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香港換血 [壹週刊 - 1342] __,M1,

青年新政本週一召開聲稱是成立以來「最樸素」的記者會,就敗選向支持者致歉,但眾人當日心情輕鬆,更躊躇滿志,劍指明年立法會選舉。 封面故事 香港換血 區議會選舉曲終人散,新人來,舊人走。雨傘革命造就街頭的政治素人崛起,一張張傘兵的清新 ...


青年新政本週一召開聲稱是成立以來「最樸素」的記者會,就敗選向支持者致歉,但眾人當日心情輕鬆,更躊躇滿志,劍指明年立法會選舉。

封面故事

香港換血

區議會選舉曲終人散,新人來,舊人走。

雨傘革命造就街頭的政治素人崛起,一張張傘兵的清新面孔將進身議會,實行自己社區自己救。

令人眼前一亮的青年新政女將游蕙禎不敵建制派的鼠王芬,幸好拍檔鄺葆賢成功殺入區會,誓與鼠王芬周旋到底。

溫婉可人的楊雪盈帶着文青氣息走入大坑,力敵灣仔區議會紅色勢力。

工黨葉榮一張輪椅走遍沙田頌安,連民記紅人葛珮帆都要讓路;「港豬」徐子見純為挑機,意外地將民建聯鍾樹根拔起,從政 timing剛剛好。

「高登佬」黃子健贏在對手懶惰又輕敵,證明選舉除了運氣也要勤力。

學聯老鬼王振星未有忘記改革社會,中產選區打低新民黨。

面對傘兵的圍攻,標誌着選民有更多選擇,民主黨、民建聯等傳統政黨流失票源、議席減少,黨內亦躲不過改朝換代的命運,不少老將如民主黨何俊仁、民協馮檢基、民建聯陳雲生、郭必諍都被 vote out,意味食老本的政治生態已失民心,香港政壇換血的時代已降臨。

下一個戰場,將是明年的立法會選舉,究竟各黨派是否已痛定思痛,放手一搏推出一張令人耳目一新的競選名單?

轉變中成長

鄺葆賢( 29歲)

醫生

在黃埔西獲 2,114票,踢走現任九龍城區議會主席劉偉榮

游蕙禎(右)助戰友鄺葆賢「偷雞」取勝,兩人感動相擁。

區議會投票翌日早上,青年新政九名年輕參選人選擇在藍天白雲下的紅磡灣旁召開記者會。雖然選舉一勝八負,結果未盡人意,但這個最大傘後組織的成員迅速收拾心情,向傳媒總結選舉經驗,並透露未來大計。

記者會後九人有說有笑,鄺葆賢笑得特別燦爛。這位廿九歲的醫生是青年新政唯一當選人,她與另一焦點人物游蕙禎聯手出戰黃埔兩選區,分別挑戰劉偉榮和梁美芬,結果鄺爆冷擊敗九龍城區議會主席,游則僅敗三百票。她們分析,選舉最後階段對手採取「棄保」戰術,把劉偉榮的助選團抽調協助梁美芬,才能驚險保住這位立法會議員的議席,鄺則成功「偷雞」,以三十九票險勝對手。

偷雞成功

其實,鄺葆賢對此戰果也感到意外。她認為青年新政有很多人比她走得更前、更遠,更應獲勝。她相信,跟游蕙禎兩人一組的競選策略,讓黃埔東的選舉氣氛帶動黃埔西的選民投票意慾,是她當選的最大原因,她也本着最後一刻仍然不能放棄的精神,盡力拉票。

當選後,鄺葆賢成為傳媒焦點,但她憶述,今年初加入組織只是出於偶然。最初從報章看到大學同學組成了青年新政,便發手機訊息替對方打氣,後來友人邀請,她開始擔任義工,做後勤工作。後來眼見其他人非常落力,她認為可以做得更多,便成為社區主任,開始籌備今次的選舉。

「香港係我嘅屋企,坐喺屋企覺得愈來愈差,但咩都唔做,係改變唔到任何嘢㗎。」畢業後當醫生五年後作出人生一個重大決定,「你唔試就唔會做到」,她說,人生並非所有事情都要經過規劃才是最好,「如果轉變出現嘅時候,就睇吓點樣同轉變一齊成長。」放眼未來四年,鄺葆賢決定要做得更好,用心服務該區,報答選民對她的支持。

文藝建大坑

楊雪盈( 28歲)

