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43] 踢爆理大 無牌賓館充宿舍 M1,




三層碌架床原來並非只出現於電影《半斤八兩》,理大睇中的無牌賓館就有,苦主正是一群莘莘學子。

壹號頭條

踢爆理大 無牌賓館充宿舍

北角五洲大廈劏房賓館週日發生三級火,造成廿五人受傷,當中七人命危,這宗意外揭露舊樓賓館住宿問題,部分近年主攻強國學生市場,就連理工大學亦睇準這些賓館有價有市,部署下學年承租作學生宿舍。

佐敦街頭隨處可發現街招「豪華套房學生宿舍」,又指環境「稀有通風」。記者以學生身份約睇樓,發現賓館原來無牌,而所謂豪華套房,其實是要瞓三層鐵碌架床的「三文治」籠屋,每個床位月租一千九百元。代理更加爆出理大即將租用這些「三文治」床位再轉租予學生,理大亦承認正在洽談。本刊更加進一步揭發,這間無牌賓館的業主大有來頭——澳門江湖猛人「街市偉」。

大陸學生近年大舉湧港逼爆八大校園,二○一三年截至十月就有一萬八千三百五十一名內地生來港,較十年前勁升十倍。強國大軍殺到加入搶宿位行列,據大學資助委員會數字,一三年八大合共欠六千個宿位,市區劏房學生宿舍因而有價有市。

金磚鋪黑廁

理大正洽談作宿舍的劏房,位於佐敦港鐵站附近彌敦道二百三十一號,樓齡五十四年的金陵大廈,九樓 A、 B及十樓 A、 B共四個單位,共有十八間房,可為理大提供最多六十多個宿位。兩層單位各自打通,目前正營運賓館但無正式牌照,有不少自由行旅客居住,但大廈外牆殘舊,衞生欠佳。

記者根據街招聯絡姓羅的劏房代理,她先帶記者到九樓參觀,單位門外掛有四間公司名牌,包括「逸雅賓館」、「花旗投資移民有限公司」、「龍成香港企業有限公司」、「香港博弈研究協會有限公司」,羅見記者起疑,忙說:「都係我老闆[!8548]公司,掛個名。」

打開單位木門,便是一個約四十方呎空間,有一張吧枱和兩張高腳櫈,「呢度係廳,(指指窗戶)我老細打算掛部五十吋大電視,以後你哋(學生)就可以喺度吹水,同睇波。」羅大力推銷。

單位內有雙門雪櫃及洗衣機,卻將另一個出口堵死。屋內有一條約一米闊的走廊,但擺滿木梯、天拿水及油漆等裝修工具,顯得更狹窄。記者輕敲剛髹過的牆壁,發現都是木板,而走廊兩邊各有四間套房,房間由一百至一百四十呎不等,屬劏房內有書枱的「頭等」單人房。

羅逐一介紹:「細房五千八,張床特別設計,床腳特高,方便啲大陸學生放篋,大啲仲可以放兩張單人床,但就要六千八,再大啲,開揚啲就要七千八。」雖然每房有獨立廁所,並鋪上土豪至愛的金色瓷磚,但多數是沒有窗的「黑廁」,並非如街招所指「稀有通風」。羅又稱:「呢度係酒店式經營,床單有人同你洗,家電都有齊,水電都包埋。」

佐敦街頭的燈柱,貼滿街招,自命「超筍價」學生宿舍,月租卻叫價五千八百元。

劏房代理表示,一間房可放兩組三層床,更以手機相片展示已有韓國女學生入住剛為理大組裝的新床。

三層床撼爆頭

理大正洽談租用作宿舍的金陵大廈無牌賓館,業主是澳門江湖猛人、外號「街市偉」的吳文新。

記者表示「頭等房」租金太貴難負擔,羅即帶記者到十樓單位看平價房,只見門外同樣擺滿裝修工具,內有兩名工人正在趕工。

十樓和九樓單位面積相近都達千多呎,不過十樓卻被劏多兩間共有十間房。羅說:「呢度有好多交換生都睇中咗,你係租就要快手,不過十樓呢度只可以按月租,隨時要停租,因為理大攞咗嚟下個學年做宿舍。九樓都一樣唔可以簽咁耐,因為佢哋(理大)可能會包埋,聽講佢都有萬幾個學生要位。」

走到十樓單位盡頭,赫見約一百二十呎的平價房內,有一張裝嵌好的三層碌架床,記者疑惑之際,羅即解畫:「呢張床係理大要求,話要三層,我哋俾咗呢張床佢睇,已經 pass咗。」羅又說:「學生宿舍要有床位,呢啲就最平,每個千九蚊,逐個床位計。理大就收學生二千五囉!」

