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股壇「食力簡」 奮力護棚 [壹週刊 - 1324 - 財經] M1,



本週日,簡志堅臨急臨忙召開記者會,反駁沽空機構。接受訪問時,不小心把水倒瀉,令原來滿滿的一杯水,只剩半杯,情況如中國天然氣的股價,差點「見財化水」。

財經專題

股壇「食力簡」 奮力護棚

在股壇有「食力簡」之稱的中國天然氣( 931)主席簡志堅,這幾天如一隻熱鍋上的螞蟻。

931是一壇他精心部署七年的「大茶飯」,乘着月前妖股狂勢,股價由六毫升至三蚊。可惜上週沽空機構 Glaucus突襲狙擊,指其股價只值八仙,令該股岌岌可危。簡志堅四出受訪,極不滿有人在他「戲院」放火:「這班人突然在戲院點火,嚇到人踩人走晒啦﹗」

據知,原來有庄家早前「大吹特吹」,指會炒起手頭多隻殼股,甚至找到馬雲入局!不少庄家友好「因簡之名」借錢大炒特炒。「戲」棚突冧,不少人將會一身蟻!與此同時,一班早前炒 931損手爛腳的𡃁模們,亦開始新搞作。

記者走進簡志堅的辦公室,發現放了三支巨型香檳,他逐支指着說:「呢支係股價兩蚊時開嘅、呢支係五蚊,跟住呢支係十蚊時開。」別的上市公司主席,為免踩界,從來不敢親口唱好股票,但簡志堅這天對着記者,咬牙切齒說:「呢隻股票,至少值三至六蚊﹗」上週三沽空機構 Glaucus報告一出,把中國天然氣與被證監會停牌的漢能( 566)比較,指股價只值八仙。市場開始有反應,簡志堅於是在五分鐘內即向聯交所申請停牌,股價停牌前報一個四毫六,力保不失,簡志堅說:「復牌後,有一班人會排隊買入這隻股票!」

中國天然氣在過去一年多,股價由六毫子一度炒上三蚊,市值高達三百億元。究竟天然氣是什麼,無人深究;但因為簡志堅的名字,卻令不少人瘋狂。他的炒殼戰績不算多,但夠彪炳,○四年他入股中國燃氣( 384)做策略性股東,股價由幾毫子,一年間升了逾一倍,其後引入中石化( 386)做其中一個股東後,簡志堅再在市場上賣盤。股票繼續節節上升,中國燃氣現時市值六百多億,「股仔」變巨無霸。不少人都憧憬中國天然氣,能成為中國燃氣的翻版。

辦公室的櫃還有數十支未開的路易十三白蘭地,每支價值二、三萬元。

在簡志堅的辦公室內,放置了按摩椅及健身器材,甚懂享受。

931股價圖

「收購晒間公司都得﹗」

這場庄家與沽空機構的大戰,輸贏的關鍵一字咁淺,就是:「股價」。據知,沽空機構以$1.4借入一億四千萬股,股價愈跌得多, Glaucus愈贏得多,而持貨六成七的簡志堅及其借孖展買貨的友好,則要股價升。雙方第一場仗的戰略亦好簡單:「出口術」。簡志堅在辦公室內接受本刊記者訪問,奮力護戲棚。

記者:記 簡志堅:簡

記:你為何急着想復牌?是要沽空機構「補倉補到甩褲」嗎?

簡:當日我要先停牌,澄清番件事。但一間公司唔復牌,咪代表間公司有問題囉。清者自清。如果我永遠不復牌,他們就永遠不用還錢。(編按:即使公司停牌,借貨者亦須繼續支付利息,並於協定時間還貨或還錢。)

記:既然清者自清,為何急於澄清?

簡:我覺得一定見三蚊,現在一元多,這班人突然在戲院點火,嚇到人踩人一蚊就走了。然後股價再上三元,已被斬倉的散戶再買不到了!

記:沒有買的人,也預備了「花生」等睇戲,復牌後會怎樣打這場仗?