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文化管理系講師

在灣仔大坑區擊敗新民黨王政芝

楊雪盈是雨傘運動視覺庫存計劃負責人,有居民問起她是黃絲還是藍絲,她都坦白指自己曾參與雨傘運動,是支持民主。

外形嬌滴滴、貌似藝人黃翠如的新進政治素人楊雪盈,沒有地區樁腳,缺乏建制鐵票,卻砌低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力撐的王政芝,成為傘兵在今屆區選的驚喜。「我哋由零開始,撞過好多板,補過好多鑊,嗰一下有唔識形容嘅超現實、夢想成真嘅感覺。我都有喊,喊到豬頭咁。」

當選區議員,完全出乎意料,灣仔區紅色勢力當道,要攻破高牆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她遂於不同區域辦活動試水溫,最終選擇最有勝算的大坑區,皆因其藝術背景與區內文藝氣息不謀而合。

楊雪盈並非毫無選舉經驗,早在一二年立法會選舉,她曾為友人周俊輝競逐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席助選,顯示功能組別的荒謬;一三年藝發局選舉她又替友人陳錦成助選,嘗試改變制度。然而,她一向低調,喜歡做幕後,今次走上前線是人生一大決定,觸發點是去年立法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她從電視直播看到議會制度崩壞,隔着熒幕淚流滿面。去年雨傘革命,她與友人成立雨傘運動視覺庫存計劃,把佔領區內的藝術裝置存檔,為歷史留記錄。

社會撕裂,非黃即藍,楊雪盈當然被居民問過顏色派別,「我會答我有參與雨傘運動,亦係支持民主,我答得好老實,唔會隱瞞。(有冇居民避開你?)一啲啲啦,參與過唔代表會搞事,冇參與又代表唔搞事咩?」

不分黃藍

意外贏得灣仔大坑議席,楊雪盈不敢怠慢,明言會努力履行競選承諾,為區內爭取自動櫃員機。民心要靠揼石仔累積,街坊還是喜歡做實事的參選人。(郭永強攝)

區分顏色無助溝通,更無助解決社區問題,楊雪盈強調以行動實踐理念,例如區內沒有自動櫃員機,當選後她就要為居民解決這個現實問題。不少區議員連任幾屆,或者由建制大黨主政,區內活動非常老土,「會搞好多一模一樣攤位遊戲嘉年華,掟吓波波,搞十次咁樣,但社區係咪需要?」她的團隊正計劃籌辦清新的文化藝術社區活動,達至參選政綱提及的公民參與、社區多元。

要替區議會破舊立新,外表柔弱的楊雪盈坦言未驚過,明言增加區會透明度,拒絕黑箱作業,透過網絡或傳媒公開區議會「奇怪嘅事」,讓公眾共同監察議會;她亦會聯繫各區當選或落選的同路人,交流改善社區的心得,「睇落去個人斯文,但我始終都係一位老師,係好硬淨,朋友話我係外柔內剛。我係由一千三百九十八位選民選出嚟,我冇組織票,既然大家係由民主制度、各人信任我而令我站喺呢個位置,我冇乜好擔心。」

參選無障礙

葉榮( 29歲)

工黨張超雄議員助理

在沙田區頌安爆冷打敗現任民建聯議員葛珮帆

成功踢走民建聯葛珮帆,工黨葉榮在區內謝票。

本週二,葉榮以右手控制電動輪椅,到恆安邨的港鐵站口謝票。每當有街坊經過,他都會用平實的聲線說一句「多謝支持」,老中青街坊們相當受落,趨前跟這個香港首位殘疾人士區議員握手問好。

回想落區之初,葉榮被市民看成弱者,「社會上一向標籤殘疾人士就係弱者,求助者唔會估到我係幫佢哋。」為了打破觀念,葉榮更積極落區,比行動自如的區議員多走一步,例如替市民寫投訴信,他從不假手於人,更在對方面前敲電腦鍵盤,一來顯示誠意,二來希望市民明白,殘疾不會影響他的工作能力,「就係要做得多過佢(葛珮帆),等街坊見到我多過佢,搵我求助多過佢。」

三年後,葉榮的努力得到回報,二千五百多名選民把他送入沙田區議會,趕走不常在選區出現的民建聯「博士」。

自助助人

葉榮多年來堅持的「自助助人」理念,源於一次不愉快經歷。一三年,他透過勞工處展能計劃科到一間小企業工作,但四個月後僱主告知完約,後來才得知,僱主聘請殘疾人士四個月,可獲現金津貼,令他感受到殘疾人士被利用「過橋」,工作能力不被認同。葉榮三年前接觸張超雄,支持其理念,加入他的團隊,「佢有個殘疾嘅女,我覺得做議員如果有份親身感受,就會有同理心,亦會明白弱勢(社群)嘅需要,困難喺邊。」