理大近年醜聞多多,月初該校公關主管黎明輝於校內跳樓輕生,遺書囑校方要重視員工的 work-life balance,校長唐偉章獻花之餘又是否收到?(《蘋果日報》圖片)

所謂三層床,是一張兩呎半乘六呎,白色鐵骨架全新的三層碌架床,左右各有一條樓梯,右邊直上頂層,左邊就用於進入中格床。羅表示,床是新到的,剛剛才裝好,記者說只曾在電影《半斤八兩》見過相同的三層床,好奇希望試瞓這「三文治」,她即忙說:「你小心撼頭。」

三層床未裝床褥,每層底部是鐵網,記者先爬入最低一層,要先蹲下身並彎腰,再逐隻腳伸進床內。瞓平之後,頭頂和中間那層相距不足六吋。再試瞓中層時,上床時更加困難,一隻腳要踏上樓梯,另一隻腳就要先伸入床內,再縮頭屈身進入,無論記者如何小心,完成動作已先後撼頭四次。羅更表示,百多呎的房內會安放兩件「三文治」、即合共六人同居,內有一間二十呎左右連淋浴間的廁所。

記者質疑理大對「三文治」竟會收貨,羅反說:「尺寸理大定㗎,梗係啦,如果唔係點會訂,一陣玩起我哋,俾邊個住?」為證明與理大有合作,羅愈說愈多:「理大仲有一系列要求,每個學生除咗要有床,仲要有衣櫃、書枱,不過規格未定。同我哋傾嘅叫 Simon,係理大負責外地學生嘅職員。」

混賬醜聞不絕

施政樂(右一)近年不斷開班教人投資,又自稱是前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右二)的好友,在施的講義中更附有和林的合照。

理大急於擴充學生宿位,和校方近年進取的收生態度有關,目前理大共有逾三萬名學生,當中四千六百人、百分之十五是內地、台灣及澳門生,而他們大部分都是來港修讀大學自資的研究或專上課程。

目前,理大校園內四千六百多個獲公帑資助宿位(專門給攻讀大學教資會資助課程的學生)已爆滿,要滿足大批內地學生需求,理大唯有向市區住宅埋手,並藉此增加收入。

理大校方由一○年起,以自負盈虧方式承租尖沙咀、深水埗、旺角三幢舊樓,合共提供三百七十一個市區宿位,月租三千三至四千五百元。相對之下,校園內公帑資助宿位,每學期(即四個月)的宿費只收三千多元至五千多元。

職員以死控訴

居於理大尖沙咀山林道舊樓宿舍、來自中山的徐同學,與七人共住千呎單位,兩人一間房分用上下格碌架床,八張書桌則集中在大廳,格局如自修室。記者向徐表示即將有三層床宿位時,他激動地說:「嘩!俾我真係忍受唔到!我哋嚟讀書,宿位都係其次,但一開始知無得揀校內宿舍,一定要住街外嘅時候,都好似被迫發配邊疆咁,最重要係呢度好貴,三千三港幣一個月,好多同學都寧願夾份租樓住。」

翻查過去五年理大財務報告,理大在學生宿舍的收入過去每年均有四千多萬元,但至二○一二/一三年,突然暴升五成,達七千一百多萬元,宿舍成為另一開源渠道,都因一班強國大軍。

理大近年被揭多項混賬,曾任教於理大多年的前會計及金融學院副教授林本利,日前撰文狂插理大曾經為興建教學酒店,向銀行貸款七億元,工程費用由最初估計五億元暴升至十三億元,令理大負上沉重的債務壓力,促成計劃的全是現任及前任校董。十二月初,傳訊及公共事務處主管黎明輝在校內跳樓輕生,遺書更叮囑學校高層重視員工的「 work-life balance」(工作與生活平衡),再次引起外界關注這間年獲公帑資助廿八億元的大學管理問題。

理大學生會會長黃俊瑯表示,不能接受學校安排同學入住環境惡劣的劏房。對於學校推三層床給內地生,他極力反對:「冇可能接受到三層床,班內地生山長水遠嚟香港讀書,點衰都唔可以衰到咁,學校咁樣做係有啲過分,背後會唔會有利益輸送?如果屬實,一定要追究。」

宿舍財源滾滾

理大收生不斷增

無領賓館牌

民政事務總署向本刊證實,被理大睇中的金陵大廈九樓及十樓都未領有效的旅館牌照。牌照處早前曾接獲有關地點,懷疑涉嫌經營無牌旅館的舉報,署方正跟進。無牌經營旅館,一經定罪最高罰款二十萬元及監禁兩年。二○一二年,本港錄得一千四百一十八宗無牌旅館投訴,數字是○八年的七倍。