簡:我叫了所有朋友增持。打起仗上來,我當然要挺身而出。(記:有幾多彈藥?)講彈藥,我收購晒成間公司都得!我同《信報》記者講,明天(上週五)收市前,股價會上升。我當然唔會逼到佢上六蚊,想逼死佢咩?如果只得一日決雌雄,我或者會!(編按:上週五復牌開市,中國天然氣一度跌逾三成,最低見$0.99,之後走勢回穩,但收市仍要跌一成七,報$1.21,全日成交金額五億九千萬元。股價並沒有如簡志堅所指會上升。)

簡志堅的身家約一百億,九成九來自他手持六成七股權的中國天然氣,亦即是「賬面數」。為保股價,本週日,簡志堅再臨時召開記者會,指公司目前有現金十五億元,殼價六億元,再除以街貨股數三十多億股,相信公司股價不可能低於$0.58,於是承諾股價若低於此,他會提出全購。中國天然氣本週二報收 1.35元。

簡志堅喜歡名錶,週四及週日接見記者時,分別戴上 Franck Muller(上圖)及 De Grisogono(右圖),碎鑽閃閃令。

「買股票不要看盈利﹗」

簡志堅辦公室有三支巨型香檳,他打算在股價分別升穿二蚊、五蚊及十蚊時就會開。

記:市場這樣多股票,為何沽空機構要選中你?

簡:他選成交大的股票才嚇到人。今年最大是漢能,去年是我們,一年三百億成交。

記:但你的每股資產淨值只有四仙,也難怪別人說你只值八仙?

簡:我要小心啲講,香港大部分地產公司,資產值同市值都差好遠。一百蚊的資產,市值最多四十蚊。十年前你買地產股,仲輸緊三成;十年前你買層樓,你賺咗幾倍。睇一間公司,不要看其資產,亦不要看盈利。資產多,股價跌,你也沒得益,盈利多,但大股東也可以唔益你。買股票一定要看大股東,股價是否年年升,我就做到﹗

記:點做到年年升?

簡:好多人聽見我的名字,股價已經「無啦啦」升幾倍!間公司( Glaucus)不了解中國液化天然氣市場,唔識亂講。天然氣是中國未來二十年最宏偉的生意。如果印度人人有對鞋,你仲去賣鞋?點解我隻股票值錢,是因為我,我俾到阿里巴巴一樣嘅平台,你想做液化天然氣投資,上來我哋平台,買車買船買挖泥機……。我們就像騰訊這類公司,也可做金融,即使市盈率七十倍也不貴。

中國天然氣的前身,是銷售數碼產品的宏通集團,簡志堅○七年以白武士身份,用千六萬元向前大股東收購七成五股權。一三年,簡志堅出任主席及行政總裁,股價開始上升。去年公司改名「中國天然氣」,至今與不少國企及地方政府簽了十七個「框架」協議,如去年與中海油總公司的旗下公司,「可能」於雲南永平合作發展液化天然氣。「框架」不斷出,股價不斷升。然而,根據一四年年報,集團三億收入主力靠出售旗下控股公司股份及可換股債券變現收益。天然氣的合作協議,暫未有為公司帶來實質收入。

「不道德的事,我不會做﹗」

記:坦白說,今次有沒有對賭、押股?

簡(輕聲說):無﹗我老實話你知,我係基督徒, suppose要謙虛,我唔需要問人借錢,我不需要誇自己的財富。

記:對於早前沽貨套現,有什麼解釋?

簡:我有沽貨,但也有增持。有時公司股票高低,我出啲入啲是應該的,我做到公司得益,但自己又不太蝕底。

記:在金融界這麼多年,有沒有做過對不起小股東的事?

簡:我係一個基督徒,不會做不好的事情,對我宗教不好。我的股票都是一直上升,不會合股,供股也會讓小股東參與。我不做不道德的事,也不會沽空,恒指每年升百分之五,股息百分之三,買恒指也有百分之八的收入,為何要沽空?

簡志堅○五年曾入股中盈控股( 766),但小股東的結局就不如中國燃氣的愉快。最初,他入股的消息一出,刺激股價單日升三成。公司宣布轉型發展石油,與中石油( 857)母公司簽協議,由對方包銷中盈在印尼的瀝青礦所生產的燃料油。不過○六年,港交所指中盈為「現金公司」,被停牌幾個月。簡志堅不滿另一股東及主席梁毅文,於是要求開會罷免董事局,對方決定於緬甸邊境接壤的雲南一間賓館,開特別股東大會,最終罷免被否決。而在股東爭權之下,中盈股價暴挫,簡志堅最後沽貨離場。惟四次出售共三千多萬股,他沒有在三個營業日內,向聯交所及中盈披露,被判罰款萬二元及須向證監會繳付調查費一萬七千元。