贏了區選,葉榮高興能趕走建制派之餘,更重要是作為一個殘疾人士,得到市民認同其服務社區的能力。由張超雄議員助理升格成為區議員,準備工作比參選時更繁重,除了籌組班底,亦要四出找尋議員辦事處,「最要諗嘅係租鋪,要搵輪椅入到去嘅,但輪椅入到去嘅,代表鋪面要大,租金又會貴啲。」區內唯一可滿足他要求的,可能只有領展商場的鋪位,他隨即苦笑:「我未去問呀。」

四年任期,漫漫長路,葉榮繼續聆聽市民訴求之餘,他有另一個重要工作目標:打造無障礙社區,「我會再勤力啲,再早啲同街坊見面。」

徐仔劈爛樹

徐子見( 48歲)

小型貿易公司老闆

獲東區漁灣 2,026人支持,擊退現任民建聯議員鍾樹根

徐子見前年踩單車發生交通意外,左腳骨折,如今行路要用枴杖。他擊敗 Tree Gun後落區謝票那天,雖然前一晚幾乎冇瞓,天光又要應付最少七個傳媒訪問,但面對年輕人,他依然撐起枴杖,精精神神嚟個 selfie。

東區漁灣區選民上週日見證了「大奇跡」,政治素人徐子見擊敗盤踞該區二十四年的鍾樹根。「徐仔」話,他的英文一定比「 Tree Gun」好,但成功把一個民建聯老人票倉斬樹除根,不用靠雞腸,亦毋須蛇齋餅糉,最緊要是「埋門一腳」。

漁灣由三大屋苑組成,包括舊式公屋漁灣邨、重建的柴灣邨和居屋樂軒臺。徐子見報名後將重點放在中產區樂軒臺,後來把心一橫,決定深入敵陣見識一下,走入漁灣邨做家訪,誰知阿婆阿伯見到他,即一輪嘴投訴找不到議員,因鍾樹根辦事處每日只運作五小時,本尊每星期只露面一次,每次兩粒鐘。長者想找人查水費單、寫信去政府部門,原來無人幫。

最令人氣憤是服務態度。有位漁灣居民告訴「徐仔」,曾多次向樹根求助,但每次僅給予幾分鐘會面時間,後來他更突然發脾氣趕人走。又有居民想叫樹根幫忙,讓房署批准行動不便的外母搬入公屋同住,他卻說一句:「自己搵房屋署」街坊的話令徐子見明白:老樹原來早被懶蟲蛀到空心,搖搖欲墜。

無奇跡

Tree Gun Bye Bye,逾百網民在他工作廿四年的議辦門外,「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並開香檳慶祝。

「有好多人走嚟話:都唔識你,做咩要投票俾你呢?我嘅策略就係令人知道我嘅存在。」徐子見埋門靠一招:勤力,選前一個多月,星期一至日,上下班時間各一次街站,晚上逐家逐戶拍門。

選舉期間,徐子見遇上接二連三的騎呢事,先是被指「過期朱古力賄選」,然後是 Tree Gun議辦被淋紅油,最後是根嫂受傷入院。徐子見的部署一度受此影響,但這些事反而令他決意連根拔起,亦喚來更多人撐,他的義工黃太說,「朱古力事件」發生後,正正是最多義工幫手之時:「有唔少人放工就著住高踭鞋過嚟,或拎住個 LV袋嚟。」他們大部分是在「傘後爸媽」和其他傘後組織認識,亦有部分是本區居民自動請纓。

四十八歲的徐子見,是小型貿易公司老闆,本是一隻「港豬」:八九年在理工讀商科,由於埋頭考試,未有聲援北京學運。以往選舉「冇取態,因為根本冇投票。」對六四、七一上街「漠不關心」,覺得不關自己事。後來終於在雨傘運動站出來,都是為了剛上大學的獨子:「好多我呢個年紀嘅人,出到去都係想幫甚至想保護班學生。我作為一個爸爸,呢個感覺一定更加強。」

年近半百才撐住枴杖放下身段,曾經離地的徐子見希望向年輕人贖罪,亦想令一眾港豬明白:「大家行多一步就得。」打贏 Tree Gun,唔係奇跡。

多謝高登先

黃子健( 39歲)

