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8日 星期五

【玻璃橋殺人】全國2,000座橋危危乎要整治 強國式老翻景區「冇王管」 __,中國,強國,

湖南張家界「雲天渡」玻璃橋。
(更新:內容)湖南張家界「雲天渡」的「明星玻璃橋」,自2016年8月建成後,迅速成為社交媒體上的新寵兒,商家見玻璃橋可以帶旺景區,大至5A級景區,小至 ...




(更新:內容)湖南張家界「雲天渡」的「明星玻璃橋」,自2016年8月建成後,迅速成為社交媒體上的新寵兒,商家見玻璃橋可以帶旺景區,大至5A級景區,小至城市近郊生態園都仿效建玻璃橋,引發追捧效應,內地至今最少建成2,000條玻璃橋、棧道、滑梯。不過,這些玻璃橋近日被發現沒有行業規範、沒有驗收標準、監管完全真空,並曾發生多宗奪命意外,恐將被全面整肅。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徐家健指出,這種一窩蜂去推行,又突然因政策緊急煞停的例子在內地司空見慣,這種經濟模式有可能會令投資者血本無歸。



內媒報道引述景區投資者杜洪波指出,2016年是玻璃橋發展的分水嶺。當年他親自到張家界考察耗時4年設計、建成的張家界「雲天渡」玻璃橋,它橋面長375米、闊6米,橋面距離谷底約300米,長度和高度達到當時的世界第一,創下10項世界紀錄,被CNN列入世界11座「最壯觀的橋」名單之內。雲天渡也的確成為了景區的搖錢樹。



資料顯示,自2016年8月20日「雲天渡」開放後,至今共接待遊客達760萬人次,營業收入12億元人民幣(下同,約13億港元),然而,當初玻璃橋的總投資額僅為2.6億元(約2.92億港元)。今年農曆新年,景區接待遊客81萬人次,當中絕大部份會選擇登橋。湖南省文旅廳廳長陳獻春甚至指,玻璃橋的遊客增長已經超越核心景區武陵源和天門山,「相當於重新再造了一個武陵源和天門山」。



不過,在這些美名背後,杜洪波發覺,內地的玻璃橋的施工門檻低,只要有高空棧道經驗的承辦商就可以做,「只是目前沒有建設標準,每一間(公司)修建會有自己的結構、特點和風格,工程質量也參差不齊」。杜進一步指出,修建玻璃橋沒有質素要求,只要具備地形條件就可以做,投資可大可小,就以「雲天渡」為例,投資高達2.6億元,但一些小型的玻璃棧道投資,也許只需要百萬元左右。



玻璃橋的設計更「推陳出新」吸客,玻璃橋也不斷升級,從觀景平台到玻璃吊橋,從玻璃棧道到玻璃水滑道;從普通玻璃橋面,到玻璃下裝有顯示器,顯示5D的「破裂」、「步步生蓮」效果,甚至是最新款、加入聲音、光影效果的9D玻璃橋。



也因為「冇王管」,玻璃構滑道奪走多命。單是在媒體上報道,已包括今年6月廣西省景區有遊客滑出玻璃滑道護欄,導致1死6傷;2017年湖北景區亦有遊客坐玻璃滑道下山發生意外,導致1死3傷。



這些例子比比皆是,打響政府部門要加緊監管的鈴鐺,多個景區已開展安全隱患排查專項整治緊急通知;文化和旅遊部今年初向廣西、湖北、湖南、江西、廣東、福建等地,下發文件,要求調查景區玻璃棧道項目建設、營運情況,並作安全檢測和風險評估,一些高風險項目被勒令停業整頓。



由此可見,「網紅」項目極速浮現,也極速枯朽。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徐家健對《蘋果》指出,這種一窩蜂跟風推行某個經濟項目,又突然因政府政策一下子叫停的例子在內地司空見慣,比如共享單車、興建佛像等,起初都是政府吹捧,民間商人去推行,突然因為「國家不喜歡」而叫停項目,更有人會用陰謀論來看待事件。不過,徐家健稱,血本無歸的只是「畀錢出來起嗰個」,中間的承建商「一早分咗錢」,因此即使玻璃橋被整治,對景區的影響也不大。



玻璃橋意外事件簿

●2015年,河南雲台山玻璃棧一塊玻璃被遊客的不鏽鋼水杯砸破

●2016年,一名遊客在湖南張家界天門山玻璃棧道,遭懸崖落石砸成右腳粉碎性骨折

●2017年,有遊客在湖北木蘭勝天景區自山頂沿玻璃棧道下滑,1死3傷

●2019年,廣西平南縣安懷鎮佛子嶺景區有遊客因為下滑速度過快,撞破玻璃滑道護欄,1死6傷



湖南張家界「雲天渡」玻璃橋。 廣東清遠古龍峽也有玻璃橋。 廣東清遠古龍峽也有玻璃橋。
玻璃橋的5D「破裂效果」嚇怕女遊客。

玻璃橋的5D「破裂效果」嚇怕女遊客。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