今年六十二歲的簡志堅,在英國東安吉利大學( 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畢業,並曾在德勤及美國太平洋財務公司任職。據知已婚的他,身邊有一名叫 Ada Yu的紅顏。 Ada中文名是余紅萍,花名「大洪萍」,早年曾被傳過是「發叔」劉皇發的二奶,但遭發叔否認,兩人曾一齊投資會展寫字樓,但損手收場。簡志堅的上述說法,信不信由你。

簡志堅資產

Glaucus連環狙擊

中招滖模新轉型

本刊早前報導,有班𡃁模透過 WeChat群組,本想收內幕料炒股,點知全部做蟹輸鑊甘!她們炒的細價股,其中一隻就是 931中國天然氣。

這個共五百人的 WeChat討論區,今年四月成立,食正港股大時代,當然主力討論股票。但後來遇上股災,再加上本刊報導,討論區最近原來轉型「賽馬」,組內成員每場都熱烈推介冧巴,貫徹「賭鬼」作風。至於輸到嘔血的𡃁模,亦利用討論區這平台搵銀,有人七折賣 Burberry,有人將近九十萬元的法國珠寶品牌 Van Cleef& Arpels鑽石錶,以四折賤賣套現,討論區都變成特賣區。

𡃁模急於套現,除了因為自己輸錢外,最慘是她們身後的「契家佬」都輸錢。「契家佬」要 cut budget,第一樣當然是身邊的女人,被「斷供」的𡃁模唯有減價促銷。有行內人士指,一般包養價是每月一個租住單位的租金,再另加三、四萬使費,「而家俾使費一、兩皮就大把女埋身,有啲平到『成本價』,即係租個單位就得」據知,亦有股壇疊水大庄家,向𡃁模伸出友善的手,密謀「趁低吸納」。

本月初,本刊曾報導庄家透過 WeChat向𡃁模散貨,有份參與的艇仔 Larry Chiang蔣佳良(右二),在本週日簡志堅(右一)召開記者會時,亦有在場。

𡃁模炒燶股後,群組亦跟貼步伐,由講股轉型為講馬,每逢賽馬日,群組便淪為賭馬討論區,貫徹𡃁模賭仔性格。

除了講股、講馬,群組另一功能是幫𡃁模散貨,不少缺錢的𡃁模群組內賤賣名牌套現。

叫好不等如叫買

早在幾個月前,金融界有人在夜場落手,再利用 WhatsApp、 WeChat等方法,高速「傳銷」中國天然氣。最終,𡃁模「瞓身」工作得來的辛苦錢,因股市大冧棚,輸個落花流水。有份參與的艇仔 Larry Chiang蔣佳良,在上週日簡志堅召開記者會,亦出席並站在簡志堅身旁。蔣佳良是庄家大好友,亦是友邦保險香港區總裁。有傳在 WeChat散貨事件曝光後,他被有勢力人士教訓了一頓,「股票大跌,累到福建幫班有錢佬輸好多錢,有人俾人打咗一身!」但蔣佳良否認被打。

另一透過 WeChat散貨的始作俑者,是 Kelvin God。現年三十二歲的 Kelvin,姓鄭,早年跟周顯學炒股,賺了第一桶金,並買入大量物業收租。他在 WeChat做推介相當活躍,上月𡃁模大呻「輸到嘔血」,要脅會向 ICAC、證監會舉報, Kelvin即時潛水,退出討論區,連於雜誌《港股策略王》的專欄亦一同消失。報導出街後,不少讀者來電爆料,指 Kelvin曾任白韻琹的助手;一二年白姐姐宣布參選立法會,競逐超級區議員議席時, Kelvin亦請假幫忙助選,出任白姐姐的競選主任。斯斯文文的他,曾被傳媒封為「年輕版謝偉俊」。一直拒絕回應的 Kelvin,近日自行浮上水面,在討論區重新出現反駁,「我無叫過人買以上個(嗰)堆號碼,一個都無。不過我的回覆是認為值得持有。」最正是:「 1063、 931這兩隻最多是問我好不好,我答『好』,跟直接叫『買』,是兩回事吧!」

Kelvin God(右一)曾任白姐姐(右二)助手;一二年白姐姐宣布競逐超級區議員時, Kelvin出任白姐姐的競選主任,曾被傳媒封為「年輕版謝偉俊」。(《蘋果日報》圖片)

庄家透過 WeChat散貨,令一眾𡃁模受害事件後,金融界回響甚大,不少讀者主動來電爆料。

本刊報導出街後,一度潛水的 Kelvin God再次加入群組,否認自己曾推介新確科技及中國天然氣,但承認曾向人指,覺得這兩隻股票好。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