水電維修工人

在觀塘樂華北獲 1,729票,打敗現任獨立議員馮錦源

黃子健當選後翌日,回到樂華北邨謝票,有婆婆跟他握手問:「阿健,可唔可以幫我換燈膽?」大半年來,黃子健的義務維修隊,在邨內

不知換了多少次燈膽,結果今次區選,燈膽變成他的膽。

區選首個報捷的傘兵是黃子健,他代表「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出選觀塘樂華北區,擊敗擔任區議員十五年的馮錦源。當選之後,黃子健先要「平反」:「話我傘兵唔係太準確,話我高登仔就 OK。」

他中五畢業後做維修,白天搞水電,入黑就上高登。十年前起做巴打,時事台布滿他的手毛。雨傘運動後,高登出現一篇講觀塘塞車及重建的帖文,吸引了家住順天邨的他留言:「雨傘係一個引點,組織了一班後生網友,關注自己社區發生咩事,但你又 po我又 po,不如出嚟傾吓點樣實行。」結果十多人去年聖誕首次見面,組成關注組。

今年初,黃子健到樂華北邨義務幫邨民維修水電,一個月至少來三、四次。公公婆婆向他抱怨求助無門,「佢哋走嚟同我講,成日都見唔到個區議員。」三月起,關注組每週來到樂華北邨平台,設街站幫長者量血壓,了解對方的生活難題。大半年間,街坊見這個戴粗框眼鏡、穿 T恤運動褲的後生仔,多過見失蹤議員。他的人氣大概如此累積,但當時仍未有參選念頭,直到四月觀塘區議會通過,斥五千三百多萬元在觀塘海濱長廊建音樂噴泉,關注組收到一萬個反對簽名,他才想:不如把聲音帶入議會。

整水喉

一班高登仔於是在裕民坊老麥,攤開選舉分界圖,九月終敲定三人出選。他們看準樂華北對手怠慢的弱點,決定由黃子健挑機,另外兩人出戰秀茂坪南和康樂。回想當天,他說得坦白:「唔係我舉手話要選,但組員話,佢哋認你應該會易啲。」結果截至報名那天他才交表,「好忐忑,要放棄自己份工,亦冇諗過自己會贏,但組員付出都好多,爭我行埋出嚟,最後都係把心一橫報名。」一個月來,為了競逐月薪兩萬九的區議員職位,他捨棄了月入三萬多元的維修工作。

報名翌日,早上七點他已走上街頭,晚上九時收站,再跟組員開會至凌晨三時,每日如是。「但對手呢一個月都好少嚟,可能冇諗過輸啩。」其實他也沒想過贏,直至開票那刻,他也打個突,贏近五百票,「原本諗住輸少少,點知我贏唔算少少,好似發夢咁。」

致勝關鍵,他覺得一方面對手太輕敵,二來做了對手一直沒做的事。「我估長者票佔好大部分。」他上門整水電成功冧掂阿婆阿伯,其實係用個心,仲有高登仔嘅真。

聆聽太古城

王振星( 40歲)

土木工程師

在東區太古城東獲 2,674票,擊敗現任新民黨議員謝子祺

首次參選一擊即中的王振星認為,一個稱職區議員應多落區接觸市民。

太古城是十大屋苑之首,呎價冠絕香港,外界一般感覺中產區選民的政治取向較保守,太古城東現任區議員正是新民黨的謝子祺,四周彷彿有股葉劉的氣味。偏偏王振星選擇落戶太古城,原因簡單不過,他同樣是中產一族,跟選民同聲同氣:「思想同制度要求,是非對錯都會相近。」似乎不認同中產保守之說。

王振星是百分百黃絲帶:九七年擔任港大學生會會長,任內一手一腳將國殤之柱搬入校園;三年前反國教、去年佔領運動都有他的身影;今年 689的魔爪伸進母校,他出任港大校友關注組副召集人,捍衞學術自主。

不過,今年初開始落區時,王振星先透過不同類型的非政治性活動接觸選民,舉辦親子活動,替年長市民辦歷史導賞團,沒有蛇齋餅糉,只是向參與者講解他們居住環境的歷史,「活動可能同一般區議員唔同,我係想喺活動中令社區有份凝聚力。」

新鮮感

當選民慢慢認識他,王振星舉辦的活動開始帶出社會議題,他曾派單張講述港大副校任命風波,也開辦講座討論機場應否興建第三條跑道,從來沒有隱瞞政治立場。他認為或許是這份新鮮感和熱誠令他最後勝出,「見到佢哋係感覺新鮮,覺得活動係有意思同內涵,過程當中,我就有機會同居民深入接觸,係有得着。」