而與理大洽商的這間無牌賓館經營者,是過去數月被傳媒踢爆,以「電話賓館」集團主席名義,開講座招攬人投資賓館的自由黨成員施政樂。施政樂對外聲稱與前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是「好朋友」,記者上週以學生身份,向他查問旗下賓館與理大是否正合作時,他稱:「我哋有細牌,即係水電牌,係(理大) Simon要求,消防專家檢查曬,簽曬證書,因為 Simon一定要求我哋要有呢啲嘢。」

施更拿出手機,展示他與理大職員往來的電郵,「理大都有好多要求,床要點整、房要點整,好鬼仔細,我哋仲要慢慢搞,大約一月就可以落實。理大係想租俾大陸學生先。」惟記者問到和理大拆賬方式時,施卻不願透露。

施政樂背景騎呢,自稱是名不見經傳的美國天普大學財經碩士,其「電話賓館」集團多次舉辦投資講座,推銷三十九萬五千元的集團會籍,每月再交三萬四千元管理行政費,就可獲尖沙咀一個四百呎單位改建成的賓館共五年經營權,聲稱回報月入可高達八萬元。施推銷的簡報,有他和林奮強的合照。

此外,施政樂任董事的「香港博弈研究協會」,曾涉及倫敦金騙案,協會的導師「挪用客戶資產」罪成判囚,而施政樂旗下公司目前正面對六項小額錢債入稟追討。施、郭兩人以往曾租用理大校舍舉辦投資講座。七月,他又帶頭和五名小股東,入稟高等法院指華潤電力( 0836)在二○一○年一宗山西煤礦交易中違規,但上月他突然說案件令他身心俱疲,「有九成機會退出」。

理大睇中用作學生宿舍,位於佐敦的金陵大廈最高兩層其中四個單位(紅框示)。

宿舍豐儉由人,肯花錢的,可考慮這類床位,劏房代理表示,上層可放床鋪,下層可放書枱,每床位月租盛惠六千。

理大認正洽談

理大宿位短缺,校內宿舍多以本地生優先,強國學生若分不到校外宿舍,惟有自求多福。

記者根據施政樂手機電郵上的資料,發現與施接洽的職員 Simon,是理大內地及國際學生服務處主管。記者以學生身份到該處找 Simon,職員稱 Simon事忙,沒有預約不接見,但承認正洽談租用金陵大廈九樓和十樓作宿舍,但細節未落實:「文件仲睇緊,性質都一樣,金陵要點申請,形式都要遲啲落實,到最後份租約都係業主嘅,但我哋都會有監管,都會 involve。」

但當記者表明身份,向另一名施政樂聲稱有電郵聯絡、理大內地及國際學生服務處項目經理梁麗芳查詢時,梁先大為驚訝指:「點解你哋知道金陵嘅?」但她拒絕透露具體內容。理大公關回覆本刊查詢時則承認,職員曾與施政樂於金陵大廈會面一次,其後主要透過電話及電郵與施政樂聯繫,但沒有與施就租金進行任何討論。對於是否知悉上址為無牌賓館、營運者及業主等細節,理大卻沒正面回應,只強調未收到有關物業之具體資料,又稱從沒有提出設置三層碌架床。

街市偉物業

被理大睇中的金陵大廈四個單位業主,是澳門江湖猛人、綽號「街市偉」的吳文新,他在九四年以公司名義共斥近一千四百萬元購入,翌年交給友人葉旭棠經營賓館。至一二年七月,街市偉入稟要求林南等人交還四個單位,案件尚未開審。林南是澳門澳亞衞視董事長,頻道○四年開台,以播放新聞、娛樂及劇集為主,覆蓋港、澳、台及東南亞;另外,林也涉足石油及礦業生意,他任董事的中國國際礦業,以及澳亞衞視集團的住址就是今次理大睇中的劏房——金陵大廈十樓 A室。

在澳門經營賭場的街市偉,早在九十年代和崩牙駒、水房賴齊名,三大江湖梟雄,曾在澳門街捲入江湖腥風血雨。回歸後,街市偉從商,現為上市公司奧瑪仕( 959)的主席兼行政總裁。

實力雄厚的他,九三年透過公司名義,以七億元一口氣購入上環信德中心百多個鋪位,現時仍持有九十一個。

不過,去年街市偉與「紅顏知己」陳美歡在澳門報章分別刊登聲明,就新世紀酒店和賭場等股權糾紛互數不是,之後街市偉更被多名大漢毆至手腳骨折,更傳出街市偉財政出現問題。

本刊透過奧瑪仕公關,向街市偉查詢理大欲用其物業搞宿舍之事,卻未獲回覆。

理大內地及國際學生服務處職員,承認正接洽金陵大廈單位作學生宿舍。

理大三年前已租用校外舊樓作學生宿舍,格局如自修室。(《蘋果日報》圖片)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