房工作,都會被人「盤」屬於哪一個堂口,說不出就肯定被人群毆,故此練拳和加入黑幫成為當年青少年必經階段。

金山為人性格火爆,喜歡習武,經常和門生一起練拳,或去街頭找人實習,最後以打得名震港島,也吸引最多人加入。「佢玩周家拳玩到好叻,而且拳頭好重,俾佢打一拳都幾傷,三幾個古惑仔都唔係佢手腳。」在二○○七年,和合圖選坐館,雖然金山沒有撈什麼大生意,身家亦不算豐厚,但由於他在幫中有一定地位,所以被一眾叔父推舉接任坐館,而綽號錦芬的四二六紅棍就出任揸數。

兩惡鬥爭多年

靈堂內外都有大批紋身大漢,瀰漫濃厚的江湖味。

不過,金山雖然在幫中人緣不俗,但和另一賺錢最厲害的大佬掙爆互不咬弦,也曾發生過多次衝突,「佢哋兩個都係大哥,但一個靠拳頭一個靠諗頭,各有不同習慣去解決問題,一山不能藏二虎,兩人對幫中事務經常各有看法,所以兩個一向有心病。」

掙爆不滿金山,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對方經常不顧後果,也不怕引來警方打擊,結果連累幫派財政收入。例如金山出任坐館初期,為了搵快錢,竟大肆招攬學生入會做爛頭卒,然後用童黨向商鋪、食肆、酒吧勒索保護費,涉及金額只不過百萬多元。結果警方大力打擊,金山被捕之餘,也傷了幫派元氣。

二○○九年農曆新年時,金山又帶同頭馬「大傻」,向香港仔魚市場的魚販及批發商,每戶勒索 800至 2,000元保護費,其後被收到線報的警方拘捕,「香港仔魚市場一向係掙爆勢力範圍,一向冇事,但金山咁樣踩入去搵食,擺明唔俾面掙爆,兩個人之後都為呢單嘢嘈交,好彩有叔父出嚟做和事老,如果唔係一定又開大片。」

然而得失榮辱轉眼成空,目前金山病逝,掙爆又官司纏身,兩大惡人不再相爭,幫眾也皆嘆群龍無首,和合圖是否從此沒落,也成未知之數。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