王振星說對選舉勝負看得淡,只求盡心盡力做事,也強調非為追擊建制派對手而來,他相信其獨立背景令市民更易接受,如果背負政黨的包袱,處事上將缺少自由度。

勝仗得來不易,未來四年要繼續獲得市民支持更是一門學問,王振星計劃先改善區內交通及區內一些硬件設施。最重要的是聆聽選民心聲,他說,「聆聽」不應流於口號,承諾多接觸市民,「如果辦事處閂埋間房,淨係掛住外出工作的牌,市民都唔會覺得我係稱職區議員。」

泛民老將如民協馮檢基亦被 vote out,意味政黨靠食老本已沒出路。

泛民在區選當日傍晚紛紛打告急牌,選票一張都不能少,有民主黨候選人以三票之差輸掉議席,欲哭無淚。

泛民加速新老交替

主要政黨得票情況及變化

如果沒有候選人提出選舉呈請,四百三十一名當選區議員明年一月一日將正式就任,展開四年的任期。今屆區議會選舉,本身具有最少兩大焦點,一是回歸後首次全面取消委任議席;二是屬去年佔領運動後首個全港性選舉,被視為是市民對佔領立場的表態,是否真的做到如梁振英及建制派所言,泛民要被「 vote them out」。

特首改口捧青年

民主黨區諾軒(左一)及羅健熙(左二)是南區利東「孖寶」,二人今年連任區議員,區諾軒更拋離民建聯對手逾一千二百票,民主黨將考慮派二人參選明年立法會選舉,實行黨內換血。

結果,傘兵的表現令人眼前一亮,部分更在建制派老巢成功突圍。梁振英本週二出席行會前也連忙改口,先拒認曾呼籲選民踢走泛民,辯稱只是針對拉布議員,再稱會聯絡當選及落選的年輕人,加入政府的諮詢組織。

泛民議席數目及得票俱有增加,但同樣有大將敗走。究竟投票率創新高對泛民政黨是好是壞?本刊整理各主要政黨得票數字,泛民中以民主黨跌票情況最嚴重,總得票由上屆的二十萬多,跌至今屆的十九萬七千多票,由於投票率創新高,此消彼長,民主黨的得票率因而大跌逾三點六個百分點。不過,該黨今屆採用精兵制,參選者由一百三十二人大減至九十五人,加上五名區議員退黨,故不能簡單視為參與佔領而被選民「票債票償」。

民建聯明進實退

公民黨陳家洛出動女兒助選,但仍以三百多票落敗,無緣競逐明年

立法會超級區議會議席。

建制派中,民建聯的總得票雖較上屆增加,由二十八萬多票增加至逾三十萬票,但得票率較上屆明顯下跌,跌幅達二點五六個百分點,即投票選民大增把餅做大了,惟民建聯得票比例反而下跌。民建聯今屆取得一百一十九席,仍是區會最大政黨,但議席大減十七席。

泛民今屆總得票逾五十八萬七千多票,得票比率約四成一;建制派則取得逾七十九萬票,佔總票數約五成五。翻查上屆數字,雖然建制派得票率同約五成五,但上屆同時有逾百分之五選票屬獨立人士,不少人實屬隱形建制,一場佔領運動,這些人相繼現形,故今屆區選,泛民實是拉近跟建制派的票數差距。

經歷七十九天的佔領,梁振英一直欲令泛民為運動票債票償,他更以區選跟立法會選戰作連任籌碼,中聯辦則須借選戰「沖喜」,為政改甩轆「將功補過」,其中削弱泛民在兩級議會的議席,以及把何俊仁、馮檢基拉下馬更是重點目標,現時選情卻是建制派賠了夫人又折兵。

泛民得以收窄跟建制派的選票差距,多得打着本土旗幟的新民主同盟異軍突起,傘兵更是一路奇兵,傘兵有人撐,致勝關鍵除了各候選人努力拼搏,背後原來更有一班數目以千計的成員團隊協助出謀獻計。

千人團隊撐傘兵

五大選區泛民建制得票比較

這個幕後選戰團隊的核心成員之一是六十後安東尼,他利用雨傘運動期間建立的網絡,組織以千計佔領人士,成為義工支援多個出選的「傘兵」,團隊中不乏中年人,絕大多數更是專業人士,他不諱言,勝出傘兵之中有一半跟義工團相熟,曾為對方提供協助,大至形勢分析、講解選舉條例,小至處理選舉文件及印製宣傳品等。不過,多位傘兵最後階段才決定出選,令義工人手變得緊絀,影響戰績。

傘兵以外,多個泛民政黨的新面孔,也沒有受大佬們不利的選情影響,成績甚至更勝前浪,隨時逼使傳統泛民政黨更快作世代交替。

事實上,逾五十個出選的傘兵雖然只得八人當選,惟其他落敗者成績絕不失禮,能對建制派重量級人物步步進逼,最後只以極細差額落敗,例如筲箕灣民主關注組的梁詠詩,在東區獲逾一千四百票,只輸給民建聯對手十五票;元朗區廿四歲小學導師梁榮生「越級」挑戰民建聯元朗支部主席梁志祥,仍獲逾一千五百票,只輸一百六十一票。他們獲得選票同時等同獲得民意授權,每區動輒千多二千人表態站在建制派的對立面,港人求變的訊息實已清晰又強烈。

乳鴿促黨增創意

「你睇到有經驗嘅議員,佢得到嘅選票唔係好多,有好多係險勝。相反年輕一啲、新面孔嘅人去參選,得到嘅選票比率係特別多。你覺得自己能夠攞到幾多市場佔有?大家見到其他政黨可能都出到啲好亮麗嘅候選人,我哋民主黨出到啲咩人?如果年輕,或有一定政治立場係可以佔有市場,咁係咪應該要揀佢哋去爭取呢個席位?」「利東孖寶」之一、民主黨「乳鴿」區諾軒分析說。他一一年首次參選區會選舉,獲得逾二千一百票,以一百一十九票之差擊敗「地頭蟲」漁農界選委、香港漁民團體聯會主席張少強,今屆再接再厲,成績更進一步,獲三千多票拋離民建聯對手逾千票,黨內罕見。

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強調該黨完成新舊更替,是否真如她所言還看明年立會出選名單。泛民內一直有傳民主黨派涂謹申或羅健熙參選超區,港島選區則由許智峯、柴文瀚出選。獲票三千的區諾軒不是黨的首選,他也稱不會用高票數作為衡量是否出選明年立法會地方選舉或超級區議會議席的指標,「呢個唔會係我首要嘅考慮,因為有資格嘅黨友相當多。」他不諱言不想跟黨友爭,寧暫時留守改革區會的路線,目標寫書談區議會制度的問題。

選民求變,亦似乎針對政黨的交替問題,不想再見到現時的黨內巨頭,區諾軒認為,換血以外,政黨應讓更多黨員參與政策討論及建立論述,行動方面則要創新求變,「大家唔再覺得你就咁去舉牌示威就算,反而更多時候係講求創意、突發性、形勢係點,我希望民主黨參與運動時都拿捏到正確位置去做呢啲嘢。」

負責協調泛民區選的民主動力創辦人鄭宇碩教授接受本刊訪問時直言,泛民選前形勢並不樂觀,只以守住現時議席為目標,「甚至最終輸三至四席都可以接受」,但高投票率救了泛民,同時發出一個求變的聲音,「市民唔係從地區事務去諗呢一票,選民以選票來發聲,覺醒想改變;其實佔領同政改後,大家係需要仔細思考一個路向,吸取咗乜嘢?可惜至今都未有任何開展。」

泛民換血必然事

區選曲終人散,下一個戰場是明年立法會選舉。

他又認為,投票人數增加廿多萬,但泛民得票未見大增,或跟泛民實行精兵制有關,參選人數的限制下未能吸納更多新票,「四百幾個選區,但我哋名單得二百多人,如果有足夠人手資源,當然個得票率可以更靚。」

他認同選民想變,承認泛民政黨的世代交替工作「做得唔夠好」,無奈困局返回資源等問題上;既然選民想變,泛民大佬級人馬今次區選又集體敗陣,那明年立法會選舉,傳統泛民是否應該換血,由今次區選成績亮麗的第二梯隊出戰,鄭宇碩說,其實不管今次選舉成績如何,泛民本身都肯定在來屆立法會世代交替,「由呢代傳去下一代」,「江山代有才人出,接棒唔一定選區議員,兩級議會下,立法會係發揮其他作用」,言下之意,就算區選落敗,都不會影響接棒的安排。

撰文:黃偉恒、袁慧妍、陳君沛、關冠麒、莫志樑、陳珏明

攝影:郭永強、高仲明、鄒潔珊、莫智謙、葉漢華

攝錄:時事組、財經組

資料:鄭靜

插圖:祝健中、朱桂葉

news@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